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五个“绝不答应”,习近平危殆

人气 19484

【大纪元2020年09月04日讯】9月3日,习近平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座谈会上,高调宣称五个“绝不答应”。虽然没有直接点名,但被认为是中共最高领导人首次极有针对性地对当前中美紧张局势做出公开表态。

听新闻:

稍前,8月24日,针对被称为“新冷战宣言”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加利福尼亚州尼克松总统图书馆演讲,中共喉舌曾以3万字长文、罕见的文革“大批判”方式,做出强烈反应。

这次习近平亲自上阵,彭博社的评论称,这是在中美关系的艰难时刻,定下了“斗志旺盛”的基调。亦有中共智囊称习近平发出的信号“非常强硬”,凸显中美两国意识形态对抗的激烈程度,“至少在目前,坚决的、不妥协的、超强硬的斗争态度会是第一主题”,早前外交高官的表态(杨洁篪、王毅等近期都释放中共希望缓和矛盾、管控分歧的信号)则是“第二主题”。

的确,2020年中美正式开打新冷战。在笔者看来,意识形态对抗是这场冷战的本质特征,换句话说,中美新冷战正是清除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终极之战。竞选连任的川普总统,作为美国终极使命的肩负者,正在内清共产主义流毒,外战中共,协助中国人民解体中共。

习近平和中共显然都意识到了这点。但是,习近平的“保党情节”被中共所利用。为了中共能苟延残喘,习近平这次放言五个“绝不答应”,使自己的处境更加危险了。

其一,在中共内部,加剧内斗。今年上半年,各种逼宫消息满天飞,要求政治改革的力量正在大集结,不仅一般公众要求,连既得利益阶层、统治阶层部分人员也参与进来了,而且这个政改共识,还出人意料地通过一封署名“习远平”的公开信表达出来(详见笔者“‘习远平’公开信是要习近平表态抉择”一文)。某种意义上,这是对习下的最后通牒,要习表态选择。这次,习五个“绝不答应” ,自然极大的促进反习势力的大联盟。

其二,在社会上,加速形成反共大联盟,习当局必然被万夫所指。例如,网民对习五个“绝不答应”激烈批评:“真不要脸,又在绑架中国人民。要言论自由,绝不答应。要历史真相,绝不答应。要实行民选,绝不答应。要真正民主,绝不答应,要共党下台,绝不答应。”等等。笔者曾写评论“庚子年半 大陆主流民意抛弃中共”,这里就不多说了。

这两条之外,本文还要指出习近平的另一种险境:川普政府对习的看法正在迅速恶化。

自尼克松访华后,历来的中共党魁都把维持与美良好关系作为重大政绩来压制政治对手。这就是为什么江泽民在即将交权的18大前,仍死乞百赖地要去小布什总统的私人牧场吃烤牛肉的原因所在。

川普就任美国总统后,通过2017年的海湖庄园交底谈心,两人建立了良好的个人关系,川普不断的称习是“好朋友”。但是,今年以来,大瘟疫重创美国,川普对习的认知在发生着根本性变化。5月14日,川普说“但我现在完全不想跟他(习近平)说话”。8月11日,在接受Fox Sports Radio采访时,川普表示他对习近平的看法已经改变,“我曾经(和他)有着非常好的关系,但很久没和他说话了。”

如果说川普还相对含蓄,另外两个重量级人物说话则不客气了。6月24日,作为国家高级官员对华政策系列演讲的开篇,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称,习近平“将自己视为约瑟夫·斯大林的继承人”。他还说,今天的中国是由一个唯一还没有摒弃斯大林的共产党团体统治,就连朝鲜都对斯大林有所取舍。

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尼克松总统图书馆的演讲称,“习近平总书记是一个破产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真正信仰者”(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 is a true believer in a bankrupt totalitarian ideology),相比任何“敌人”,共产党“对中国人民诚实意见的恐惧超过对任何敌人的恐惧”,美国“也必须接触中国人民并赋予他们力量”。“他(习近平)的意识形态决定了他数十年来对中国共产主义全球霸权的渴望。美国不能再忽视我们两国之间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根本不同了,就像中共从来也没有忽视它们一样。”

早在2019年10月30日,蓬佩奥在曼哈顿哈德逊学院晚会上演讲时就开始称习近平为“习总书记”,而非像川普那样称习为“主席”。

今年5月,美国白宫所发表的《战略报告》,已开始使用“中共总书记”(General Secretary)来称呼习近平了。

此外,美国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也多次在演讲中表示,美国人之前把习近平称为“President”是一个错误,习近平应该被称为“总书记”。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在2019年11月14日发布的年度报吿中就指出,应该以习近平的党魁头衔来称呼他,才更准确地描绘了他的政治角色。

甚至,今年8月,来自宾州的美国共和党国会议员Scott Perry推出一项法案,要求在美国政府所发布的官方文件及通讯中,禁止延用称呼习近平为“国家主席”(President),而称其为“总书记”(General Secretary)。佩里特意给这个法案起了一个很响亮很内涵的名字,叫做《点名敌人法案》(Name the Enemy Act)。

美国政府对习的最新认知是, 9月1日,蓬佩奥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将在未来短时间内宣布一些重大的针对中共的政策,因为在美中关系上,“习近平总书记已经做出选择”。

2019年大年初三,中美贸易战峰回路转之际,笔者发表“川普——习近平的真朋友”一文,其中说“川普待习近平有兄长之风。此乃习近平之幸。若习近平视川普为真朋友,则中国之幸。”

一年多来,看到习近平一错再错,川习关系走到今天这个模样,误己误国,真是痛惜。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陈思敏:天津女监狱长落马 20年仕途起落的背后
【打假台】为什么说拜登当选是违宪谎言
田云:普京不承认拜登当选 点明三个要害
【名家专栏】要废除选举人团的左派想要什么?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金虹:美媒“自残” 与共党同路
【时事军事】新一代隐身无人机 为中共量身定做
【大陆新闻解毒】时事小品:韭菜轮流当 今年到你家
【严真点评&外交部大实话】川普全面反击恶势力窃国
【思想领袖】约翰逊:拜登撒谎 媒体视而不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