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北京市委第二書記劉仁被整死之謎

人氣 4186

【大紀元2020年08月16日訊】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是從批判北京市副市長吳晗寫的劇本《海瑞罷官》開始的。吳晗的入黨介紹人,正是時任北京市委第二書記劉仁

毛澤東在1965年曾說:北京市是「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毛髮動文革要打倒的第一個人,就是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彭真。毛要劉仁揭發、批判彭真,劉仁不干。

毛澤東發動文革在中央最高層要打倒的人,是時任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劉少奇曾是中共地下黨總頭目,劉仁是中共北京地下黨總頭目。

以上三重關係疊加,不需要別的理由,註定劉仁在文革中必死無疑。

劉仁長期從事中共地下黨活動

劉仁,1909年出生於四川省酉陽縣。1924年,隨兄長到北京。先後在華北中學、北師大附中、北京學院讀書。1927年7月加入中共後,在上海、武漢、天津、張家口從事地下活動。1935年到蘇聯東方勞動大學學習。1937年返回延安,任中央黨校祕書長。

1939年1月,中共華北分局成立,彭真等任委員,劉仁任祕書長,後兼任組織部副部長。1941年,華北分局成立城市工作委員會,聶榮臻任書記,劉仁等任委員。1941年,彭真赴延安參加中共七大,離開前,指定劉仁主抓城市工作。

此後,在中共晉察冀中央局和華北局,劉仁都任城工部長,1943年兼任敵工部長,長期領導中共地下黨在北平、天津、唐山等地的工作。抗戰期間,北大、清華、南開3所大學南遷昆明,組成西南聯合大學。日本投降後,三校師生返回平津復校。三校的地下黨員回平津後,歸劉仁統一領導。

國共內戰時的北平,無論是國民黨軍政要害部門,還是街頭的店鋪、澡堂、胡同、四合院,都有劉仁領導的地下黨員穿梭其間。國民黨駐守平津部隊的任何風吹草動,都在他的掌握中。他是唯一一個了解北平地下黨員全部情況的人。中共最後順利進入北平、天津,他領導的3000多名地下黨員立了大功。

1949年中共軍隊進駐北平後,彭真等11人組成北京市委,劉仁歷任市委委員兼組織部長、市委副書記、北京市委第二書記。

劉仁不同意批判吳晗

1965年11月10日,姚文元在上海《文匯報》發表《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說吳晗借古諷今,為1959年廬山會議上被打倒的彭德懷翻案。此文表面是批判北京市副市長吳晗,實際上矛頭對準整個北京市委。彭真、劉仁都很了解吳晗,不同意批判吳晗。當時,他們不知道姚的文章是經過毛澤東審閱並批准發表的,更不知道毛要利用這篇文章打倒北京市委,還認為姚的文章有些牽強附會。北京各報刊18天沒有轉載。

1965年11月29日《北京日報》被迫轉載姚的文章時,彭真、劉仁審定的《編者按》指出:對《海瑞罷官》有不同意見,應該展開討論。但是,由毛澤東授意、毛的妻子江青等實施的批判範圍越來越廣,從批判吳晗發展到批判北京市委的另外兩個筆桿子——書記處書記鄧拓、市委統戰部長廖沫沙。

劉仁不同意批判彭真

1966年2月3日,中共政治局委員彭真召集文化革命五人小組開會,劉仁等列席。會後,彭真主持起草「關於當前學術討論的匯報提綱草案」(又稱「二月提綱」)。2月5日,劉少奇主持召開中共政治局常委會,通過了「二月提綱「,強調學術爭論要擺事實,講道理,以理服人。

之後,五人小組專程到武漢,向毛澤東匯報「二月提綱」。毛認可後,中共中央將「二月提綱」下發全國傳達執行。但是,2月30日,毛在上海和江青、康生等談話時,卻說「二月提綱」是錯的。毛指責彭真包庇壞人,並說,如果再包庇壞人,北京市委要解散。4月9日至12日,中央書記處開會,康生傳達了毛的上述談話,彭真被迫作檢討,並受到批判。

此後,批判的火力越來越猛。《解放軍報》等分別發表文章,說吳晗、鄧拓、廖沫沙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分子」,北京市委機關報《北京日報》、北京市委機關刊物《前線》以及《北京晚報》,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工具」。北京市委處於被圍剿的地位。

4月21日,毛澤東讓人送來一批關於批判彭真和「二月提綱」的材料,讓劉仁親收,意思是要劉仁「反戈一擊」。劉仁看了材料,很不理解,「二月提綱」向毛匯報過,毛同意了,怎麼現在有問題了?劉仁主持召開北京市委會議,傳達毛的指示。許多人大吃一驚,表示不理解。也有人要劉仁表態。劉仁說:彭真犯多大錯誤,我就犯多大的錯誤,拒絕反戈一擊。

劉仁跟舊北京市委被「一鍋端」

1966年5月4日至26日,中共政治局召開擴大會議。決定撤銷彭真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和市長職務,撤銷以彭真為組長的文化革命小組,重新設立中央文革小組。會議通過了《五·一六通知》。這個通知的發布,標誌文革正式開始。

8月15日,以李雪峰為第一書記的新北京市委決定,將劉仁等原北京市委、市政府處級以上81名幹部,押往昌平縣居庸關外的一個地方,監督勞動,隔離審查。10月1日後,以北京政法學院學生為主的「揪鬼隊」來到這裡,接二連三開鬥爭會。劉仁不斷被批鬥,被打的鼻青臉腫,受盡侮辱。劉仁回到市內,在家只住了一晚,被押到市委辦公樓的一個廁所關了起來,劉仁的家也被抄了。此後,劉仁多次被批鬥,每次批鬥都是深低頭,大彎腰,常被拳打腳踢。

1967年4月23日到10月27日,半年內,僅經時任公安部長謝富治批准的批鬥原北京市主要領導和中央領導的大會,就有107場,其中批彭真53次,批劉仁46次。舊北京市委的彭真、劉仁等7人,副市長吳晗等6人,被扣上「叛徒」、「特務」、「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等罪名,舊北京市委的20名常委,10人被監禁,3人被迫害致死。

劉仁被關進秦城監獄

1966年11月,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江青在一次群眾大會上公開點名批判劉仁。隨後,在一個漆黑的冬夜,一夥不明身分的人,闖進北京市委大樓,連鞋都不讓穿,就把劉仁強行帶走。不久,劉仁被交給北京衛戍區「監護」。1968年1月,劉仁被關進秦城監獄

1967年5月,專案組對劉仁的審查,突然風頭一轉,開始逼問劉仁1945年冬任晉察冀中央局城工部部長期間辦理梅克等3個美國人去張家口參觀一事。這事是經中共晉察冀軍區批准的一次公開的外事活動。《晉察冀日報》等都進行過報道。劉仁敏感意識到,上面要把他打成「美國特務」。

江青、康生等秉承毛澤東打倒劉少奇的意圖,把劉少奇夫人王光美打成「美國特務」。康生曾對「彭真、劉仁專案組」說:「你們要研究彭真的問題,離不開劉仁在北京的特務聯繫,要聯繫到劉少奇。」為此,專案組將劉仁案和王光美、劉少奇案串起來。

王光美當年是北平輔仁大學的高材生,由北平地下黨介紹到軍調部中共代表團當翻譯。王光美是特務,北平地下黨領導人劉仁肯定也是特務。1967年8月,康生的祕書按著康生的意圖寫報告,硬說劉仁奉命接待梅克等3個美國人,證明劉仁是「美國特務」。還說劉仁「勾結」美國特務,是通過日本特務機關介紹接上頭的,劉仁又成了「日本特務」。

北京市公安局跟著遭殃

劉仁任北京市委第二書記時,長期分管公安工作。康生、江青等通過製造偽證,把劉仁、原北京市公安局長馮基平、副局長邢相生等打成反革命集團。北京市公安局被說成是彭真、劉仁安插美蔣特務的大巢穴,6名正副局長、66名處長、區縣局長,及其他幹警被捕,974人被關進勞改場所,7400多人被趕出公安機關,98人被迫害致死。

劉仁被折磨致死

1971年9月13日,毛澤東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林彪橫死蒙古溫都爾汗。1972年底,劉仁的妻子甘英第一次獲准到秦城監獄探監。當時,劉仁的身體已被摧殘得不像樣子。從監獄帶回的劉仁的衣物全部發霉,毛褲、棉褲上有大小便殘痕,上衣血跡斑斑。

1973年是劉仁入獄的第6個年頭,由於長期戴手銬,冬天穿棉衣時,雙臂不能插入棉袖內,只能披在身上,腳上長期戴腳鐐,足部磨爛。加上經常挨打受罵,生活上被虐待,致使他身患肝病、胃病、冠心病、肺結核等。

直到劉仁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時,才被送到北京市第六醫院監護病房,病歷上不准寫病人姓名,只許寫代號「6808」。1973年10月26日,劉仁病亡。家屬得到的通知是,「不能戴黑紗,這件事只有你們知道,不能向別人講」,不准說死者真實姓名,火化後,骨灰也是無名的。

結語:

劉仁至死,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因為什麼死的。他在北京領導中共地下黨工作,毛澤東,中共中央都知道,他是立了大功的,怎麼成了「特務」?「二月提綱」經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討論通過,得到毛本人認可,怎麼就錯了。整個北京市委、市政府官員,他的上級彭真,下級吳晗等,怎麼都成了壞人?

按照正常人的思維和邏輯,永遠也想不通這些問題。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將這些疑問回答的一清二楚。中共從根本上說,是一個反天、反地、反人類、反神佛的邪黨。

中共是一個從西方遊蕩到中國的「共產主義幽靈」。在這個「幽靈」支配下的人,是不可能有正常思維和行為的。十年文革被稱為全黨、全軍、全民發瘋的十年。為何發瘋?是因為共產幽靈在背後操縱。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38次為毛澤東「做警衛」文革挨整8年多
王友群:緊跟毛澤東 砸爛公檢法 劉傳新最後自殺
王友群:中共特務無孔不入 連蔣介石身邊也有
王友群:秦城監獄喊「打倒法西斯」的中共高官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和夫人舉行感恩節火雞赦免儀式
【欺世大觀】「奇襲白虎團」翻轉 陳屍10萬主演打臉
【重播】專訪《蠶食美國》製作人鮑爾斯
【遠見快評】「移交」啟動 拜登「白等」?
【新聞看點】拜登選帶「病」閣員 墨菲遭死亡恐嚇
【拍案驚奇】阻川普連任 揭祕全球大重構計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