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明天系叫板當局或釋中共政局大轉折信號

人氣 693

【大紀元2020年07月25日訊】7月17日,明天系9家核心金融機構被銀保監會、證監會接管;陸媒稱這是去年5月24日包商銀行被接管後的「關鍵一步」,並稱明天系風險處置工作是基於「一盤棋」布局,已近尾聲。

然而,非同尋常的是,7月18日,即9家核心金融機構被接管次日,明天系通過微信發布「嚴正聲明」,指政府不允許公司開展正常業務,誇大了9家公司的風險,「不遺餘力地推動接管」,質疑當局的接管目的何在。儘管該聲明在發出幾小時後被刪除,但,顯然,明天系之能發聲、之敢發聲,背後一定有超級權勢在支撐。

大家知道,2017年1月27日(中國人的大年三十)凌晨1時,明天系老闆肖建華被從香港四季酒店帶回內地,此後就下落不明,說明這件事內幕極深。我們可以拿肖建華與另一個落馬的金融大鱷吳小暉來比較。

吳小暉比肖建華晚抓約5個月,但2018年就被開庭,被判18年,上訴被駁回,2019年7月29日上海市一中院出具吳小暉案執行裁定書,除了根據先前判決沒收其財產人民幣105億元,再度追繳其違法所得752.4851億元;期間,原中國保監會決定於2018年2月23日起,對安邦集團實施接管,接管期限一年,後又延長一年。今年2月22日,銀保監會宣布接管結束,從安邦集團拆分新設的大家保險集團已基本具備正常經營能力。吳小暉之母曾在網絡發出標題為《關於安邦案件中千億財產被違法處置的情況報告》的公開信信中(落款時間為2020年4月15日),指安邦集團「接管工作組」對公司的接管缺乏法律依據,接管之後又嚴重背離接管目的,違法處置公司資產,剝奪公司股東資格,將200億元資產擅自違法處置。

此外,吳母還稱吳小暉服刑後家屬和律師的會見權無法得到保障,20次探監全被拒。獄中的吳小暉既錯過了見父親最後一面,又錯過了亡父的遺體告別。

吳小暉出身草根,曾貴為鄧小平生前最寵愛的長外孫女之婿,長袖善舞,十幾年時間打造了一個龐大的民營金融帝國(到2016年末總資產達到2萬億左右),一批紅二代、紅三代匯集旗下;卻遭當局如此乾淨、利索地整肅,可見長期以來,吳小暉及其安邦集團只是表面風光,早已偏離權勢核心了,並無強力支持。

而肖建華的事情,至今仍雲遮霧罩、撲朔迷離,說明其背後勢力根深蒂固、盤根錯節,與當局的博弈激烈、複雜、微妙,當局並未擁有絕對優勢,歷時3年多,仍難以一口嚼碎、咽下。

習近平上台後,要坐穩位置、欲掌控實權,都靠一路搏殺。其中,2015年的「股災」被稱為反習勢力的「經濟政變」(「金融政變」):6月11日,周永康剛剛被判處無期徒刑;6月12日開始,滬指從5178.19高點崩跌不止,這不僅使始自2014年中旬的「大牛市」戛然而止(當年7月29日,中紀委宣布,中共中央立案審查周所涉「嚴重違紀」),還使之後幾年大陸股市半死不活,當局救市無效;而2015至2016一年之間,深滬兩市主要股指跌幅均超過40%,兩市總市值蒸發逾25萬億元,900餘股跌幅在50%以上,投資者人均虧損約51萬元。

2015年「股災」對習是個強烈刺激,使其極大地增強了集權力度,2016年10月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後,「習核心」出爐。同時,「金融反腐」進入深水區(截至2017年8月底,十八大以來,落馬的金融系統高管共計117人,其中「一行三會」落馬16人)。習當局對遊走於官商之間的金融寡頭、豪富巨商,深懷戒心。2016年3月4日,習近平首次提出構建「親」「清」兩字的「新型政商關係」。

2017年中共19大,習近平首次提出「三大攻堅戰」,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是三者之一。而防範化解重大風險,重點是防控金融風險,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2020年,則被當局稱為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的收官之年。

「金融風險」,對中共而言,不僅是重大經濟問題,更是重大政治問題。2018年3月,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副所長、國有企業改革基礎領域首席專家張文魁,首次撰文區分「紅色財團」與「粉紅色財團」,提出要警惕粉紅財團,否則可能發生危機。

對此,知名學者何清漣的「『粉紅財團』生死劫背後的權力鬥爭」一文指:中國有句老話,「奪人錢財,有如殺人父母」,這些「粉紅財團」的生與死,背後卻是習近平與紅色權貴及江胡時代老權貴之間的激烈鬥爭。這種鬥爭正在繼續,並將貫穿習的第二個任期。如果脫離這點來分析2018年兩會的修憲波瀾,基本是冬烘之論。

有了這樣一個背景,我們再來審視肖建華事件,就容易看清楚些了。當2017年初肖建華從香港被帶回大陸,隨即,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2016年被阿里巴巴集團收購)即稱,這與2015年「股災」有關,還牽扯到中共前國家安全部高官馬建貪腐案。

媒體調查顯示,大學期間當過北京大學學生會主席的肖建華,是中共多家權貴的白手套,尤其與曾慶紅家族來往甚密。創立於1999年的明天系,經過十幾年的擴張,早在2016年,業內人士估計,其所控股的金融機構資產規模合計已超過3萬億,而且作為民營資本,還極其罕見地擁有了金融行業的「全牌照」。

肖建華的被抓,顯示其至少在金融風險和政商關係兩個方面,與當局發生著激烈衝突,而這個衝突所折射的,又是中共高層的生死搏殺。

弔詭的是,事情的發展並不是直線的。針對2015年「股災」,當局曾對中信證券、海通證券、國信證券等進行了定格處罰。然而,奇怪的是,2018年11月5日晚,這三家證券公司同時公告收到證監會的結案通知書,針對三家券商與司度(上海)貿易有限公司開展的業務涉嫌違法違規案,證監會經審理認為,三家公司的涉案違法事實不成立,決定該案結案。

這顯示,當局似乎為「金融政變」翻案了。這背後所折射的是,是中共政局的一個重大轉折:為「保黨」,習近平和江澤民、曾慶紅派系在19大前後的妥協,「習思想」順利走進了黨章和憲法,國家主席限任制被取消。

上述三家證券公司屬於「紅色財團」,習當局自信有把握控制,放了它們一馬。而對吳小暉的「粉紅財團」,則殺一儆百,嚴加處罰,趁機收編。對習當局來說,這既防範了金融風險,又加強了公有制的主體地位。而當年,「民營經濟退場論」曾喧囂一時,也不是完全空穴來風,中共經濟改革的方向之爭從來就沒停息過。

肖建華比吳小暉的牽扯面更大、更深、更廣,習當局就沒急於做一錘子買賣,而是從長利用。而肖也很配合調查,「問什麼答什麼,要什麼交代什麼;特別是跟權貴家族關係,一五一十全抖出來,都是頂級人物,不是常委就是政治局委員,現任的前任的都有」,為習當局提供了大量彈藥。習當局也引而不發。

如果習近平與江、曾派系的妥協能夠穩定保持下來,肖建華事件或許能夠在各派系皆能接受的條件下,私下解決。

但是,2018年中共「修憲」以來,形勢巨變,先是川普打響中美貿易戰,其次中共自己妄動又引發香港反送中事件,而2019年底又爆發了持續至今的大瘟疫,美國又領導國際社會全面圍剿中共,內外交困,亡黨在即,這些都大大激化了中共內鬥,習近平被黨內各派勢力當成了背鍋俠、替罪羊,要習下台的呼聲高漲。習近平與江、曾派系的妥協,看來是難以避免的破裂了。

在這種情形下,習要反擊逼宮浪潮,就甩出來了肖建華這枚棋子。這是本文的一種解讀。

從這個視角出發,就能比較好的解釋,為什麼這次中共非要強行接管的明天系9家機構?因為,如果僅僅從金融風險角度看,7月17日被銀保監會、證監會接管的明天系9家機構,並不存在被接管的必要性和緊迫性。陸媒披露:9家機構合計約有150家同業交易對手,同業風險敞口約400億至500億元,其中風險敞口超過3億元的交易對手僅10餘家,風險外溢性可控,對金融體系穩定性難以構成衝擊。

從這個視角出發,也能比較好的解釋,為什麼明天系敢公然發布嚴正聲明叫板當局?因為有人撐呀。

或許,習當局與江、曾派系妥協的破裂,將導致中共政局發生轉折性變化。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中共銀保監會成立後的「首虎」被查
紅二代:習將來還得徹底解決江曾 否則他也幹不下去了
明天系公然叫板當局 中共高層內鬥激烈
媒體人:敏感時 習奪曾慶紅錢袋子防出事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世界盃 習近平的「左弧球」
【全球新聞】上海逮捕抗議者 民眾大喊「放人」
【思想領袖】科學界忽視「疫苗傷害綜合症」
【環球直擊】清華大學抗議清零 蔡英文辭黨主席
【中國禁聞】抗議四起 上海人高喊「共產黨下台」
【新聞大家談】上海現坦克人 抗議潮席捲中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