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拆解中共对台资讯战手法 沈伯洋:降低防守成本

沈伯洋分析,中共散播假讯息的模式目前可分为外宣模式、粉红模式、农场模式、协力模式等4种。图为沈柏洋资料照。(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62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6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袁世钢台湾台北报导)随着网路发展,民众可透过多元的管道快速获取各种资讯,但共产国家却借此对民主国家发动攻击,包含制造对立、干预选举等,企图向全球扩张共产帝国主义。然而,与中国同样使用中文的民主台湾,就成了中共资讯战的攻击目标;因此,台湾该如何防守就相当重要。

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助理教授、台湾民主实验室理事长沈伯洋认为,资讯作战的模式会不断改变,中共的手法早已超越俄罗斯的4D(dismiss、distort、distract、dismay)模型,第一线作战人员与幕后分析人员面临很大的挑战;虽然目前只能从现有的资料中去分析中共的攻击路径,但未来的目标是希望能够做出一套预警机制,降低台湾的防守成本。

沈伯洋指出,中共资讯作战模式目前大致上可分为2种,第一种是当有重大事件发生时,直接散播相关的假新闻。如果平常无重大事件发生时,则会采取针对不同偏好的人,喂给特定观点或似是而非的新闻,让这些人对某件事情产生误解;也就是说,中共若要进行资讯作战,势必要先找出裂解社会的关键点,这也就是“个资”重要的原因。

假讯息散播模式的改变 从自产自销到自动化

而对于中共资讯作战的分工,沈伯洋表示,中共一开始是以自产自销的方式,自行制造后,再由自己进行散布;但从2019年开始,演变成由中共制造假讯息,再花钱请有经济需求者散布;而在这次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之下,中共只要制造出假讯息,就会有完全无关的人自动协助散布。

沈伯洋举例,当全球疫情严峻时,中共官媒新华社制作了一段武汉医护人员依序把口罩拿下来露出微笑的唯美影片,虽然完全没有任何字幕,却被一家德国小报率先转载。第二个散布这段影片的人,是电影“神力女超人”女主角盖儿·加朵(Gal Gadot)­;而她的Instgram账号有近4千万人追踪,散布的范围非常广。

然而,盖儿·加朵在该则贴文中表示,“多么令人振奋的画面;让我们团结起来,待在家中并遵守指示,如此便能保护彼此。相信全世界也很快就能脱下口罩。”沈伯洋认为,这种情况就不见得是收中共的钱帮忙散播,可能只是单纯想表达自身的感受。也有很多对美国总统川普不满的人,基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看到有中国的新闻就转发。

4种散播模式 大外宣与小粉红影响有限

沈伯洋分析,中共散播假讯息的模式目前可分为外宣模式、粉红模式、农场模式、协力模式等4种。

“外宣模式”又可分为自制新闻、收买国外记者、收买国外媒体公司等3种方式。其中,自制外宣的内容需经过中共政府层层定调后才能对外散布,在定调的过程中就能得知对方的目标,因此不需要担心;收买记者则对使用不同语言的国家影响可能会比较大;而如果将中共在台湾收买的媒体标记出来意义也不大,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

而“粉红模式”,沈伯洋认为,是一群受中共爱国主义洗脑的人,翻墙后常与生活在自由社会中的网友辩论,通常是想要表达自己的观点,比较像是一种文化;如果太过于针对小粉红,可能会轻敌,偏离中共资讯作战的主题。即便有可能受中共利用,但同时进攻超过1千则留言时,根本不会有人去看、影响有限,并不是防范的重点。

Youtube农场影片难侦测 台湾协力者最棘手

至于“农场模式”,会造成比较大的困扰。沈伯洋说明,Line群组中常会出现不明连结,点进去后是一些完全没看过的特定新闻网站,而最好的例子就是“密讯”。虽然很多人都不知道“密讯”,但最高分享量曾是《自由时报》的5倍;假设有200个内容农场,每天各发500篇文章,大量垃圾讯息就可以把正确讯息淹没,进而制造出认知完全不同的一群人。

然而,沈伯洋指出,内容农场一开始也是自产自销,然后转变成以“分享文章就能赚钱”的方式请他人散播;而在遭到Facebook禁止后,现在全面转战Youtube,将农场文章制作成影片上传到各种分类,利用Youtube算法自动推荐的机制散播,数量庞大且持续时间更长,造成的影响也很大,并让侦测、回报机制都变得更加困难,是目前比较担心的部分。

不过,最棘手的仍是“协力模式”。沈伯洋认为,“因为台湾人最了解台湾人”,中共委托台湾协力者制造并散布假讯息,因此无法进一步辨识真正的攻击发动者;虽然目前内容粗糙易辨识,但预期未来将成为中共攻击的主流手法。沈伯洋举例,一些国台办邀请赴中交流的村里长联谊会之类的组织,这些联系会让他们愿意为中共做事。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