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求是》透露习近平对时局的判断

人气 5435

【大纪元2021年05月01日讯】4月30日,中共的《求是》杂志刊登了习近平2021年1月11日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题为“习近平:把握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这篇文章透露了更多习近平对时局的判断,认为“”就是当今世界的主要特点,也解释了为何近段时间中共对外摆出了全面对抗的姿态。

习近平讲话的内容一直不断流出

1月11日习近平讲话后,中共党媒当时提到,习近平称“时与势在我们一边,这是我们定力和底气所在”,“必须增强忧患意识、坚持底线思维,随时准备应对更加复杂困难的局面”。

当时报导也称,习近平强调内循环“才能任由国际风云变幻”,始终“生存和发展下去”,“要在各种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狂风暴雨、惊涛骇浪中,增强我们的生存力”。

可以看出,中共高层对内外交困的局面有相当的认识,但外界实在看不出“时与势在我们一边”的逻辑从何而来,更看不出中共还有什么“底气”。

2月25日,中共祁连县新闻网曾刊登了县委书记何斌的一篇讲话,题为“在县级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专题研讨班上的发言”。文章描述,习近平“在谈到国际形势时,作出‘西强东弱’是存量、是历史,‘东升西降’是增量、是未来的政治判断;在谈到中美战略博弈时,作出‘当今世界最大的源在美国’、‘美国是我国发展和安全最大的威胁’等重大判断”。

这篇文章显示,习近平认为美国必然衰落,中共迟早要取代美国,就是要与美国博弈。

1月15日,中国大陆“观察者”网站也曾报导,中共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传达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文章导读称,“百年变局和百年疫情叠加,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中国崛起是一大变量……‘东升西降’是趋势,国际格局发展态势对我有利。美国遏制打压是一大威胁,既是遭遇战也是持久战。新冠肺炎疫情是一大考验,既是风险挑战也可危中转机,全球疫情持续蔓延将会对全球各方面造成重大影响。”

《求是》刊登的文章基本印证了上述内容,更和盘托出了习近平对时局的主要判断。

“世界最主要的特点就是一个‘乱’字”

习近平说,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

显然,习近平把这些看作了争霸世界的资本,他接着说,“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世界最主要的特点就是一个‘乱’字,而这个趋势看来会延续下去。这次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各国的领导力和制度优越性如何,高下立判。时与势在我们一边,这是我们定力和底气所在。”

这段话完全透露了中共以疫谋霸的真实意图。中共一直就在利用各种机会搞乱世界秩序,企图在乱中制造争霸的条件,中共故意散播武汉肺炎病毒,确实起到了搞乱世界的作用。这竟然成了中共所谓的“时与势”和“底气”。

拜登刚刚也说,“习非常急切(让中共)成为世界上老大”,习认为,“民主制度无法(跟专制)在21世纪竞争,因为(民主)需要花太多时间才能达成共识”。

拜登的话大概说对了一半,习近平更提出,现在就是与美国争霸的良机。习近平认为“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机遇和挑战之大都前所未有,总体上机遇大于挑战”,“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全力办好自己的事,锲而不舍实现我们的既定目标”。

习近平大谈“时与势”、“底气”和“重要战略机遇期”,当然想树立自己的权威、给下属打气,也在试图回避一系列严重失误。中共以疫谋霸伤害了全世界,疫情也同时严重伤害了中国,中共的口罩外交、要求感谢、抄作业的大外宣做法,以及故意甩锅、战狼外交,导致陷入了国际孤立,特别是中美关系迅速破裂,中共实际遭遇了多重打击、陷入了困境。

“内外部风险空前上升”

习近平不肯承认决策性失误,却不得不承认当前的内外交困。

他说,随着“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和国际力量对比深刻调整”,“面临的内外部风险空前上升,必须增强忧患意识、坚持底线思维,随时准备应对更加复杂困难的局面”。

相对于外部困境,习近平更担心的实际是内部危机。他说,“如果安全这个基础不牢,发展的大厦就会地动山摇”,“既要敢于斗争,也要善于斗争,全面做强自己,特别是要增强威慑的实力”,“要防止大起大落”,“要确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安全,要防止资本无序扩张、野蛮生长”,“要防止大规模失业风险”,“有效化解各类群体性事件”,“在不同阶段加不同的锁,有效处理各类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

这些话讲的实际都是内部安全问题,中共面对外部巨大压力时,首先担忧政权是否会崩塌,个人的权位是否还能保住。

习近平还说,“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取得过辉煌成就,但后来失败了、解体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苏联共产党脱离了人民,成为一个只维护自身利益的特权官僚集团。”

如今的中共权贵们,还有哪个相信所谓的社会主义,他们实际都成了马克思描绘的权贵资本家,比前苏联共产党有过之而无不及,并正在演绎马克思理论彻底失败的又一个例证,中共高层不过还想用这个骗人的理论维系政权、维系权贵利益而已。中共正在步前苏联的后尘,现任中共高层所作的,正在加速这一历史进程。

“内循环”产生的真实背景

习近平说,“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国际经济循环格局发生深度调整。新冠肺炎疫情也加剧了逆全球化趋势,各国内顾倾向上升”,“在疫情冲击下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发生局部断裂”,“不少企业需要的国外原材料进不来、海外人员来不了、货物出不去,不得不停工停产。我感觉到,现在的形势已经很不一样了,大进大出的环境条件已经变化”,“去年4月,我就提出要建立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

这段话表明,中共高层深知全球供应链一去不复返了,除了“内循环”,实际也毫无办法了。习近平没有表示要尽力挽留供应链的态度,应该想掩盖对外关系上的严重失误,更要掩盖以疫谋霸的失败。

习近平还引用毛的话说,“无论处于怎样复杂、严重、惨苦的环境,军事指导者首先需要的是独立自主地组织和使用自己的力量。被敌逼迫到被动地位的事是常有的,重要的是要迅速地恢复主动地位。如果不能恢复到这种地位,下文就是失败。”

近日,习近平在广西考察湘江战役纪念馆时,也有感而发,称“视死如归、向死而生、一往无前”,“在最困难的时候坚持下去”。

中共对外四面出击,正是遵循了要争取主动的逻辑,实际是垂死挣扎。无论中共党内,或是中国普通老百姓,应该没有多少人真的认为“内循环”能行得通。而且,按照“内循环”的思路,习近平描绘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将难以为继,还有什么资本争霸呢?

习近平自称“内循环”是先手棋和主动的战略选择,实际更多地想说服中共各级官员继续跟着他走、对他个人效忠,但这些口号式的党文化语言应该很难再糊弄大多数中共裸官了。

《求是》应该隐去了不少无法公开的内容,不过目前透露的信息,应该就能解释中共近期对外全面对抗的举动了。中共高层偏要在困境下争取所谓的主动,对外强硬实际更多为了尽量促使内部为了共同保命而抱团,进而掩盖连串的决策失误,更防止在内斗被抓住把柄而失势。

习近平画的大饼,中共各级官员恐怕难以充饥。4月30日,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党媒报导的调门明显降低,也再次没有习近平的单独讲话内容。或许习近平自感在政治局内难以服众,《求是》杂志才搬出了习近平1月11日的讲话,把对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的内部讲话公之于众。

中共政局似乎远没有表面这么平静,13家网络金融企业刚刚被约谈,很可能就是又一波内斗动作的开始。中共用所谓的对外强硬是否能争取到主动地位,也尽可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大陆13家互联网金融平台遭当局“集体约谈”
欧盟官员批中共报复性制裁:极为恶劣
中美海上博弈之际 中共海军高层宋学落马
不满与恐惧 红二代与习近平裂痕加深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严防资金外逃 中共严打虚拟货币
【唐浩视界】中共暗示新疫情?黑客攻美能源动脉
《铁证如山系列片》第1集:目击者举证
【珍言真语】袁弓夷:国际反共形势不断推进
【时事纵横】中纪委再揪内鬼 人口数据被指造假
【首播】专访程晓农:气候变化是伪命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