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美国警察对黑人特别暴力吗?

人气 271

【大纪元2021年02月10日讯】2020年5月25日,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发生了一起警察致死一个名叫乔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的黑人的事件。由此引发了一场蔓延全美的抗议运动。

佛洛依德之死本来只是一个个案,为何引起如此大的的抗议运动?那是因为不少人有一种印象,认为美国的警察对黑人特别暴力,不把黑人的命当命;所以这场抗议运动最响亮的口号就是“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警察则成为众矢之的,不少抗议者提出要“削减警费”(Defund Police)。

(一)不能只看一组数据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在美国,黑人只占总人口的13.4%,但黑人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的人数却占致死总人数的25.4%。单看这组数据,确实很容易得出黑人受到系统性种族歧视,警察对黑人特别暴力的印象。

但是,如果我们再看看别的数据,就会发现这种印象其实靠不住。

首先,在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的人中,最多的是白人,占致死总人数的44.1%,是致死黑人数目的1.7倍。警察打死的白人要比黑人多得多,因此,要说警察对黑人有系统性种族歧视,要说警察有白人至上主义,总觉得有点不对头。

不错,在美国,白人占总人口的60.4%。按人口比例,白人被打死的要比黑人少很多。在这个问题上,按人口比例做比较显然更合适。在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中,就有一个“各族裔被警察暴力执法比例”。该数据显示:美国平均每年每百万人中,白人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的有2.4人,而黑人高达6.3人。但黑人并不是最高的,最高的是太平洋岛民,太平洋岛民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的高达8.5人。白人也不是最低的,最低的是亚裔,亚裔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的只有0.45人,还不到白人的1/5。

如果你说黑人因按比例死于警察暴力执法的人数多,就表明黑人受到系统性种族歧视,那么你是否必须说太平洋岛民受到的系统性种族歧视更严重呢?亚裔死于警察暴力执法的人数比白人还少得多,那是否表明亚裔在美国享有特权,受到系统性的种族优待呢?

顺便一提,我发现,很多谈论美国种族歧视问题的人,总是只拿黑人和白人做比较,总是遗漏掉其他族裔,尤其是亚裔。事实上,只要引进亚裔的相关数据,那些结论就十之八九站不住脚了。

(二)与警察合作的人不会遭警察枪击

《华尔街日报》文章说,根据多项研究显示,美国警察没有系统性针对任何一个特定族裔的歧视现象。2015年司法部对费城警察局致命武器使用的评估,白人警察比黑人警察和西班牙裔警察更少向没有武器的黑人嫌犯开抢。哈佛大学黑人经济学家教授罗兰‧弗莱尔说:没有迹象显示,警察在开枪时有种族偏见。

《华盛顿邮报》的数据库显示:警察在2019年开枪致死了999人。其中250人为黑人(25%),其中14人没有武装(1.4%),其中只有1人没有以某种方式企图逃避或抵抗逮捕(0.1%)。《华盛顿邮报》文章说,结论是清楚的:与警察合作的人不会遭警察枪击。(1)

如果你企图逃遁或抵抗逮捕,警察就可能对你开枪,不管你是什么肤色。数据表明,各种肤色的人在逃遁或拒捕时而被警察开枪的概率几乎是一样的。任何族群,只要他们暴力拒捕的比例高,被警察枪击的概率必然大。这和种族歧视无关,只和暴力拒捕有关。

(三)关于美国的警察暴力

在美国,华人被警察打死的很少,按比例也是很少的。主要原因就是面对警察执法,华人都很配合,极少暴力拒捕。

网上可以查到一份写给华人新移民的“美国移民指南:在美国不听警察的话后果有多严重”。其中写到:“在日常生活中,一般民众与警察直接打交道的机会并不多,一旦遇到警察执法,民众就需要了解自己能做什么,必须作什么以及根本不能做的事。比如驾车人被警察拦下,那可能就是因为警察认为你违反了交通规则,所以面对警察时不论你觉得有多大的理,也要非常小心地注意自己的语言、动作、肢体行为和情绪。首先绝不能同警察争辩甚至是争吵,因为你讲的任何话都可能成为警察指控你的证据。除了不能乱说,还不能乱动,你的手一定要放在警察能看得到的地方,没有警察命令,千万不要用手去拿东西,因为你手中拿有有任何像枪的物品,警察都有可能人为你对他的生命构成威胁,极有可能先下手为强。当警察要逮捕你的时候,千万不要跑或是抵抗,也不能用手去触摸警察肢体,这些都会容易让警察有过度反应。在现场不要对警察的处理抱怨,或是告诉警察是错的甚至提出要告警察,这些都是属于妨碍执法甚至是威胁警察。”

有人说,华人配合警察执法,是因为华人胆子小;另外也是因为华人个头小,美国警察都人高马大,打不过,警察不会感到自己受威胁,所以也不必格外使用暴力。这些说法有多少根据,暂且不论。无论如何,守法总是应该的。不过话说回来,有些族裔抗拒警察执法的人多,那确实也和他们的块头大、爆发力强有一定关系。

但是,美国警察身上是有枪的。在美国,嫌犯暴力抗法并不少见。嫌犯明知警察有枪,为何还敢打还敢跑?合理的解释是,因为他们知道警察不敢随便开枪,如果你爆发力强又跑得快(且不说有些嫌犯自己也有枪或其他武器),经验告诉他,和警察对打然后跑掉,成功是大概率。

这些嫌犯为什么不肯和警察合作?因为他们多半是真的犯了事,如果配合执法,束手就擒,到头来很可能会判罪会坐牢的。一般人若是犯了事,明知配合警察就会判刑就会坐牢,为什么还去配合?就是怕打不过,跑不掉,就是怕警察开枪。如果你料定警察不会开枪,而且你又对自己的爆发力或者是对自己的武器很有自信,那多半就不会和警察配合了。

如果美国警察真是那么动辄开枪,嫌犯只要犯的不是死罪或极重之罪,一见警察到场,哪里还敢对打还敢逃跑?哪里还会有那么多人暴力抗法?借用《左传》上水和火的比喻。火看上去很凶猛,一般人都会躲避,被火烧死的人反而少。水看上去柔和,很多人不害怕,敢去靠近水敢去玩水,被水淹死的人反倒更多。在这里,死于水的人比死于火的人多,不是水比火凶猛,而是水比火柔和。在美国,警察开枪打死的人多,不是大多数警察随便开枪,而是大多数警察不敢随便开枪。俗话说得好,“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所以还是免不了有些嫌犯碰上警察开枪,结果被打死。但这种情况必定是小概率,所以其他的嫌犯并没被吓住,所以还是会有不少嫌犯敢暴力抗法逃之夭夭。

因为美国枪支泛滥,警察执法须带枪,但警察有枪就有可能随便打死人,所以又规定除非警察自己受到生命威胁否则不得开枪,但这样一来又给嫌犯暴力抗法、成功脱逃提供了机会。毕竟,大多数嫌犯只是想逃跑,并无动机要伤害警察性命。因此在多数情况下警察都很难开枪。于是可能同时发生两种弊端:

一种弊端是警察随意开枪打死人,另一种弊端是嫌犯料你警察不敢随便开枪,所以敢暴力抗法然后成功脱逃。

很多谴责警察过度暴力的人就是只讲前一种弊端,不提后一种弊端。如果要问这两种弊端哪一种更多?当然是后一种。因为若是前一种弊端多,就不会有后一种弊端了。如果警察真是随便开枪,就没什么人敢暴力抗法了。《老残游记》里写到一位远近闻名的清官,在他的治下,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但其实这位清官是个酷吏。

正因为警察不敢随便开枪,才会有很多嫌犯敢于暴力抗法然后逃跑;正因为敢于暴力抗法然后夺路而逃的嫌犯很多,总会有些嫌犯碰上警察开枪,因而被警察打死的也不少,所以警察开枪打死嫌犯的人数也多;于是很多人便误以为问题出在警察乱开枪,其实正相反。正因为法网不严,所以才有很多人以身试法;正因为以身试法的人太多,法网再松也会有很多人陷进去。于是很多人就归之为法网太严,其实正相反。

亚特兰大的布鲁克斯(Rayshard Brooks)就是暴力拒捕,夺过警察的电枪还对警察射击,然后跑掉,警察开枪把他打死,引发轩然大波。因为抗议者认为,人家都跑了,对你警察又没有生命威胁,你警察凭什么还要开枪把他打死?跑了就跑了嘛。事实上,在大多数类似情况下,嫌犯就是在暴力抗法之后,成功脱逃。美国警察的做法,总的来说给人的印象是,宁可多一些嫌犯拒捕然后成功脱逃,也要少一些警察过度暴力把人打死。那种认为美国警察的主要问题是过度暴力,是不符合实际的,也是不符合逻辑的。

(四)“削减警费”不是一个正确的口号

由此可见,“削减警费”这个口号是不正确的,因为它把有高比例的黑人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这件事归咎于警察。其实警察只是奉命执法。哪个族群犯罪率高,哪个族群拒捕率高,哪个族群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率必然就高。黑人犯罪率高,黑人拒捕率高,所以黑人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率就高。如果黑人的犯罪率降低了,如果黑人的拒捕率降低了,那么黑人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率自然就降低了。

去年看过一段视频,一位黑人学者就说,要反复告诉大家,面对警察执法,要配合,不要抗拒。

如果你坚持认为美国存在着对黑人的系统性种族歧视,那么很明显,这种系统性种族歧视并不存在于警察这个环节,并不存在于警察奉命执法这个环节,而是存在于之前或之后的环节。你应该致力于研究和改进的,是哪些因素造成了黑人的高犯罪率,是哪些因素造成了黑人更不愿意配合警察执法。这都不是警察的问题。这是警察之外的问题。

和很多国家不一样,美国没有全国性的统一的庞大的警察队伍。美国的警察都属于地方。地方上的警察局长,地方政府就可以撤换,地方警察的经费,地方的议会就可以裁减。美国的警察并不是那么强势,并不能任意妄为。在美国当警察是有很高风险的。很多人只看到美国警察执勤杀死的人很多,他们没看到美国警察执勤被杀死的也很多,比其他民主国家多得多。

去年一场“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最响亮的诉求是“削减警费”。警察似乎成了对黑人“系统性种族歧视”的第一责任者。这显然是不符合实情的。把据说是那么严重那么普遍的一个社会问题,让区区警察来担责。这本身就没有说服力。

(五)由概率问题引出的问题

南卡共和党参议员蒂姆‧斯科特(Tim Scott)说他曾多次被警察截停,以核实他开的豪华轿车是不是他的。不少黑人都有类似经历。华人开豪车就很少遇到这种麻烦。这看上去是歧视黑人而不歧视华人。可是这些年来,美国政府在打击盗窃知识产权和反情报调查中,华裔学者往往成为首当其冲的怀疑对象,其中也出过冤假错案。黑人学者则很少遇到这种麻烦。这看上去又是歧视华人而不歧视黑人了。这是怎么搞的呢?

其实,这主要是个概率的问题。因为资源永远是有限的,有关部门在执行某种任务时,不可能平均用力,总要划出重点,免不了要根据某种特征,把某类人当作重点审查对象。就像商场的保安,面对川流不息的人群,你不可能对每一个人都予以同等的关注,关注每一个人等于谁也不关注。你不能不根据某些外部特征,把某一些人盯得更紧些。就像负责社区治安的警察局,总是要划出某些地段、某些住宅楼列为巡查重点。派往这些地方的警察也总是配备较强的武力,这些警察也总是比在其他地方巡查要更紧张,不少误伤误杀就是发生在这些地方。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从展开工作的实际出发,像这种根据概率划出重点的做法恐怕很难避免;但是在具体实行过程中,这种做法又确实有可能对某些族群造成某种被歧视的感受或后果。对此我们应该予以高度关注。但我们不能认为这就是系统性种族歧视。

(六)多数人不赞成削减警费

最后,再回到“削减警费”这个口号上来。就在去年“黑人的命也是命”(BLM)运动的高峰期,雅虎6月民调显示,多数黑人并不赞成这个口号,50%的黑人希望街上有更多而不是更少的警察。另外,众所周知,在去年BLM运动期间,特朗普和拜登都明确表态,不支持“削减警费”。确有不少民主党支持“削减警费”,但拜登并不赞成。拜登在去年年底的一次会议上对民权领袖们说:共和党拿这件事大做文章,说我们支持“削减警费”,让我们在选举中丢了很多分。(2)上周,2021年1月27日,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发表一篇报道,根据一项对全美130位市长(其所在城市人口都超过75000)的最新调查显示,绝大多数美国城市的市长都不支持“削减警费”。有80%的市长表示,他们认为他们去年的警察预算 “差不离”。

注释:

(1)链接: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national/police-shootings-2019/
(2)链接:https://www.nbcnews.com/politics/2020-election/leaked-recording-biden-says-gop-used-defund-police-beat-living-n1250757

由议报 转载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澳工党吁公众就反对修订《反种族歧视法》发声
种族风波之下 第四名美国警察局长辞职
美国警察逮捕市长 网民:中共公安敢吗?
【名家专栏】向美国警察开战不可持续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内部暗潮涌?中共发血腥警告
【新闻看点】中国疫苗爆无效 董经纬事件美发话
【秦鹏直播】赵立坚曾甩锅武汉军运 美国会调查
【时事纵横】中共7.1露怯 逾二百军巴塞爆鸟巢
【远见快评】达萨克猛料曝光 苹果终局背后玄机?
【财商天下】大量粮食靠进口 中国耕地却抛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