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钥】

【人生之钥】一山还比一山高 凡俗人物偶露真工夫

作者:泰源
拜师学艺的路,也是一条人生精进的路。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2262
【字号】    
   标签: tags: ,

泰山高矣,泰山之上还有天?沧海深矣,沧海之下还有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山外青山楼外楼,强中自有强中手,什么是最好的应对之道?清朝康雍年间的大侠的徒弟有一番演绎。

康熙、雍正年间,中原大地大江南北有八位大侠,各自精通一门武艺,其中的甘凤池,可以把锡器握在手中使它溶出锡水来,从手指间流出。

寻师难

有个静安人俗名舒四,自幼即嗜好拳勇,曾拜过好几个师傅学艺,但都因学不到精髓而半途退出。后来,他听闻甘凤池的声名,就来到六朝古都金陵城(今南京市),投到甘的门下。

一天,他随着甘师傅上金陵大街。他们走着走着,迎面走来一个背着一大捆柴禾的樵夫。他们错身而过时,樵夫背上的一根树枝正巧剐过甘凤池一名徒弟的上衣。

樵夫转身一看,那人衣襟剐出了个口子,很过意不去,赶快笑脸赔不是,说好话道歉。但甘凤池这时虽是一把年纪了,脾气却反而变得容易躁怒,他不依不饶,抡起巴掌,照着樵夫的脸就是一个大耳刮子。

樵夫挨打,就放下柴禾,平静地对甘凤池说:“你这位先生太不讲理!我的柴不慎剐了你的人的衣服,又不是故意的,况且我已向你们赔了不是,道了歉,你为什么还动手打人?”

甘凤池这时也有些惊讶,以他的掌力,给人一个耳光,应该会将对方打倒在地。可眼前这位樵夫却纹丝未动。他又见樵夫胆敢顶嘴,怒气上冲,便举拳又向樵夫打去。但这次未待他的拳头打到樵夫身上,他自己却“扑通”一声跌倒在地。甘凤池的众弟子看得又惊又怕,一个个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眼看着樵夫背起柴禾走了。

识得真工夫

刚才那一幕的对比,使舒四大开眼界,看到两家的底子和修为,可说是云泥之差。当其他师兄弟搀起甘凤池离开时,舒四悄悄转身,向着樵夫走去的方向急追而去。舒四追了一阵子,便看见了樵夫的身影。樵夫在前面走,他不紧不慢,不远不近地在后面跟着。礁夫出了金陵城,又走了几里路,到了一处荒僻的小山村。村头有一间破败的茅草小屋,樵夫将柴禾放在门外,便进门去了。

舒四急步走上前,到了茅屋门口“扑通”一下跪倒,然后大声乞求樵夫收他为徒。

樵夫闻听出了茅屋,见到门口跪了一个人,大吃一惊,问道:“你是什么人?”

舒四回答说:“刚才在城里被您打倒在地的是我的师傅,我叫舒四。我知道您的功夫修为在我师傅之上,所以我离开了他来投奔您,想拜您为师。”樵夫没说什么,只冷笑几声,随手关上门,再也不出来了。

舒四吃了闭门羹,又不甘心,便在樵夫家门外徘徊。这时,从樵夫的邻居家出来一个人,舒四赶忙上前,和他攀谈,打听消息。

那邻人告诉舒四说:“他们是刚从外地搬来不久的新户,也不知他们姓什么叫什么。儿子很孝顺,每天外出砍柴,然后换些吃的,用的,孝敬老母亲。家里就他们娘俩。”

舒四听那人讲完,谢过之后便回城里去了。第二天一早,舒四又返了回来,并藏身在樵夫家门口不远处的一片树丛里,瞪大眼睛,观察着樵夫家的动静。不一会儿,樵夫又背上砍刀和绳子,出门砍柴去了。

等樵夫走远了,他便从树林中钻出来,来到茅屋。他先向樵夫的老母亲行过礼,然后从包裹中取出一百两银子,说是给老人家祝寿用的。樵夫的老母虽然已是耄耋高龄,行动也不灵便,但她并不糊涂。她看着这一个陌生人进屋来,先是向她施礼,接着又要送她一百两银子,大为惊诧,坚决不肯收下那银子。

舒四只好先讲了一番自己的身世经历及来此的目的,最后便央求老太太帮他求情,让他能拜她儿子为师。樵夫的老母亲最后被舒四的诚意所打动,便答应了他。

这一天等到樵夫砍柴归来,母亲陈述了舒四的诚意,也为他帮劝。樵夫是个孝顺的儿子,听得老母这一番话,终于改变了初衷。他对舒四说:“我虽薄有所长,怎敢不尽力相授?但你我今后只以兄弟相称,千万不要称我为师傅!”舒四点头答应了。

功夫在吃苦练习中精进。 (Pixabay)

扎实学艺

樵夫就将舒四领到了屋后不远的地方,那里有一处又高又陡的石坡,坡上有一道又深又窄的轮辙印痕,坡下有一件带轮的巨铠(指用金属包裹着的硬物)。樵夫让舒四将那巨铠提起来。舒四费了很大的劲,才勉强举起来,他掂量那巨铠重量约有三四百斤。

樵夫用脚踢着那重铠,顺着轨辙推上坡去,不一会儿就上了坡顶。他上下反复了十几次才停下来。舒四见樵夫脸色未变,大气不喘,轻松自若,心中大大佩服。

樵夫对舒四说:“人的筋骨要经常锻炼,否则便会衰弛。你若想练功学艺,必须先练好这基本功。”樵夫先给舒四服一种可以辅助强筋壮骨的草药,此后便让舒四每天都到石坡前练“蹴铠”。

过了一段时日,舒四的力气果然大增。樵夫这才开始教授他武术气功。在樵夫悉心教授之下,舒四用心学炼,很快便掌握了基本要领。舒四的身体变得坚硬似铁,可以把持棍来打击他的人弹倒在地。后来,舒四又跟樵夫学得肚皮功,一种贴在墙壁或梁柱上爬行不坠之术。

谦虚大肚

又过了几年,舒四学得了樵夫的全部技艺,便辞别樵夫,去了豫章城(即南昌古城)卖艺谋生。舒四此时虽已身怀绝技,然而他待人却非常谦和,没有一点臭架子,更不会无故持勇逞能、欺负别人。后来,有人传言说舒四拳脚功夫相当厉害,豫章城没人能敌得过他,但很多人听后都不相信。

一天,豫章城内一伙身强力壮的年轻汉子聚在一起,商量着怎么试试舒四的真本事。他们找到舒四,说明来意。

舒四很谦虚地笑笑说:“诸公都是城里有名的壮士,我舒某又有什么本事敢与诸公较量呢?”他不肯与这些人交手。但壮汉们硬缠着他,非得让他动手不可。

舒四被缠不过,便说道:“舒某虽曾学得一拳半脚,但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此次能有机会向诸公讨教,让技艺有所长进,真是幸运之至!”随后,他便与众壮汉一起到了效外的一片空地上。

舒四先请那些壮汉各自表演拿手的技艺。他一边看,一边喝采:“很好!很好!非常精彩!”

壮汉们演练完之后,一致要求与舒四较量一番。舒四两手叉腰,说道:“这样吧,我就这样站着不动,你们谁想与我较量,尽可用拳用脚打我踢我!”

其中一个壮汉听完便急不可耐地冲上来,挥拳运气,向舒四腹部打去。拳刚近舒四之身,那壮汉却自己“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壮汉又羞又急,顺手从地上拾起一根粗铁棍,恶狠狠地向舒四打去。

铁棍刚碰击到舒四,舒四用臂轻轻一挟,便将壮汉的铁棍夺过来了。他脸色骤变,大声喝斥道:“大恶作剧!想杀死我吗?!”说着便脱光上衣,大声呼道:“来!来!来!你们一齐上!一块来打我!我不怕!”

壮汉们纷纷操起拳脚棍棒,齐向舒四打去。舒四站定,巍然不动。壮汉们的拳脚棍棒还未触及舒四,个个却都被他身上一股无形力道反弹出几尺远,摔倒在地。

其中有一个未倒的趁舒四不注意之际,抬脚猛踢舒四的档部。但那家伙的脚尖刚刚触到舒四的身子,便感觉好似踢在石头上,一下子被反弹出一丈多远,摔倒在地上,脚也立刻肿胀起来。

这下,众壮汉们可都害怕了,他们从地上爬起来,一齐跪在舒四面前,乞求舒四饶过他们,并央求舒四千万别把今天的事传扬出去,以免丢他们的面子。

舒四哈哈大笑道:“我舒某习拳练功,完全是为了自娱自乐,绝不想与谁争高低、争上下,请你们放心好啦,今天之事,只天知地知,你们知我知,不会再有其他人知晓!”

壮汉们都十分敬佩舒四的为人与雅量。从此,舒四的名声也越来越大了!@*

资料来源:《清朝野史大观》、《清稗类钞》

─点阅【人生之钥】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