从2020美足之季末盛事─“超级杯”谈起

作者:谢行昌

足球。(PIXABAY)

  人气: 142
【字号】    
   标签: tags: , ,

前言

美国人惯将世界各国公认,真正用脚去踢的“正牌”Football,名之为Soccer,然后把他国在橄榄球赛(Rugby)中使用的橄榄球,以别树一帜的规则,拿到球场去比划,还硬生生地冠以Football之名。似乎是有点儿“霸道”。为避免中译之混淆,我选择使用“美式足球”之名,就在文中简称为“美足”罢。

万人瞩目的美足“超级杯”球赛

经过两周的媒体渲染,第54届的“美足超级杯”终于在2月2日落幕了,肯萨斯市的酋长队在一路落后的情况下,竟于下半场以连续三次“达阵”,让原本看好的旧金山四九人队俯首称臣,夺得本届“隆巴帝”冠军奖座。美国各地的体育迷们皆“心有所属”,球赛结果自然是“几家欢乐几家愁”。我有近亲以及昔日同窗好友们住在旧金山湾区多年,他们之“痛心”程度应不在话下。可我家的达儿,是酋长队四分卫马宏(Patrick Mahomes)之死忠球迷,对比赛结果欢欣不已。因为马宏两年前曾担任过德州科技大学美足队的当家四分卫,战绩辉煌,而达儿正是该校医学院多年前之毕业生呢!

酋长队四分卫马宏是“土德佬”,不但是德州“土生土长”,故乡就在离达拉斯仅九十分钟车程的白宫镇(White House, Texas),且其本人自幼就是位死忠的达拉斯牛仔队迷。还有,酋长队是原名Dallas Texans的“达城德佬”队,上世纪的1963年,搬迁到肯萨斯市后才换了队名,但是球队之金主“杭特家族”(亿万富豪油商Lamar Hunt之后代),至今仍然是达拉斯居民,所以一般德州佬也因而沾了光,得意洋洋呢!

顺便提及,德州的杭特家族约百年前来自阿肯色州,因石油开采而致富。他们不是“为富不仁”的守财奴,日常行事低调,也不炫富,回馈了不少钱在德州建学校、医院、博物馆、公园等,对全国性之慈善事业亦曾大力赞助。所以当几年前,在达拉斯市中心西缘之“公园化”工程中,新建了一条美轮美奂,横跨Trinity River的悬桥时(此桥已成达拉斯之地标),就是以杭特家族成员命名,感谢他们对德州之贡献。

五十年前的那场“超级杯”赛

屈指一算,离酋长队上一次夺冠已整整五十年(1970年的第四届超级杯),那也是我在美国看过的第一次“超级杯”。

1969年夏末,我负笈来美,第一次经历的狂热“超级杯”球赛,是1970年元月初的第4届“超级杯”。那时我住在学校的学生宿舍里,偌大的交谊厅中,只有一台当时最大的25吋彩色电视机,被架高在一张约四英尺高的台子上,早期彩电之影幕,用的是那种笨重且解析度不高的真空映像管,远逊于现今之LCD 电视,当然那时遥控器也尚未发明,每一次要转台时,都要先经过现场观众之举手表决同意,然后由助理舍监亲自“执行”,一般学生们是不准触碰转台器的。

1970年第4届“超级杯”开打的那一天,交谊厅里人山人海,电视机前或坐(包括盘腿坐在地上的)或站,至少也有百把人,其盛况比美几个月前的“二度登月”时之实况转播。那是我来美的第一年,适应“饮食文化”都还来不及,当然尚未融入美国的“体育文化”,只是跟随着大伙儿起哄,但大致还记得,肯萨斯市的酋长队是当届球季之“超级杯”赢家。

只是没想到,酋长队自此一蹶不振,成为美语中的“门前地毯”,(我给Doormat之直译),是遭其他球队“践踏”的“练球”对象。经过整整半个世纪以后,酋长队才终于扬眉吐气,拿到队史上第二座冠军奖杯。

今年“超级杯”球赛之转播,经过各传媒协调后,由Fox电视系统接手,球赛中播出的广告,其费用已飙涨到新高──平均每30秒钟达美金五百六十万元,五十年前这价码还不到五万元呢。估计NFL(全国足联)在这一场球赛中,仅在实况转播权、门票收入,以及周边商品上,就可以净赚至少十几亿美金,由各球队之金主们分享(当然,最后对决的两队分红较多),这一年一度的体坛盛事,加上其丰厚的经济效益,在美国已非任何一场冠军级球赛可以比拟的。

除了与美国有数千哩接壤的加拿大受其影响,自组小规模的“加足”联盟之外,全世界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依此特殊的竞赛方式与规则打橄榄球,“美足”也早已是大部分美国人公认,且引以为傲的“国球”啦!

几十年前的“广告顺口溜”

既然聊到我钟爱的“美足”,让我来一小段“美足”典故吧。

话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属于美国通用汽车厂的雪佛兰车系(Chevrolet )广告部门,打响了下面这段“顺口溜”的广告;

“Baseball,Hotdog,Apple Pie,Chevrolet!”

以伴奏节节升高的欢乐方式连唱两遍。“顺口溜”的前三项“棒球”、“热狗”与“苹果派”,都是那时候美国一般民众之最爱,然后加上“雪佛兰”以彰显当年最畅销之车辆,打鼓敲锣地唱得是“家喻户晓”,深入人心,连我家那两个七十年代出生的孩子,牙牙学语之际,还能跟着这广告哼上一段呢。

曾几何时,“热狗”因属加工肉品﹝processed meat﹞,含硝量偏高,被医学界建议“不宜多食”。“苹果派”虽然美味依然,却因热量超标而失去了昔日之美食光环。“雪佛兰车”与其他美国车系,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就被欧、日车系“打趴”在地,如今虽非“苟延残喘”,但早已不是美国市场上销量最高的车系啦。

哦,那么“棒球”呢?若是以现场观众人数为准,它在美国运动迷或球迷之眼中,早已沦为“老三”,落在位居老大的“美式足球”与老二的“篮球”之后啦。君不见,几乎每场美式足球与篮球比赛,现场几乎都座无虚席(至少九成多),而棒球场上除了季后决赛,在一般比赛中,现场观众通常还凑不到四成。“棒球”运动当然尚未没落,只是球迷们的疯劲儿早已不如以往。

这“雪佛兰”广告消声匿迹已三十多年,所以,您若是九零后才来美国的?八成还“不知我所云”呢!

五十年前在纽约市街头的“体验”

五十年前,我为生活所迫,在纽约市附近打过两季的暑期工,那时就注意到一个奇特现象。

街头报摊上的“纽约时报”,尤其是星期天版,其“厚度”几乎有一英寸半。我勉强也算是个“知识份子”吧,自然会关心“时事”,但我当时没有随身收音机,工人阶级嘛,自然也没有钱买属于奢侈品的电视,“时事”来源全靠“纽约时报”,可我也从来不需花一文钱去买,因为它“随处”都是,地铁上,候车室里,公园的椅子上,甚至于随手就被放在报纸的自动贩卖机的上头。

不过这些遭弃置的“免费”报纸,原则上都缺了至少一个版面──“财金版”或“体育版”,甚至于这两个版都缺。大概纽约市有钱人多,看“财金版”是为了查股价,看“体育版”则是球迷们查看球赛结果或是读球评。当年“纽约时报”的头版“军国大事”,不外是昨天在越战场上死伤多少,偶尔还会配上一些战场上伤兵后送的惨烈照片,大概许多读者看得一肚子火,干脆不看也罢。

你要问,半世纪前在纽约市的琐碎事,干嘛会记得那么清楚?唉,不瞒您说,我年轻时,就有那么几天,曾流落在纽约市的街头,晚上想打个盹时,两、三份遭弃置的“纽约时报”叠起来,就成了我躺在街角“仰望星空”时的临时枕头。我显然不能算是现在所谓的“街友”,当时只是个穷学生,没钱住旅馆,不得已的嘛。哦,“仰望星空”也只是我的夸大形容词,在34街与第八大道的“宾州车站”外,晚上的街灯十分明亮,你即使想仰头找星星都找不到的。

扯出这件往事,无非是想告诉你,五十年多前的美国,“体育迷”就已遍地皆是,那时候纽约市的绝大多数球迷还是以“洋基”迷居多,因为纽约“洋基”一贯是支棒球强队,“君临”美国职棒界,拿到过数不清的冠军头衔,以“洋基”标志为主题的商业产品也畅销全世界。我曾看到过许多在亚洲的东方人,戴着那顶有NY重叠字样的棒球帽到处“趴趴走”,不晓得他们是否了解,这是“洋基”球迷的专用帽。这就可怜了纽约市的另一支职业棒球队“大都会”,这两队虽然分属两个不同的职棒联盟,而且“大都会”的赛绩也不太差,但其New York Mets 的世界知名度就远逊于“洋基”了。

四十多年前强势崛起的“美足热”

不过“大都会”也好,“洋基”也好,“美式足球”的纽约市喷射机队,早就开始在纽约州的街头巷尾与职棒抢风头啦。就在我来美国的前几个月(1969年元月),“美足”的纽约喷射机队(New York Jets )还拿到了第三届的超级杯冠军,你可以想像纽约的体育迷们有多兴奋。不过喷射机队就此走下坡,与冠军绝缘,倒是纽约的另一支“美足”球队“巨人队”,在54个历年超级杯比赛中拿到过四座奖杯,为纽约市增光不少。当然,“巨人队”是老牌球队,1925年就已成立,是“元老”级的美足队之一。呃,1925年的历史是多久以前?打个比方吧,在中国,那是国民革命军展开北伐的前一年。抱歉,又扯远啦。

五十年前当我还是密西西比州大的学生时,就注意到每逢周五晚(大学球赛通常是秋季班的周六下午开打),校园中都会有成群学生在摇旗呐喊中游行(Pep Rally)直到午夜,主导者通常是由各兄弟会(Fraternity)轮流担纲,目的是替我们密州大美足校队、猛犬队(Bulldogs)加油打气,喧闹之声响彻校园。也就是说,早在五十年前,“美足”就已经是美国体坛的主轴之一。其实早在二次大战之前,“体育迷”们对“美足”就已开始重视,五十年来,美国至少有两位总统,尼克森与福特,在他们读大学时,都是“美足”校队成员。

上世纪六十年代,两个互不相属的“美足”联盟,合并成为NFL(全国足联)之后,其受欢迎之程度,硬是将棒球之锋头压下。

留学生们初到美国时,绝大部分都不知道那“美足”是啥玩意儿,那个被称为“足球”的球,分明就是橄榄球(我毕业于台北建国中学,咱们建中橄榄球队曾蝉联十多届全国的中学冠军,自然认得什么是橄榄球),此地却被冠以“足球”之名,双方在长度为一百码的球场上激烈拼斗,现在体育馆里动不动就有七、八万球迷在现场呐喊嘶吼,大型有屋顶的体育馆如达拉斯牛仔队的那座,足可容纳十万球迷,且几乎每一场球赛都满座。许多留学生也往往由刚开始时的“懵然无知”,不过短短几年,就“升华”到在看电视球赛转播时,到了专心得“六亲不认”之境界。

所以当我五十年前刚到美国时,就“恭逢其盛”,两年之内就“入境随俗”地迷上“美足”。后来搬到达拉斯,正值牛仔队(Cowboys)如日中天之年头,我随着四周的球迷起舞,成为牛仔队的超级球迷。居然自1986年开始,连续购买牛仔队的季票达十四年之久。直到2000年,两个孩子都陆续大学毕业后,才将每年购买四张季票之权益(Bonds & seat options)卖掉。

其实我还有另一个卖季票权益之重要因素,我对拥有达拉斯牛仔队的金主钟士家族十分“感冒”,不想再让他赚我一分钱!

如同拥有肯萨斯酋长队的德州杭特家族,三十年前买下达拉斯牛仔队的钟士家族(Jerry Jones)也是来自阿肯色州的油商。与杭特家族相比,钟士家族之炫富方式着实让人吃惊,打个比方罢,今年之超级杯球赛是在迈阿密开打,别的亿万富豪球队金主们(他们若是去迈阿密观战,各有一个专属包厢)若不是坐一般民航班机的头等舱,就是自驾私人飞机去。钟士家族则不然,几个月前花了两亿五千万美金,买了一艘三百多英尺长的全新私人豪华游艇,由德州休士顿附近的盖文斯顿港高调出发,航向迈阿密。他平日往来牛仔队的体育馆,也不过短短约三十英哩距离,居然刻意要乘坐自己的崭新私人豪华直升机去,这不是炫富又是什么?

三十年前钟士购得牛仔队时,其开革当时总教头汤姆‧蓝德瑞(Tom Landry)之方式(在通知蓝德瑞教练之前,先高调发布给大批记者听),完全不尊重在球迷眼中有近乎完美形象的蓝德瑞教练。这三十年来,与我聊“球经”的达拉斯球迷们,无不痛恨此“暴发户”行径。套句俗话,“球迷的眼睛是雪亮的”,绝大部分的死忠达拉斯牛仔迷(包括笔者在内),对钟士家族都是莫可奈何地嗤之以鼻,甚至于连最基本的尊敬都欠缺。我平日看本地电视新闻时,若是看到钟士出现,立即转台,因为看到他我就觉得十分“张案”,不看也罢。

呃,你要问我什么是“张案”?“张案”是我给湖南话“障眼”的音译,也就是说“看得刺眼”,或是“看得不舒服”。我母亲讲得一口长沙话,我自幼听惯啦。她老人家可是位语言天才,通晓(流利)至少五种中国方言,不过当她“心中有气”时,冲口而出的总是她的“母语”湖南话,“张案”就是其中之一。

后记

每一场“美足”赛事,必由“全体起立,唱或演奏国歌”开始,有意无意之间,凝聚了美国人之“爱国情操”。

但最近几年,有少数几位黑人球员在演奏国歌时单膝下跪,抗议美国社会上(尤其是执法机构)之“种族歧视”或“种族差别待遇”。我私下以为,抗议种族问题是理所当然的,也是应该的,多年来,我也曾亲身体验过。但是“国歌”无罪,也不该成为羞辱之对象,还是用其他管道去伸张正义吧。至于该以何方式去伸张正义,的确超越了本文之讨论范围,就此打住。

时光飞逝,如今我已经在电视上看过五十场超级杯球赛,身为达拉斯牛仔队死忠球迷,当然是比较自私地希望看到牛仔队拿到队史上的第六座“超级杯”,毕竟,离牛仔队拿到的上一座“超级杯”已匆匆二十五年,我也早已由死忠球迷进阶为死忠“老”球迷,儿孙们当然也早就被我“思想灌输”,成为牛仔球迷啦。牛仔队在新的教练团队操盘下,应该在九月正式开打的下一个球季中会有较好的表现,就请牛仔球迷们拭目以待吧。

至于纽约州的球迷们,“喷射机队”与“巨人队”虽然打得不怎么样,但你们还有一支水牛城的“毕尔队”打得不错,且他们已连续两个球季打入了季后赛,确实是支值得纽约球迷们骄傲与鼓舞的强队!

“牛仔队”加油!

“毕尔队”加油!

谢行昌20202月于美国德州】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其实画与文字在中国古籍中是息息相通的,“清明上河图”中,以图为文所寓含的故事数以百计。而唐宋诗词中,几乎每一首都可以在我脑海里绘出一幅图画来。
  • 近半年多德州雨水充沛,时值春暖花开之际,德州的野花必将盛开,斯时,那点缀在公路两旁,种类繁多的骄艳花朵,一定会让你看得心旷神怡,我家门前的各色野生罂粟花,也必定在风中摇曳生姿,吸引路客的眼光。
  • 我是个眷村长大的孩子,这眷村名叫黄埔新村,坐落在台湾南部军事重镇的高雄县凤山镇(现今之高雄市凤山区),隔黄埔路与陆军官校为邻,所以每天晚上准时在九点半整,军校学生晚点名后唱校歌时,那响亮的“怒潮澎湃,党旗飞舞,这是革命的黄埔”之雄壮旋律,在全村都可以清晰地听到,再加上我父亲是1925年由福建家乡,徒步到黄埔岛上去从军的,我自小耳濡目染,想不成为“军迷”也难。
  • 负笈新大陆的前几年,尤其是头两个暑假在纽约长岛辛苦打工的日子里,每每在听到这首歌时,思乡情绪更是涌上心头,久久难消!
  • 他那“跌碎了所有球评眼镜”式的异军突起,也让新闻界为他创建了一个新字──“戴克疯Dakmania”。
  • 自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我肩扛行李,手中拎着大同电锅,随着台湾的留学人潮负笈新大陆以来,半个世纪已如飞而逝。花甲之年回忆往事,才了解在我懵懂无知的年代,帮我渡过难关的一些人不在少数(许多位都已作古),他(她)们的形影,一直萦绕在我脑海中。
  • 手表是随身之物,几乎与它的持有者“如影随形”,所以这篇“父亲的表”是围绕着父亲亲身经历过的一些故事而写的,它有一个很长的时空背景,几乎横跨了整个的上世纪﹝二十世纪﹞的时间。
  • 虽然“死亡”是人生必经之路,但是巴哈特先生之遽逝,仍是个人电脑史上触目惊心之一页,令人扼腕叹息。不过至少他所遭到的痛苦是剧烈但短暂的,我的好友姜大卫可是被柏金森症折磨了十几年之后才离世的。唉,“死亡”只是一种归宿,还是“长痛不如短痛”比较适合我的人生观罢。
  • 凡尘不过数十寒暑,草鞋、布鞋、与它踩踏在人世间艰辛路途上时,所经历之风风雨雨,都将化作“滚滚长江东逝水”,终究都要被“浪花”给“淘尽”的,“是非成败”且置一旁,只要有幸留得“青山在”,黄昏之际(晚年),心平气和地细赏那灿烂多彩的“夕阳红”,就都该心满意足啦!
  • 百年前渡黑水来台湾木匠子孙 ,八句《认祖诗》遥心系武汉。先民敬天信神得安生于乱世,现今疫情蔓延之时,人心惶惶何以自求多福?此故事或许值得省思借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