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刘仁被整死之谜

人气 4188

【大纪元2020年08月16日讯】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是从批判北京市副市长吴晗写的剧本《海瑞罢官》开始的。吴晗的入党介绍人,正是时任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刘仁

毛泽东在1965年曾说:北京市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毛发动文革要打倒的第一个人,就是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彭真。毛要刘仁揭发、批判彭真,刘仁不干。

毛泽东发动文革在中央最高层要打倒的人,是时任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刘少奇曾是中共地下党总头目,刘仁是中共北京地下党总头目。

以上三重关系叠加,不需要别的理由,注定刘仁在文革中必死无疑。

刘仁长期从事中共地下党活动

刘仁,1909年出生于四川省酉阳县。1924年,随兄长到北京。先后在华北中学、北师大附中、北京学院读书。1927年7月加入中共后,在上海、武汉、天津、张家口从事地下活动。1935年到苏联东方劳动大学学习。1937年返回延安,任中央党校秘书长。

1939年1月,中共华北分局成立,彭真等任委员,刘仁任秘书长,后兼任组织部副部长。1941年,华北分局成立城市工作委员会,聂荣臻任书记,刘仁等任委员。1941年,彭真赴延安参加中共七大,离开前,指定刘仁主抓城市工作。

此后,在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和华北局,刘仁都任城工部长,1943年兼任敌工部长,长期领导中共地下党在北平、天津、唐山等地的工作。抗战期间,北大、清华、南开3所大学南迁昆明,组成西南联合大学。日本投降后,三校师生返回平津复校。三校的地下党员回平津后,归刘仁统一领导。

国共内战时的北平,无论是国民党军政要害部门,还是街头的店铺、澡堂、胡同、四合院,都有刘仁领导的地下党员穿梭其间。国民党驻守平津部队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在他的掌握中。他是唯一一个了解北平地下党员全部情况的人。中共最后顺利进入北平、天津,他领导的3000多名地下党员立了大功。

1949年中共军队进驻北平后,彭真等11人组成北京市委,刘仁历任市委委员兼组织部长、市委副书记、北京市委第二书记。

刘仁不同意批判吴晗

1965年11月10日,姚文元在上海《文汇报》发表《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说吴晗借古讽今,为1959年庐山会议上被打倒的彭德怀翻案。此文表面是批判北京市副市长吴晗,实际上矛头对准整个北京市委。彭真、刘仁都很了解吴晗,不同意批判吴晗。当时,他们不知道姚的文章是经过毛泽东审阅并批准发表的,更不知道毛要利用这篇文章打倒北京市委,还认为姚的文章有些牵强附会。北京各报刊18天没有转载。

1965年11月29日《北京日报》被迫转载姚的文章时,彭真、刘仁审定的《编者按》指出:对《海瑞罢官》有不同意见,应该展开讨论。但是,由毛泽东授意、毛的妻子江青等实施的批判范围越来越广,从批判吴晗发展到批判北京市委的另外两个笔杆子——书记处书记邓拓、市委统战部长廖沫沙。

刘仁不同意批判彭真

1966年2月3日,中共政治局委员彭真召集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开会,刘仁等列席。会后,彭真主持起草“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草案”(又称“二月提纲”)。2月5日,刘少奇主持召开中共政治局常委会,通过了“二月提纲“,强调学术争论要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

之后,五人小组专程到武汉,向毛泽东汇报“二月提纲”。毛认可后,中共中央将“二月提纲”下发全国传达执行。但是,2月30日,毛在上海和江青、康生等谈话时,却说“二月提纲”是错的。毛指责彭真包庇坏人,并说,如果再包庇坏人,北京市委要解散。4月9日至12日,中央书记处开会,康生传达了毛的上述谈话,彭真被迫作检讨,并受到批判。

此后,批判的火力越来越猛。《解放军报》等分别发表文章,说吴晗、邓拓、廖沫沙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北京市委机关刊物《前线》以及《北京晚报》,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工具”。北京市委处于被围剿的地位。

4月21日,毛泽东让人送来一批关于批判彭真和“二月提纲”的材料,让刘仁亲收,意思是要刘仁“反戈一击”。刘仁看了材料,很不理解,“二月提纲”向毛汇报过,毛同意了,怎么现在有问题了?刘仁主持召开北京市委会议,传达毛的指示。许多人大吃一惊,表示不理解。也有人要刘仁表态。刘仁说:彭真犯多大错误,我就犯多大的错误,拒绝反戈一击。

刘仁跟旧北京市委被“一锅端”

1966年5月4日至26日,中共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决定撤销彭真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和市长职务,撤销以彭真为组长的文化革命小组,重新设立中央文革小组。会议通过了《五·一六通知》。这个通知的发布,标志文革正式开始。

8月15日,以李雪峰为第一书记的新北京市委决定,将刘仁等原北京市委、市政府处级以上81名干部,押往昌平县居庸关外的一个地方,监督劳动,隔离审查。10月1日后,以北京政法学院学生为主的“揪鬼队”来到这里,接二连三开斗争会。刘仁不断被批斗,被打的鼻青脸肿,受尽侮辱。刘仁回到市内,在家只住了一晚,被押到市委办公楼的一个厕所关了起来,刘仁的家也被抄了。此后,刘仁多次被批斗,每次批斗都是深低头,大弯腰,常被拳打脚踢。

1967年4月23日到10月27日,半年内,仅经时任公安部长谢富治批准的批斗原北京市主要领导和中央领导的大会,就有107场,其中批彭真53次,批刘仁46次。旧北京市委的彭真、刘仁等7人,副市长吴晗等6人,被扣上“叛徒”、“特务”、“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等罪名,旧北京市委的20名常委,10人被监禁,3人被迫害致死。

刘仁被关进秦城监狱

1966年11月,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江青在一次群众大会上公开点名批判刘仁。随后,在一个漆黑的冬夜,一伙不明身份的人,闯进北京市委大楼,连鞋都不让穿,就把刘仁强行带走。不久,刘仁被交给北京卫戍区“监护”。1968年1月,刘仁被关进秦城监狱

1967年5月,专案组对刘仁的审查,突然风头一转,开始逼问刘仁1945年冬任晋察冀中央局城工部部长期间办理梅克等3个美国人去张家口参观一事。这事是经中共晋察冀军区批准的一次公开的外事活动。《晋察冀日报》等都进行过报道。刘仁敏感意识到,上面要把他打成“美国特务”。

江青、康生等秉承毛泽东打倒刘少奇的意图,把刘少奇夫人王光美打成“美国特务”。康生曾对“彭真、刘仁专案组”说:“你们要研究彭真的问题,离不开刘仁在北京的特务联系,要联系到刘少奇。”为此,专案组将刘仁案和王光美、刘少奇案串起来。

王光美当年是北平辅仁大学的高材生,由北平地下党介绍到军调部中共代表团当翻译。王光美是特务,北平地下党领导人刘仁肯定也是特务。1967年8月,康生的秘书按着康生的意图写报告,硬说刘仁奉命接待梅克等3个美国人,证明刘仁是“美国特务”。还说刘仁“勾结”美国特务,是通过日本特务机关介绍接上头的,刘仁又成了“日本特务”。

北京市公安局跟着遭殃

刘仁任北京市委第二书记时,长期分管公安工作。康生、江青等通过制造伪证,把刘仁、原北京市公安局长冯基平、副局长邢相生等打成反革命集团。北京市公安局被说成是彭真、刘仁安插美蒋特务的大巢穴,6名正副局长、66名处长、区县局长,及其他干警被捕,974人被关进劳改场所,7400多人被赶出公安机关,98人被迫害致死。

刘仁被折磨致死

1971年9月13日,毛泽东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林彪横死蒙古温都尔汗。1972年底,刘仁的妻子甘英第一次获准到秦城监狱探监。当时,刘仁的身体已被摧残得不像样子。从监狱带回的刘仁的衣物全部发霉,毛裤、棉裤上有大小便残痕,上衣血迹斑斑。

1973年是刘仁入狱的第6个年头,由于长期戴手铐,冬天穿棉衣时,双臂不能插入棉袖内,只能披在身上,脚上长期戴脚镣,足部磨烂。加上经常挨打受骂,生活上被虐待,致使他身患肝病、胃病、冠心病、肺结核等。

直到刘仁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时,才被送到北京市第六医院监护病房,病历上不准写病人姓名,只许写代号“6808”。1973年10月26日,刘仁病亡。家属得到的通知是,“不能戴黑纱,这件事只有你们知道,不能向别人讲”,不准说死者真实姓名,火化后,骨灰也是无名的。

结语:

刘仁至死,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因为什么死的。他在北京领导中共地下党工作,毛泽东,中共中央都知道,他是立了大功的,怎么成了“特务”?“二月提纲”经中共政治局常委会讨论通过,得到毛本人认可,怎么就错了。整个北京市委、市政府官员,他的上级彭真,下级吴晗等,怎么都成了坏人?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和逻辑,永远也想不通这些问题。2004年11月,大纪元发表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将这些疑问回答的一清二楚。中共从根本上说,是一个反天、反地、反人类、反神佛的邪党。

中共是一个从西方游荡到中国的“共产主义幽灵”。在这个“幽灵”支配下的人,是不可能有正常思维和行为的。十年文革被称为全党、全军、全民发疯的十年。为何发疯?是因为共产幽灵在背后操纵。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38次为毛泽东“做警卫”文革挨整8年多
王友群:紧跟毛泽东 砸烂公检法 刘传新最后自杀
王友群:中共特务无孔不入 连蒋介石身边也有
王友群:秦城监狱喊“打倒法西斯”的中共高官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库奇内利谈移民 边界 中国问题
【新闻大家谈】关键一天 川普大战两州
【财商天下】脱贫“大跃进” 习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视频】亚利桑那听证会 宾州选举人动议启动
【直播】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 制止窃选集会
【横河直播】反窃选民意沸腾 川普两路讨公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