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三招可推动美中稀土和医疗物资脱钩

人气 6100

【大纪元2021年02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报导)2月17日,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发布报告表示,美国对中国生产的药物、稀土依赖严重,这是两大战略物资。美国政府必须通过建立自己的产业链、不采购中国药品等医疗物资和稀土,并采取加征关税等三大举措,逐步与中方脱钩。

这份题为“击溃中国(中共):定向经济脱钩与长期的经济战”(Beat China: Targeted Decoupling and the Economic Long War)的报告长达84页,被美国媒体Vox称之为“美中长期竞争最详细的战略”,“反映了两党对美中未来经济关系的共识日益增强,真正把从华盛顿传来的观点写成了文字,即美中关系是一场零和游戏。”

科顿是上届国会经济政策小组委员会的主席,熟知美中经济关系中最敏感的信息。科顿在报告序言中说:美中经济的一体化,远超过冷战期间自由世界与苏联之间的经济关系,而中共正是希望利用这种关系和美国的自由,在不发生大规模战争的情况下,按照自己丑陋的意识形态,取代美国,重塑全球秩序。几十年后,当美国人醒来发现美国变得更穷、更弱、更不利时,为时已晚。

报告中说,“与被动的代价相比,与中国定向脱钩的代价显得微不足道,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美国变得越来越衰落,把自己的地位拱手让给一个致力于让世界屈服于其意志的极权主义国家。美国人必须采取果断行动,避免这种命运。”

该报告一共分为四部分,一是美中经济关系现状,二是与中国定向经济脱钩,三是如何减少脱钩代价,四是联邦政府的作用。

与中国稀土供应链脱钩

报告中说,2019年6月,美国商务部发布了一份令人不安的报告,报告发现,中国是众多矿产的主要或主导供应国,美国在关键矿产方面严重依赖中国。例如,2017年,美国进口的所有钪(用于激光器和固体氧化物燃料电池)、74%的美国铋(用于制药和半导体制造),都来自中国,这种依赖程度令人震惊,因为美国没有能力加工这些矿产。该报告发现,在其审查的35种矿物中,美国有14种完全依赖进口。35种材料中的16种因为无法及时获得,“已经给国防部造成了某种重大的武器系统生产延误”。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对中国稀土的依赖,这种包含17种元素的矿物,是制造许多商用和军用电子产品所必需的,从iPhone的触摸屏,到美国空军导弹制导系统等。尽管它的名字叫稀土,但这种矿物在自然界其实很常见。然而由于开采和加工过程困难、昂贵和危险,全球只有少数几个地方可以开采和加工。

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稀土生产国。然而,中共战略规划者认识到稀土对现代技术的重要性,并在此后几十年里,有条不紊地垄断了市场。如今,中国在全球稀土行业中占据主导地位,从2016年到2019年,中国供应了约80%的美国进口量。除稀土原料外,中国还拥有全球至少85%的稀土加工能力,将提取的稀土元素转化为有用的原料。

由于中共曾利用稀土作为武器,对付对手,这种依赖是危险的。2010年,因为一艘拖网渔船的争端,中国停止了对日本的稀土出口,导致稀土价格飙升。在最近的贸易争端中,中共威胁要对美国做同样的事情。

虽然美国正试图摆脱对中国稀土开采的依赖,2019年国内产量增长了44%,达到26,000公吨。但如果中国仍然在稀土加工方面占据主导地位,用处不会太大,Mountain Pass矿是美国唯一的稀土矿,目前仍将稀土开采后,运往中国加工。不过它计划在2022年开始当地加工。

中国是最大的永磁体生产国,占全球供应量的90%以上,美国国内没有生产这些磁体的企业。中国在稀土这一特定的关键应用中,占据了主导地位,以至于五角大楼不得不一再放弃在美国武器中,使用中国制造部件的禁令,以便在F-35战斗机中安装稀土磁铁。五角大楼的钕铁硼磁铁供应如此不稳定,以至于五角大楼寻求在2019年建立一个为期6个月的轮流库存,并在最近为稀土磁铁供应链研究提供了一笔资金。

美国需要结束对中国的依赖,以保护其商业和军事生产免受禁运和其它供应冲击。

美国应设法使其稀土的国外来源多样化,建立自己的稀土产业,并削弱中国在稀土市场上的主导地位,减少美国盟友和合作伙伴对中国稀土元素的依赖,以便在发生危机时能够迅速扩大规模。

为推进这一目标,美国政府应要求在特定日期之前,联邦政府采购的所有产品,不含在中国开采或加工的稀土和关键矿物。这将激励稀土制造商将其供应链移出中国。政府可以为国内稀土项目提供补助,并对中国稀土公司产品额外征税。美国政府还应该建立国家稀土投入战略储备,并限制美国人投资于稀土供应链的中国公司等。

与中国医疗供应链脱钩

报告中说,这场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暴露了美国医疗供应链的重大弱点。在疫情初期,中共多次阻止美国公司将其在中国工厂生产的产品出口到美国。中共还宣称,如果中国禁止药品出口,美国将“陷入中共病毒的地狱”。

美国错误地把医疗供应链放在中国,使得中共主宰了基础化学品、活性药物成分(API)和医疗设备的生产。明尼苏达大学的研究人员称,近90%的美国仿制药中,三分之二的活性成分来自中国,美国国内已经无法生产青霉素、阿司匹林、维生素C和许多仿制抗生素。

近年来,美国90%以上的抗生素、维生素C、布洛芬和氢化可的松,70%以上的对乙酰氨基酚和40%至45%的肝素,都是中国制造商供应的。在某些情况下,也没有中国之外的基本药物供应商,这意味着美国患者将受制于中共。

中国药品安全和质量标准,也是出了名的低。原因在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并不定期对成品药或其成分进行检测,而是依靠公司的自愿检测。当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发现问题时,为时已晚。如在2008年,来自中国的一种受污染血液稀释剂,导致二百多名美国人死亡。

北京在医疗供应链中占统治地位,并非偶然。如同稀土一样,中共将医疗确定为战略行业,并全力支持国内生产商,将外国竞争者赶出市场。

中共将自己定位为全球供应链的主导者。事实上,中共已经公开宣布要主导全球医疗市场,“中国制造2025”战略将生物医药和医疗设备,确定为中共力争十年之内,占据主导地位的十个关键行业之一。

美国医药制造业的毁灭,源于中共厚颜无耻的低价倾销战略。以青霉素为例,中国企业形成一个垄断集团,并在2004年开始向国际市场倾销该药的原料。这一年,美国最后一家青霉素生产厂宣布关闭。从欧洲到印度的青霉素厂家,很快相继倒闭。四年之内,中共就扼制了世界上这一重要救命药物的生产。然后,在竞争对手被消灭的情况下,中共大幅提高了价格。

美国对中国的依赖还延伸到了医疗设备。美国甚至将医用口罩、手套和防疫服等基本用品的生产,外包给中国,这个错误在疫情初期变得非常明显,因为美国国内没有能力为医生提供足够的个人防护装备(PPE)。

美国无法生产必要的医疗用品,这对美国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危险。美国军方也依赖来自中国的医疗用品,来照顾美国军人,包括那些为遏制中共而部署在亚洲的前线军人。

美国必须减少对中国原料药的依赖。美国政府应该规定,在某一日期之前,所有联邦采购或报销的药品,都不含中国生产的原料药。这将影响到由国防部和退伍军人事务部(VA)以及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MS)报销的药品。通过利用联邦政府的购买力,来激励制药商将供应链撤出中国。如果企业对联邦政府的采购要求无动于衷,那么可以分阶段对与中国相关的医疗生产链,征收越来越高的附加费,同时为那些将生产带回国内的公司提供税收减免。

美国政府必须努力使医疗供应链更加透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应要求所有在美国销售的药品,都要标明原产国。如果美国人知道他们在药店购买的药品来自中国,他们可能会完全避免购买,从而增加对非中国替代品的需求。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也应该维护一个仿制药的在线网站,这个网站可以包括药品成分的来源地和生产地的信息。

药品和医疗器械与粮食、石油和武器一样,都是国家战略资源。美国的政策最终应该给予它们相应的待遇,解决国家在健康方面对中国的惊人依赖。

▼ 相关影片

纪元播报】制作组

责任编辑:林妍 #

相关新闻
应对芯片短缺问题 拜登周三将签行政令
强化晶片供应链 白宫:台湾是重要伙伴
智库:打破中共稀土垄断 澳洲可起关键作用
学者:国际环境有利台入美供应链安全联盟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美3舰围辽宁号 温家宝碰禁区遭封?
【未解之谜】报恩的白牛 印度男孩五次转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