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两项全球性研究揭示中国经济下行端倪

人气 619

【大纪元2021年07月14日讯】2020年中国经济增长为5.5%,并预计2021年增长率为9.4%。今年第一季度国家统计局公布GDP为18.3%,这个同比超高增速是基于2020年一季度同比负6.8%的超低底数而得来的,这个针对疫情负增长的反弹数据并不能真实反映中国经济运行势头。

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助理教授胡荣表示,将2021年第一季度的GDP相对于2019年第一季度GDP的同比增长,得出的数字是10.3%,相当于每年增速5.15%。这一数据和彭博预测的2021年中国经济增长为5.3%大体相当。

今年第一季度增长中,贡献尤为突出的是外贸产值,进出口总值8.47万亿元人民币,其中出口4.61万亿元,增速38.7%;进口3.86万亿元,增速19.3%;贸易顺差7592.9亿元,增速690.6%。一季度外贸较2020年同比增速29.2%,与2019年同比增20.5%。

为什么一季度国际贸易能够如此亮眼呢?原因在于中共的“以疫谋商”诡计,吃全球疫情的红利,发西方国家的国难财。中共在医疗物资、副食品加工、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等制造业上,趁全球疫情危机时的各国产能不足进行大量的输出。

也就是说,中共今年第一季度的GDP飙升,基本还是在拜武汉肺炎疫情之赐,由于疫情的影响,使增长数字有了反弹的超低基数,同时,狠狠地宰了外国人一把。中共将武汉肺炎病毒释放到全世界,自己赚得盘满钵满,这种毫不讲武德的招式,就难怪全世界群起而讨伐之了。

且不说世界追责结果如何,2021年6月末,彭博社发布最新“新冠复苏排名”, 比较了全球53个经济体的复苏状况,其中美国以76分(满分100分)排名第一,中国排名仅为第八。新西兰、瑞士、以色列、法国、西班牙、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均排在中国前面。据自由亚洲报道,这套排名的量表共有12个指标, “最新排名加入了重新开放进度(reopening progress)的新要素,同时引入了出入境难易程度和航空运力这两个新指数,以更全面地衡量这些国家的复苏程度。”

报道还提及清华大学退休教授孙立平引述花旗集团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说,随着疫情的变化,全球经济依赖中国的时代即将结束。

2021年7月13日,中共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表示,“总的看来,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多地蔓延,疫情走势错综复杂,外贸发展面临的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依然较多。”

6月30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进出口指数,也显示了进出口的下行压力。6月新出口订单指数为48.1%,低于上月0.2个百分点,表明制造业国外订货量回落。野村证券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则表示,出口需求在两方面会大概率下行,一是医疗物资出口,二是禁足居家生活的大量各种物资,如电脑、自行车、健身器材等。

此外,另一项全球性研究也间接揭示了中国经济将下行的端倪。据美国之音报道,2021年7月12日,“可持续城市前沿”杂志(Frontiers in Sustainable Cities)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该报告对比全球53个国家167个城市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结果显示,上海、北京和邯郸的23个中国城市,加上莫斯科与东京,总排放量达到167个城市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52%。

这项研究还同时印证,在中国,人均排放量大的城市基本上都是制造业中心和龙头,而在发达国家,人均排放量大的城市基本上都是消费水平超高的城市。而中国的制造业产业依赖于政府投资占比较大,中国是全球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占全球排放量的30%左右,其中电力和热力生产行业贡献51.4%,工业、贡献27.9%。位于芬兰赫尔辛基的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REA)今年5月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较新冠疫情前上升了9%。这也从一个角度说明,中国的经济增长仍然是依赖于政府投资,而非居民消费。

2020年100万亿GDP中,政府隐形显形债务占到40%多,几乎相当于出口拉动和消费拉动的总和。2021年第一季度,消费贡献中多属于疫情后的反弹报复性消费,这种消费不可持久到下半年。

2020年地方GDP中房地产贡献达40%,而从明年开始,中共在多个地方试点将土地使用权收入通过转征税收纳入中央,逐步全国推广,换句话说地方政府靠卖地炒房赚大钱的好日子快过去了,这些中共肥头大耳的地方官僚们势必通过征收房产税来割韭菜。近期,网络同时传出河南、江西及广东等地公务员及事业单位教师,接到当局追讨已发放的奖金、清退绩效奖励,并称以后不再发放此类奖金,绩效奖励在公务员和事业编制的人员工资结构中几乎占一小半,中共勒令全国官员勒紧裤腰带,地方官员就要勒紧百姓的颈脖子。年轻人拒绝三胎、躺平就很能说明问题了,消费拉动经济只能靠权贵,百姓是无能为力了。

据中国统计局数据,今年1月到六月,全国CPI和PPI每月同比均在上涨,这说明经济运行一直存在通胀压力,然而就在此情况下,央行超市场预期宣布降准0.5%,释放出约1万亿资金,经过货币乘数,最终有可能导致数十倍的M2流入市场,接下来,中共有可能降息,以减少企业借贷成本、增强支出意愿,缓解企业资产负债表的恶化,但如此又可能会导致盲目扩大供给带来的产能过剩,同时,降准降息带来的超量货币会进一步导致货币贬值,百姓财富缩水,消费拉动经济终成水中捞月。

中共后疫情经济的双循环脉络在下半年可能会遭遇更多堵点。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谋霸风险大 难闯两大危机
分析:中国经济过度依赖刺激 可持续性引质疑
【财商天下】中国GDP增长18%?藏糟心账本
中共全面降准 业界指非好兆头 或再降准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立陶宛率先抵制冬奥 中共3黑招反扑
【财商天下】中国业务亏损 华尔街为何加码投资
【马克时空】7国助台潜舰国造 安倍晋三挺台抗中
【军事热点】韩国打造蓝水海军 朝鲜已非唯一防御目标
【横河观点】疫苗难题 忌讳“Xi”的O变种
【舞蹈三剑客】印度舞大挑战 排练时间只4小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