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菁:揭露网络审查 对抗“网络掠夺者”

人气 177

【大纪元2020年07月05日讯】近日,来自中国大陆,曾在新浪微博和乐视视频从事网络审核工作的刘力朋先生,勇敢站出来揭露中共言论审查、信息控制和舆论导向的内幕细节,以及目前海外已经被中共渗透而威胁自由社会的情况。

据刘先生披露,中共网络审核员数量庞大,总共有100万到200万人,不同于我们通常所称的“五毛”,由各互联网公司自己负责,一般会外包给专门的审查工厂,互联网公司花钱雇佣人力,但工作内容却受命于中共的网信办和网警。网信办派驻联络员常驻互联网公司,频繁而具体地发布舆论管控的命令,网警则主要负责抓人。

他谈到了国内互联网对民众无所不用其极的管控,中国网络就是个信息大监狱,每个人上网在后台都是实名的,每一条留言都会留存IP地址。网警有进入各家媒体网络平台后台的权限,网警除了自己上网监控之外,也会拿着平台上报的高危言论和用户的名单去直接抓人。

他说,“弹压人们的言论、维护党的价值观变成了主流”,“这个行业太恶心了,被警察拿枪顶后背去办公,执行最脏的活。”

在发明互联网的西方社会有一个普遍的共识:互联网本身便是一个开放平台,允许人们在网络上自由浏览,自由表达。

但这样的自由浏览和自由表达对中共来说却是致命的,因为中共是靠谎言和欺骗来对人民进行强力控制的,中共凭借“长城防火墙”、中国境内的搜素引擎、聊天应用程序和其他社交媒体,牢牢地控制着中国境内的几乎所有信息。除非“翻墙”,中国民众是不能看到外部世界的真实情况的。

中共网信办被称为“网络掠夺者”,被列为今年3月无国界记者组织所公布的“侵犯网络新闻自由最严重”的二十个公司和政府组织之一,来自无国界记者组织的调查指出:中共网信办对百度、微信、微博和抖音等私营网络平台进行网络审查,包括监视、阻止、删除内容等。

中共网信办通过对互联网公司的控制,将中共宣传部门的旨意下达到网络媒体公司的外包审核公司,即审查工厂,这些审查工厂分布在天津、济南、武汉、西安、重庆、成都等二三线城市,招聘大量的高校毕业生。这些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被中共成功洗脑多年,在刚刚踏入社会时,又被审查工厂进行了新一轮洗脑。

中共愈加严厉的言论管控下,需要大量的人工来对网络内容进行干预,这些年轻人每天用肉眼盯着电脑屏幕,浏览几千个文章、评论、图片、视频等,从里面过滤掉“有害、违规”的内容。他们拿着四五千元的工资,24小时轮班不停作业。

据报导,审查工厂除了按照中共网信办的指令不断往数据库中添加敏感词之外,还积极进行额外的敏感词添加,这些额外的敏感词来自异议网站。他们会使用反审查软件定期访问被中共屏蔽的所谓“反革命”网站收集信息,然后更新数据库,让所有新来的员工都通过这个数据库进行培训。

基于敏感词的网络内容管控在大陆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例如:不但“习近平”是敏感词,就连“习”这个单字和同音词“细颈瓶”都成了敏感词,更不要提“郝海东”这个词了。

今年由于中共病毒疫情而无法开学的大中小学生在互联网平台授课就遭遇了敏感词屏蔽的尴尬,学生唱国歌的第一句、政治老师讲“民主集中制”、语文老师讲鲁迅文章、生物老师讲人体器官等统统被禁。

中共的如意算盘就是希望民众在无知中保持自我麻醉状态,对于墙内的普通网民来说,他们被网络媒体上的信息牵着鼻子走,整天沉浸在中共给其有意营造出的一个虚假的舆论环境中,所思、所想、所言、所为都局限在中共给设定的框架之内。

刘先生关于网络媒体平台的事实真相,如果墙内民众能够接触到的话,对他们进行自我反思、走出这个虚假环境能够起到积极的作用。

刘先生坚持正义良知、不与恶势力为伍的勇敢也会让他的同行们有所震撼,他呼吁同行们:“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反对中共,是一个榜样的效果。但是我还是希望从事数码极权、言论审查的人能够站出来,他们提供的证据甚至可以决定性地把中共打倒。”

希望从事这个行业的年轻人们,能够慎重地对待这件事情。历史已经到了需要每个人用良知来判断和选择的时候,不明真相、善恶不辨是要吃大亏的。在这个关键时刻,更多的人认清中共的邪恶,站出来抛弃中共,选择远离中共,就会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平安美好的未来。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中共肺炎肆虐 中共网络审查带来哪些代价
【独家】前微博审核员勇揭中共审查黑幕
【独家】鲁炜发迹和中国“删都”的出现
【名家专栏】新一代言论审查员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美制裁林郑 北京求和 五毛噤声
违背原著的查抄荣国府
【纪元播报】传任志强坚持自辩 全揽下涉案人刑责
【纪元播报】王赫:反制中共三绝招 川普或不战而胜
【重播】川普8·8发布会:签署4项救助令
【薇羽看世间】 制裁中港官员 推倒中共防火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