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选者的炫耀:组织、资金与法案的充分准备(2)

作者:何清涟

人气 2060

直到2019年末,川普的执政成绩单都非常靓丽,无论是经济、政治、社会政策,民主党通过正常选举,都无法获得胜利——被誉为窃选战略的总设计师(The Architect)迈克尔·波德霍泽(Mike Podhorzer)在2019年充分认识到这一现实,为此动员了全部力量,从组织、资金、法案到人力都做了充分准备。

一个八爪鱼式的庞大操控选举网络组织

波德霍泽是美国劳联-产联(AFL-CIO)战略研究主席的助理,AFL-CIO是55个工会的联合会,代表1250万会员。波德·波德霍泽积二十余年竞选政治的丰富经验,曾有一本炫耀竞选技能与战绩的《胜利实验室》,此书奠定他在互联网时代政治竞选这个行当中的地位:数据驱动政治的早期领导者。

在数据驱动政治这个新领域中,能够与波德霍泽并驾齐驱的人物只有那位英国退欧的“关键先生”多米尼克·卡明斯(”Mr. Key” Dominic Cummings)。但卡明斯与波德霍泽这两位虽然同为数据驱动政治的先驱人物,对全球化(大重置)所起的作用却完全是相反的:卡明斯助力英国脱欧是否定全球化,波德霍泽助推民主党当选是为了推动大重置。

但波德霍泽所作所为,远比当年卡明斯要难得多,卡明斯的任务主要是争取现实生活中的真实选民,波德霍泽知道仅仅争取现实中的真实选民远远不够,必须创造选民,还要将这些虚拟的选民装饰成真实选民,因此,计划周密得多。

波德霍泽为2020美国大选创立的组织叫做“民主保卫联盟”(democratic Defense Coalition),下面根据需要再成立各种二级组织,采取各种因应时势需要的政治行动。这个松散的联盟虽然是个有限目的——保证民主党在2020大选中胜选——的临时聚合,但作为一个组织应该具有的动员机制 、吸纳与整合机制、驱动力机制、控制机制等一应俱全。这个组织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竞选网络,宛如一只巨型八爪鱼,将爪子伸向美国社会的各个角落:联合了150多个NGO及各种组织、包括计划生育(Planned Parenthood)、绿色和平(Greenpeace)、不可分裂(Indivisible)和前进(Move On)等抵抗组织;按照不同的任务与特定目标定期与临时因应需要召开的Zoom会议,其中比较重要的有:全美37个州的州务卿与检察长参加的定期会议;全国选举诚信委员会的22名民主党人和22名共和党人每周至少一次的Zoom会议。每次会议都会确定即期行动方向与原则,负责联系实施计划的合适人选。

在选举日之后,捍卫民主同盟实时监控了每一个压力点,以确保川普不能推翻结果。著名律师、前奥巴马政府官员诺姆·艾森(Norm Eisen)曾招募共和党和民主党人加入选民保护计划(Voter Protection Program)的董事会。从11月3日之后到1月20日,一共78天,他们列举了一个详细的78天“防政变计划”,《影子竞选秘史》将其分成五步:第一步是赢得选举;在那之后是赢得计票、赢得认证、赢得选举人团,以及赢得通常只是形式上的过渡步骤。大选之夜的惊心动魄,文章也有记载,在六州宣布停止计票的11时许,川普获得大胜,民主党深感绝望,几百位联盟的骨干立即紧急召开一个Zoom会议,但掌握全局的波德霍泽早就筹划好在大选日之后用邮寄选票的“蓝色浪潮”淹没“红色幻影”,胸有成竹地安抚与会人员,用数据展示了他的计划。这个细节可以解释,密歇根、宾夕法尼亚、乔治亚、亚利桑那、威斯康辛、内华达等六个摇摆州为什么在11点之后不久停止计票,恢复计票之后,在密歇根州出现那著名的“拜登曲线”——大选日之后源源不断的邮寄选票几乎都是拜登的票(蓝色浪潮)。一直有人认为,六州同时停止计票究竟是谁的指令,看了这篇文章,应该不难获得解答,因为37个州的州务卿当中,十有八九包括那六个州的州务卿在内。

《影子竞选秘史》高度肯定了乔治亚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伯格(Brad Raffensperger)等共和党官员在这次大选中所立功劳,却忘记应该表扬密歇根州的民主党州务卿女士州国务卿乔斯林·本森(Jocelyn Benson)。密歇根州在2020大选中舞弊现象丛生,本森女士曾下令郡办事员,让其“销毁特定选举数据和软件”,在阻挠共和党反对认证拜登当选的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她曾出版一本专著,《州务卿:民主进程的监护人(选举法,政治和理论)》(State Secretaries of State: Guardians of the Democratic Process (Election Law, Politics, and Theory),分析介绍州务卿在选举中的重要作用。该书通过一系列案例研究、轶事以及对州务卿采访,首次对选民登记,执行投票法律和法规,监督,监督方面的作用进行了深入研究,算是一本州务卿选举工作指南。本森极强的政治操控能力与她在选举认证中的表现,有人称她是“川普的克星”。

雄厚的资金

《影子竞选秘史》证实了一件事情,该联盟与硅谷、商界组成的反川统一战线,让民主党阵营成功地筹集到前所未有的巨款。这些资金有多少?据联邦选举委员会2月10日公布的数据:民主党共筹集资金32亿多美元,是川普筹款的4倍,而且都花光了。这么巨额的选举经费投入,确实足够供养大选期间从上到下、在全国有数万人参加的选举操控系统的人员。《影子竞选秘史》一文说,仅扎克伯格就出了3亿多资金。这笔巨款的数额小于托马斯·莫尔协会的阿米斯塔德项目(The Amistad Project of the Thomas More Society)公布的数字。2020年12月17日,阿米斯塔德项目发布一份报告,扎克伯格通过五个基金会资助10个非营利组织,将高达5亿的私人资金注入选举的公共管理中。报告还显示,这个黑钱网络的建立是为了收集、汇总和分析从第三方收集到的信息,这些第三方可以直接获取各州的选民档案,目的是鼓励无法无天(encouraged lawlessness),影响美国的选举和选举政策。

收割选票的重要方式就是购买选票。有了这么庞大的资金后援,民主党的受薪社工可以长期驻扎在各个社区活动,尤其是养老院、低收入者聚集的社区,培训人员,让他们用各种方式购买、收割选票。一位负责宾州、新泽西、纽约三地选举事务的高级民主党党工,领导了三州的选举欺诈者团队,仅在新泽西州就指导了至少20名民主党工作人员,他曾在2020年8月接受了《纽约邮报》记者的采访中,公开了自己从事选举欺诈活动的种种技巧与活动。其中包括帮助美国位居第十的富翁迈克·布隆伯格(Michael Rubens Bloomberg,又译作迈克尔·彭博)在竞选纽约市长的第三个任期时买票,每票价格约为174美元。布隆伯格本人在2020年2月26日南卡罗来纳州的民主党总统辩论会上,曾声称他为民主党人在2018年中期选举购买了21个席位,因此才让南希·波洛西有机会做议长

涉及全局的关键布局:民主党众议院的2019-HRR1法案

《影子竞选秘史》记述:保卫民主联盟的创始人迈克·波德霍泽从2017年就开始研究川普2016年为何胜选,当发现是工会的基本盘——制造业工人对民主党的背叛导致这点之后,他认为要想赢得2020年大选,“第一个任务是彻底改革美国摇摇欲坠的选举基础设施”,所谓彻底改革,当然就是从法律上铺平道路。

2018年中期选举民主党掌控了众议院之后,于2019年1月公布了一份长达600页的法案House Resolution 1 (H.R. 1法案),专门用于“选举改革”。其中一些立法旨在武器化竞选融资法,赋予民主党更多控制政治言论和恐吓反对者的权力,包括两大类内容:1. 该法案将要求各州提早投票,必须允许选举日和在线选民注册,从而削弱了投票册的准确性。将使各州从政府数据库中自动注册选民,包括联邦福利受益人。高校被指定为选民登记中心,并且16岁的年轻人将提前两年进行投票登记。2. 该法案要求“无过错”的缺席投票,允许任何人以任何理由通过邮件投票。3. 它保留了“选票收集”规则。该规则使有薪激进主义者可以在社区中四处徘徊,以提高缺席者的选票。

特别让人不解的是,如此重要的一部旨在改变选举规则的法案,共和党人及川普竞选团队,居然没加以关注。直到2020年大选过后的11月10日,华盛顿的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高级法律研究员、前联邦选举委员会成员、选举法专家斯帕科夫斯基(Hans von Spakovsky)在著名保守派主持人莱文(Mark Levin)的专访中,才提到了该法案是民主党为收割选票所作的准备:大选前,民主党及其代理人提起了几百个诉讼——这种针对选举法进行的密集诉讼前所未有,所有的诉讼都试图消除已有的缺席和邮寄选票的安全措施,如证人签名,签名对比,让本次选举陷入选举欺诈和选票收割的泥潭。

2020年美国大选之后,民主党食髓知味,H.R.1议案经过补充之后,将赋予国会对未来全国选举的完全权力,并在某个合适的时候寻求国会通过。One America News Network在2021年2月3日专门做了个节目,介绍该法案的内容要点:

1. 强制全国线上注册选民,无法核实选民身份;

2. 投票日当天注册为选民;

3. 全国收割选票;

4. 允许重罪犯(包括杀人犯和强奸犯)投票;

5. DC和波多黎各变成州(这是为Pack Court作准备,每个新增加的州增加两名参议员,民主党可以增加4名,从此永远在参议院占多数,然后通过提名左派大法官,占据高法大法官的多数);

6. 16岁可以注册投票(16岁的人心智未成熟,易受左派教育蛊惑);

7. 禁止把非公民从选民名单中剔除;

8. 禁止选民身份证,把联邦选举委员会从两党共同控制改为由执政党控制;

9. 严惩那些因选举去“骚扰”投票站工作人员和政府官员的人;

10. 开宗明义,修改宪法:不再是州议会决定选举,而是国会有广泛的权力决定选举的时间、地点和方式。

主持人评价说,这个法案是“把选民欺诈神圣化”,如果通过,“这个法案是民主的死亡”。

应该承认,民主党阵营这场操控选举的谋划确实非常周密。无论是川普还是共和党参众两院,为2020大选所做准备远远不足。在选举方式发生重大变革的数据时代,共和党以传统竞选方式应对组织周密的数据操控大选,只能认栽。如果不认真重新组织共和党,动员本党精英投入力量研究并堵塞各种制度漏洞,共和党今后不可能有赢的机会。

大纪元首发

▼ 相关影片

纪元播报】制作组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何清涟:全球产业链重置 中越引资位势之变(1)
何清涟:美国2020——分裂成两半的着火大厦
何清涟:美国2020大选——川普必胜
何清涟:国际政治大洗牌 中国RCEP抢先机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美国制裁才知中国超级电脑有假
【新闻看点】美对台新规踩红线 中共诡异没声
【时事军事】美海军惊人计划 快速打击剑指中共
【探索时分】美军隐形航母杀手AGM-158C
【预告】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专访新书作家:成功亚裔与种族歧视的背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