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澳媒爆共军秘密 胡编狂言轰炸澳洲

人气 2443

【大纪元2021年05月11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5月10日星期一,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最近关于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的消息似乎有点多。上周五我们刚刚做了巴西总统炮轰中共制造病毒并涉嫌发动生物战争的节目,结果周末澳洲媒体又踢爆一条数年前,中共军方对萨斯病毒展开关于生物武器研究的新闻,也是瞬间就引发舆论极大关注。

我们今天就先来聊聊这条新闻,看看中共军方究竟研究了一些什么。然后我们再和大家讨论一下胡锡进威胁要轰炸澳洲的新闻——这个消息和政法委那张“中国点火”的图片有异曲同工之效。

【澳媒:中共军方研究将SARS武器化】

这是在5月8日周六,澳洲一家叫做《周末澳大利亚人报》(The Weekend Australian)的媒体发布了一篇报导,说该报获得了中共18位军方科学家和一些流行病专家在2015年所合作撰写的一本书,书名叫做《“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为方便起见,我们下面的叙述中就简称这本书为《非人》。

《非人》这本书中形容SARS冠状病毒预示了“基因武器的新时代”,还说这类病毒可经“人为操纵成为新兴人类疾病病毒,然后变成武器,以前所未见的方式释放出去”。

报导说,其实美国国务院官员调查2019 COVID-19,也就是中共肺炎疫情起源的时候,于去年5月获得了这本书。根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国防大学追踪系统,证实其中10名作者是与西安空军军医大学有关的科学家和武器专家,该校的国防研究水准被列为“非常高风险”,包括医学和心理科学研究。

此外,书中也提到了美国前空军上校安斯可夫(Michael J. Ainscough)有关冲突模式和生物武器的研究,所以《非人》这本书的作者们就据此推断说,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生物战”,而且致胜的核心武器将是生物武器。

这本书共有18名作者,其中只有3个人是地方高校的公共卫生或流行病学专家,其余15人全部是军方学者,领衔主编是两个人,一个名叫徐德忠,现为第四军医大学军事预防医学系军队流行病学教研室教授,另一个叫李峰,是总后勤部卫生部防疫局副局长。

其中受人关注的是徐德忠,因为他是SARS病毒专家,2003年曾经参与国家和军队“非典”防控工作,而且是负责向军委和国家卫生部官员汇报的人,期间向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就报告了24次,并撰写了3份报告,参与了央视焦点访谈2期、新闻专题6期节目。可见,这个徐德忠是一个重要人物。

那这个徐德忠为什么会主持编写了这样一本认为SARS病毒是非自然起源的书呢?这就涉及到一个重要的背景,就是中共曾经宣扬过的一个著名的SARS阴谋论。

可能有一些朋友还对2003年中国那场SARS爆发留有印象。就在当年10月,SARS疫情已经消退之后,中国老龄科研中心原副研究员童增在《最后一道防线》一书中率先提出“SARS是美国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这个假说,其理论根据是中国人感染比例高达92%,其它国家和民族感染比例非常低。

这个假说当时就曾经引发大批专家的驳斥,作者童增随后也承认自己是医学和生物学的外行,发表这番言论前并没有请教过基因以及遗传学专家。但中共军方一部分人士一直顺势将这个说法作为“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的依据大肆宣扬,其中既有以“戴九日”在网络江湖声名远播的前网红空军大校戴旭,也有徐德忠这一类的少数专业人士。

这个荒诞不经的假说当时就被科学界严厉驳斥,是因为香港专家管轶在果子狸身上提取到了和SARS病毒同源性高达99.8%的病毒,所以才有人说SARS是被吃出来的瘟疫。而非常有意思的是,这个阴谋论的彻底破产,还要归功于石正丽。因为正是她在2017年从云南蝙蝠洞中的菊头蝠身上提取到了所有SARS病毒基因组的病毒株。

徐德忠主编的《非人》这本书出版于2015年,他当时是认定SARS就是基因武器,而自己已经站在了这个领域的最高峰,用他书中的话来说,是激动得每块肌肉都在颤抖。他当然想不到仅仅2年后,从蝙蝠洞里面钻出来的石正丽会悄然出现在他背后,然后把他从峰顶上一脚踹下去。

这本书一共有7大章节,以SARS病毒为最主要的例子,系统地论述了一个新发传染病如何通过人工干预的方法,将其一步步制作成为基因武器的生物技术理论、动物实验途径、以及如何制作、储存大批量战剂的方法。甚至还详细而系统地论述了一旦在战争中使用这些基因武器,应当采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播撒、施放才能达到最佳效果等等。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书中明确得出结论,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生物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胜利的核心武器将是生物武器”。

当然,这本书的中心话题,是想论证SARS病毒具有高度嫌疑,可能是敌对势力研发的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然后论证自己这一方应当如何去防范并加以反击。

也就是说,表面上《非人》这本书是在讲述如何防御生物战争,但实际上进攻和防御从来就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就像澳洲网络安全专家波特所说的:“从科研能力上看,难以区分(这些研究)被用于进攻还是防御,因为这并非是这些科学家能决定的。”“表面上说,(这些研究)培养了使军队免受生物攻击的能力,同时也给了军队使用这些武器进攻的能力。这二者无法分开。”

【不打自招?党媒回应露馅】

澳媒的报导发表后,中共官方迄今保持沉默,只是由党媒的小报《环球时报》出面发表了一篇文章进行回应,其主要说法有3点:1. 该书并非军方内部机密文件,而是公开发行的图书;2. 文章特意引用了匿名分析人士的说法辩解说:空军军医大学并非相关领域的研发单位;3. 该书是“理论性极强”的学术著作,其内容只是一种学术观点。

这个回应显然有问题,而且是3点都有问题。

首先,这些内容是否公开出版,和这些内容是否证实了中共研发生物武器是两回事。反过来说,你公开出版的东西都毫不隐讳大谈研发生物武器,那不公开的内部文件会研究到什么程度就更可怕了对吧。

其次,《环时》文章说空军军医大学并非相关领域的研发单位,意思是说空军军医大学的说法不靠谱,它都不是相关的研发单位嘛。那是不是等于承认说,中共是有“相关领域的研发单位”存在的?只不过不是这所军医大而已。这逻辑在我看来完全就是不打自招。

至于说第三点,表面上看去似乎在理,意思是这只是中共军方公开发表的一种学术观点,且理论性极强,因此只是纯理论探讨,不等于军方有实际行动开展了研究。

中共这群微生物专家真的都是严于律己、纯洁无比的小清新吗?

【事实对照 中共自曝研发合成病毒】

我们只简单对照一下这本书中自己提到的一个事实。

就在《非人》这本书的第94页,讲述了如何使用人工干预的方式来让病毒获得跨物种感染人体的方法。书中特意提到了2012年国际顶级杂志《科学》和《自然》上发表的两篇论文,分别由日裔美籍学者河冈义裕领导团队以及荷兰伊拉斯莫医学中心(Erasmus Medical Center)专家罗恩‧福齐耶(Ron Fouchier)所领导的科学团队发表。

这两篇论文都围绕一个主题,就是借助基因工程将不具备人际传播能力的H5N1型禽流感病毒,同2009年引发全球流感大流行的H1N1型病毒进行混合,引发其基因变异之后,所获得新病毒能够在雪貂之间发生空气传播。要知道,雪貂是非常接近人类的动物实验模型,因此科学家判定,这种混合病毒也有可能在人类之间进行传播。

这种人工干预的具体做法是怎么做的呢?就是通过“动物传递”实验来实现。关于“动物传递”实验,我在4月27日的节目中就曾经讨论过,这个实验最早就是刚才提到的荷兰专家福齐耶创建的。

简单地说,就是他用禽流感病毒感染了一只雪貂,等它生病后,再提其体内的病毒样本,发现病毒已经稍有变异。然后他用这个样本去感染第二只雪貂,然后再提取继续变异的病毒去感染第三个,依此类推。

当病毒传递到第10只雪貂后,他发现附近笼子里的雪貂被感染了,这表明该病毒已经可以在雪貂中实现空气飞沫传播,也证明了实验室有可能人为创建出一种有大流行危险的病毒。

福齐耶当时使用的病毒,就是H5N1禽流感病毒。

《非人》这本书详细介绍了“动物传递”实验的技术路线,同时提出,如果辅助以人工基因改造的方式来进行动物传递,效果可能更好。

这两篇论文均发表于2012年6月,仅仅一年后的2013年5月,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专家陈化兰团队,与甘肃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的研究人员联合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宣布他们通过混合H5N1禽流感病毒和H1N1流感病毒,利用基因重组的方式创造出了多达127种的新病毒。

在这一大批新病毒中,至少有5种超级病毒在豚鼠的测试中展现了空气传播的能力。

为什么要使用H5N1和H1N1来进行混合呢?原因很简单,H5N1禽流感病毒杀伤力强,但很难进行人际传播,而H1N1流感病毒杀伤力很弱,但却非常容易人传人。

所以,尽管陈化兰辩解自己这么做是为了研究疫苗,但更多的人怀疑其目的是想要创造一种既有强大毒力,又有强大传播力,集二者之所长的超级新病毒。

这篇论文在当时就引爆了学术界舆论,大批国际社会专家痛批中共这种研究是“受了没有常识的野心的驱使”,是“极其不负责任”等,媒体也纷纷以“中国制造流感病毒杀手”等类似的标题进行报导。

所以,这个确凿的事实显示,中共对用人工干预方式来获得超级病毒绝不仅仅只是停留在《环球时报》所说的“纯理论研究”阶段,而是比徐德忠写这本书还要早两年的时候,就已经进行了成熟且数量巨大的实验了。

从这个角度看,徐德忠主编的这本书,为什么会被公开出版,其用意就很清楚了:就是用“外国势力”可能研发了生物武器来对付中国人这个幌子,来证明中共研发生物武器的合法性。

当然,严格说,中共把SARS病毒武器化,不等于现在这个中共病毒就一定是中共人工制造;陈化兰合成了超级流感病毒,也不等于石正丽就合成了中共病毒。这二者之间并无直接的逻辑关系。但最起码我们可以确认,中共一直在进行生物武器研发的工作,而武汉病毒所是其中的一个相关单位,成为本次大流行的头号嫌犯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国际社会现在并没有肯定下结论,说中共病毒就是人工合成,只是说要求对武毒所进行独立且透明的完整调查。病毒来源是哪里,这是一回事,病毒出现后是否被恶意扩散、也就是蓄意进行了不宣而战的生物战部署,那又是另一回事,那个直接涉及到中共种种隐瞒疫情的反常行为,我们将在以后继续和大家详细讨论。

【胡锡进狂言轰炸澳洲 谁威胁谁?】

好的,还有一点时间,我们简要说说胡锡进口出狂言要轰炸澳洲这件事。

我们都知道,胡锡进在印度疫情这个问题上装了一把“理客中”,就这么难得的一次表演,结果都受到大批小粉红围攻,被大骂为墙头草、卖国贼。

这就非常讽刺对吧,很有点作法自毙的味道,毕竟这一代小粉红,恐怕很多就是被胡锡进多年煽动“伪爱国主义”洗脑洗出来的。也许正是因为被攻击了,胡锡进不得不调整立场,撕下伪装,重回战狼本色。

于是,就在上周末,胡锡进在微博发帖称,由于澳洲不断暗示将在台海爆发战争时协助美军并参战,有必要制定预案对澳洲本土的重要目标,使用远程的常规弹头导弹进行打击。

澳洲的反响可想而知,除了很多人认为胡锡进就是一个战争疯子外,也有不少呼吁澳洲政府重新审视与中共的外交关系。科廷大学教授希拉库萨就直接建议莫里森政府关闭中共大使馆。

这就是我们说的,这就是加速主义的必然结果,习近平的战狼外交已经走入极端僵化,彻底失去弹性的原因。所有人都争先恐后去踩油门,无人敢碰一下刹车。这样开车最终是什么结果,小学生都知道。

也就是说,中共的外交已经蜕变为最原始的丛林思维,只要导弹能打到的地方就都得听我的。如果说政法委一张图葬送了习近平改善中印关系的最后希望,恐怕胡锡进这一条帖子就基本葬送了中共改善中澳关系的希望。

而且,中澳打了一场小贸易战,中共从煤矿到原木再到红酒龙虾打了一个遍,前两天还装模作样暂停了双边战略经济对话,但就是只字不提铁矿石,而且去年澳洲对中共依然保持贸易顺差,为什么?

就在今天,新加坡铁矿石指数期货主力合约日内又涨了10.13%,现在报价225.95美元/吨。

这是什么概念?因为澳洲铁矿的成本基本在14美元一吨左右,出口大陆的到岸价成本也不超过30美元一吨。

但尽管当前涨到了这么高的价格,中国依然咬着牙继续进口,原因只有一个:中国对澳洲铁矿石的进口依赖高达67%,不买就找不到替代,不买中共的基建就无法拉动经济,就会立马大批钢铁企业停产,以百万计的钢铁产业工人面临失业。

所以,从另一种意义上说,澳洲同样有导弹,而且是威慑力更大的导弹,一旦澳洲切断供应,其破坏力恐怕要远超中共的东风。究竟谁威胁着谁,还真不好说。

好的,今天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印度疫情海啸 全球威胁多大?
【远见快评】中共落井下石惹翻印度 四大不寻常
【远见快评】印变种病毒曝细节 欧盟重拳击中共
【远见快评】巴西轰中共生物战 布林肯王毅交锋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叛逃高官疑似国安副部长?5点诡异
【新闻看点】刘鹤传接烫手山芋 习巨资走毛老路?
【时事纵横】美中暗备星球大战?中防长遭打脸
【拍案惊奇】台山核泄3风险 UN列强摘受害群体
【有冇搞错】又一招“黑虎掏心”?
【横河观点】爱国同心会中招 拜普会联俄抗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