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描绘自然的微观异想世界 写实画家陈俊华

古意盎然。(油彩、画布)(陈俊华提供)
人气: 60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11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孙帼英台湾台南报导)在写实画家陈俊华的心目中,大自然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题材,越挖越深越广,阳光、石头、水、风、山、植物,各式各样的面貌和情感,太多元素了!

6. 写实画家陈俊华。
写实画家陈俊华。(陈俊华提供)

陈俊华的记忆里,童年是自由快乐的,父亲会画一些可爱的小图逗孩子们开心,黄昏时,常带孩子去附近的大汉溪散步看溪流。陈俊华说:“大学时选择创作主题时,从溪流开始,因为对那个场景非常有感觉,有感情。”

从小,陈俊华对自然环境的感受力比较敏锐,对一草一木、一花一石都有感情,也能领受到它们的生命情感。“所以,我有些作品是进入微观后再进入想像。”他说:“这是非常有趣的,看似不起眼的景物,透过我的想像取舍后,产生的图象让观赏者有心灵契合的美感。”

奠定写实绘画基础 积极参赛

少年时期,陈俊华很喜欢画漫画,梦想成为漫画家。在桃园阳明高中美术班专业的培育下,他宛如大海绵般大量吸收,绘画技巧也快速成长,在素描、水彩方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并且很幸运的受教于亦师亦父亦友的赖添明老师,成了入室弟子。赖添明强调,“打下基本功后,要走出自己的路。”激发陈俊华不安于平凡。

1. 古意盎然。(油彩、画布)
古意盎然。(油彩、画布)(陈俊华提供)

赖添明画油画,维妙维肖的写实风格,让陈俊华仰慕不已,确定获得保送台北市立师范学院(今台北市立大学)后,他迫不急待的拿起油画笔。初试啼声,就一鸣惊人,以一幅《古意盎然》静物写实油画,获得桃源美展油画类第三名,给了他很大的鼓励。

“参加比赛可以得奖、拿奖金、打知名度,同时完成作品,一举数得,很不错!”陈俊华说:“很疯狂!大学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拼命创作,专攻比赛,行事历上记了全国各地所有比赛的日期。”

大三那年,准备了一系列风景画,预定参加第一届“联邦美术新人奖”,赖添明看了后,笑评说:“很像地摊卖的外销画!”陈俊华觉得很沮丧也很不解,只好回去画熟悉的写实静物,顺利得了首奖。

“风景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陈俊华开始反思自己的作品。他说,接下来二十几年都在解决这个问题,也就这样一头栽进风景画里。

 探寻风景画的可能与内涵

大学时期陈俊华发现,十九世纪德国浪漫主义风景画家佛烈德利赫的风格很特别,有极端敏锐的观察力,又擅于表达光线与色彩的精微细节。“独特的视角可以看到自然的神妙”,弗烈德利赫这个观点很契合他的想法。

他说:“我感受到佛烈德利赫对大地的尊重、推崇,我把对大自然的喜爱进而能感受到万物皆有灵性,一花一草都有它存在的生命魅力,值得认真的去发掘它的美感。”

2. 动静之间。(水彩、纸)
动静之间。(水彩、纸)(陈俊华提供)

能让观赏者从画作引发共鸣或反思,陈俊华认为是重要的,“我不会只画一幅美美的图让人家去收藏。”他说:“我会把我关注的议题带入作品中。”比如说,一颗石头,不仅是一颗石头,可以透过想像的连结转换成一座岛屿,象征台湾即使在国际局势下的孤立处境,仍具有坚强的毅力。

他认为,每个人背景、经验不同,对一幅画的欣赏角度或诠释也不同。“你可以纯粹欣赏它的色彩、光影之美,它的肌理之美、生命历程,或独特的取景方式,但是我希望我的作品,还可以承载一些更深层的意涵。”

植物花草皆有灵 作品为生态发声

陈俊华的花草系列水彩画很受欢迎,但是他说,最初不敢碰这个题材,怕落入虚有美丽外表,没有内涵的陷阱。直到2006年定居台南,有了自己的小花园,在自己的屋外种些花花草草,每天亲自浇水照顾,对这些植物有了深刻的观察与了解,好像很熟的朋友,有了感觉后才开始画。

对着实景或照片拿来就画和亲自照顾几年后才画,有什么不同?陈俊华认为大不同:“在小细节上,当你不够了解时,只能用大概的方式去处理,当我完全了解它的生长状态,花瓣的厚薄是否透光、叶面如何转折,我的运笔就会自信流畅,而且是富含情感的。下笔时是自然的从心中直接输出,而不只是对着物像的空壳在描摹,这状态就像大家在说的胸有成竹吧!”

3. 彩虹花园。(水彩、纸)
彩虹花园。(水彩、纸)(陈俊华提供)

陈俊华有些异想的风景画会加入白云,他视之为“神格化”的元素。也许是受到大溪家乡一年一度传统的庙会绕境信仰影响,他喜欢那种全镇投入,人人热情虔诚地参与宗教绕境活动的氛围能量。童年生活跟神明有了如此深刻的连结,似乎也隐隐中影响了创作时观看自然的方式,一花一草像有了神圣的生命,如有神灵的附体,在云雾中虚无飘渺的神秘存在。把花草神格化后云雾缭绕就好比神明专属的气场。

5. 飞梭迷雾林图卷。(水彩、纸)
飞梭迷雾林图卷。(水彩、纸)(陈俊华提供)

这些云雾在陈俊华画中还有另一面相,陈俊华常运用中国画留白的形式,他说:“细部描写是实的,留白是虚的,在布局上虚实相间,可取得良好的视觉平衡感。单纯在构图上,云烟也是一种很好运用的元素。”此外,他也在类似超现实的风格作品中创造一些更图案化的细小云朵,在微观异想世界中创作者已经化身许多小云朵尽情游走在画里的天地间。

4. 小森林。(油彩、画布)
小森林。(油彩、画布)(陈俊华提供)

读研究所时,陈俊华整理创作理念,发现自己特别关注家乡的历史,关心这块土地的生态。他说,作品美的形式和欣赏是一个层面,另外一个层面,身为艺术创作者希望藉由绘画艺术为生态环境的永续发声。

陈俊华,专职艺术创作,现任台南应用大学美术系兼任讲师。曾获联邦美术新人奖、南瀛美展水彩南瀛奖、全省美展油画类第一名、奇美艺术奖、 台湾世界水彩大赛最佳台湾艺术家奖。作品受国立台湾美术馆、台南市立美术馆、奇美博物馆、联邦银行文教基金会、彰滨秀传纪念医院等十多个公私立单位典藏。◇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