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中共如何“诱捕”美国精英?

人气 6992

【大纪元2021年10月25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从华盛顿华尔街中共如何诱捕美国精英的?”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说:“我们是在自欺欺人。”

中国(中共)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近20年后,并没有变得更加民主或自由。最终,西方资本只是强化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权。

“黎智英已经72岁了,他很可能会死在中国(中共)的监狱里。有多少部苹果手机能够抵得上黎智英的性命?”普雷斯托维茨说。

今天,我采访了中国问题专家、资深贸易谈判专家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他是《世界颠倒了:美国、中国和全球领导权之争》(The World Turned Upside Down: America, China, and the Struggle for Global Leadership)一书的作者。他是1982年美国首个对华贸易代表团的领导人,曾任四位总统——包括共和党籍和民主党籍总统的顾问。

普雷斯托维茨说:“这种差异体现在道德上,这事关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道德判断)。”

杨杰凯: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杨杰凯: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很高兴你能光临《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谢谢你,很高兴来到这里。

杨杰凯:说实话,我刚刚读过你的书,感觉很好,受益良多。

普雷斯托维茨:哦,那太好了。

美国撤离 中共在阿富汗做不了太多

杨杰凯:我在书中读到的很多内容,非常契合时下正在发生的一切。在我们详细讨论你的书之前,我想稍微谈谈当前时事,因为我觉得在这些方面,你的观点同样会引入深思。

首先,中国人(中共)现在似乎对阿富汗很感兴趣,因为美国已经撤军(从而在当地留下了权力真空)。我们听说,他们(中共)正在考虑运营巴格拉姆空军基地(Bagram Air Base,曾是美军在阿富汗最大的军事基地),我们还听到,塔利班说中国(中共)将为他们提供资金。我猜想,(中共这样做)除了宣传在这里的胜利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意义?

普雷斯托维茨:这对中国(中共)来说是好坏参半,宣传上是胜利了,他们正在充分利用这个机会。但是我们不要忘了,他们(中共)出于对伊斯兰民族主义的恐惧,不得不把针对新疆维吾尔人的所有计划,重新再做一遍。

我认为,北京对美国人现在撤离阿富汗有些紧张不安,这为塔利班之类的穆斯林团体等,给中国(中共)制造麻烦,敞开了大门。因此,单从表面上看,他们(中共)把它当作美国的一次重大挫败和中国(中共)的一个积极成果。但在(中共)内部,我觉得他们并不这样认为。

杨杰凯:很有意思。那么,你预计现在他们(中共)会(在阿富汗)做些什么?因为目前,基本上都是一些传言和声明。

普雷斯托维茨:实际上,我认为,他们(中共)做不了太多的事。如果(其与塔利班)发布了一些关于“一带一路”项目的声明,(说)中国(中共)将拿出500亿美元投入或类似的东西,我也不会感到惊讶。但在看到这500亿美元之前,会有一个很长的过程。

(在阿富汗,)不仅仅是中国(中共)参与其中,俄罗斯也参与进来了,当然还有巴基斯坦。巴基斯坦的角色摇摆不定。一方面,他们为塔利班宣传或提供庇护。但另一方面,巴基斯坦本身也首鼠两端(既呼吁塔利班政权改革,又强调要现实对待它),他们不想失去(对塔利班的)控制。所以实际上造成了一个很复杂的局面。除了宣传这一块,这也将很快消失,我认为对中国(中共)不会有什么大的好处。可能使中国(中共)变得更难处理。

外企在中国市场可能损失巨大 因共产党的力量

杨杰凯:我不由得想起最近有一篇批评贝莱德公司(BlackRock)的社论,实际上是乔治·索罗斯写的。在这个引人注目的历史时期,当人们大量谈论(美中)脱钩的时候,贝莱德公司正在(往中国)投资数十亿美元,并推动人们(往中国)做更多投资,是不是?乔治·索罗斯此时站出来予以批评。我认为这很吸引人的眼球。

普雷斯托维茨:非常引人注目。这也反映出索罗斯的独特背景,索罗斯在纳粹统治下的匈牙利长大,然后在共产党占领匈牙利之前逃了出来,但他知道什么是共产主义。通常情况下,你认为乔治·索罗斯是华尔街的海盗(pirate on Wall Street),(1992年)他做空了英镑。显然他赚了很多钱。他一直是自由派、民主党等事业的金主,但他知道共产主义是怎么回事。

他知道中国共产党是怎么回事。实际上他是在说,“听着,贝莱德公司的(CEO)拉里·芬克(Larry Fink),你可能是一个聪明的金融投资者,但你有一个盲点。你认为中国的金融市场像欧洲或美国金融市场一样,但它不是。”乔治·索罗斯说。

你可能在中国市场上损失巨大,不一定是因为市场力量使然,而是因为共产党的力量。不仅仅是华尔街,美国的首席执行官、美国的政治领导人、美国的记者,他们都没有搞懂一个真正重要的事实:(中共治下的)中国不是西式市场经济,而且永远也不会是。

自由贸易被认为能够撒播民主的种子

杨杰凯:这非常引人深思。你在书中提到了这个(搞自由贸易的)理由,在1989年之前,当时西方与苏联正处于冷战状态,也总有这种理由来支持自由贸易,甚至当(搞自由贸易)明显无益时,当另一方在欺骗或不遵守规则时(也是如此)。

因为你可以(解释)说,“我们需要他们作为一个盟友。”如果有人稍微谈到(贸易)保护主义,五角大楼的人就会来提出这个理由。但在1989年之后,当然,共产主义幽灵并非迫在眉睫,但仍然保持了相同的政策。

普雷斯托维茨:是的,是的。1989年后的世界还有另一个因素,那就是有一种信念认为,自由贸易、自由主义政治国家被认为是,自由贸易被认为是历史(演化)的终点。

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写了一本著名的书,叫做“历史之终结(与最后之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在书中,他实际上说的是,“是的,从现在开始,很显然,自由、民主政治(制度)和自由市场经济是每个国家的未来。”有些人说,“不错,但且慢,这里还有中国,它是一个专制国家,实行计划或半计划经济。”

美国经济、政治、外交政策精英们的回应是:别担心,他们(中共)会变得像我们一样。比尔·克林顿在1992年竞选时的一个口号是:(永远)不会(拥抱)从巴格达到北京的独裁者(never coddle tyrants, from Baghdad to Beijing)。

但比尔一当上总统就变卦了,我们开始谈论与中国(中共)积极接触,我们开始与中国(中共)谈判,讨论开放我们的市场,使得美国能在中国投资和向中国转让技术。

乔治·W·布什(小布什),当他当上总统时,说自由贸易能够撒播民主的种子。无论走到天涯海角,自由贸易都会种下民主的种子,我们需要促进与中国的更多自由贸易,,因为这必然会使中国(中共)变得更加民主。每一位总统(都是这样想法),我是说,乔治·H.W.布什(老布什)和罗纳德·里根。我为罗纳德·里根工作过,我为乔治·H.W.布什(老布什)工作过。我很了解他们。

他们都有这样的信念,即未来是民主和自由贸易的天下,而这正是中国的发展方向。比尔·克林顿、W.布什(小布什)、奥巴马(都这么想),一直到川普(特朗普)才中止这种现象,人们开始说,“等一下,也许它不起作用。”

自由世界赢得冷战 美国超自信以为能重塑中共

当时这种自信势不可挡,因为(自由世界)赢得了冷战,美国成了唯一的超级大国。这种信心难以置信,我们知道未来将走向何方。1997年或1998年,在华盛顿有一个晚宴,乔治·H·W·布什(老布什)不再是总统,但他参加了晚宴,朱镕基也在晚宴上。而朱镕基当时也在纠结这个国企如何重组的问题。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洛迈尔:批判种族理论侵蚀军队
【思想领袖】共产暴政和西方文明的自毁
【思想领袖】谢伦伯格:气候灾难被严重夸大
【思想领袖】用正义判断 不做有用的白痴
最热视频
吴明德:中共如何逼富豪吐钱?有钱人速逃
【微视频】Delta日本突消失 南非变种毒性如何?
何良懋:周焯华事件“大黑吃小黑”澳赌城或崩解
【拍案惊奇】盘古大观龙头被斩 民间上书李克强
【秦鹏直播】WTA中国停赛获赞誉 北京尴尬
【新闻看点】WTA剥夺彭帅言论自由?胡叼太搞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