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明天系叫板当局或释中共政局大转折信号

人气 623

【大纪元2020年07月25日讯】7月17日,明天系9家核心金融机构被银保监会、证监会接管;陆媒称这是去年5月24日包商银行被接管后的“关键一步”,并称明天系风险处置工作是基于“一盘棋”布局,已近尾声。

然而,非同寻常的是,7月18日,即9家核心金融机构被接管次日,明天系通过微信发布“严正声明”,指政府不允许公司开展正常业务,夸大了9家公司的风险,“不遗余力地推动接管”,质疑当局的接管目的何在。尽管该声明在发出几小时后被删除,但,显然,明天系之能发声、之敢发声,背后一定有超级权势在支撑。

大家知道,2017年1月27日(中国人的大年三十)凌晨1时,明天系老板肖建华被从香港四季酒店带回内地,此后就下落不明,说明这件事内幕极深。我们可以拿肖建华与另一个落马的金融大鳄吴小晖来比较。

吴小晖比肖建华晚抓约5个月,但2018年就被开庭,被判18年,上诉被驳回,2019年7月29日上海市一中院出具吴小晖案执行裁定书,除了根据先前判决没收其财产人民币105亿元,再度追缴其违法所得752.4851亿元;期间,原中国保监会决定于2018年2月23日起,对安邦集团实施接管,接管期限一年,后又延长一年。今年2月22日,银保监会宣布接管结束,从安邦集团拆分新设的大家保险集团已基本具备正常经营能力。吴小晖之母曾在网络发出标题为《关于安邦案件中千亿财产被违法处置的情况报告》的公开信信中(落款时间为2020年4月15日),指安邦集团“接管工作组”对公司的接管缺乏法律依据,接管之后又严重背离接管目的,违法处置公司资产,剥夺公司股东资格,将200亿元资产擅自违法处置。

此外,吴母还称吴小晖服刑后家属和律师的会见权无法得到保障,20次探监全被拒。狱中的吴小晖既错过了见父亲最后一面,又错过了亡父的遗体告别。

吴小晖出身草根,曾贵为邓小平生前最宠爱的长外孙女之婿,长袖善舞,十几年时间打造了一个庞大的民营金融帝国(到2016年末总资产达到2万亿左右),一批红二代、红三代汇集旗下;却遭当局如此干净、利索地整肃,可见长期以来,吴小晖及其安邦集团只是表面风光,早已偏离权势核心了,并无强力支持。

而肖建华的事情,至今仍云遮雾罩、扑朔迷离,说明其背后势力根深蒂固、盘根错节,与当局的博弈激烈、复杂、微妙,当局并未拥有绝对优势,历时3年多,仍难以一口嚼碎、咽下。

习近平上台后,要坐稳位置、欲掌控实权,都靠一路搏杀。其中,2015年的“股灾”被称为反习势力的“经济政变”(“金融政变”):6月11日,周永康刚刚被判处无期徒刑;6月12日开始,沪指从5178.19高点崩跌不止,这不仅使始自2014年中旬的“大牛市”戛然而止(当年7月29日,中纪委宣布,中共中央立案审查周所涉“严重违纪”),还使之后几年大陆股市半死不活,当局救市无效;而2015至2016一年之间,深沪两市主要股指跌幅均超过40%,两市总市值蒸发逾25万亿元,900余股跌幅在50%以上,投资者人均亏损约51万元。

2015年“股灾”对习是个强烈刺激,使其极大地增强了集权力度,2016年10月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后,“习核心”出炉。同时,“金融反腐”进入深水区(截至2017年8月底,十八大以来,落马的金融系统高管共计117人,其中“一行三会”落马16人)。习当局对游走于官商之间的金融寡头、豪富巨商,深怀戒心。2016年3月4日,习近平首次提出构建“亲”“清”两字的“新型政商关系”。

2017年中共19大,习近平首次提出“三大攻坚战”,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三者之一。而防范化解重大风险,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2020年,则被当局称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收官之年。

“金融风险”,对中共而言,不仅是重大经济问题,更是重大政治问题。2018年3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国有企业改革基础领域首席专家张文魁,首次撰文区分“红色财团”与“粉红色财团”,提出要警惕粉红财团,否则可能发生危机。

对此,知名学者何清涟的“‘粉红财团’生死劫背后的权力斗争”一文指:中国有句老话,“夺人钱财,有如杀人父母”,这些“粉红财团”的生与死,背后却是习近平与红色权贵及江胡时代老权贵之间的激烈斗争。这种斗争正在继续,并将贯穿习的第二个任期。如果脱离这点来分析2018年两会的修宪波澜,基本是冬烘之论。

有了这样一个背景,我们再来审视肖建华事件,就容易看清楚些了。当2017年初肖建华从香港被带回大陆,随即,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2016年被阿里巴巴集团收购)即称,这与2015年“股灾”有关,还牵扯到中共前国家安全部高官马建贪腐案。

媒体调查显示,大学期间当过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的肖建华,是中共多家权贵的白手套,尤其与曾庆红家族来往甚密。创立于1999年的明天系,经过十几年的扩张,早在2016年,业内人士估计,其所控股的金融机构资产规模合计已超过3万亿,而且作为民营资本,还极其罕见地拥有了金融行业的“全牌照”。

肖建华的被抓,显示其至少在金融风险和政商关系两个方面,与当局发生着激烈冲突,而这个冲突所折射的,又是中共高层的生死搏杀。

吊诡的是,事情的发展并不是直线的。针对2015年“股灾”,当局曾对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国信证券等进行了定格处罚。然而,奇怪的是,2018年11月5日晚,这三家证券公司同时公告收到证监会的结案通知书,针对三家券商与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开展的业务涉嫌违法违规案,证监会经审理认为,三家公司的涉案违法事实不成立,决定该案结案。

这显示,当局似乎为“金融政变”翻案了。这背后所折射的是,是中共政局的一个重大转折:为“保党”,习近平和江泽民、曾庆红派系在19大前后的妥协,“习思想”顺利走进了党章和宪法,国家主席限任制被取消。

上述三家证券公司属于“红色财团”,习当局自信有把握控制,放了它们一马。而对吴小晖的“粉红财团”,则杀一儆百,严加处罚,趁机收编。对习当局来说,这既防范了金融风险,又加强了公有制的主体地位。而当年,“民营经济退场论”曾喧嚣一时,也不是完全空穴来风,中共经济改革的方向之争从来就没停息过。

肖建华比吴小晖的牵扯面更大、更深、更广,习当局就没急于做一锤子买卖,而是从长利用。而肖也很配合调查,“问什么答什么,要什么交代什么;特别是跟权贵家族关系,一五一十全抖出来,都是顶级人物,不是常委就是政治局委员,现任的前任的都有”,为习当局提供了大量弹药。习当局也引而不发。

如果习近平与江、曾派系的妥协能够稳定保持下来,肖建华事件或许能够在各派系皆能接受的条件下,私下解决。

但是,2018年中共“修宪”以来,形势巨变,先是川普打响中美贸易战,其次中共自己妄动又引发香港反送中事件,而2019年底又爆发了持续至今的大瘟疫,美国又领导国际社会全面围剿中共,内外交困,亡党在即,这些都大大激化了中共内斗,习近平被党内各派势力当成了背锅侠、替罪羊,要习下台的呼声高涨。习近平与江、曾派系的妥协,看来是难以避免的破裂了。

在这种情形下,习要反击逼宫浪潮,就甩出来了肖建华这枚棋子。这是本文的一种解读。

从这个视角出发,就能比较好的解释,为什么这次中共非要强行接管的明天系9家机构?因为,如果仅仅从金融风险角度看,7月17日被银保监会、证监会接管的明天系9家机构,并不存在被接管的必要性和紧迫性。陆媒披露:9家机构合计约有150家同业交易对手,同业风险敞口约400亿至500亿元,其中风险敞口超过3亿元的交易对手仅10余家,风险外溢性可控,对金融体系稳定性难以构成冲击。

从这个视角出发,也能比较好的解释,为什么明天系敢公然发布严正声明叫板当局?因为有人撑呀。

或许,习当局与江、曾派系妥协的破裂,将导致中共政局发生转折性变化。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中共银保监会成立后的“首虎”被查
红二代:习将来还得彻底解决江曾 否则他也干不下去了
明天系公然叫板当局 中共高层内斗激烈
媒体人:敏感时 习夺曾庆红钱袋子防出事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游青岛返粤 民众遭强制隔离
大疫下解救有道 历史启示带您闯过中共肺炎
【珍言真语】梁锦祥:拜登丑闻曝中共靠港漂白
【有冇搞错】一带一路遭毛思想打击
【大选观察】拜登的烫手山芋:扩充最高法院
【重播】川普亚利桑那演讲“让美国再次伟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