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比哀多小堂:文藝復興全盛時期建築的巔峰之作

藝術比生命更重要:在無數的歲月中,藝術鼓舞著我們
文/詹姆斯‧霍華德‧史密斯 (James Howard Smith)編譯/唐韻、莫琳
伯拉孟特時代的人認為坦比哀多教堂實現了古典建築的設計。儘管在當時是一座摩登的建築,那完美的結構好像它早就已經存在那兒了。(JHSmith/The Epoch Times)
font print 人氣: 36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意大利著名建築師及畫家多納托·伯拉孟特(Donato Bramante)於西元1502年設計的坦比哀多小堂(The Tempietto)既是神聖秩序的展現,也是紀念使徒聖彼得的紀念碑。當時的建築師們為了超越古典主義,無不嘗試以具體的建築形式來表達其對生命與宇宙的領悟。如今,這座小堂已被公認是文藝復興全盛時期建築的巔峰之作。

「坦比哀多」意大利語的原意是指體形略小的小堂。雖然只是一間小教堂,卻以完美的幾何圖形與比例連結著天與地,描摹出天國世界的完美。不斷重複的球體與圓形形狀傳達著一致與完整,也意涵著精神方面的實踐。

這座小堂喚起人們對天堂的遐想。底層是平穩堅固的平台,古希臘風格的多立克柱列(Doric columns)整齊規律地矗立其上,中心由厚重的圓柱形牆面構成了建築物的主體。對比之下,上層則是相對輕盈的露台空間,有著開放式的壁龕與精緻的裝飾,四周圍繞的欄杆則是建築環狀的延伸。整體給人一種開闊的感覺,彷彿在向我們招手,走向心所嚮往之所在。

然而,整座建築卻沒有登上露台的走道,我們不禁陷入沉思:這露台是為誰而造?欄杆和圓形的穹頂朝向天際。心思在此飄遠了,想著:天空之上,還有些什麼呢?

完美組合的建築

只要登上羅馬七座山丘之一的賈尼科洛山(Janiculum Hill),穿過聖彼得羅修道院( the monastery of San Pietro)入口的庭院,即到達意大利建築師多納托‧伯拉孟特(Donato Bramante)所設計的坦比哀多教堂。

同心圓一般的幾何形狀從小堂向外一層一層展開。階梯輕躺在庭院中,邀請參觀的遊客穿過環狀排列的多利克廊柱進入屋內,瞻仰聖者。

小堂內部一樣環繞著神聖的幾何形狀。抬頭往上看,可以見到穹頂內部布滿了星星,描繪著無邊的宇宙。

聖彼得的雕像位於小堂中央。圓形的房間,中心有一個洞,垂直往下看去,地下室有一個十字架圖案,正是聖彼得殉難的地點。

伯拉孟特採用古老的科斯瑪蒂(Cosmati)磁磚鋪設地面。這種馬賽克技術是十二三世紀羅馬建築師及設計師慣用的傳統工藝。

建築師伯拉孟特一定早就知道維斯塔神殿(the Temple of Vesta),該神殿建造於一世紀初羅馬共和國的末期。伯拉孟特很可能從維斯塔神殿汲取古典形式的靈感,不過,坦比哀多教堂的結構則是文藝復時期的發明,超越了古典形式,還啟發了後代世界各地無數的圓頂建築,如倫敦的聖保羅座堂(St. Paul’s Cathedral in London)、美國華盛頓的國會大廈等。

當代的人認為坦比哀多教堂實現了古典建築的設計。儘管它在當時是一座摩登的建築,但它的結構是如此完美,好像它早就已經存在那兒了。

實際上,伯拉孟特將各地搶救而來的建築物廢棄品整合到坦比哀多教堂的建築中,如據稱來自古埃及的花崗岩石柱。如此一來,整座教堂立即有了古代遺跡的風貌。

建築傳達了聖彼得的品德

聖彼得是耶穌親自揀選的第一任教宗。為了紀念聖彼得,建築本身適切地傳達了他的品德。小堂莊嚴高貴的外觀、適度的尺寸與裝飾,襯托聖彼得的質樸與真誠;堅固的結構與建材則代表他的力量——上天所賜予的堅毅美德。

坦比哀多教堂充滿和諧感的組合是如此美麗,啟迪著人們對生命與宇宙的探索。

圖一:

坦比哀多教堂:遊客登上羅馬七座山丘之一的賈尼科洛山(Janiculum Hill),穿過聖彼得羅修道院入口的庭院,即到達意大利建築師多納托‧伯拉孟特(Donato Bramante)所設計的坦比哀多教堂。(Herbert Weber, Hildesheim/CC BY-SA 4.0)

圖二:

伯拉孟特時代的人認為坦比哀多教堂實現了古典建築的設計。儘管在當時是一座摩登的建築,那完美的結構好像它早就已經存在那兒了。(JHSmith/The Epoch Times)

圖三:

半圓形穹頂之上有一顆球體,上面聳立著一個十字架。(JHSmith/The Epoch Times)

圖四:

伯拉孟特將各地搶救而來的建築物廢棄品整合到坦比哀多教堂的建築中,如據稱來自古埃及的花崗岩石柱。如此一來,整座教堂立即有了古代遺跡的風貌。(JHSmith/The Epoch Times)

圖五:

小堂內部,聖彼得的雕像位於中央。圓形房間的中心,有一個洞,垂直往下看去,地下室有一個十字架圖案,是聖彼得殉難的地點。(JHSmith/The Epoch Times)

圖六:

伯拉孟特一定早就知道維斯塔神殿(the Temple of Vesta),該神殿建造於一世紀初羅馬共和國的末期。伯拉孟特很可能從維斯塔神殿汲取古典形式的靈感,不過,坦比哀多教堂的結構是文藝復時期的發明,超越了古典形式,還啟發了後代世界各地無數的圓頂建築,如倫敦的聖保羅座堂(St. Paul’s Cathedral in London),美國華盛頓的國會大廈。(LPLT/CC BY-SA 4.0)

圖七:

同心圓一般的圓形形狀從小堂向外一層一層展開。階梯輕躺在庭院中,邀請參觀的遊客穿過環狀排列的多利克廊柱進入屋內,瞻仰聖者。(JHSmith/The Epoch Times)

圖八:

禮拜堂內部一樣環繞著神聖的幾何圖形。抬頭往上看,可以見到穹頂內部布滿了星星,描繪著無邊的宇宙。(JHSmith/The Epoch Times)

圖九:

伯拉孟特採用古老的科斯瑪蒂(Cosmati)磁磚鋪設地面。這種馬賽克技術是十二三世紀羅馬建築師及設計師所慣用的傳統工藝。(Palickap/CC SA-BY 4.0)

圖十:

坦比哀多教堂內,福音傳教士聖約翰的雕像。(JTSH26/ CC SA-BY 4.0)

圖十一:

福音傳教士馬修的雕像。(JTSH26/ CC SA-BY 4.0)

原文The Tempietto: Radiating a Divine Presenc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何以煉就舞蹈三劍客?「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在這集視頻中,舞蹈三劍客兼神韻演員:李寶圓、蒲彧與金志成,將正面迎擊緊張而忙碌的日程所帶來的壓力。
  • 繪畫所表現的情景其實是對可視空間的一種模擬,這種模擬建立在人們已有的視覺基礎之上,但又並非完全複製現實中的一切。有寫生經驗的人都知道,無論是對繁瑣衣褶的概括或削減,還是對物像細節的處理與調整,都會讓作品最終的效果與實物或模特之間出現一定的區別。這是因為作畫者的主觀因素參與到了藝術活動中。不僅如此,人的大腦甚至還能對一些客觀現象做出自動處理。
  • 大家可能在前面的內容中發現了一個特點,就是一旦觀察者所處的視野基點發生改變,宇宙空間中用於辨別方位的上下左右全都不一樣了。就像佛家的卍(萬)字符,裡面的筆劃,這麼看是橫著的,那麼看是豎著的;不過,即使轉過來,當橫著的筆劃變成了豎著的,豎著的變成了橫著的,卍還是卍。單從圖像上看,卍字符本身各部位結構概念的相對性保證了圖形的恆定不變。
  • 在這集視頻中,舞蹈三劍客訪問神韻主要領舞演員、神韻海報上的明星王琛!,以及另一位如同神話傳說般的主要領舞演員——來自波蘭的舞蹈王子黃景洲!(請控制一下您激動的心情)
  • 人們傾向於認為繪畫表現的是靜止或瞬間的場景;從空間角度看,要在二維的平面上展現大千世界眾多的情景與神傳文化深邃的思想,實屬不易。今天,我們就來研究一下這門藝術與時空背後的學問。
  • 在鬱鬱蔥蔥的綠色山頂上,一座色彩繽紛的夢幻城堡向下俯瞰著里斯本和葡萄牙里維埃拉(the Portuguese Riviera)。這是象徵葡萄牙民族榮耀的佩納宮(Palácio da Pena),不僅擁有經典迷人的浪漫主義風格建築,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下的世界文化遺產。這座顏色鮮明的城堡更常被視為葡萄牙的七大奇蹟之一。
  • 在這集視頻中,舞蹈三劍客將分享他們(大不相同)的旅行祕訣和物品清單:從寶圓的「5大精選」到蒲彧的「5,000大必備品」,他們將為您展示如何在旅途中自在生活。
  • 生活在世上的人是以身體的各種動作產生體態,人與人的交往是由體態進行的。體態決定著生存質量的高低貴賤。地球上七十億人,人人如此。
  • 如果有機會在神韻藝術團紐約總部度過一天,那會是怎麼樣的呢?在這集影片中,神韻演員兼舞蹈老師李寶圓,將帶我們一瞥精采紛呈的12小時日程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