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拓:西藏超級水壩投產 各國質疑

專家觀點:DG水電站或成有史以來風險最大巨型工程

人氣 12391

【大紀元2021年06月05日訊】中共自稱投資122億元人民幣建造的世界海拔最高的碾壓混凝土重力壩——西藏大古(DG)水電站,5月24日已進入建成發電階段,並向中共建黨100年和所謂「和平解放西藏」70年發電「獻禮」。然而蹊蹺的是,卻沒有獲得中共高層隻言片語的慶賀。

此一巨無霸工程,尚未完全建成,已招致各國科學家、媒體甚至政府的嚴重不安。各界認為,此舉將嚴重破壞生態平衡,將帶來不可估量的水源、地質災害,包括地緣政治上的隱憂。

西藏大古水壩成中共新宣傳點

中共官媒新華網2021年3月29日以《西藏大古水電站大壩施工達到國際領先水準》為題報導稱,大壩施工品質和工藝達到了國際領先水準。總投資122億元的大古水電站是西藏在建規模最大的內需水電項目,計畫2021年首台機組投產發電,2022年全部完工。

從2020年大古水壩初具規模,陸媒即開足馬力宣傳,並即時跟進報導工程進展。從中國能源網的報導得知,該工程對外宣稱是以北京支援西藏經濟社會跨越式發展為名,2017年已開動。

既然是中共標榜的重大工程項目,內外宣自然也會很用力。中國能源網稱,西藏DG水電站擁有四項世界之最:海拔最高的碾壓混凝土重力壩(3451米)、海拔最高的魚類增殖站(3608米)、海拔最高的魚道(3449米)、落差最大的魚道(80米)。

此外還擁四項西藏之最:電站總裝機容量最大(660兆瓦)、電站單機容量最大(165兆瓦)、砂石和混凝土生產系統規模最大、最先用BIM設計及施工管理的水電工程。

而且擁有三項雅魯藏布江之最:大壩壩高最高(117米)、發電水頭最高(76米)、最先採用一次攔段河床方式截流。

各國各界對DG項目深表擔憂

坐落於雅魯藏布江幹流藏木峽谷河段之上的大古水電站,是中共「十二五」的重大工程項目。

橫貫青藏高原的雅魯藏布江流經中國、印度和孟加拉,進印度稱布拉馬普特拉河(Brahmaputra River),起源於中國青藏高原海拔5210米的傑馬央宗冰川,以水量、長度計,堪稱南亞第一大河。全長2900公里,以流量計屬世界第九大河,以長度計乃世界第15大河。

雅魯藏布江中國段幹流全長2,070公里,流域面積24.1萬平方公里,被藏族視為「搖籃」和「母親河」,是中國第五長的大河、西藏地區第一大河。它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大河,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它也是中國坡降最陡的大河。直到幾年前還是中國為數不多的一條沒有建立任何水利設施的河流。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中文網(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ABC)2021年5月28日發表長文《深度解讀中國在西藏建設巨型水電站的生態風險》,從幾個角度分析了中共建DG大壩的危害。

ABC引述專家的話說,DG水電站可能是有史以來風險最大的巨型工程。不僅因這裡容易發生大規模的山體滑坡,發生過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些地震,還因為這裡距離印中爭議邊界非常近,因此意味著任何大型項目都可能激化世界上兩個人口最多的國家之間的領土爭端。

專家稱,過去十年裡,中國一直在尋求駕馭這條河流的力量。雅魯藏布江的沿線出現多個水電站,一些還在規劃當中。

2014年11月23日,中共在西藏雅魯藏布江幹流上建設的第一座大型水電站藏木水電站首台機組正式投產發電。(STR / AFP)

據新華網2014年11月報導,歷時近8年、總投資96億元的藏木水電站首台機組正式投產發電。那是中國在雅魯藏布江幹流上建設的第一座大型水電站,6台機組總裝機容量51萬千瓦。

中共國家電網西藏電力有限公司董事長劉曉明表示:「藏木水電站的投產,將從根本上解決藏中電網的供電難題,特別是在眼下冬季缺電的當口,無疑是雪中送炭。」

旅德水利工程專家王維洛反對這種說法,稱西藏並不缺電,雅魯藏布江上大壩對上游影響不堪設想。它可能會改變上游地區降水,加速西藏高原升溫。

ABC稱,這些工程和DG工程相比,都相形見絀。這裡是雅魯藏布江最偏遠的地段,即大拐彎處(Namcha Barwa)。它靠近與印度阿魯納恰爾邦有爭議的邊界。20世紀90年代末,中國科學家徒步考察了該地區後稱,雅魯藏布江大峽谷不僅是世界上最長的峽谷,長達500多公里,而且是最深峽谷,深度超過5300米。這幾乎是美國大峽谷深度的三倍。

除此之外,牽頭實施該項目的中國電力公司負責人表示,該峽谷有可能產生超過6萬兆瓦的電力,相當於三峽大壩發電量的三倍。而這個電量來自於雅魯藏布江巨大的落差。

他們發現,從大拐彎的一側到另一側,海拔下降了2000多米,而且是在極短時間內陡降。正是發現這一點,當局萌生了建造世界上發電量最大的水電站的想法。

中共專家另一個危險設想是,需要在南迦巴瓦峰鑽一個巨大的引水隧道。讓水流沖出隧道急速落下,落到下面拐彎處另一側的渦輪機上,從而產生大量能量。

此荒誕想法招來拉籌伯大學研究該地區專家露絲.甘布林博士(Ruth Gamble)激烈抨擊,說中共專家「這完全是瘋了」。

墨爾本大學的王耀林教授等中國問題專家認為,中國政府的五年計劃中「如果列出了一些東西,即使是不可能的,那也會得到完成。我對此有120%的把握。」

南亞大壩、河流和人民網路(South Asia Network on Dams, Rivers and People)的水專家赫曼殊.薩卡(Himanshu Thakkar)說,「這是世界上風險最大的項目。從技術上講,它是有史以來最難建造的項目,也是最為昂貴項目,是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河流都絕無僅有的。」

如此大的風險還因為大拐彎位於印度-贊普縫合帶(Indo-Tsangpo Suture Zone)上。這是喜馬拉雅山脈的地震活躍區,1950年曾發生過有史以來強度最大的規模8.6地震。這一地區還容易出現嚴重的山體滑坡,就在3月,大拐彎上游的喜馬拉雅山懸崖冰川解體,冰塊和石塊從幾乎4公里高處墜落雅魯藏布江中,部分河段被截斷,上游水位上漲。

DG大壩或會引發與鄰國衝突

大壩所在地區敏感,是引發關注的政治因素。

ABC報導,王耀麟教授認為,該項目面對的最大挑戰不是技術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中國人不會認為巨型水電站是一種武器,但對印度或下游國家來說,這顯然是一個大問題。」

大壩所屬地區就在一條定義不清的邊境線上,也被叫做實際控制線。這裡有印度聲稱擁有主權,卻被中國占領的大片區域;也有中國聲稱擁有主權,卻被印度占領的區域。

1960年代初以來,爭議區域發生過多次戰爭和衝突。2020年6月,在爭議地區北部的加勒萬谷(Galwan Valley)爆發激烈衝突,是中印兩國軍隊繼1975年以來,首次出現陣亡情況。

現在,中共在距離印度阿魯納恰爾邦(Arunachal Pradesh)邊境之間的實際控制線僅數公里處修建巨型水壩,不能不引起印方警惕。

最主要的擔心是「將河流武器化」。印方擔心中共切斷雅魯藏布江的水流,或改變河流的流向。這會對下游印度布拉馬普特拉河流域的民生、經濟、生態造成災難性的衝擊。

印度政府高級官員對路透社說,「現在需在阿魯納恰爾邦建一座大壩,減輕中國大壩的不利影響。」印媒報導說,政府要修建10千兆瓦的水電站和水庫,抵消中國巨型水電站帶來的影響。但普遍認為,印度在下游建壩,對抵消中共上游建壩控水的惡劣企圖收效甚微。

北京在西藏高風險建壩三目的

北京決定在雅魯藏布江大拐彎處高風險建壩,記者通過綜合國內外各方信息,質疑中共有三方面目的。

一是經濟需要。習近平政府主導的中國製造2025雖被世界抑制,製造業仍占比很大,電力供需早已出現危機。加上澳洲煤炭斷貨,中國南方沿海各省大面積斷電、開工嚴重不足已成常態。當局急於建成DG水電站,緩解中國部分地區的供電緊張局面,為保經濟輸血。

二是提升地區戰略控制力。近年中印衝突不斷,加上中共病毒對全世界、特別是印度等周邊國家的嚴重影響,令近鄰國家日益看清中共極權,與其漸行漸遠。中共期待以DG大壩為要脅,制約與雅魯藏布江有關的南亞三國,不得不在與中共的關係上有所顧忌。

三是粉飾政權形象。4月20日,習近平在博鼇亞洲論壇發布視頻講話,大談「世界大變局」、「全球治理」、「人類命運共同體」;4月22日晚,習近平以視頻方式出席各國領導人氣候峰會又稱,中國將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並再次聲稱這是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責任擔當的重大戰略決策。

號稱四項世界之最的水電站投產 中共高層未有慶賀

表面看,5月24日DG水電站首台機組已發電,趕在所謂中共建黨百年紀念前和「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之際,習近平「碳中和」指示無疑會被黨媒有機灌入DG大壩中,就像危機重重的三峽大壩無人認領一樣,DG,這座號稱4個「之最」水電站也遭遇榮譽上的滑鐵盧。

這很蹊蹺。去年6月29日,習近平還曾對規模小得多的金沙江烏東德水電站首批機組投產發電表示熱烈的祝賀,然而,時至今日,西藏DG這個號稱世界上最大的水電站投產發電,卻沒有迎來任何高層隻言片語的慶賀,甚至没被黨媒掛靠總書記的「碳中和」重要指標,這究竟意味著什麼呢?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莫伊尼漢:中共將水資源武器化
中共確定雅魯藏布江下游水電開發引關注
【有冇搞錯】未來水戰爭 中共在西藏進行大規劃
王維洛:雅魯藏布江下游水電大開發是違法工程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周偉雄:港人莫放棄 將來再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