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专访系列

惊险赴英 前区议员丘文俊:今年六四前饱受跟踪

人气 1451

【大纪元2021年11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香港报导)“港版国安法”实施后,陆续有港人移民到海外自由民主国家。已移英数月的前沙田区议会议员丘文俊接受本报《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初次透露,2021年“六四”前夕5月底,他发觉自己被人跟踪,不同的团伙整天在他的两个议员办事处外面看着,有几个晚上还跟他回家。

“六四”前夕两办事处遭紧盯 轮流跟踪

丘文俊表示,他开始没留意被人跟踪,也不懂得害怕,后来发觉不对劲,“为什么我去到哪里,都会有3个人在一起,在附近看着我呢?”

香港前沙田区区议员丘文俊近日透露在六四前被多次跟踪,有感安全问题急离港赴英。(丘文俊提供)

“我在乙明邨的办事处是在一楼,(平时)进进出出都是来酒楼喝茶的客人,或者住在那里的街坊,一眼就看完了。”而盯着他的那些人,“带着口罩眼睛到处看,大家互相看到也不打招呼。”“几次在对望之下,那种眼神很是不同,一看就知道那些是警察,或者国安的人。”

丘文俊忆述,今年6月3日,他和已经坐牢的赵恩来等前支联会青年组朋友商议,在6月4日出去发一些蜡烛,于是往自己的办事处运了几箱白蜡烛。但当4日他们打算派发时,发现不行了,“外面那几个人在远远的盯着。”“发放蜡烛这样一个简单纪念‘六四’的行为,似乎在政权的眼里,都被列为相当高的戒备。”

丘文俊见状,便步行走到不远处自己的水泉澳办事处,试图在途中甩掉那些便衣,经过围村兜圈子真的甩掉了,“但当我到了水泉澳办事处,我的助理问我,你有没有发现外面坐了几个人,两三天都在这里?我当时就震了一下,心想糟糕了,下面的被甩掉了,上来水泉路这里还有。当时我就觉悟了,原来他们盯得这么紧。”

他强调,自己没有杀人放火,纯粹是推动民主、争取公义,在政权所谓“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框架之下。但是,“很多身边的朋友,也都是因为这样就被关进监狱,说是颠覆国家(政权),被罗织莫须有的罪名。”

离港惊魂 被入境处盘问几分钟

“其实是走得很急的,是在两三个晚上的考虑之后,很快的一个决定,所以我在走的时候相当匆忙。”丘文俊今年7月离港,他表示,当时在想,究竟被这样跟踪,除了派蜡烛还有没有其它的案件?其实自己只是在沙田协助初选的两个票站而已,如果这都是“颠覆”的话,那就没话说了。

他坦言,自己离港前曾担心走不了,不过也很平静,“就觉得试一下买机票,看能不能飞,飞不了那就荔枝角见,如果能够飞的话就走。”

到了机场,丘文俊又担心,会不会等一下那部机器会响呢?结果过机的时候没有响,进去之后却被入境处的人拉到一旁,令他双脚发凉,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那个职员拿证件在电脑‘嘟’一下,有一两个人走过来问了我一句,你肯定要离境吗?我说是的,后来讲了几分钟,就给回我证件,我就去了登机位。”

“他们能不能认出我?我不知道。但起码他叫我过来问多几句,那个问话(内容)我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不过当时我吓了一跳。”他补充说。

政治清算无休止 最不舍地区选民

丘文俊在区议员宣誓之前已经辞职。他解释说,特区政府架空了2020年新一届区议会;以疫情理由不给他们开会、不让他们谈民生,甚至连防疫的工作都不给,“我当时作为沙田区议会财务常务委员会主席谈议事常规,与他们定开会的日期,或者会议安排的时候,行政事务署就开始全面的不合作。”

他表示,原本务实的民主派区议员想在议会有所作为,结果政府不断打压,想做的做不了,令他心灰意冷。特别是“港版国安法”以后,很多东西都不敢讲了,“(7月)传媒朋友问我,你辞职是否因为港版国安法?当时很想回答说是,但是基于安全问题不敢讲,不想成为政权的针对(对象)。”

“其实从我结束办事处到辞职,我都不敢和我的选民、街坊去讲,我自己现在在做些什么。”虽做的是正当工作,但“我们都要好像见不得光那样、偷偷摸摸的。但是没有办法,在这个政权的白色恐怖之下,走得很委屈,想跟街坊道别我都不敢。”

“过去的经验告诉我,现在那个政治清算一定会无休无止。很多很荒谬的东西每天都在发生,十几岁的男孩派张传单都可以告他颠覆(国家)。”“它(中共)现在想打造一个所有人都要噤声。”

丘文俊坦言,最不舍自己服务的地区及街坊。“我十多年每天都在地区做事,放下了地区之后,其实是相当相当难捱。所以来到英国,我第一时间是登记了这里的义工工作,希望能够分散自己对香港、对我的地区的那种记挂心。”

丘文俊坦言,最不舍自己服务的地区及街坊。(丘文俊提供)

在英国安顿适应 会继续帮助港人

谈到1989年王丹等大陆民运人士,通过“黄雀行动”被香港人营救出来,逃离中共的魔爪,丘文俊感慨道“怎知我们都要步他的后尘。”“人怎么会容易放弃自己的家乡,去那么远的地方呢?这个政权永远、走到这一刻都还在假大空。”

丘文俊觉得,在英国生活并非像林郑月娥所说“很凄凉”。这里有很多香港人,可以吃牛扒、健身、逛公园;英国城市社区的规划、公园的设计,全部是以人为主的,与现时香港政府没法比。

丘文俊表示,会调整照顾好自己,并且义不容辞地继续帮助港人。(丘文俊提供)

丘文俊在英国接触了几十位前香港议员、区议员,他看到大家的心情和包袱都比较沉重,需要一些时间慢慢消化。好在伦敦有很多香港人,沙田的街坊亦曾给他提供住处。

“家里人的情况我不说太多,不过我可以很安心的让大家知道,现在我在这边是相当安顿的。”丘文俊表示,会调整照顾好自己,并且义不容辞地继续帮助港人。@#

请完整访问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大陆新移民参政 丘文俊谈心路历程
邓建华:适应新社会秩序 拒绝习惯阿谀奉承
香港强制“安心出行”首日 有人忧私隐拒安装
传中共军队“301”医院两名副院长同日被抓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矛头直指江泽民 习要动手了?
【远见快评】美外交官撤离?中共为何反应强烈
【新闻看点】火箭专家惊传出逃?中共悄无声
【拍案惊奇】二十大前习布局“抓江”
【秦鹏直播】又一孙大午被判?特斯拉中国也喊冤
【财商天下】民企遭打压后 腾讯仍值四个中石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