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复旦海归刺死书记 谁之罪?

人气 6668

【大纪元2021年06月10日讯】近一段时间,大陆恶性杀人事件层出不穷,6月7日发生在上海复旦大学数学学院的凶杀案引爆网络,让社会各界尤其是学界震惊。据报,当日,39岁的海归教师姜文华抱着必死的决心,将49岁党委书记王永珍割喉,而此前不久王永珍刚刚向姜文华宣布解聘决定。

姜文华被捕时所言,以及随后了解他的同事朋友披露的信息看,姜文华是个为人本分且有才华的学者,然而虽然学术水平高,如其曾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从事博士后研究,还是第一届复旦校长奖获得者,但或许是长期在海外留学、专注学术研究之故,并不十分懂人情世故,一直受到王永珍的压制,导致其申请项目和评定副教授职称都受限。他在警察逮捕他时的视频中表示,他在单位受到了很多的陷害,遭到很多恶劣的对待,一直延续至今。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姜文华选择铤而走险。

从这一惨剧看,姜文华既是受害者,也是施害者,其以暴力解决问题的方式并不可取,毕竟人的生命最为可贵,一时的痛快却毁了两个人和两个家庭,其造成的伤痛是无法抹平的,而且人死后并非一了百了,造下的杀人罪业还需要偿还。那么是谁让他对生命缺乏敬畏?又是谁在他心中埋下以暴制暴的种子?

而惨剧中的另一主角王永珍同样也既是受害者,也是施害者。如果没有其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公正对待,甚至是刁难,如何能让一个老实本分之人,选择极端的方式报复?乃至让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那么是谁给予他权力,在本应重视学术的高校,让他肆无忌惮地打压一个学术上远超自己之人?

其实,往深想一想,造成这一惨剧的真正罪魁祸首恰恰是中共。因为让包括姜文华等许许多多中国人缺乏对生命敬畏,并在心中埋下以暴制暴种子的正是中共政权。

人之初,性本善,中小学是少年儿童树立人生观和世界观、懂得如何做人的最重要阶段。传统社会一直到民国时期,儒家的仁义礼智信一直是青少年学习的主要内容。然而,中共建政70年来,信奉无神论崇尚斗争且宣扬暴力夺取政权的中共,通过统一编写的各类教材,篡改五千年文明历史,向大中小学生灌输错误的人生观、历史观、价值观,将中共发家史和建政史中的暴力和杀人当作荣耀炫耀,并将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以及中共领导人的欺世观点,作为唯一正确的理论,强加给不谙世事的学生,让他们从小就接受谎言教育,让他们从小就无法做一个堂堂正正之人。

再加上社会舆论导向,中共对媒体、信息的钳制,中共发起一个个运动打倒文化社会精英,曾经因为信仰神佛而被神眷顾的中华大地,在中共治下,陷入了黑暗,不仅无神论占据了主导地位,而且传统的儒、释、道思想也被现代人扭曲,道德急剧下滑,相信推崇暴力的国人比比皆是。

1982年出生的姜文华,或许就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中共党文化的影响。没有了对神佛信仰的人,自然也没有了对生命的敬畏,而内心隐藏的暴力的种子也因为长期的不公待遇而发芽、成长。中华大地发生的诸多杀戮惨案,有多少施害者不是因此而为?

同样,让身为中共书记的王永珍在高校中如鱼得水,享受着权力带来的快乐、可以任意打压他人的也是中共。

民国时期,大学不仅有国立的,还有教会办的,私人办的,军阀办的,但无论是谁办的,对于教授都是尊重有加,兴办者,即便是政府也并不过多干预校务。

比如1912年,南京临时政府的《大学令》中明确提出:“大学设评议会,以各科学长及各科教授互选若干人为会员,大学校长可随时召集评议会,自为议长。”“大学各科各设教授会,以教授为会员,学长可随时召集教授会,自为议长。”而此后的国民政府亦依此而行。也就是说,一个教授的聘用、升迁、职称、给多少工资、学生乃至学校资金的分配等都是由教授开会决定。

再如1939年前后,国民政府教育部三度训令西南联大(由北大、清华等高校联合组成)必须遵循教育部核定的应设课程,使用全国统一教材并举行统一考试等时,联大教务会议选择了拒绝,并推举冯友兰教授起草了《抗辩书》。在他们看来,教授教什么,学生学什么,政府是无权干涉的。而国民政府收到抗辩书后,也选择了接受。

民国时期的教授的社会地位、薪水也都很高。1919年,曹锟在做直隶督军时创办了河北大学。只要他在学校,就经常在教授休息室候着,对下课的教授嘘寒问暖。每逢发工资的时候,曹锟都嘱咐行政人员把大洋用红纸包好,用托盘托着,举案齐眉式地送给教授,份量足足有二三百大洋。要知道,当时普通人家的月收入也不过几块至多十几块大洋。

与民国时期开放的办学态度不同的是,现今的中国大学绝大部分是公办的,私立大学不过才出现十几年,但都要隶属于中共教育部,受教育部条条框框的管辖,大学也因此丧失了很大的自主性。大学的校长任免皆由教育部,因此大部分校长只要对“上”有交代就好。

不仅如此,中共当局还另外指派党委书记,监督校长,大学的“党性”从校级、院级、系级、班级都设置支部书记就可以看出,而这些书记们大多学术上未必有多少墨水,但溜须拍马、整人、搞小动作却是高手,深谙中共手段的他们对学者又如何能尊重?一个明显的趋势是,随着大学党性的加强,行政人员数量的膨胀,教授教师地位明显下降,大学教师奉承党官、巴结行政人员早已不是个别现象

至于学术自由,民国时期的大学享有比较充分的学术自由,那时大学教授上课很随意,想怎么讲就怎么讲,没有大纲,更没有什么统编教材,老师按照自己的讲义讲就好。教授讲得好,就继续聘用;讲的不好,那就走人。教授不愿意干了,也可以离开。

反观当下的中国大学,根本谈不上有什么自由。学生中的告密者和教室中的监控让大学老师们上课如履薄冰,有思想的老师们为了自身和家人计,也不再敢涉足任何敏感话题。至于大学间的自由流动,更非易事,因为你一旦因言获罪,想再找到一所接收的大学是十分困难的。

正如一位网友在其博客中所写:“中国大陆的大学根本就没有以独立思想为目的,也没有以独立人格为标准,更没有以学术优良为目的。被应试凌驾的大学,就好像被阉割了男人,根本就分不清楚自己是男还是女。”或许这也正是中共当局所乐见的,因为只有中国大学依附在行政体制下,按照行政当局的意愿实施教育,中国才会不断产生顺民,而依附于中共的王永珍能够肆无忌惮打压教师,还的确应该感谢中共这个主子。

可以想见,王永珍这样的中共书记,在中共治下可以混得风生水起,但在民国大学要想混下去,还需要真正的本事。而有着王永珍般各类书记的中国所有大学,包括清华北大复旦,要建什么世界一流大学都不过是痴人说梦,因为没有真正自由的大学是永远无法成为一流的大学的。简言之,中共专制统治下,中国无法产生任何真正一流的大学,而姜文华、王永珍的悲剧也绝不会杜绝。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伯顿:反击中共压制学术自由
全球400名学者谴责中共威胁学术自由
李正宽:复旦院党委书记被杀 中共为何讳莫如深
陈思敏:复旦血案折射高校“青椒非升即走”之困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普京笑答中共武统 让北京失望了?
【横河观点】董经纬两个报导 哪个是真的?
【新闻大家谈】专访前核专家:亲见恐怖泄漏
【秦鹏直播】一个董经纬两表述 拜习会启动?
【首播】前军报记者:经历六四 认清党军
【珍言真语】钱志健:袭苹果日报 毁港核心价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