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浑水:中概股回流香港 热钱狂入市

人气 2336

【大纪元2020年06月14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香港股市因中共宣布港版《国安法》,一度暴跌逾千点,目前已止跌回升。香港财经专栏作家浑水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过多热钱流入香港以及中资概念股回流香港炒卖,是港股上涨的主因,“《国安法》理论上是会伤害股市的”。他预估,这波短期炒股将延续两至三周,“炒一轮股票,两三个礼拜赢了之后,把钱搬走,去其它的离岸地方。”

浑水还预期,美国通过《外资公司问责法》,八成以上中资公司无法在美上市,将使更多中概股回流,港股将越来越A股化;此外,因《国安法》引发不稳定因素,导致外资撤离,香港金融也越发中资化,“这是我们预见到的不可逆转的大势。”然而他也表示,中共已踩了美国制裁的“红线”,美国一旦对香港实施金融制裁,将冲击香港金融体系,引爆信心危机。

90后的浑水在多份媒体撰写专栏,评论财经、时事、政策和青年问题,著有《壳股财技》一书,同时他也是企业管理人、专业投资者、曾任上市公司执行董事。

“热钱正在不停地流入香港!”浑水表示,近来美国及中共不断印钞,热钱不断涌入香港,再加上美国通过《外资公司问责法》,中概股只能回流香港炒卖,“这些钱也要寻找出路去炒卖,大家寻找投资机会,或者短线投机机会的时候,就会优先考虑这些中概股。”

“至于国安法,理论上是会伤害股市的,因为前面所说的两个原因相对较大,盖过国安法这个不稳定因素。”浑水说,长期而言资金终将外流,这番短暂炒作,“两三个礼拜赢了之后,把钱搬走,去其它的离岸地方。”

他还认为,网易、京东在热钱及炒作概念下,反映股价,“代表来得快,去得快,”“这些股炒完之后可能就算了,等中长期,回到一个合理的价格位后,有可能会有第二次的炒作”。

“中概股(在香港)上市已经是一个不能逆忽(逆转)的大势。”他说,美国通过《外资公司问责法》,要求外国上市公司必须依循美国的会计及法律准则,披露公司董事是否具共产党员身份、公司是否有类似党委组织,还需公布其政府占据公司业务及影响力。

这样一来,“八成或以上的中资公司已不能够在美国上市了,香港是环球集资额排首位的金融中心,所以他们会优先回来香港上市。”他还预料,港府将修订股市上市规则,或放宽措施以迎合及迎接这些中概股回流。

而对于实施《港版国安法》,他认为将冲击香港金融中心的核心价值。他举例,如前香港上市公司“中国高精密”,曾以中共官方出具证明,指因涉及国家安全为由,不出具财务报表,“所以(香港)核数师都不可以查看它的数据,后来在香港对簿公堂。”

“香港金融制度是赖以证券及期货条例及上市规则的执行,去维持良好的金融中心地位。”他质问,“《国安法》下来的时候,到底《国安法》大?还是证券期货条例大呢?”此外处于中间的会计专业将处于一个左右为难的窗口,“假如有一些民企、中资,又玩这一套的时候,他们要怎么去适应呢?这是解决不了的问题。”

“这令本身已经很A股化的香港市场,会更加的A股化。就算是国际信誉极好的例如四大会计师楼,都会面对一些潜在的法律技术问题,而这些法律的技术问题,是真正伤害他们的核心利益。”

而至于美国针对《国安法》的制裁,浑水则认为,除了侵犯人权、民主、自由,中共早已踩了美国的“红线”,他说,美国若禁止中资银行运用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的信息系统,以及封闭香港金管局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账号运作,将令香港无法从正常途径获得美元,如此美元与港币的联系汇率则无法再维系。

此外,他还说,目前香港民间的资金外移,如“蚂蚁搬家”,未必使香港金融制度崩溃,“我们这么搬(资金)是无法搬走香港的金融储备,不能冲击香港的金融体系,唯有美国引爆的信心危机才能冲击到。”

“香港的前景相信会越来越中资化。”他表示,香港股市与财经将越来越中资化已是不可逆转的大势。目前香港民企及国企都已安插中共党委,公司章程也已加入共党相关条文。而《国安法》通过后,身为一个独立评论员,涉及社会及政治议题的言论空间也将更加收窄。

但他认为,如香港独立股评人大卫‧韦伯,大力疾呼点出香港金融制度存在的问题,“能够守住条Line(阵线),就要在看到在金融界不平、不对的金融事情,要多发出声音。”“唯有懂内行的再多说几句,提醒一下,让大众知道金融界有些什么不好的地方、腐败的地方。我想这是在这大势之下,能够尽的小小力量。”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国安法》冲击证券期货条例 A股化港市

记者:介绍一下这几年写了什么书呢?

浑水:我第一本书叫做《壳股财技》。2012年到2016年,有很多中资来香港买一些上市公司,叫做买壳。买了壳就方便走资又或者将内地一些不方便IPO(首次公开募股)直接上市的资产与业务,透过借壳上市的形式,在香港做了一个上市的结果。那时候就将一些操作或者内里特别的古灵精怪的东西写出来。

《暗黑金融学》是围绕着这个再作一些延伸,再复杂一些,因为开始一些独角兽,修改了香港的上市规则,无缘无故允许同股不同权,那些东西有很多技术性的学问,在这方面再探讨多一些。另外写了一些给比较年轻人的书,例如《富巴打,穷巴打》与《财经演员的自我修养》,用一个比较有趣的角度,年轻人的角度看整个财经世界。

记者:港版《国安法》对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有什么影响?

浑水:其实有一个很大的影响,影响比较偏向负面一些,有一些核心价值会被冲击,我讲几个example(例子),以往香港一些上市公司,与一些监管机构,包括证监对簿公堂。最出名的例子就是香港一间前上市公司叫中国高精密,因为出不了一个财务报表,联交所与证监当然是驳斥它,为什么没有财务报表啊?中国高精密官方解释“因为我们做的业务涉及国家安全与国家机密,所以我们不可以将盘数公布”。所以看到,原来国家安全会与我们认知的上市规则或者证券期货条例是有机会冲突的,那间公司找了内地一些官方的部门,我不记得是省委还是县委签了一个官方的文件,确认这一间公司营运一些国家安全或者国家机密的业务,所以核数师都不可以查看它的数据,后来在香港对簿公堂,香港判决了那间公司是输了。所以会有这様的案件。

还有另一间公司标准水务,监管机构要它取一些会计账目的时候,它也是用国家安全作为理由去拒绝向核数师公布。衍生的问题就是在于《国安法》下来的时候,到底《国安法〉大还是证券期货条例大呢?以我们正常理解一定是《国安法》大一些。但是我们香港金融制度是赖以一些证券及期货条例及上市规则的执行,即所谓Check & Balance(制衡原则)和Corporate Governance(企业管治)去维持着一个良好的金融中心地位。这个冲突就会看到,例如同样的案例会多来一次,如中国高精密有一盘账目,它不想公开是不是就拿《国安法》来挡呢?是有机会挡下的。变成有很多法律的问题就会衍生出来。还有中间尴尬的地方就是一些会计的专业,会计的专业是一个左右为难的一个关口,管理部门证监或者联交所会逼会计师楼交这盘账目,会计师楼跟它说这一个客人的资料不交给我,我也没得交给你,但到最后告(上法庭)的时候那些会计师楼也会一同被罚,所以很多的专业的Parties(参与者)会处于一个很为难的状态。假如有一些民企、中资,他们又是在玩这一套的时候,他们要怎么去适应呢?这是解决不了的问题。

所以我觉得港版《国安法》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影响,是令这个本身已经很A股化的香港市场,会更加的A股化,及一些就算是国际信誉极好的例如四大会计师楼,都会面对一些潜在的法律技术问题,而这些法律的技术问题,是真正伤害到他们的核心利益的。

港企近年管制改变 安插党条文和党委

记者:市场是否会因为港版《国安法》,你们便不可以去评论呢?

浑水:暂时评论的压力还没有很明显看得到,同时我觉得还是需要看看那个评论人是什么背景,如果经济师或者分析员,受聘于一个中资的银行机构或者证券行,那么可能他一说到这些敏感问题时,他们便会有一些界线是不能超越的。如果他是一个比较独立自由,也没有一个证券行或者银行的枷锁规限的话,那个人应该尚算可以畅所欲言的。我想都要先看看他是什么背景为主。

记者:港版《国安法》真的通过之后,是不是独立评论员会有风险?

浑水:我觉得独立评论员说话空间会相对减少,不过幸好财经评论内容涉及很多专业的成分,那么唯有避重就轻,可能不说一些比较敏感的地方,那么就说一些其它的东西,如果真的譬如要说到政治,或者一些社会的议题,这些言论空间就应该会更收窄得再紧一些了。香港的财经应该都会受到影响,但我又不敢说那个影响会有多大。譬如有些位置其实你可以感受到了一些影响,即是过往这几年间,香港的民企或者国企都有一个Corporate Governance(企业管治)的改变,他们在这个公司章程中加了一些党的条文,甚至安插了一些党委,那么可能当你评论这家公司那些党委的角色,那些党的条文,公司章程那些东西的时候,就有机会踩到了红线,那些位置便可能不太容易去评论了。说那些公司的基本因素又或者其它东西,那么应该勉强不会踩到红线。

中概股难在美国上市 回流香港成大势

记者:最近因为中概股在美国受到审查,回流香港上市,好像网易已经上市,还上升了8~9%。觉得这些企业来香港上市,是一个什么讯息呢?投资者应该怎么去选择避免风险呢?

浑水:我觉得中概股上市已经是一个不能逆转的大势,因为美国通过了外资公司问责法。大家会斟酌著有几个points(要点)的。譬如一些会计及法律的准则一定要跟随美国的那一套。其实有几个points更加辣的,譬如说公司的董事一定要披露他是不是党员的身份,又或者这家公司里头有没有一些类似党委,甚至引入了一些党的条文在公司的章程中,这些东西全部都要通报,全部都要公告给SEC,即是美国的证监会。还有几个譬如,政府到底占据了你公司的业务,又或者影响力有多大你全部都要公布的。

那么听到这些规则,大致上应该可以理解到,其实八成或以上的中资公司已经是不能够在美国上市了。因为党员身份,又或者这些涉及党的东西是不太方便去公布给美国知道的。他们剩下来的选择其实不多了,香港是一个环球集资额排首位的金融中心,即使经历了反修例运动,我们的集资额还是排首位的,所以他们还是会优先回来香港上市。

我预期会有更多的上市规则的修订,会为了去迎合或者符合这些中概股,譬如大概在几个月之前,关于同股不同权又用了一个小小的修订,那个修订是为了迎接“蚂蚁金服”来香港上市。最近亦有一个新的咨询方案,都是希望那些资金可以保持住去炒这些股票,想缩减这个招股期及上市日期之间的真空位置,那么变相可能这个网易都要用两个星期上市,就可能缩减至一个星期甚至几日便可处理好。这些有什么好处呢?因为这些中概股是一支接着一支(上市)的,那么网易之后就是京东,京东之后又不知有那一间会保持住不停有很多公司上市,但是资金户口如果上市的招股期是在两个星期,到上市的时候又要再等一至两个星期,那么资金便会被压住很久,我们这里说的是冻结了几百亿(港元)。但是如果将这个招股期及上市期缩短之后,那么资金便可以很快抽完一只新股,再抽另一只新股,那么全部都会有得炒。可以感受到现在联交所是不停透过这些所谓的低调咨询,希望你们没有人去给意见之后就高调通过,然后继续去放宽一些措施去迎接这些中概股的回流。

记者:等于全部开了绿灯,让他们可以赶快来香港上市。

浑水:是的,没错。

热钱不停流入香港 炒热中概股

记者:林郑说现在香港的股市十分畅旺,大家对港版《国安法》恐惧为什么股市反而增长呢?这跟中概股回流香港有没有什么关系?那些资金是怎么流动的?走向又会怎么样呢?

浑水:如果看回去资金流的话,每一日都十分强力的,因为金管局每一日都不断地去接受那些热钱,然后在市场上去沽(卖)港元,来维持这个联系汇率,港汇及美汇应该要有的比率。

热钱正在不停地流入香港,我觉得流回来的原因是因为要来炒这些中概股。中概股每一只都是几百亿上市的,那么会有很多资金不停地涌入来香港,来炒这些概念。而且环球的流动性实在是太多了,美国已经是长期维持低息环境,不停印很多钞票出来,中国也不示弱,双方都在不停的去拼斗印钞,在疯狂印钞之后,这些钱也要去寻找一个出路去炒卖,结果大家去寻找投资机会,或者短线投机机会的时候,就会优先考虑这些中概股。所以突然之间会看到很多资金流入香港,这些资金不会去投资房屋,通常都会在股票上炒一转,这个是可以观察到的现象。所以我觉得港股畅旺的原因,会比较倾向是中概股多于港版《国安法》的原因。

记者:到底这些中概股来香港炒是因为政治上的任务,即是为了去撑港版《国安法》或是它们本身是要来香港,刚刚配合好这个时机呢?

浑水:我觉得鸡先或者是蛋先不是一个可以直接解释这个因果关系的问题。我可以将刚刚所讲的原因去简单的总结,譬如流动资金真的是太多了,无论美国印钞,或者中国亦都在印钞,实在有太多的热钱在这里,太多的资金在这里闲置着,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就是一些政治的原因,包括美国对于中资公司的一些制裁,迫使那些中资概念股只可以回流香港作炒卖。至于《国安法》那边,理论上是会伤害股市的,但是因为前面所说的两个原因相对比较大,所以盖过了《国安法》这个不稳定的因素,所以短线来说,会令股市有些创伤。据我理解,虽然我对政治不熟,《国安法》有点放软了口风,例如议程上也没有《国安法》,后来又说《国安法》原来是由香港警队执行,不是内地的国安部门,这些都给投资者演绎成比较稳定点的信息,所以会给人小小的信心。令这些人,虽然长期大家都会走的,但短期的话,就会炒一轮股票,反正这些股票都说是两三个礼拜,大家都不差夕朝,两三个礼拜赢了之后把钱搬走,去其它的离岸地方。

记者:这些中概股长远来说投资风险在哪里?“旷视科技”来上市,被“金融手足”投诉之后被迫撤回上市计划。这些中概股在美国都有一大堆问题,如果流入了香港上市的话,那香港投资者应该怎样去选择?

浑水:我觉得如果在政治比较敏感的产业就尽量去避免。曾经在香港有两只上市股份因为一些政治制裁,比较出名就是“中兴通讯”和“俄铝”,(股价)因此一天可以跌几成,那些制裁出来的威力,会反映到股价上面,这些可能就要再小心一点。但譬如当抽新股玩两下,不是长期持有的,可能还有一些资金去托着,短线的炒作是很看(依赖)短线的供求的,但如果说长线去看这些股份,我会比较保守一些,因为不知道这个炸弹大概什么时候爆发,譬如“中兴”和“俄铝”是突发性死亡的,这些突发性死亡和突发性制裁是有机会发生的。我想这些部分要小心点,尤其是要做一些敏感的科技,可能要更加再小心点。

记:网易这个游戏股,集资200亿,今天(6月11日)升了8~9(%),怎么评论它的走势?

浑水:我觉得最近上市的股份的走势都不是特别好,正如我刚才所说的是由资金市带动,并非公司盈利很好才反映出股价,不是因为基本因素反映这个价值,所以股市才做得好的,是因为太多热钱,所以才炒这个股票,比如网易、京东纯粹是炒作概念。炒作概念再加上一些热钱流动性,代表来得快去得快,我会预期譬如网易、京东,可能首几天的成交会很高的,又或者股价会又上又落,但之后会回归平静一点,因为始终资金都是太多,大家在找东西炒(买卖);刚刚这时间足够多人注视,足够火,所以去炒这些股,炒完之后可能就算了,等中长期,回到一个合理的价格位后有可能会有第二次的炒作。

中国踩到美国红线 美或用金融武器制裁

记者:美国已经宣布制裁香港,外面盛传7月1日以前要过港版《国安法》,中美之间在金融会有一场大战,怎么看这场战是否打得成?它最大的危险是什么?海曼资本管理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投资官凯尔.巴斯(Kyle Bass)准备做空香港(联繋汇率),那会不会重演九七的情况呢?

浑水:我觉得Kyle Bass做空(香港)的威力跟索罗斯级数上有很大的差异的。但是大家担心的是信心危机,如果就这样看牌面来说,金融中心尚算稳定,因为我们还有四千多亿的美元储备,大家尚算有一点是信心,但当信心一松懈的时候那会怎么爆发呢?大家都不知道的。

一说到制裁,会想起80年代美国有过一系列的经济措施,导致日本的泡沫经济的10年的一个衰退期,这就是“广场协议”,逼他们的汇率(日元)要升值去有利于美国的出口。但是不知道那会不会走到一个地步,就是美国联合其它国家去逼中国去达成一些协议,就走回像日本广场协议那样的故事,经济就会衰落了十多二十年,那是我们不知道的。

现在(美国)出师算是有名的,除了因为那些人权民主自由,这些政治价值可以制裁中国之外,其实中国也有一些位置是踩了美国的红线。美国最常也最多用的金融制裁武器其实是反恐、反洗黑钱或者是个人之资料泄密,这三样东西中国都中了,所以出师一定会是有名,就差什么时候他们会按这些按钮。那么最常用的措施就是,譬如会制裁SWIFT account,银行的SWIFT account,这个(美国)是做过的。譬如在三年前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因为它跟JP Morgan在SWIFT那里涉及了一些伊朗的东西,不让它(法国巴黎银行)使用美元的服务一年,还要赔了几百亿。不知道会不会再做一次在中国身上,因为中国去年上海浦东发展、招商银行、还有一间忘记是什么名字,合共有三间银行,是涉及与伊朗有交易的,美国是记录在案的,但是还没有行动,但是它(美国)知道有这三间中资银行跟伊朗是有交易的,所以他们已经是预备好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招的。

至于大家最怕的联系汇率,其实单方面的取消,美国是做不到的,因为这是香港的政策,但是美国是有很多小动作和方式,可以令的联系汇率的制度不会那么顺畅,就刚刚讲到的SWIFT是其中一种,第二就是当我们金管局要拿美金的时候,必须要在美国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就是纽约联邦储备银行那里,开一个账户的,所有环球的央行都要的,那它就可以封了你的账户运作。譬如我们最近金管局问美国拿了一个100亿美元的Line,那个叫FIMA Facility。如果美国要制裁你的话,他可以冻结你的户口,限制你使用任何相关的服务,包括拿那一百亿的话,令你无法从正常的市场途径获得美元的话,就会引发信心危机了。那么,没有办法从正常途径获得美元,你就只好如陈茂波所讲,问人行借,或者以swap的方式去拿,又或者去黑市获取,否则不能维系联系汇率。所以美国是有招(方法)制裁香港的,但是它什么时候才按钮,很难说。技术上它是可以这么操作的。

记者:因为《国安法》,许多人都想移民、走(撤)资。作为财经界人士,有没有感到这种恐惧?或者觉得《国安法》是否能通过?

浑水:《国安法》已经放在附件三,人大已通过了,似乎是事在必行的。但是有许多风声,就是是否我们自己立23条就算是《国安法》,那些政治上的分析,我无法评论,我不是政治出身,或者很熟悉政治的人,但撤资感觉到是有的。在街上,能看到美资银行或者是外资银行很多人排队。许多人都想至少先开一个离岸户口,未必马上搬走钱。移民的热线被打爆了。大家都去查询移民,去台湾也好,哪里都好,BNO的平权大家也在谈,所以移民的事情大家都在进行的。坦白讲,民间的资本比较像蚂蚁搬家。未必能触发整个制度的崩溃。始终要令整个金融制度崩溃,美国能做的事比我们民间十万、几百万这样慢慢搬钱要有效得多。我们这么搬是无法搬走香港的金融储备,不能冲击香港的金融体系,唯有美国引爆的信心危机才能冲击到。

港金融越发中资化 港资退场或私有化

记者:怎么看香港的前景?

浑水:香港的前景相信会越来越中资化。我讲股市、财经。我们的恒生指数成分股已经很大比例被中资占领,无论是腾讯、四大资产银行,还是一些内房(股),其实是占了成分股很大的一部分。许多的港资将会慢慢私有化,或退场,大家都会看到。譬如会德丰已经私有化,利丰私有化,很多港资会退场,又或者越来越变得不活跃,腾出空间给中资去发挥。阿里巴巴已第二次上市,更多的中概股回流,越来越A股化。从金融的角度,这是我们预见到的不可逆转的大势。

多人发声有助于维护现行上市规则

记者:如何能够守住香港这清水不会变浑?

浑水:我想我们可以做的事都比较被动。香港其实有个独立股评人,叫大卫‧韦伯(David Webb)。他已尽余生最大的努力不断地讲这个制度有些什么不好的地方,或者一些企业管治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但最近他身体抱恙,因为癌症病魔缠绕,可能要退下火线。能够守住条Line(阵线),就要在看到在金融界不平、不对的金融事情,要多发出声音。因为金融与政治民生有所不同,因为政治民生,就算是下至升斗市民,上至政治博士,都可以讲几句。但是,金融其实有技术成分在里面,唯有懂行的再多说几句,提醒一下,让大众知道金融界有些什么不好的地方、腐败的地方。我想这是在这大势之下,能够尽的小小力量。

记者:预期还会否有第二个、第三个David Webb出现?

浑水:我想像David Webb的特殊角色是少有的,因为他有很强的西方背景。他做过港交所的董事,也是SFC(证监会)里面某些委员会的会员,他本身是智力超群的人,是Mensa的成员,也是牛津学历、博士。他这种背景是万中无一,绝无仅有。但他至少开了个头,一个新的蓝海,原来可以这么做,唯有其他人去模仿他,当他是偶像,跟着他的路,踢爆更多的东西。

记者:金融界的手足也很厉害,他们阻止“旷视科技”上市。证明还有很多很能干的人在背后,还没出来发声。

浑水:我想那个个案比较特别。我倾向不相信几封投诉信就令到一家公司不能上市,我想背后应该有更多的人做了更多的事,或者这家公司的确做了许多不可见光的事,或者过不了上市科的要求,才会上不了市。所以,多些人发声,多些人讲,其实是好事。

如我刚才所讲,联交所常常有低调的咨询,常常修改上市规则,很低调,不告诉别人,甚至新闻也不报,大家可能要多加留意,发现如果那些咨询原来是暗渡陈仓,做坏事,就多点表达意见,找议员,投资者、关注组也好,可能多发声,令它不能那么容易改变现行的上市规则。现在上市规则太容易改变,象征式的做些咨询,没人管,过了,就改了。其实这种做法不是那么好。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张崑阳:港人抗共撼国际 时机有利
【珍言真语】为港生奔赴华府 袁弓夷:落实承诺
【珍言真语】潘东凯:中共输出变异意识 渗透世界
【珍言真语】袁弓夷:促美宣布中共是犯罪集团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中共内斗 民企遭殃 北京自断生路
【一线采访视频版】浙江义乌强拆 村民告法官枉法
【珍言真语】张耀良:拘12港人 中共搜情报网络
【薇羽看世间】疫苗在先?疫情在先?
【重播】川普发布会:中共的威胁远超俄罗斯
【新闻看点】美吁关系对等 崔天凯威胁踩红线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