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中共如何「誘捕」美國精英?

人氣 7174

【大紀元2021年10月25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從華盛頓華爾街中共如何誘捕美國精英的?」克萊德·普雷斯托維茨說:「我們是在自欺欺人。」

中國(中共)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近20年後,並沒有變得更加民主或自由。最終,西方資本只是強化了中國共產黨的政權。

「黎智英已經72歲了,他很可能會死在中國(中共)的監獄裡。有多少部蘋果手機能夠抵得上黎智英的性命?」普雷斯托維茨說。

今天,我採訪了中國問題專家、資深貿易談判專家克萊德·普雷斯托維茨(Clyde Prestowitz),他是《世界顛倒了:美國、中國和全球領導權之爭》(The World Turned Upside Down: America, China, and the Struggle for Global Leadership)一書的作者。他是1982年美國首個對華貿易代表團的領導人,曾任四位總統——包括共和黨籍和民主黨籍總統的顧問。

普雷斯托維茨說:「這種差異體現在道德上,這事關什麼是對、什麼是錯的(道德判斷)。」

楊傑凱: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楊傑凱:克萊德·普雷斯托維茨,很高興你能光臨《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克萊德·普雷斯托維茨:謝謝你,很高興來到這裡。

楊傑凱:說實話,我剛剛讀過你的書,感覺很好,受益良多。

普雷斯托維茨:哦,那太好了。

美國撤離 中共在阿富汗做不了太多

楊傑凱:我在書中讀到的很多內容,非常契合時下正在發生的一切。在我們詳細討論你的書之前,我想稍微談談當前時事,因為我覺得在這些方面,你的觀點同樣會引入深思。

首先,中國人(中共)現在似乎對阿富汗很感興趣,因為美國已經撤軍(從而在當地留下了權力真空)。我們聽說,他們(中共)正在考慮運營巴格拉姆空軍基地(Bagram Air Base,曾是美軍在阿富汗最大的軍事基地),我們還聽到,塔利班說中國(中共)將為他們提供資金。我猜想,(中共這樣做)除了宣傳在這裡的勝利之外,還有什麼別的意義?

普雷斯托維茨:這對中國(中共)來說是好壞參半,宣傳上是勝利了,他們正在充分利用這個機會。但是我們不要忘了,他們(中共)出於對伊斯蘭民族主義的恐懼,不得不把針對新疆維吾爾人的所有計劃,重新再做一遍。

我認為,北京對美國人現在撤離阿富汗有些緊張不安,這為塔利班之類的穆斯林團體等,給中國(中共)製造麻煩,敞開了大門。因此,單從表面上看,他們(中共)把它當作美國的一次重大挫敗和中國(中共)的一個積極成果。但在(中共)內部,我覺得他們並不這樣認為。

楊傑凱:很有意思。那麼,你預計現在他們(中共)會(在阿富汗)做些什麼?因為目前,基本上都是一些傳言和聲明。

普雷斯托維茨:實際上,我認為,他們(中共)做不了太多的事。如果(其與塔利班)發布了一些關於「一帶一路」項目的聲明,(說)中國(中共)將拿出500億美元投入或類似的東西,我也不會感到驚訝。但在看到這500億美元之前,會有一個很長的過程。

(在阿富汗,)不僅僅是中國(中共)參與其中,俄羅斯也參與進來了,當然還有巴基斯坦。巴基斯坦的角色搖擺不定。一方面,他們為塔利班宣傳或提供庇護。但另一方面,巴基斯坦本身也首鼠兩端(既呼籲塔利班政權改革,又強調要現實對待它),他們不想失去(對塔利班的)控制。所以實際上造成了一個很複雜的局面。除了宣傳這一塊,這也將很快消失,我認為對中國(中共)不會有什麼大的好處。可能使中國(中共)變得更難處理。

外企在中國市場可能損失巨大 因共產黨的力量

楊傑凱:我不由得想起最近有一篇批評貝萊德公司(BlackRock)的社論,實際上是喬治·索羅斯寫的。在這個引人注目的歷史時期,當人們大量談論(美中)脫鉤的時候,貝萊德公司正在(往中國)投資數十億美元,並推動人們(往中國)做更多投資,是不是?喬治·索羅斯此時站出來予以批評。我認為這很吸引人的眼球。

普雷斯托維茨:非常引人注目。這也反映出索羅斯的獨特背景,索羅斯在納粹統治下的匈牙利長大,然後在共產黨占領匈牙利之前逃了出來,但他知道什麼是共產主義。通常情況下,你認為喬治·索羅斯是華爾街的海盜(pirate on Wall Street),(1992年)他做空了英鎊。顯然他賺了很多錢。他一直是自由派、民主黨等事業的金主,但他知道共產主義是怎麼回事。

他知道中國共產黨是怎麼回事。實際上他是在說,「聽著,貝萊德公司的(CEO)拉里·芬克(Larry Fink),你可能是一個聰明的金融投資者,但你有一個盲點。你認為中國的金融市場像歐洲或美國金融市場一樣,但它不是。」喬治·索羅斯說。

你可能在中國市場上損失巨大,不一定是因為市場力量使然,而是因為共產黨的力量。不僅僅是華爾街,美國的首席執行官、美國的政治領導人、美國的記者,他們都沒有搞懂一個真正重要的事實:(中共治下的)中國不是西式市場經濟,而且永遠也不會是。

自由貿易被認為能夠撒播民主的種子

楊傑凱:這非常引人深思。你在書中提到了這個(搞自由貿易的)理由,在1989年之前,當時西方與蘇聯正處於冷戰狀態,也總有這種理由來支持自由貿易,甚至當(搞自由貿易)明顯無益時,當另一方在欺騙或不遵守規則時(也是如此)。

因為你可以(解釋)說,「我們需要他們作為一個盟友。」如果有人稍微談到(貿易)保護主義,五角大樓的人就會來提出這個理由。但在1989年之後,當然,共產主義幽靈並非迫在眉睫,但仍然保持了相同的政策。

普雷斯托維茨:是的,是的。1989年後的世界還有另一個因素,那就是有一種信念認為,自由貿易、自由主義政治國家被認為是,自由貿易被認為是歷史(演化)的終點。

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寫了一本著名的書,叫做「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之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在書中,他實際上說的是,「是的,從現在開始,很顯然,自由、民主政治(制度)和自由市場經濟是每個國家的未來。」有些人說,「不錯,但且慢,這裡還有中國,它是一個專制國家,實行計劃或半計劃經濟。」

美國經濟、政治、外交政策精英們的回應是:別擔心,他們(中共)會變得像我們一樣。比爾·克林頓在1992年競選時的一個口號是:(永遠)不會(擁抱)從巴格達到北京的獨裁者(never coddle tyrants, from Baghdad to Beijing)。

但比爾一當上總統就變卦了,我們開始談論與中國(中共)積極接觸,我們開始與中國(中共)談判,討論開放我們的市場,使得美國能在中國投資和向中國轉讓技術。

喬治·W·布什(小布什),當他當上總統時,說自由貿易能夠撒播民主的種子。無論走到天涯海角,自由貿易都會種下民主的種子,我們需要促進與中國的更多自由貿易,,因為這必然會使中國(中共)變得更加民主。每一位總統(都是這樣想法),我是說,喬治·H.W.布什(老布什)和羅納德·里根。我為羅納德·里根工作過,我為喬治·H.W.布什(老布什)工作過。我很了解他們。

他們都有這樣的信念,即未來是民主和自由貿易的天下,而這正是中國的發展方向。比爾·克林頓、W.布什(小布什)、奧巴馬(都這麽想),一直到川普(特朗普)才中止這種現象,人們開始說,「等一下,也許它不起作用。」

自由世界贏得冷戰 美國超自信以為能重塑中共

當時這種自信勢不可擋,因為(自由世界)贏得了冷戰,美國成了唯一的超級大國。這種信心難以置信,我們知道未來將走向何方。1997年或1998年,在華盛頓有一個晚宴,喬治·H·W·布什(老布什)不再是總統,但他參加了晚宴,朱鎔基也在晚宴上。而朱鎔基當時也在糾結這個國企如何重組的問題。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洛邁爾:批判種族理論侵蝕軍隊
【思想領袖】共產暴政和西方文明的自毁
【思想領袖】謝倫伯格:氣候災難被嚴重誇大
【思想領袖】用正義判斷 不做有用的白痴
最熱視頻
【微視頻】張文宏「進京」中共抗疫坑多少專家
【新聞看點】中共官媒揪打B站 整頓影音平台?
【探索時分】印度要買法國核潛艇?
【有冇搞錯】中國群體免疫至少要一萬年
【時事軍事】美五航母群雲集西太 回應中共主張
【秦鵬直播】「流調最辛苦的中國人」全網刷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