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帝国阴影下的世界】

蔡大雅:中共对世界的腐蚀与伤害

【大纪元2021年12月28日讯】中共是结合黑帮与邪教性质的极端邪恶组织。它假装遵守国际秩序、接受普世价值。当在西方的帮助下经济得以快速发展之际,对内却更加专制极权;对外则侵蚀各国的传统价值,令其社会呈现出道德败坏与行为脱序后的末日状态。

听文章: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西方的一厢情愿vs.中共的一场大梦

数十年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向中共张开双臂,提供资金技术,并开放市场资源,希望让中国富起来后,可以如二战后德国、日本的发展模式一般,形成坚实的中产阶级,借此推动中国转型成为自由民主的社会。

这个单纯美好的愿望并未实现,因为把持中国的中共并非一个正常概念下的政党,而是一个结合黑帮与邪教性质的极端邪恶组织。从篡政后首任领导人的“赶英超美”、“解放全人类”,到当今党魁的“东升西降”、“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共称霸世界的野心未曾改变,中间出现的韬光养晦,只是实力不足时,不得已才做出的伪装姿态。

也就是因为中共假装要遵守国际秩序、接受普世价值,在西方各国信以为真的大力帮助下,中国才得以快速发展。中共将其成功篡政的经验继续运用在称霸之路上,把原本属于中国人民的财富据为己有,利用这笔庞大的资本,反过来腐蚀世界各国,结果是中国不仅没有走向自由民主,反倒使中共更加专制极权;而世界各国在中共的长期侵蚀下,传统的价值观与行为准则严重崩坏,社会各界呈现出道德败坏与行为脱序后的末日状态。

■中共的对象与手段

中共渗透腐蚀的对象极广,但凡在各国和当地具有影响力的人或团体,无一不在中共接触试探的名单内。从各国媒体披露的案例中可见,中共的目标涵盖了各级政府官员,尤其是外交、海关人员和军队将领;国会和地方议员、亲共政党或反对党成员;当地的主流媒体、中文媒体与中文学校的经营人员;金融界和影视圈从业人员;高科技和军工、生技等关键领域的管理层;名牌学府和顶尖科研机构的高层、学者、科学家、华裔科研人员及中国留学生;当地的华人社团和台湾侨领;具有影响力的民运人士、意见领袖和华人及西人自媒体。对台湾的渗透更是蔓延到各种民间团体与个人,如亲共人士、工商社团、妇女或原住民团体、农渔会组织、宫庙管委会等等之成员。

中共在中国向外国人统战的方式:请君入瓮

“千人计划”是中共从2008年开展的招揽外国人才的计划,锁定能接触到关键技术或智慧财产权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以高新聘请他们到中国从事全职或短期的工作,名义上是进行研究或教学,其实是向中共提供西方尖端科技的间谍行为。千人计划虽然名为“千人”,实际上被网罗的不只千人,其中既有华裔、也有西方各国的各领域人才,例如在2018年自杀身亡的史丹福大学教授张首晟、2020年被捕的哈佛大学化学系主任利伯教授(C. M. Lieber)等等。

“千人计划”是中共从2008年开展的招揽外国人才的计划。示意图。(Philip Fong/AFP)

中共也经常举办各种名目的国际会议和交流活动,名义上是开会研讨,实质是请客送礼,借此进行统战、培养代理人。例如专为统战台湾人而召开的“海峡论坛”,大拜拜式的广邀各种团体的成员及个人,以抵达大陆后的食宿旅游等等全部免费为诱饵,吸引人们报名参加,除了营造台湾人民认同中共的假象外,也借此掌握一份可供日后继续洗脑、引导舆论和干预选举的可利用名单。

若邀请的是大国政要、科技巨头、商业或金融界大佬之类的社会顶端人物,中共不仅提供全程免费的顶级招待、出入都是类国家元首级的礼遇,美艳的女伴(实际是特工)随侍和丰厚的酬佣馈赠是双方不言的默契;至于是否有更多不为人知的私下交易,在东窗事发之前,都会被中共冠上“谣言”或“阴谋论”,加以否认或打压。

但,对付外国客人,中共可不是只用利益笼络而已,有着邪恶基因的中共同时也会暗设圈套,针对来宾的癖好提供特殊招待,在他们陶醉其中忘乎所以之际,偷拍下或败德不堪、或涉及犯罪的影像,作为日后要挟的筹码。例如在2020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爆出的“笔电门”事件,根据看过内容的记者透露,储存在笔电硬盘中大量不堪入目的镜头,就有部分来自中国境内。

前中共驻澳洲外交官陈用林在几年前透露,澳洲铀矿商曾多次将名义上出口到印度的铀运往中国,当时亲共的澳洲政府调查此事属实,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他并认为,中共已经用澳洲的铀,制造出至少一枚的核弹用来对准澳洲。但是面对中共肆无忌惮的窃取和违法行为,已经严重损害公司利益、甚至涉及国家安全时,为何部分西方公司的高层或政府主管官员的反应却是异常消极?“有把柄捏在中共手里”,或许才能让许多不合常理的现象获得合理的解释。

前中共驻澳洲外交官陈用林在几年前透露,澳洲铀矿商曾多次将名义上出口到印度的铀运往中国。图为陈用林资料照。(安平雅/大纪元)

中共在海外腐蚀世界的手段:糖衣炮弹

“蓝金黄”是中共在海外进行渗透、腐蚀世界的三大基本手法。“蓝”是指对目标对象的资讯操纵、网路监视、舆论造势与攻击;“金”就是以金钱或其他利益进行贿赂收买;“黄”是指利用“性”作为诱惑和控制目标对象的工具。中共锁定目标后,会针对目标在个性上的弱点和实际上的需求,采取不同的攻势,目的是压制批评和反对中共的力量、放大挺共声量。

用钱收买是中共统战的基本款,贿赂大概可分为明着买和暗中买。例如以各种名义重金馈赠名牌大学和研究机构、长期砸大钱购买主流媒体的整版广告页面和电子看板,置入中共炮制的内容冒充西方主流观点等等,都属于不怕人知的明着买项目。

暗中买的手段十分隐秘,经常通过不同的途径,用难以追查来源的方式让金钱迂回进入政客或关键人士创立的基金会或竞选总部、亲友账户或由他人代持的公司名下。这些私下的勾当只有在被刻意曝光后,世人才能略窥端倪,例如2020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爆出的“笔电门”事件,其中披露美国政客家族与中共背景的集团共同成立公司,涉嫌权钱交易的贪腐程度令人震惊。而近期某位中国女艺人忽然被全网封杀后,其复杂的政商关系再度引发热议,包括她曾于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向当时的民主党候选人投放巨额政治献金的传闻。

除了金钱贿赂外,中共也会设法在议员、官员或要人身边安插间谍,除了方便刺探情报外,还能在无形中影响其雇主。共谍通常以助手、司机、保姆或女友身份出现,有的只要求很低的工资,有的还会送礼给雇主。这些人大都善解人意、千方百计讨雇主欢心,因此经常获得长期雇用或陪伴,例如美国民主党大佬级女众议员雇用超过20年的华裔司机、身兼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的某民主党议员有一个帮助他从政的中国女友(根据联邦调查局的证据显示,该女子同时与美国多位市长及议员发生性关系)等等。

澳洲某位前总理之子曾“应邀”到中国学中文,所有费用连同津贴皆由中共支付。在启程的飞机中,他对坐在旁边的一个中国女孩颇有好感,攀谈后得知她正在悉尼大学就读。到北京后女孩热心的带他熟悉环境并到处旅游,还天天请他吃饭。当短暂的艳遇结束,总理儿开始思念女孩时,惊讶的发现她竟然已经成为自己在汉语班的同学!女孩后来顺利嫁给总理儿,成为澳洲一个显赫家族的成员,对于进行统战和收集情报而言,这个身份是非常有用的。

根据法国情报机构在2018年的一份机密文件显示,在法国海军重地布列塔尼的海军军人及从事军事相关的工程师,与中国女留学生结婚的数量激增到令人吃惊的地步,以致于法国军方和情报处不得不提醒军人和工程师,别让自己成为猎物。

台湾国防部情报处一军官在派驻国外担任使馆武官期间,被中共偷拍情色照片,以此威胁他充当共谍。该军官在结束驻外任务后,仍持续向中共提供军事情报长达七年之久,最后以少将身份被捕,为50年来最高军阶的共谍,也是首位因共谍案被判无期徒刑的国军将领。

中共利用网络操纵舆论风向、干预他国选举,已是公开的秘密,而且仍在进行中。经历过最近的总统大选及县市长选举的台湾人,对于选举期间充斥在社群平台及各种媒体中的海量讯息,夹杂简体字或大陆用法的虚假讯息,或吹捧亲共、攻击反共候选人的言论,应该记忆犹新。法国国防部下属的军事学院战略研究所在2021年9月发布一份超过600页、名为《中国影响力行动》的重磅报告中,也观察到在过去的十年内,中共曾试图干预七个国家的至少十次选举。

即使在平时,中共仍持续利用网路和娱乐影视等方式,洗脑着毫无戒心的人们。中共用中国广大的市场诱惑好莱坞,使其自我设限,不敢触及可能会惹怒中共的题材,更甚者还在影视作品中刻意插入讨好中共的元素,自动替中共说好“中共”故事,这样的产品一经全球播送,好莱坞便沦为中共统战的隐形侧翼。同样具有欺骗性的是一些洋人面孔的YouTuber,在小钱小利的诱惑下,接受中共的指示拍摄视频,无论题材如何变化,主旋律不是赞美中共、就是为其洗白。

中共用中国广大的市场诱惑好莱坞,使其自我设限。图为2019年,一名男子走过北京最新星球大战电影《天行者的崛起》的海报。(Greg Baker / AFP)

针对在自由世界的网路里,向中共提出质疑或批评的人和团体,主要是由中共豢养的五毛和被严重洗脑的小粉红负责进行围攻霸凌。这些人无法理性的在立场上进行辩论,只是一味的谩骂恐吓,是外国人眼中的当代蛮族,华人也将之比拟为现代义和团。中共还有一个隐蔽的手段,同样是以中国市场为诱饵,迫使搜索引擎、社群和影音串流等平台,以关键字为中共屏蔽或封锁特定讯息、审查或打压传播真相的账户和频道,或以限制流量和广告的方式,让敢讲真话的自媒体减少或甚至没有收入,以此逼迫他们在捍卫普世价值与维持生计之间做选择。

中共渗透海外华人:制造对立与仇恨

据统计,海外华人与其后代约有4000至6000万人,不论他们是否已经成为他国公民,中共依然将其视为自己的禁脔。中共刻意混淆“中国”和“中共”这二个不同内涵的概念,将华人对民族和祖国的情感扭曲成对中共政权的认同和支持。精神上的认同加上物质上的好处,使部分华人自愿被中共利用,在中共指挥下从事的各种行为,有些涉及不法、有些甚至出卖入籍国的利益,几近叛国行为。

在海外的中文媒体、中文学校以及华人社团,多数已被中共收买,有些则是中共自己设立并直接控制,例如海外的“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和统会)由位于大陆的总会领导,而该会是中共中央统战部下属的官方组织;“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学联)与其分会,皆在当地使领馆中教育处组的指挥下运作。

不被中共的话术和利诱蒙蔽的华人,中共会用威胁恐吓的方式逼人就范。典型的作法是,当华人到中国经商或探亲时,被国安人员“请去喝茶”,事实上是被关在某处数小时,其间国安人员不断的胁迫华人,要求他们收集当地华人社区中特定人的情报信息;国安还不忘恐吓对方,谓中共清楚掌握对方在海外居家和国内亲人的情况,若对方拒不配合,会经常去“探访”云云。

史上仅有的跨国镇压

对于逃离中共统治的少数民族、信仰团体、异议人士,或在海外生长、可以自由获得资讯,从而对中共反感的华人、人权卫士、学者、记者等等,中共除了让使领馆人员赤膊上阵外,也会操纵那些受中共所骗的华人,对这些中共口中的“反华”、“分裂”分子进行监视渗透、骚扰胁迫、威逼恐吓,甚至暴力行凶。

前中共驻澳洲外交官陈用林在脱共前的工作,就是专门负责监视及打压在澳洲的五个团体(法轮功、台湾、新疆、西藏、民运)。他在美加等国的国会中作证时曾披露,早在2005年中共就在澳洲布下超过一千个特工和线民。他并推测,也有相当或多于此数的间谍及线人在美加各地活动。

■中共腐蚀后的世界

国际层面:全面渗透、全力腐化

中共尚未进入联合国之前,就极力拉拢第三世界国家,作为自己的投票部队。成为联合国会员后,中共开始渗透联合国及其附属机构,在数十年的侵蚀下,联合国的15个主要机构中,已有5个是由中共“推荐”的中国官员担任首席领导,例如粮农组织、电信联盟、工业发展组织等等;有些机构的副手或要职位都安插了中共人马,还有些则交由代理人出面,例如在2020年瘟疫爆发初期为中共隐匿疫情,导致全球大流行的世卫(WHO)总干事,以及最近才被揭发的,涉嫌强迫下属篡改中国数据,以使中国在各国间的经商环境排行中大幅跃进的前世界银行执行长(现任国际货币基金主席)等等。

世卫(WHO)总干事谭德塞(图左)于2020年瘟疫爆发初期为中共隐匿疫情,最终导致全球大流行。图为谭德塞与习近平2020年1月28日在北京会晤。(Naohiko Hatta/AFP)

中共的人马把持着联合国的各个要职,他们接受中共党媒采访时明确表示,自己在国际组织的任务是要为中共推行的政策服务,而非为了实现联合国的宗旨;而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发表的言论,也多有明显的立场偏向。至今联合国已经丧失其应有的功能,沦为中共手中的提线木偶。

当联合国逐渐被中共瘫痪之际,在美国的倡议下成立了世界贸易组织(WTO),原本是为了在全球化时代建立各国间公平贸易的机制、排解贸易纠纷而设。中共加入世贸后便积极渗透该组织,例如扶持外国代理人竞选总干事,当选后再由其任命中共官员担任自己的副手。虽然名义上为副手,实际上却掌握着权力,如此便轻松的将这个重要的国际贸易组织变为中共剥削他国的工具。

中共不遵守国际秩序,甚至玩弄国际规则的劣迹,随着其经济上的快速发展而日趋严重。在加入WTO时,中共承诺遵守的45项规范,至今只有23项较不重要的项目勉强达成,但在涉及外国投资者及中国人民的利益上,例如网路封锁、强制技术转让、限制进口关税等等,中共从不遵守。而世贸的软弱消极与制度的缺乏制裁力,也让中共得以钻其空子,大行不公平贸易而不需承担任何后果,

例如2018年美中开打贸易战,美国曾向WTO投诉中共的违规行为,但WTO只是轻描淡写的出了一份报告,对中共政策先是部分肯定,然后才是希望改进的呼吁。这种明显偏向中共的仲裁并非孤例,对于蒙受损失的国家而言,投诉WTO已无实质意义。

前世界银行执行长乔治爱娃(Kristalina Georgieva)涉嫌在任期间,施压窜改数据偏袒中国。(Clemens Bilan – Pool/Getty Images)

随着全球性的世贸步上联合国后尘,处于名存实亡的状态,各国也只好另行结成区域联盟。东南亚各国将最初为了抗共而成立的组织扩大为东盟(也称为东盟),邀请日韩、纽澳、印度与中国共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约莫同时,中共正为其“一带一路”的美梦陶醉不已,对局促一隅的RCEP自是显得轻忽,但当一带一路的项目陆续受挫后,中共便积极参与、甚至企图主导RCEP。

RCEP于2020年11月正式成立,印度最后决定不加入,其官员明言原因:“中共是全球臭名昭彰的侵略者,印度不会参与中共主导的贸易集团”。在15个缔约国中,目前只有5国经本国批准生效,其中就有迫不及待的中共在内。极为讽刺的是,中共在签约加入自由贸易的同时,即对同为缔约国的澳洲进行经济制裁,对其煤炭大麦、红酒龙虾、牛肉棉花等货物,先征收高额关税,继而加码到限制进口,只因为澳洲公开呼吁调查大瘟疫的起源。

中共为了非经济上的原因却施以经济上的报复,刚签约就违约,用一贯不守承诺、破坏规则的态度,为这个新成立的区域组织上了活生生的一课,就是哪个地方只要有中共在,那里的规则秩序、公平正义、诚实守信、道德良知等普世价值,都会被中共腐蚀破坏。印度早就看清中共的真面目,而签了约但还没经过本国批准的澳洲和其他9国,以及近期中共又想染指的“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成员国,或许应该慎重考虑,是否真要开门揖盗?

国家层面:利诱、控制与威逼

对于还无法控制的国家,中共继续渗透腐化,例如最近爆出的意大利军用无人机公司,在未经政府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出售该公司75%股权给外国公司。这笔暗中交易早在2018年即已完成,收购的价格竟高出市价90倍,买方为15家交叉持股极为复杂的香港公司,其资金则来自二间中共国企。

对于已经可以左右的国家,中共毫无顾忌,先通过权钱交易垄断一带一路沿途国家内基础建设的营造工程,再以债务陷阱迫使该国将其港口、矿业等重要资产长期“租借”给中共,其行为之恶劣蛮横,已经导致多国人民的仇中情绪,以及攻击中国人的情况出现,其中包括中共的铁哥儿、被称为“巴铁”的巴基斯坦。

巴基斯坦的第一条地铁线路“橙线”(Orange Line)是中共对巴基斯坦投资计划的首批项目之一。北京原本企图将其塑造成“一带一路”的样板工程,但巴国为此债台高筑。(Arif Ali/AFP)

对于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中共甚至可以指挥个别国家,对之进行逮捕而后遣返中国,例如瑞典籍华人在泰国被捕后送给中共、因质疑中印边界冲突时中方死亡人数而被迫流亡的年轻人,在迪拜转机时被非法拘禁等等。

社会层面:何处不染红?

中共用钱打造的影响力,早已渗入各国的各个领域。中共以中国市场诱使金融界与商业界站队,借此以商逼政,中共御用学者得意洋洋的一句“我们上边有人”,证实了这个公开的秘密。为了获取巨额利润,金融界可以罔顾行业规范与商誉信用,帮中企到美国上市,却刻意长期忽视其会计审计和其他问题;商业界对中共明目张胆的间谍行为视而不见,堕落之快之深,与中共的勾结程度相关。

若非大瘟疫蔓延全球,世人还无法察觉学术界与医学界的沉沦。在缺乏足够证据的情况下,部分专家居然联名支持病毒源于自然的假说,而当其涉及利益的内幕被揭穿、舆论风向开始转变时,便又改口否定之前的说法,令个人的学术专业与人格操守,连同整个领域的权威性,皆因此备受质疑。还有医界人士在中共活摘器官的大量犯罪证据前,依然保持沉默,还用“不干涉政治”作为推诿的理由。由此可知,在学术领域中,并非只有辛苦积累的权威性受到严重破坏,连最基本的作为人应有的良知,也被中共在不知不觉中腐蚀殆尽。

对于各国国内社会的渗透与腐蚀,中共可是一点也没放松,而且是因地制宜,怎么能让当地更乱更坏就怎么使劲。近年来从中国偷运到美国的假钞和芬太尼毒品急速增多、在黑命贵暴乱期间,网路上出现有些暴动者操着标准的中国腔招呼同伴行动的视频;加拿大的中国黑帮从事赌场洗钱和买房炒房,其中不乏中共权贵的背景;一个所谓的“爱国同心会”在台湾街头公然挥舞中共血旗、谩骂殴打中共所要打压的对象,近期中共更直接指挥亲共政党,企图利用公民罢免的权利制造分裂对立;柬埔寨一带一路城市中的中国城里,中国黑帮有中共撑腰,公然进行人口贩卖与跨国诈骗……,观察各国国内的不法行为,背后几乎都可发现中共的魅影作祟。

■ 世界的醒悟与迎击

近年来,由于美国前届政府开始将中共与中国分开,带头认清中共不是中国,以及中共撕下画皮后的战狼本性大爆发,使得世界各国逐渐看清中共的真面目,从而采取各种行动进行防范围堵,例如制定《国家安全法》、《对抗共产主义中国法案》等法案,将中共宣传喉舌定为外国使团、禁止特定中共学者及留学生入境、驱逐或遣返部分留学生、关闭使领馆等等。

各国情报界已经清楚认识,中共是当今最大的威胁。近来俄国大规模逮捕俄共成员,因其涉嫌与中共串谋颠覆政府;五眼联盟与其盟友如日本、以色列等国的情报界密切合作;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每10小时就立案调查一起涉及中共的间谍行为;中情局(CIA)在2021年10月宣布成立“中国任务中心”,重点在对抗中共的对外影响,据该局高级官员透露,单独成立这个高级别单位,意义等同于冷战时期对苏联的密切关注,以及911后对恐怖组织的监视打击。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每10小时就立案调查一起涉及中共的间谍行为。(Mark Wilson/Getty Images)

与此同时,揭露中共的重磅报告、挖掘内幕与探讨事件真相的著作陆续出现,从各个角度曝光中共的罪恶,对世人认清其邪恶的本质,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过去世界各国在帮助中共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受助者的狼子野心,直到如今,世界已经被中共腐蚀成千疮百孔的危楼,各国才慢慢的从之前的一厢情愿中醒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引狼入室,就像农夫与蛇的故事一样。

农夫的寓言结局还能改变吗?

农夫与毒兽是古老的寓言故事,情节却和现在的局势不谋而合:世界就像好心的农夫,而中共就是名副其实的毒兽,要毒物不毒害人是不可能的,而在现实中,世界也的确被中共毒害到岌岌可危的地步了。农夫寓言的结局能否如传奇小说一样,出现意想不到的发展——农夫心知必死,死前要为人间除害,奋力一搏,将毒物杀死。由于农夫的勇敢和善心,奇迹出现,他体内的毒素自然排出,好心的农夫得以生还。

海外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华盛顿DC大型集会、游行,呼吁解体中共,结束迫害。(戴兵╱大纪元)

若世人都能认清中共的邪恶本性,齐心解体中共,天助自助者。天助有勇气、有善念的人。到那时,天清日晏,世界将会迎来一个崭新的天地。

——转载自《新纪元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蔡大雅:中共治下农民的百年悲歌
夏祷:两个中国——人类文明的双蓝图(上)
夏祷:两个中国——人类文明的双蓝图(下)
楚一丁:与中山之路背道而驰的中共强权之路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天花疫苗正量产 习头衔有两变化?
【财商天下】中共重提上海金融战 二十大有变数?
【秦鹏直播】美六大招对抗中共 北京2招回应
【十字路口】出兵台海斗中共 拜登玩真的?
【百年真相】豪掷惊国际 曾庆红儿子的敛财内幕
神韵推出线上影音平台:神韵作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