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事实核查 中共未使一亿人脱贫

人气 2817

【大纪元2021年06月13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报导/姬承羲编译)中国的独裁统治者习近平总喜欢夸耀,自其2012年当政以来,中共已经成功使上亿人口脱贫。中共也一直在宣称,自1990年以来已使8亿人口脱贫。其党总是在做数字加和,却轻松地忽略了1950年代时,因为灾难性的农业集体化政策而饿死的数千万人。相较日本、韩国和台湾,中国经济一直表现低迷,对此中共也从来只字不提。

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于6月8日报导了一项最新研究,其中详细介绍了习近平的“精准脱贫”运动,是如何对统计数据造假的。该运动忽略了占全中国总数超过63%的城市人口,以及那些在脱贫运动开始后陷入贫困的人群。不仅如此,其设定的贫困线,也远低于其它同等发展程度的国家。这项研究,由联合国前高级中国经济学家——比尔‧比卡莱斯(Bill Bikales)主导,仔细分析了中共发布的统计数据以及其中被忽略的因素。

如果将上述因素纳入考虑,中共显然并没有帮助中国人脱贫,反而抑制了这一进程。真正减少贫困的,是邓小平主张的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但这些都不是中共积极政策的成果,只是将中共稍稍抽离中国经济后带来的局面。事实证明,一旦中共让道,中国经济就会有所改善。

今年2月,BBC引用《经济学人》大卫‧雷尼(David Rennie)的话说:“中国人靠着过人的辛勤劳动,帮助他们自己摆脱了贫困——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毛主席制定的一些最愚蠢的经济政策被抛弃了,相应的,资本主义得到了发展。”

而这项由瑞士发展与合作署(Swiss Agency for Development and Cooperation)资助的新研究,虽说不上恭顺,至少也客气多了。但即使这样,它仍然在某些方面打脸了北京政府。在批评独裁者以实现改革时,“表扬三明治”(一种先表扬,后批评,再表扬的做法)似乎仍是最好的办法。

中共之所以坚称已经在中国消除了贫困,实则是为了维持其执政合法性。2020年下半年,该党宣称消除了极端贫困。考虑到上半年由于疫情封锁而造成的经济负增长,这简直是一项了不起的壮举。《金融时报》表示:“今年7月,该党将庆祝建党百年。在此之前,如期实现(脱贫)指标,是为习近平铺平宣传道路。”

4月,北京政府发布了一份白皮书,更失实地将习近平的脱贫方针描述成“历史千年以来首次全面消除极端贫困”。北京政府甚至试图将自己标榜成消除贫困的模范,鼓吹其它国家效仿。

可是,共产党的这些宣传和华丽说辞,都是建立在谎言、偏见和混淆事实的基础上的。

正如比卡莱斯所揭示的,习的做法,是在2014至2016年期间,在国家数据库中识别和登记了近9,000万农村贫困人口(完全排除了城市人口)。然后,中共声称要在2020年底之前,使已登记贫困人口的收入超过贫困线。即使在疫情大流行开始以后,中国的脱贫工作仍集中在剩余的550万农村登记贫困人口上,而不是全国范围内的贫困人口,当然也不包括那些未登记在册的农村贫困人口。

减少农村贫困数字的一个办法,就是迫使农村贫困人口住进城市的公寓楼。这显然是中共的策略之一。

2015年公布的“十三五”经济规划,就包括了1,000万农村贫困人口搬迁的约束性指标。比卡莱斯说:“该政策动用了大量人力和财力,还不断受到国家领导人严肃地提点。它影射了当局以政策为主导的办法——实际上是一种运动式的办法——来实现缩小贫困。”“(中共)每年都会发布一套剩余贫困县、村和家庭的详细数字。到2020年11月,政府宣布,根据国家现行定义,极端贫困已被完全消除,所有脱贫目标全部完成。”

2017年8月17日,北京郊区一个农民工社区的街道上,人们正坐在屋外吃晚饭。(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比卡莱斯指出,中国近9,000万农村人口脱贫的说法,“显然缺乏详实的数据,让外界无法确认或推翻这一说法的准确性。”根据他的观察,不论在城市还是农村,贫困都是动态的。因此,只识别农村贫困人口并追踪他们脱贫的情况,忽略了城市的贫困人口,以及那些自登记完成以后新近陷入贫困的农村人口。

比卡莱斯写道:“在某个时间点确认所有穷人,并用七年多的时间让他们摆脱贫困,然后政府宣称完全消除贫困,这种思维反映了一种静态的贫困观。”“这种贫困观,不同于在全球范围内观察到的一种反复出现的特征:也即贫困是动态的;家庭不断地摆脱贫困,也可能随时陷入贫困。”

因此,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式脱贫,是抱着一种以宣传为宗旨的官僚主义目的,而非公平地解决中国贫困的根本问题。因为后者需要真正的改革。

比卡莱斯说:“彻底取消户籍制度(一种禁止农村人口向城市迁移的制度),是解决中国贫困问题的必要措施,早就应该这么做了。”他还指出,中国的累退税制度(随着收入额度增加而实际税率递减),不利于未来的有效减贫。

中共还把门槛设得很低。自2010年以来,它自己定义的贫困线,在经过通胀调整后是每天2.3美元。可是,这远低于世界银行对中国等中上收入国家所设定的5.5美元贫困线。按照世界银行的指标,中国约有四分之一的人口仍然生活在贫困中,情况比巴西更糟。

但是,用每天2.3美元或者5.5美元,来简单地划分穷人和非穷人,这本身就具有误导性。如果在中国,某个人每天可以赚5.51美元,即使高于这两条贫困线,其收入仍然是微不足道。但如果将中国的人均GDP和收入不平等指标,同东亚邻国(比如日本、韩国和台湾)相比较,我们可以更好地了解中国的贫困状况。

中国的人均GDP,即使在考虑购买力差异后,仍远低于日本和韩国。中国的共产主义财富分配,并不能弥补穷人的差距。事实上,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中国的财富集中程度比其它两个东亚国家还要糟糕。

2014年5月1日,一名妇女在日本静冈县的森内茶农园(Moriuchi Tea Farm)采摘茶叶。(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可能由于中共对世界银行的政治施压,这个国际银行没有提供台湾的类似数据。但是,这个民主台湾2017年的人均GDP是50,500美元,其2019年的收入不平等指标是33.9。与中共治下的中国相比,台湾要富裕得多,而且财富分配也更加平等。中国2016年的收入不平等指标是38.5,2019年的人均GDP是16,804美元,只有台湾的三分之一。

怪不得中共不希望台湾被承认为独立国家。因为即使在共产党引以为豪的消除贫困和实现平等这些指标上,小岛的民主制也击败了中共。这对中共来说,实在太丢人了。

其它发展中国家,要想寻找榜样,以摆脱贫困,实现相对平等、自由和繁荣的社会,就应该从日本、韩国和台湾汲取经验,而不是向共产主义中国看齐。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系学士及硕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行政学博士学位(2008年)。他是政治情报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主管、杂志《政治风险》(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发行人,其研究领域涉及北美、欧洲和亚洲。他撰写了书籍《凝聚权力》(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今年出版)、《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也曾担任书籍《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的编辑。

原文:Fact Check: China Didn’t Actually Lift 100 Million Out of Poverty Since 2014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李克强称两亿人“灵活就业”打脸脱贫说?
中共“脱贫”白皮书遭讽 官员自曝返贫风险
陕西洛南造假曝光 大陆民众“被脱贫”一角
【新闻看点】央视曝脱贫造假 拜登峰会遇尴尬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疯狂围攻外媒 中共文宣失控?
【十字路口】美副卿访华 王毅划3红线自曝危机?
【时事纵横】郑州祭头七惊当局 美中打响金融战
【新闻看点】传山东殡仪支援河南 变种病毒虐南京
【有冇搞错】习近平视察西藏 谁在骗谁?
【秦鹏直播】鲜花堆满地铁口 郑州人掀翻遮羞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