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达萨克猛料曝光 苹果终局背后玄机?

人气 3938

【大纪元2021年06月24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6月23日(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这两天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事情,但值得说一说的新闻其实不少。比如说,像有关病毒就有好几条颇受关注的新闻,其中尤其以达萨克被《柳叶刀》(Lancet)除名的消息引人注目。

此外,随着疫苗普及的面越来越广,很多国家都开始变得轻松,认为疫情受控已经是迟早的事情,尤其美国,很多曾经非常严重的地区都在陆续解除禁令,全面恢复正常状态。

这当然是值得庆幸的事情,但事实上,人类远没有到可以乐观的时候。虽然部分地区疫情有所缓解,但疫苗并非万能的解药。我们看到现在至少有两种疫情恶化的现象正在愈演愈烈。

还有,香港《苹果日报》即将被迫停刊的消息,朋友们可能大都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可以说基本在大家的预料之中,因为当我们看到港人抗争的口号,从“香港人加油”到“香港人反抗”,再到“香港人报仇”,最后走到今天的“香港人珍重”,我们就知道香港这颗东方之珠已经彻底失去了曾经的光芒,正在滑入黑暗的深渊。《苹果日报》的遭遇,只是这个过程中难以避免的一部分。

但今天我想从另一个角度来和朋友们讨论一下《苹果日报》受到的打压,中共这次的追杀,既有虎狼之心,也有醉翁之意。

达萨克“回避”实为“被回避”】

我们先说说达萨克这位石正丽的老友。

就在昨天,英国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更新了中共病毒(COVID-19)委员会资料,同时发布一份声明说:“柳叶刀COVID-19委员会将在其最终报告之前仔细审查SARS-CoV-2病毒的来源……委员会的技术工作将由独立专家进行,他们本身并没有直接参与受到审查的美中研究活动。皮特‧达萨克博士已经回避了委员会关于调查病毒起源的工作。”

“回避”这个说法本身有点模糊对吧,究竟是达萨克高风亮节主动申请回避?还是应委员会的要求而“被回避”了?

《柳叶刀》COVID-19委员会秘书处在针对自由亚洲电台查询的电邮中回复说:“委员会的相关技术工作将由独立专家进行,而他们并未直接参与正受审查的美中研究活动,达萨克本人决定回避有关病毒起源的工作。”

但我认为这不过是一番典型的外交辞令罢了。

我们都知道,《柳叶刀》在去年曾发表一份27名科学家联署的公开信,声称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可能源自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说法为“阴谋论”。

然而在前天(6月21日),《柳叶刀》在最新声明中改变了观点,公开表示签署这封信件的主要病毒学家之一、美国的皮特‧达萨克(Peter Daszak)未按国际医学期刊编辑委员会的要求披露“竞争性利益”。

达萨克当即提交了一份声明加以辩解,声称自己的报酬完全是以生态健康联盟的工资形式支付,一副受了冤枉、满脸不服的模样。

结果第二天,他就态度大变很自觉地“回避”了。所以,这是明显的“被回避”,很多媒体报导说他被除名,实际上并没有冤枉他。只是《柳叶刀》目前还留着他这个COVID-19委员会成员的名头,算是留了点面子。

《柳叶刀》的态度变化,可以说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我们都知道,此前达萨克操弄的那份联署公开信,在将“实验室来源说”打成阴谋论这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现在整体环境发生了扭转,越来越多的证据浮出水面,以至于像法国《世界报》这类媒体开始公开质疑某些著名科学期刊是否充当了中共“有用的白痴”。

《柳叶刀》当然不想成为白痴的一员,他们切割达萨克,虽然方式比较柔和,但释放的信号是确定的,就是对此前那份27人联署的公开信进行了含蓄的否认,重新调整了自己的观点立场,将实验室来源和自然进化视为同样有待证实的地位。

【猛料曝光 达萨克被揭参与敏感实验】

达萨克面临的问题和石正丽相似,就是不断被挖出来的证据证明他撒谎。此前他曾经一口咬定说武毒所里面没有任何死的活的蝙蝠存在,结果被天空新闻公布的武毒所饲养蝙蝠的内部视频揭穿。

他也曾经宣称过自己从未参与过武毒所进行的功能获得性实验,包括石正丽也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的时候矢口否认,声称她的实验室从来没有做过、或合作过功能获得性实验。

但问题在于,早在2015年的一篇论文就显示,石正丽和达萨克合作制造了一个嵌合病毒,由达萨克提供SARS病毒为骨架,石正丽提供她独家拥有的菊头蝠冠状病毒的S蛋白,二者杂交出来的新病毒,严重感染了小鼠的肺部,成功实现了跨物种传播。这个实验,就是地地道道的功能获得性增强实验。

此外,就在今天凌晨1点过,达萨克自己也被人挖出他在2018年10月2日发出的一系列推文中,明确提到他与石正丽团队在云南蝙蝠洞中发现了一系列与SARS相关的冠状病毒,而且这些病毒还包括了一些能够与人体ACE2受体结合、并能够在人源化小鼠SARS模型中实现感染并引发疾病的病毒。

达萨克这里提到的“人源化小鼠”,大家是不是听起来感到有点熟悉?没错,我们在此前的节目中曾经讨论过,《名利场》这家杂志前不久发表的独家调查报导中就明确提到了,中共军方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在2019年设计了人源化小鼠,同时石正丽至少进行过2种病毒的测试。也就是说,让小鼠的肺部具备某种人类的特征,然后测试其遭受目标病毒攻击后的易感性、致病性等等。

从达萨克自己发出的推文看,石正丽用“人源化小鼠”来测试冠状病毒的实验还要更早。这种实验,是不是也属于“功能获得性增强实验”呢?

从推文可以看到,达萨克不仅是知情者,也是参与者,相当于病毒爆发一案的二号嫌犯。这样的一个人居然成为调查团成员去调查一号嫌犯,说起来都是笑话。

【印度变种发威 英国解封急刹车】

说到病毒,我们再说说疫情。

现在美国的疫情大幅放缓,多地全面解禁,这让很多在美国的朋友都产生了一种感觉,似乎这场劫难已经过去了,世界正在恢复正常,重归美好。

但实际上我们还不能乐观。起码在我看来,目前至少有两个不好的迹象。

一个是出现在英国。按照英国政府原定的解封三部曲,两天前的6月21日就将进入第三步全面解封日。

但最近英国感染人数突然又开始不断攀升,迫使英国政府将英格兰地区的解封日紧急刹车,并推迟到四周后。

值得注意的是,英国疫情又上升有个重要背景,就是英国迄今已有近一半人口完成了两剂疫苗注射,超六成人口注射了第一针疫苗。按理说,这已经非常接近群体免疫的标准,疫情似乎不应该恶化。

造成这种反常现象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Delta变异毒株的蔓延。这个毒株就是印度变种毒株的官方名称,英国本土出现的变种毒株被命名称为Alpha毒株。根据英国目前研究发现,Delta毒株比Alpha毒株的传染率增加了约60%,感染者入院率也迅速翻倍。

英国卫生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在所有确诊病例中,约有九成人感染的是Delta变异毒株;在因疫情死亡的患者当中,超过一半是因为Delta变异。

根据苏格兰公共卫生局在《柳叶刀》上发表的统计数据,在接种两剂辉瑞疫苗至少两周后,其对Alpha变异的保护率是92%,但对Delta的保护率则下降到79%;而牛津阿斯利康疫苗对Delta变异的保护率下降更多,只有60%。

【中共疫苗尴尬:抗体低到测不出】

第二个不好的迹象出现在中国。

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日前公布了一项研究报告,该研究主要是对照1,000名接种辉瑞疫苗及科兴疫苗者体内的抗体水平,来测试两种疫苗的有效性。目前已分析完成100人,根据这个样本得出的结果显示:辉瑞疫苗诱发接种者体内的抗体水平,远高于科兴疫苗。

报告没有详细罗列这两种疫苗产生抗体的具体数据,但港大公卫学院教授、香港卫生防护中心“疫苗可预防疾病科学委员会”成员高本恩(Ben Cowling)给出了一个令中共极为尴尬的答案,他说接种科兴疫苗者体内的抗体太低了,甚至低到检测不出来,所以接种这个疫苗的人可能无法通过官方规定入境的抗体测试。

这对当前中国大陆的疫情来说,当然不是好消息,因为即便我们都知道中共对广东疫情的播报上遮遮掩掩,但也不得不承认有部分病例确认了就是Delta变种。

广东的疫情已经持续了有一段时间了,由于真实情况不透明,官方为了七一维稳又全面压制,所以表面上看去似乎还显得平稳。

但从广东官方越来越严厉的措施,疫情越来越扩大的地理范围,我们可以断定广东的疫情一直在持续加剧。到目前为止,广东四大重点城市深圳、东莞、广州、佛山全都采取了“软封城”措施,都要求民众非必要不得出城,若出城必须出示绿色健康码和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才可以放行。

也就是说,当前的广东是大陆疫情最受关注的地区。然而这个现象也有一个非常诡异的背景,就是广东省卫健委主任段宇飞刚刚在一个月前的5月20日,举行了疫情发布会。他在会上宣称“广东省累计接种疫苗居全国首位”,并进一步表示,为因应疫苗供应量不足的问题,包括深圳、东莞、佛山、广州4大城市在内的重点区域将获得优先施打疫苗的保障,而后才逐步推广到二、三线城市。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这是一个极具讽刺也极为令人尴尬的结果:注射国产疫苗最多的地方,优先获得疫苗的重点城市,恰恰疫情最严重。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中共的疫苗基本上就是两针安慰剂,不但起不到保护作用,反而还让接种者面临严重不良反应的风险。

我们都知道,中共正在大力推行疫苗外交,把疫苗当武器在争夺很多没有能力研发疫苗也暂时得不到美欧疫苗的国家。这实际上让相当大一部分地区的人们都认为,注射了中共疫苗后获得保护了,大家可以恢复正常生活。

但这很可能是一个巨大的错觉。刚才我们看到了英国的数据,连辉瑞和阿斯利康疫苗面对Delta变种病毒有效率都明显下降,中共疫苗这种测不到抗体的水准就更不用提了。那么一旦像Delta变种这样的毒株蔓延开来,会是什么局面呢?

【《苹果日报》停刊 习近平测试美欧联盟?】

好的,最后还有点时间,我们说说已经很久没有提到过的香港。

由于香港警方近日连续抓捕“壹传媒集团”的高层人员,以及冻结集团资金,导致香港“壹传媒集团”在美东时间今天凌晨4点,更新了此前的声明,宣布《苹果日报》午夜起即时停止运作,周四(6月24日)出版最后一份报纸后即停刊。同时,《苹果日报》网上版也将在同一天的凌晨起停止更新。

在《苹果日报》被捕人员名单中,昨天新增了一个特别引人注目的人,就是长期撰写《苹果日报》社论的主笔李平,其真名叫杨清奇。

这是一个标志性事件,代表着香港本土媒体集体进入一言堂时代,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从此不再有。媒体沦陷已成定局,那么下一步在香港建设网络防火墙恐怕也为时不远了。

而就在今天还有一个重要的消息,就是被称为香港国安法第一案的唐英杰案在今天首次开庭审理。

唐英杰是一名23岁的拉面厨师,一年前他骑着摩托车,打着一面写有“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旗帜,在香港的一个街区撞上了几名试图挡住他的防暴警察。

那时“港版国安法”刚刚公布实施才几小时,所以唐英杰就成为第一个因国安法被捕的香港人。

这次庭审不仅是国安法第一案开审,而且有一个前所未有的突破性的举动,就是香港司法历史上首次决定不设陪审团。现场有美国、英国、德国、新西兰等多国驻港领事到庭旁听。

这个举动和《苹果日报》的停刊意义是一样的,这标志着香港法治的彻底终结。不设陪审团,实际上就等于香港的法院与大陆同质化了。

所以,言论自由的终结,以及司法独立的终结,等于正式宣告了香港一国两制的终结。

这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天,而这一天明显和最近G7、北约以及美欧峰会等一系列峰会公报有关。

在这些公报中,关于新疆和香港、台海等问题都有所表态,这是前所未有的。中共当时对此只是口头反对了一下。

现在中共突然同时在言论与司法两大领域动手,恐怕不是巧合,而是带有很强政治考量的精心安排。

一方面,中共刻意选在七一之前终结一国两制,明显是要以凸显香港“完成二次回归”的方式来向七一献礼,这是习近平需要的一大政绩。东方之珠不发光了,在外界看来是巨大的损失,但在中共当前的极左政治逻辑中却是一大政绩:一个长期存在的反共前沿堡垒被消灭了,红色统一的版图上只剩台湾一个目标。

另一方面,这也是对G7等系列公报的一次测试。意思就是,你们不是都表态了要支持香港人权吗?我就立马打压香港人权给你们看看,看看你们能拿出什么招来应对。

换言之,中共需要测试当前这个反共联盟的含金量究竟有多高,是空口说说而已呢,还是敢动真格。同时也要看看这个联盟内部是否有不一致的声音,可以让中共寻找这个联盟中的裂缝与突破口。

这就是我们说的,中共的醉翁之意。

最后,大家可能已经看到了,有美国媒体引述匿名官员的消息,声称没有董经纬叛逃,这个美版的辟谣式报导究竟怎么回事呢?我会在今晚新唐人的热点互动节目中继续和大家来讨论,欢迎朋友们观看,我们今天就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反外国制裁法 北京挥“七伤拳”?
【远见快评】G7三大重锤反共 统一战线成型
【远见快评】天下围堵中共 拜登四大峰会发力
【远见快评】董经纬传闻VS习宣誓 中纪委恐吓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郑州现死亡隧道 洪灾冲习家军仕途
【新闻看点】暴雨仍肆虐河南 多少人魂断5分钟
【秦鹏直播】郑州人造洪水?传京广隧道千车被淹
【横河观点】从板桥到郑州 中共的“变与不变”
【财商天下】郑州洪水加爆炸 为何现极端灾难?
【时事军事】中共底线被美军行动越踩越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