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股市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工具

人气 592

【大纪元2020年09月11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R. Gorrie撰文/原泉编译)美国股市在疫情期间的惊人表现究竟是怎么回事?

其实发生了很多事。第二季度,美国经济的年收缩率约为33%,而汽油价格上涨超过12%,制造业增长超过7%。

然而,从3月到8月,股市的发展速度却大大超过了经济发展速度。一些专家解释说,股市与经济脱节,另一些专家的说法则相反。即使是最高级别的专家,似乎也没有掌握全部情况。

全是心理学的作用?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金融界传奇人物罗伯特‧希勒(Robert Shiller)认为,股市的行为与市场和经济基本面关系不大,更多的是与人群心理有关。

但股市上的人群在哪儿?卖家(应该)比买家多。

交易量最多只能说是参差不齐,如果像希勒那样断言股市行为是由投资者对“其他投资者”评估不断变化的新闻后的反应所驱动,而不是由新闻本身所驱动的,这似乎会使股市行为远远超出经济学或实际金融状况的范畴。

当然,心理学一直在起作用,但在下跌的市场中,人们会卖掉股票转而买日用品,尤其是有三、四千万新失业者的时候。

毋庸置疑,关于真正推动股市的因素,有很多相互冲突的数据和观点,这很好理解。

数字不吻合

首先,经济数据已经改善,但这不能合理说明我们最近看到的创纪录的数字。当然,制造业订单在过去的一个季度中上升,失业申请人数下降,但这些数字本身并不足以证明或解释股市今年的壮观表现。

尽管上周股市出现了一些大幅下跌,但在当前和未来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股市收复了自3月份也就是大流行开始爆发以来的所有损失。

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这不正常。通常情况下,不确定性是推动股市下行、加剧波动的主要因素之一。

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尤其如此,2020年已经目睹了大量的不确定性,而且肯定不是靠任何夸张的想像来度过的。

2020年未来的不确定性从何谈起?其实,任何地方都可以。

中共病毒的大流行以及围绕它的持续负面媒体报导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最初,预计有二百多万美国人死于这种疾病,而医疗设备和药品短缺以及治疗的不确定性达到了发烧状态,这并非双关语。

随后,当然,正在进行的全国性的竞选活动已经分裂了整个国家,“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安提法”(Antifa)暴动也在全国范围内发生,从纽约、明尼阿波利斯、芝加哥到波特兰、西雅图等。美国很可能正处于内战2.0版的边缘,有些人认为我们已经是了。

但是,等等,事实上未来的不确定性更大。

中共入侵香港,甚至可能侵略台湾的喧嚣只是与中国有关的不确定性的开始。在美国,从华为到抖音以及其它领域,还存在着技术-国家安全之战。

这些数十亿美元的冲击无疑增加了商界的不确定性,更不用说可能有多达200家或更多的中国企业从美国股市退市。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的退休账户可能出现大规模中断和价值损失,这似乎会给股市新增更多的不确定性。

然而,股市仍升至历史新高。怎么会这样?

当然,这不可能是因为未流入股市401(K)的资金所造成的,在3月至6月的几个月里,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失业了。许多人很快就靠退休账户为生,而不是往里存钱。事实上,许多人仍然如此。

这是一个美联储股市

答案很可能是,正如任何股票交易员或精明的财务顾问告诉你的那样,“永远不要与美联储对赌”。这句格言的意思很清楚:美联储不仅推动经济,也推动股市,今天的情况与以往一样。

美联储确实对股市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事实上,它的影响力如今甚至比大多数人想像的还要更直接、更强大。

这是有充分理由的,它与股市力量关系不大,而与外交政策关系更大。美国股票市场是联邦政府用来与外国合作甚至奖励外国的有效工具。

更重要的是,至少从2008年开始,它就一直在例行公事般地进行。

在2015年3月25日《纽约邮报》的一篇文章中,作家约翰‧克鲁德尔(John Crudele)披露了股市一个非常简单但却很强大的一面,他写道:

“CME集团,即芝加哥期权和大宗商品交易所有一个激励计划,根据该计划,外国央行可以以折扣价购买股市衍生品,比如标准普尔期货合约。标准普尔期货合约是操纵市场的首选工具。它们是一种廉价且非常有力的方式,可以引发人为的购买狂潮。”

明白了吗?标普期货合约是操纵市场的首选工具。

克鲁德尔还以一种非常谦虚的方式指出主要的股市玩家是谁:“当然,外国央行购买标普期货合约并不需要折扣。外国实体操纵美国股票市场的行为可能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

美国政府如果不利用它们来发挥其优势,那将是愚蠢的,就像它利用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来发挥其优势一样。

没有阴谋。没有耍花招,也没有歪曲事实。毫无疑问。但克鲁德尔既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一个指出这一点的人。

在2015年7月13日《商业内幕》的一篇文章中,美国Wolf Street网站创始人、经济分析师沃尔夫‧里希特(Wolf Richter)写道,北京政权公然操纵上海股市,并补充道,“(就像)美国、日本、欧洲和其它经济体的央行银行家们和政府等多年来操纵股市一样。”

明白了吗?美国政府操纵股票市场。

更重要的是,外国央行到美国股市来赚钱并得到美联储的帮助。推动美联储的类似政治利益也推动了欧洲央行(ECB)。

但是美国股市是这个星球上最有效、最高效和最多产的赚钱机器,没有之一。毫不夸张,这也正是全世界都来华尔街的原因。

这也是为什么股市上涨而其它国家却下跌的重要原因。世界需要金融帮助,而美国股市就要提供帮助。不需要行为理论和投资者的情绪观察。

还有,是的,惊喜!最大的玩家制定了规则。事情就是这样,一直如此。

正如那句老话:战争太重要了,不能留给将军们,股市也太重要了,太有价值的外交政策资产不能留给市场力量(market forces)。

原文Stock Market an Instrument of US Foreign Polic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詹姆斯·R·戈里(James R. Gorrie)是《中国危机》(The China Crisis)(2013年由美国威利出版社出版)一书的作者,并开办自己的博客TheBananaRepublican.com。戈里住在美国南加州。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房贷再融资将变得更昂贵
【名家专栏】黄金价隐藏通胀 美联储成关键
【名家专栏】全民医保不解决医疗保健问题
【名家专栏】美元崩溃论言过其实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马斯克提和平协议 数百万人投票
【秦鹏直播】OPEC+大减产 美国祭出大招
【新闻看点】普京签吞并法案 乌军扩大战果
【财商天下】北溪管道爆炸 北京受益最大
【思想领袖】美国法学院如何受觉醒主义影响?
【时事军事】普京的手指离核按钮还有多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