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拓:西藏超级水坝投产 各国质疑

专家观点:DG水电站或成有史以来风险最大巨型工程

人气 12542

【大纪元2021年06月05日讯】中共自称投资122亿元人民币建造的世界海拔最高的碾压混凝土重力坝——西藏大古(DG)水电站,5月24日已进入建成发电阶段,并向中共建党100年和所谓“和平解放西藏”70年发电“献礼”。然而蹊跷的是,却没有获得中共高层只言片语的庆贺。

此一巨无霸工程,尚未完全建成,已招致各国科学家、媒体甚至政府的严重不安。各界认为,此举将严重破坏生态平衡,将带来不可估量的水源、地质灾害,包括地缘政治上的隐忧。

西藏大古水坝成中共新宣传点

中共官媒新华网2021年3月29日以《西藏大古水电站大坝施工达到国际领先水准》为题报导称,大坝施工品质和工艺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准。总投资122亿元的大古水电站是西藏在建规模最大的内需水电项目,计划2021年首台机组投产发电,2022年全部完工。

从2020年大古水坝初具规模,陆媒即开足马力宣传,并即时跟进报导工程进展。从中国能源网的报导得知,该工程对外宣称是以北京支援西藏经济社会跨越式发展为名,2017年已开动。

既然是中共标榜的重大工程项目,内外宣自然也会很用力。中国能源网称,西藏DG水电站拥有四项世界之最:海拔最高的碾压混凝土重力坝(3451米)、海拔最高的鱼类增殖站(3608米)、海拔最高的鱼道(3449米)、落差最大的鱼道(80米)。

此外还拥四项西藏之最:电站总装机容量最大(660兆瓦)、电站单机容量最大(165兆瓦)、砂石和混凝土生产系统规模最大、最先用BIM设计及施工管理的水电工程。

而且拥有三项雅鲁藏布江之最:大坝坝高最高(117米)、发电水头最高(76米)、最先采用一次拦段河床方式截流。

各国各界对DG项目深表担忧

坐落于雅鲁藏布江干流藏木峡谷河段之上的大古水电站,是中共“十二五”的重大工程项目。

横贯青藏高原的雅鲁藏布江流经中国、印度和孟加拉,进印度称布拉马普特拉河(Brahmaputra River),起源于中国青藏高原海拔5210米的杰马央宗冰川,以水量、长度计,堪称南亚第一大河。全长2900公里,以流量计属世界第九大河,以长度计乃世界第15大河。

雅鲁藏布江中国段干流全长2,070公里,流域面积24.1万平方公里,被藏族视为“摇篮”和“母亲河”,是中国第五长的大河、西藏地区第一大河。它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大河,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它也是中国坡降最陡的大河。直到几年前还是中国为数不多的一条没有建立任何水利设施的河流。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中文网(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ABC)2021年5月28日发表长文《深度解读中国在西藏建设巨型水电站的生态风险》,从几个角度分析了中共建DG大坝的危害。

ABC引述专家的话说,DG水电站可能是有史以来风险最大的巨型工程。不仅因这里容易发生大规模的山体滑坡,发生过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些地震,还因为这里距离印中争议边界非常近,因此意味着任何大型项目都可能激化世界上两个人口最多的国家之间的领土争端。

专家称,过去十年里,中国一直在寻求驾驭这条河流的力量。雅鲁藏布江的沿线出现多个水电站,一些还在规划当中。

2014年11月23日,中共在西藏雅鲁藏布江干流上建设的第一座大型水电站藏木水电站首台机组正式投产发电。(STR / AFP)

据新华网2014年11月报导,历时近8年、总投资96亿元的藏木水电站首台机组正式投产发电。那是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干流上建设的第一座大型水电站,6台机组总装机容量51万千瓦。

中共国家电网西藏电力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晓明表示:“藏木水电站的投产,将从根本上解决藏中电网的供电难题,特别是在眼下冬季缺电的当口,无疑是雪中送炭。”

旅德水利工程专家王维洛反对这种说法,称西藏并不缺电,雅鲁藏布江上大坝对上游影响不堪设想。它可能会改变上游地区降水,加速西藏高原升温。

ABC称,这些工程和DG工程相比,都相形见绌。这里是雅鲁藏布江最偏远的地段,即大拐弯处(Namcha Barwa)。它靠近与印度阿鲁纳恰尔邦有争议的边界。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科学家徒步考察了该地区后称,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不仅是世界上最长的峡谷,长达500多公里,而且是最深峡谷,深度超过5300米。这几乎是美国大峡谷深度的三倍。

除此之外,牵头实施该项目的中国电力公司负责人表示,该峡谷有可能产生超过6万兆瓦的电力,相当于三峡大坝发电量的三倍。而这个电量来自于雅鲁藏布江巨大的落差。

他们发现,从大拐弯的一侧到另一侧,海拔下降了2000多米,而且是在极短时间内陡降。正是发现这一点,当局萌生了建造世界上发电量最大的水电站的想法。

中共专家另一个危险设想是,需要在南迦巴瓦峰钻一个巨大的引水隧道。让水流冲出隧道急速落下,落到下面拐弯处另一侧的涡轮机上,从而产生大量能量。

此荒诞想法招来拉筹伯大学研究该地区专家露丝.甘布林博士(Ruth Gamble)激烈抨击,说中共专家“这完全是疯了”。

墨尔本大学的王耀林教授等中国问题专家认为,中国政府的五年计划中“如果列出了一些东西,即使是不可能的,那也会得到完成。我对此有120%的把握。”

南亚大坝、河流和人民网路(South Asia Network on Dams, Rivers and People)的水专家赫曼殊.萨卡(Himanshu Thakkar)说,“这是世界上风险最大的项目。从技术上讲,它是有史以来最难建造的项目,也是最为昂贵项目,是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河流都绝无仅有的。”

如此大的风险还因为大拐弯位于印度-赞普缝合带(Indo-Tsangpo Suture Zone)上。这是喜马拉雅山脉的地震活跃区,1950年曾发生过有史以来强度最大的规模8.6地震。这一地区还容易出现严重的山体滑坡,就在3月,大拐弯上游的喜马拉雅山悬崖冰川解体,冰块和石块从几乎4公里高处坠落雅鲁藏布江中,部分河段被截断,上游水位上涨。

DG大坝或会引发与邻国冲突

大坝所在地区敏感,是引发关注的政治因素。

ABC报导,王耀麟教授认为,该项目面对的最大挑战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中国人不会认为巨型水电站是一种武器,但对印度或下游国家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大问题。”

大坝所属地区就在一条定义不清的边境线上,也被叫做实际控制线。这里有印度声称拥有主权,却被中国占领的大片区域;也有中国声称拥有主权,却被印度占领的区域。

1960年代初以来,争议区域发生过多次战争和冲突。2020年6月,在争议地区北部的加勒万谷(Galwan Valley)爆发激烈冲突,是中印两国军队继1975年以来,首次出现阵亡情况。

现在,中共在距离印度阿鲁纳恰尔邦(Arunachal Pradesh)边境之间的实际控制线仅数公里处修建巨型水坝,不能不引起印方警惕。

最主要的担心是“将河流武器化”。印方担心中共切断雅鲁藏布江的水流,或改变河流的流向。这会对下游印度布拉马普特拉河流域的民生、经济、生态造成灾难性的冲击。

印度政府高级官员对路透社说,“现在需在阿鲁纳恰尔邦建一座大坝,减轻中国大坝的不利影响。”印媒报导说,政府要修建10千兆瓦的水电站和水库,抵消中国巨型水电站带来的影响。但普遍认为,印度在下游建坝,对抵消中共上游建坝控水的恶劣企图收效甚微。

北京在西藏高风险建坝三目的

北京决定在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处高风险建坝,记者通过综合国内外各方信息,质疑中共有三方面目的。

一是经济需要。习近平政府主导的中国制造2025虽被世界抑制,制造业仍占比很大,电力供需早已出现危机。加上澳洲煤炭断货,中国南方沿海各省大面积断电、开工严重不足已成常态。当局急于建成DG水电站,缓解中国部分地区的供电紧张局面,为保经济输血。

二是提升地区战略控制力。近年中印冲突不断,加上中共病毒对全世界、特别是印度等周边国家的严重影响,令近邻国家日益看清中共极权,与其渐行渐远。中共期待以DG大坝为要胁,制约与雅鲁藏布江有关的南亚三国,不得不在与中共的关系上有所顾忌。

三是粉饰政权形象。4月20日,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发布视频讲话,大谈“世界大变局”、“全球治理”、“人类命运共同体”;4月22日晚,习近平以视频方式出席各国领导人气候峰会又称,中国将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并再次声称这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责任担当的重大战略决策。

号称四项世界之最的水电站投产 中共高层未有庆贺

表面看,5月24日DG水电站首台机组已发电,赶在所谓中共建党百年纪念前和“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之际,习近平“碳中和”指示无疑会被党媒有机灌入DG大坝中,就像危机重重的三峡大坝无人认领一样,DG,这座号称4个“之最”水电站也遭遇荣誉上的滑铁卢。

这很蹊跷。去年6月29日,习近平还曾对规模小得多的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首批机组投产发电表示热烈的祝贺,然而,时至今日,西藏DG这个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投产发电,却没有迎来任何高层只言片语的庆贺,甚至没被党媒挂靠总书记的“碳中和”重要指标,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莫伊尼汉:中共将水资源武器化
中共确定雅鲁藏布江下游水电开发引关注
【有冇搞错】未来水战争 中共在西藏进行大规划
王维洛:雅鲁藏布江下游水电大开发是违法工程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黄晓敏:中共强制运动员服禁药
【新闻大家谈】英政府:超级变种病毒或出现
【直播】参院听证:中共如何威胁美国国安
【拍案惊奇】疫情蔓延 中共喊不惜代价保北京
【未解之谜】临终遗愿 来生兑现
【古韵流芳】创清新诗风 贾岛“推敲”造新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