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拜登避谈中共隐瞒疫情 媒体噤声

人气 766

【大纪元2021年04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Lloyd Billingsley撰文/云川编译)4月6日,有记者问总统拜登,是否曾就中共可能在疫情初期误导世界的报导询问过习近平。

拜登的回答是:“我没有和习主席进行过这样的对话。”对于武汉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WIV)以及其可能泄漏导致瘟疫暴发的COVID-19病毒(中共病毒)的相关报导,总统没有发表评论,尽管有证据证实了这种可能性。

英国广播公司(Canada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以下简称CBC)的凯伦‧保罗斯(Karen Pauls)2月份的报导称,加拿大之前解雇了温尼伯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ational Microbiology Lab, NML)的邱香果博士,她是来自中国天津的病毒学家。保罗斯解释说,邱在2017至2018年间至少5次前往中国,其中包括1次在“从事最致命病原体的研究”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提供培训。

根据加拿大政府官员的说法,邱在2019年应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要求,向该实验室提供了一些病毒样本。

正如保罗斯指出的,这些病毒样本包括埃博拉病毒(Ebola Makona,3个品种)、Mayinga、Kikwit、Ivory Coast、Bundibugyo、Sudan Boniface、Sudan Gulu、MA-Ebov、GP-Ebov、GP-Sudan、Hendra、马来西亚尼帕病毒(Nipah Malaysi)和孟加拉尼帕病毒(Nipah Bangladesh)。

加拿大《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的汤姆‧布莱克韦尔(Tom Blackwell)报导,尼帕病毒可以从动物传染给人类,并且“能够在人类之间传播,可能引起急性呼吸问题和潜在致命性脑炎”。布莱克韦尔引用2018年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一篇论文警告说,尼帕病毒“大面积暴发及被用于制造生化武器的危险系数增加”。

CBC获取的政府文件表明,邱香果去武汉实验室的费用由“第三方资助”,但第三方的名字被删掉了。此外,2017年9月邱的中国之行的合作者姓名也被涂黑。

去年6月,渥太华大学法学教授、流行病学家阿米尔‧阿塔兰(Amir Attaran)向CBC透露,邱香果“将地球上最致命的病毒以及多种变种的遗传多样性最大化,送到了中国(中共)与军方有联系的从事功能增益研究(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的实验室,为中国(中共)实验人员利用病毒提供了最大便利条件。”(注: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功能增益研究是医学研究的一个领域,专注于研究微生物体内和体外的连续性传代。这对微生物施加正选择压力,实现突变,从而增强其致病性、传播能力和抗原性。)

尼迪‧苏巴拉曼(Nidhi Subbaraman)在《自然》(Nature)杂志上解释道,功能增益研究“使病原体变得更致命或更易传播”。这项研究在2014年被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以下简称NIH)禁止,但在2017年恢复。NIH和国务院也批准武汉病毒实验室成为合作者,美国通过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NIAID)对武汉实验室提供资助,该研究所自1984年起由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博士领导。

福西1966年获得医学学位,1968年受聘于国家卫生研究院。他并没有生物化学或分子生物学的高等学位,所以严格来说他不是病毒学家。福西从不批评中共,并盛赞世界卫生组织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而后者则称赞中共应对疫情的做法是世界的榜样。

福西辩称,冠状病毒(中共病毒)不是在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但他一直避谈武汉实验室的问题。世卫组织发言人、食品安全和营养专家彼得‧本‧恩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说,COVID-19病毒(冠状病毒,中共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漏出来的可能性“极小”。世卫组织3月30日的一份报告持同样观点。中共政权也极力否认武汉实验室是这次瘟疫暴发的来源。人们也都不知底细。

2月份众议院共和党人呼吁就国家卫生研究院对武汉病毒实验室的资助进行调查。共和党人希望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门(Health and Human Service)的独立监督机构找出卫生研究院何时知道武汉实验室进行冠状病毒实验,以及他们是否协调了任何有关实验室泄漏假说的任何消息。

议员们还想知道武汉实验室到底获得了多少来自卫生研究院的资助、资助何时结束。与此同时,北部边境仍在继续寻找证据。

上个月,加拿大下议院(House of Commons)的一个委员会要求加拿大公共卫生署(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交出所有与解雇邱香果和丈夫程克定有关的文件。

据加拿大媒体报导,该委员会还想要“与埃博拉和亨尼帕病毒(Henipah)被发送到中国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有关的文件”。世界各地的人们应该对这些结果相当感兴趣,但白宫可能不会。

在2020年竞选期间,拜登说中共“不是坏人”,也“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当川普(特朗普)总统在2020年1月对中国实施旅行禁令时,拜登称此举是 “排外主义”。因此,这位特拉华州的民主党人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中共导致瘟疫暴发的问题向习近平施压。

原文Biden Blows Off Question About China’s Pandemic Deceptio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劳埃德‧比林斯利 (Lloyd Billingsley)是一名新闻记者,在《头版杂志》(Frontpage Magazine)、《城市日报》(City Journal)、《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美国伟人》(American Greatness)等多家刊物上发表文章。出版的著作包括《我是骗子:美国联合骗子》(Yes I Con: United Fakes of America)、《奥巴马传记:文学调查》(Barack’em Up: A Literary Investigation)、《好莱坞派对》(Hollywood Party)。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意大利:中共入侵欧洲滩头堡
【名家专栏】美国需制定对抗中共的战略
【名家专栏】美国共产党向中共效忠
【名家专栏】美国须警惕中共的细菌武器研究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共产暴政和西方文明的自毁
【时事军事】卡梅尔在路上 梅卡瓦MK5还有多远
【马克时空】藉“机”摸透Su-30 印日年底进行联训
【舞蹈三剑客】意外发现:京剧挑战
【珍言真语】潘焯鸿:港发人民币债券 考验富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