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比哀多小堂:文艺复兴全盛时期建筑的巅峰之作

艺术比生命更重要:在无数的岁月中,艺术鼓舞着我们
文/詹姆斯‧霍华德‧史密斯 (James Howard Smith)编译/唐韵、莫琳
伯拉孟特时代的人认为坦比哀多教堂实现了古典建筑的设计。尽管在当时是一座摩登的建筑,那完美的结构好像它早就已经存在那儿了。(JHSmith/The Epoch Times)
font print 人气: 6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意大利著名建筑师及画家多纳托·伯拉孟特(Donato Bramante)于公元1502年设计的坦比哀多小堂(The Tempietto)既是神圣秩序的展现,也是纪念使徒圣彼得的纪念碑。当时的建筑师们为了超越古典主义,无不尝试以具体的建筑形式来表达其对生命与宇宙的领悟。如今,这座小堂已被公认是文艺复兴全盛时期建筑的巅峰之作。

“坦比哀多”意大利语的原意是指体形略小的小堂。虽然只是一间小教堂,却以完美的几何图形与比例连结着天与地,描摹出天国世界的完美。不断重复的球体与圆形形状传达着一致与完整,也意涵着精神方面的实践。

这座小堂唤起人们对天堂的遐想。底层是平稳坚固的平台,古希腊风格的多立克柱列(Doric columns)整齐规律地矗立其上,中心由厚重的圆柱形墙面构成了建筑物的主体。对比之下,上层则是相对轻盈的露台空间,有着开放式的壁龛与精致的装饰,四周围绕的栏杆则是建筑环状的延伸。整体给人一种开阔的感觉,仿佛在向我们招手,走向心所向往之所在。

然而,整座建筑却没有登上露台的走道,我们不禁陷入沉思:这露台是为谁而造?栏杆和圆形的穹顶朝向天际。心思在此飘远了,想着:天空之上,还有些什么呢?

完美组合的建筑

只要登上罗马七座山丘之一的贾尼科洛山(Janiculum Hill),穿过圣彼得罗修道院( the monastery of San Pietro)入口的庭院,即到达意大利建筑师多纳托‧伯拉孟特(Donato Bramante)所设计的坦比哀多教堂。

同心圆一般的几何形状从小堂向外一层一层展开。阶梯轻躺在庭院中,邀请参观的游客穿过环状排列的多利克廊柱进入屋内,瞻仰圣者。

小堂内部一样环绕着神圣的几何形状。抬头往上看,可以见到穹顶内部布满了星星,描绘着无边的宇宙。

圣彼得的雕像位于小堂中央。圆形的房间,中心有一个洞,垂直往下看去,地下室有一个十字架图案,正是圣彼得殉难的地点。

伯拉孟特采用古老的科斯玛蒂(Cosmati)磁砖铺设地面。这种马赛克技术是十二三世纪罗马建筑师及设计师惯用的传统工艺。

建筑师伯拉孟特一定早就知道维斯塔神殿(the Temple of Vesta),该神殿建造于一世纪初罗马共和国的末期。伯拉孟特很可能从维斯塔神殿汲取古典形式的灵感,不过,坦比哀多教堂的结构则是文艺复时期的发明,超越了古典形式,还启发了后代世界各地无数的圆顶建筑,如伦敦的圣保罗座堂(St. Paul’s Cathedral in London)、美国华盛顿的国会大厦等。

当代的人认为坦比哀多教堂实现了古典建筑的设计。尽管它在当时是一座摩登的建筑,但它的结构是如此完美,好像它早就已经存在那儿了。

实际上,伯拉孟特将各地抢救而来的建筑物废弃品整合到坦比哀多教堂的建筑中,如据称来自古埃及的花岗岩石柱。如此一来,整座教堂立即有了古代遗迹的风貌。

建筑传达了圣彼得的品德

圣彼得是耶稣亲自拣选的第一任教宗。为了纪念圣彼得,建筑本身适切地传达了他的品德。小堂庄严高贵的外观、适度的尺寸与装饰,衬托圣彼得的质朴与真诚;坚固的结构与建材则代表他的力量——上天所赐予的坚毅美德。

坦比哀多教堂充满和谐感的组合是如此美丽,启迪着人们对生命与宇宙的探索。

图一:

坦比哀多教堂:游客登上罗马七座山丘之一的贾尼科洛山(Janiculum Hill),穿过圣彼得罗修道院入口的庭院,即到达意大利建筑师多纳托‧伯拉孟特(Donato Bramante)所设计的坦比哀多教堂。(Herbert Weber, Hildesheim/CC BY-SA 4.0)

图二:

伯拉孟特时代的人认为坦比哀多教堂实现了古典建筑的设计。尽管在当时是一座摩登的建筑,那完美的结构好像它早就已经存在那儿了。(JHSmith/The Epoch Times)

图三:

半圆形穹顶之上有一颗球体,上面耸立着一个十字架。(JHSmith/The Epoch Times)

图四:

伯拉孟特将各地抢救而来的建筑物废弃品整合到坦比哀多教堂的建筑中,如据称来自古埃及的花岗岩石柱。如此一来,整座教堂立即有了古代遗迹的风貌。(JHSmith/The Epoch Times)

图五:

小堂内部,圣彼得的雕像位于中央。圆形房间的中心,有一个洞,垂直往下看去,地下室有一个十字架图案,是圣彼得殉难的地点。(JHSmith/The Epoch Times)

图六:

伯拉孟特一定早就知道维斯塔神殿(the Temple of Vesta),该神殿建造于一世纪初罗马共和国的末期。伯拉孟特很可能从维斯塔神殿汲取古典形式的灵感,不过,坦比哀多教堂的结构是文艺复时期的发明,超越了古典形式,还启发了后代世界各地无数的圆顶建筑,如伦敦的圣保罗座堂(St. Paul’s Cathedral in London),美国华盛顿的国会大厦。(LPLT/CC BY-SA 4.0)

图七:

同心圆一般的圆形形状从小堂向外一层一层展开。阶梯轻躺在庭院中,邀请参观的游客穿过环状排列的多利克廊柱进入屋内,瞻仰圣者。(JHSmith/The Epoch Times)

图八:

礼拜堂内部一样环绕着神圣的几何图形。抬头往上看,可以见到穹顶内部布满了星星,描绘着无边的宇宙。(JHSmith/The Epoch Times)

图九:

伯拉孟特采用古老的科斯玛蒂(Cosmati)磁砖铺设地面。这种马赛克技术是十二三世纪罗马建筑师及设计师所惯用的传统工艺。(Palickap/CC SA-BY 4.0)

图十:

坦比哀多教堂内,福音传教士圣约翰的雕像。(JTSH26/ CC SA-BY 4.0)

图十一:

福音传教士马修的雕像。(JTSH26/ CC SA-BY 4.0)

原文The Tempietto: Radiating a Divine Presenc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构成一幅画面就像自己去组织一部交响乐队,演奏出谐和又带有变化的曲目。 如何把画面构成的基本原则——秩序、平衡、完整——带进画里,勾勒一座大山, 那就要有大师带路了。
  • 位处西欧的阿尔罕布拉宫,有着各式拱门、柱子、壁画、几何图形、迷人的花园、彩绘磁砖、拱形天花板、水景和装饰精美的墙壁。这座宫殿优雅而有活力,有着美丽的色调、装饰复杂的墙面以及不同的装饰元素层层交叠。
  • 音乐没有文字,却能传达情感与真理。乐曲《喜剧演员之舞》(Dance of the Comedians)正好是个绝佳例子。它是捷克作曲家贝德里赫‧史麦塔纳(Bedrich Smetana)在1870年创作的歌剧《交易新娘》(或译《被出卖的新嫁娘》,The Bartered Bride)第三幕中的演出曲目。
  • 《园中苦祷》是普桑刚到罗马时所绘,那是在他作为古典主义画家声名鹊起之前。他受到了最出色的前辈艺术家──意大利文艺复兴巨匠拉斐尔、米开朗基罗和提香等的影响,也从古希腊和罗马艺术中汲取了营养。普桑在画中创造的场景是如此宏伟高眇,观看这幅画时,我首先想到的不是“痛苦”,而是信仰、希望,还有谦卑。
  • 西蒙‧彼得扎诺不但是艺术史学家,更是著名的巴洛克绘画大师卡拉瓦乔(Caravaggio)的老师。然而,他却只被认定是一位有能力但不出色的艺术家。仔细检视可知,历史上有许多艺术家的贡献着重在奠定基础,而让杰出的后辈得以在日后崭露头角成为大师。彼得扎诺可说是个绝佳例子,他迈出的第一步成就卡拉瓦乔日后的完美。
  • 圣但尼修道院位于巴黎近郊,是法国最早、最古老、也最重要的修道院。圣但尼(St. Denis)是位早期的基督教殉道者,他在修道院附近遇害,于是成为法国的守护圣徒(patron saint of France)。圣但尼修道院与法国王室之间关系紧密。殉道者圣但尼和历届法国国王都安葬于此。
  • 先看伦勃朗的画,从他成名作《解剖课》到最后的《自画像》,从辉煌到没落,四十年来,尽显他一生起伏开阁的苍凉。作为一个生命的记录和观察者,伦勃朗最终了解,艺术家最大的幸福是“体验人生”。再看维米尔,从《代尔夫特小镇》平静的水天之光到《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唇、眸、耳环上的高度亮点,擅于捕捉光的颜色的光学大师维米尔创造了和伦勃朗迥然不同的光世界,两人相映成趣,留给世人无限美好的忆想。
  • 我们都听过这样一句话:“美与不美,全在观者。”(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不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否有道理?千百年来,关于美是什么、为何重要,以及美的起源,先人圣哲们一直争论不休。
  • 1820年,意大利杰出的新古典主义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完成了一座大理石雕塑作品《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但观者评价两极。雕像采坐姿,尺寸比真人高大,打扮像罗马君主,年约中年;华盛顿态度轻松、充满自信地看着手握牌匾上亲笔写的内容。
  • 瓦津基宫位在占地约180英亩的庄园里,庄园内还有几座新古典主义建筑和广阔的英式花园。来自意大利科莫湖(Lake Como, Italy)的宫廷建筑师多米尼克‧梅里尼(Domenico Merlini)和德国萨克森州德累斯顿(Dresden, Saxony)的约翰‧克里斯蒂安‧卡姆赛泽(Johann Christian Kammsetzer)在兴建宫殿时,参考意大利各时代建筑,灵感包括美第奇别墅(the Villa Medici)的风格主义(或称矫饰主义,Mannerist style) 、卢多维西别墅(the Villa Ludovisi)的巴洛克风格(Baroque style),以及阿尔巴尼别墅(the Villa Albani)的新古典主义风格(Neoclassical sty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