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拓:美军撤离阿富汗 “好朋友”塔利班或变中共噩梦

韦拓

人气 1734

【大纪元2021年07月22日讯】2021年4月白宫宣布,8月31日美军将结束长达近20年的阿富汗驻扎。北约部队也同时宣布撤出。即将出现西方武装力量“真空”的阿富汗新局面,令世界高度关注。

阿富汗是中亚、西亚、东亚交汇的多事之地,贫瘠、多山,易守难攻,向来是恐怖份子的最爱,更有“帝国坟墓”之称。史上几乎没有哪种外部强悍力量彻底征服过她。

1994年在阿国本土崛起的塔利班宗教极端组织,随着美军的撤出,死而复生。美军的撤出,改变了地区政局的平衡,对西部领土与其接壤的中共国来说,更是爱恨无着,莫衷一是。

美军撤出阿富汗 20年反恐终结

拜登(Joe Biden)政府4月宣布,美军将结束在阿富汗的驻扎,会在8月31日最后撤离。美国是在2001年本·拉登(Osama bin Laden)领导的“基地”恐怖组织发动对美国的“911”恐袭后,联合北约出兵阿富汗。当时塔利班(Taliban)政权支援并庇护了阿盖达组织及其头目本·拉登。

20年来美国在打击塔利班和盖达组织并猎杀本拉登的同时,帮助训练和装备了阿富汗政府军,还给阿富汗政府提供大量经济和军事援助。20年来美国在阿花费了上万亿美元,牺牲了约2,400名官兵。

拜登宣布撤军理由是当初美国出兵阿富汗的目标已经达成。撤军也受到美国两党支持,但批评者担心,美军撤离后塔利班卷土重来,让美国20年的浴血奋战前功尽弃。

但拜登7月8日表示,美国当初出兵阿富汗目的不是要重建一个遥远的国家,而是要避免“911”恐怖袭击悲剧的重演,以及将本·拉登之流绳之以法。他进一步说,实际上这场战争早在10年前本·拉登被击毙时就该结束了。

塔利班的兴起和对外国恐怖组织的支援

1996年,塔利班取得内战胜利,控制了阿富汗,以严酷的伊斯兰律法治理国家。2001年“911”恐袭发生后,塔利班因窝藏并拒绝交出阿盖达组织首脑本·拉登,美国领军国际部队攻入阿富汗,推翻了塔利班政权。其领导人奥马尔逃入山中,继续领导塔利班对抗美军。在2004年的一次电话采访中,奥马尔声称塔利班武装将会“像猎杀猪一样猎杀美军”。

2020年2月,川普(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与塔利班谈判签订撤军协定,作为交换,塔利班做出安全保证,承诺将与阿富汗现政府谈判达成和平方案。然而,谈判进展缓慢,之后陷僵局。

如今,随着美军和北约部队撤离,塔利班发动更猛烈攻势,致几百名阿富汗安全人员和难民越过边界,逃入邻国塔吉克斯坦。这也让中共、俄国以及阿富汗其他邻国担心伊斯兰极端分子向中亚国家渗透,甚至使伊斯兰国ISIS死灰复燃。

塔利班(Taliban)是发源于阿富汗坎达哈地区的逊尼派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武装组织。“塔利班”在普什图语和波斯语中是学生的意思,它的大部分初起成员是阿富汗难民营伊斯兰学校的学生。成立之初塔利班总共只有800人,但它高举铲除军阀、重建国家的旗帜,提出反对腐败、恢复商业的主张,而且纪律严明作战勇敢,一度深得阿富汗平民支持,塔利班实力因而急剧膨胀,迅速发展成拥有近3万人、数百辆坦克和数十架飞机的部队。

1995年5、6月间,塔利班发动了代号为“进军喀布尔”的战役, 9月26日占领了电台和总统府。之后控制了全国90%以上的领土。

1996年至2001年间,塔利班建立全国政权,正式名称为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声称要建立世界上最纯洁的伊斯兰国家,但执政以后经济每况愈下,疾病流行,支持度遂逐渐下降。由于在阿富汗实施独裁专制和政教合一政策,因此仅被巴基斯坦、阿联酋和沙特三个国家承认合法。

塔利班以激进的德奥班德学派观点诠释伊斯兰教,思想上也受到本·拉登的影响。塔利班禁止许多前政权容许的女性就业、上学、音乐、舞蹈、电影及电视等活动。他们的宗教警察(模仿沙特的“扬善抑恶局”)负责执行禁令,违例者可被鞭打。

2009年,在巴基斯坦边境地区活动的塔利班武装份子甚至代替政府,枪决了一对偷情的巴基斯坦男女。

塔利班强烈反对什叶派,也不跟其他穆斯林辩论教义,甚至不允许穆斯林记者质问他们的法令或讨论怎么诠释古兰经。

比较典型的什叶派只有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等三国,而且伊拉克,叙利亚还不是纯正的什叶派国家,什叶派穆斯林都只占了一部分。

塔利班所属普什图族主要信奉伊斯兰逊尼派中的瓦哈比派,是非常极端原教旨主义派,不仅反异教徒还反什叶派、苏菲派等“异端”。这也导致塔利班与伊朗神权政府水火不容。

阿富汗境内靠近伊朗地区是什叶派难民聚集区,伊朗派到叙利亚、伊拉克的什叶派民兵里有很多阿富汗什叶派。普什图族聚集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交界处,但巴基斯坦政府军控制不了。

据称,“基地”组织在阿富汗拥有10个大本营,专门训练成员使用武器、通讯设备和动员组织。1980年代至今,训练了超过3万人,组织各成员会利用传真、行动电话及互联网,协调其在世界各地的支持者。一般对外发放新闻讯息,也使用互联网或录影片段形式公布。

“基地”组织与世界其他激进组织都有联系,包括黎巴嫩、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伊拉克、菲律宾、埃塞俄比亚、争取脱离俄罗斯的车臣共和国武装组织,以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东突厥斯坦组织。

亚太基金会的戈赫尔博士说:“塔利班跟‘基地’是密不可分的。他们之间有着无法抛弃的文化、家庭和政治义务,哪怕它们的领导层诚心诚意寻求分家,问题还是一样。”

从本·拉登1996年把阿盖达组织从苏丹转移到阿富汗,到2001年为止,塔利班一直给他提供庇护。

随着美军撤离,塔利班加快攻占阿富汗各区,其发言人在接受访问时透露,目前已控制阿富汗85%以上地区。

塔利班与中共谈判 可能就“东突”讨价还价

2019年9月-2021年1月担任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现年48岁的马修·波廷杰(Matthew Forbes Pottinger,中文名博明),大学时期在麻塞诸塞州大学学习中文与中国研究,1998年至2005年担任路透社与《华尔街日报》驻华记者。他在中国工作时屡遭骚扰,采访信源时被情报人员录影、被警察追赶时被迫把采访笔记丢到马桶里冲走、在北京的一家星巴克咖啡店被“政府打手”殴打。

博明回国后偶然看到一名美国公民被伊拉克恐怖份子斩首的影片,参加了美国海军陆战队,做了情报官,被派驻日本冲绳、阿富汗和伊拉克。他对阿富汗境内恐怖份子的活动了若指掌,包括了解在阿富汗的新疆“东突厥伊斯兰运动”的情报。他还参加过两次阿富汗战争,结识了陆军少将迈克尔·弗林,俩人共同撰写了一份情报报告。退役后,博明2017年加入国安会主管亚洲政策,成为白宫高层官员中仅有的“中国通”。

在阿富汗的情报工作经历,对他日后协助特朗普政府制定对华强硬政策、谴责中共对新疆维吾尔等少数民族实施种族灭绝起到关键作用。

另据联合国资料,“东伊运”3,500多名成员驻扎在阿富汗与中国接壤区。为此,中共加强与塔利班的接触,双方举行了若干次闭门磋商会和谈判。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导,俄罗斯科学院中东国家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娜塔莉亚·扎马拉耶娃(Natalia Zamarayeva)在接受采访时分析,北京在与塔利班谈判时,或建议其放弃支持阿富汗境内新疆维吾尔分离主义团伙。但塔利班将来是否愿意这样做,以及拒绝支持的要价是多少则是另一回事。

但兰州大学“一带一路”研究中心、阿富汗研究中心教授朱永彪,怀疑塔利班是否确实想放弃与“东伊运”的关系。毕竟迄今为止,塔利班并未中断与“阿盖达组织”和其它恐怖团伙的接触。

朱教授说:“目前塔利班有表态称,若是中国(中共)在阿富汗问题上能够支援塔利班,他们愿意放弃与东突的联系,甚至在新疆问题上可能会支持中国,或者在一些立场方面更加接近中国。不过我个人认为塔利班实际上是做不到的,或者说他目前的这种承诺不太值得信赖。因据塔利班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基础,包括他曾经庇护阿盖达组织和本拉登的事实,以及迄今为止都没有切断与盖达组织或其它恐怖组织联系的现状,我们可以看到塔利班更多的是把这种表态当做一个筹码,有空手套白狼的嫌疑。毕竟这种承诺不需要付出任何成本,将来又很难去监督履行。对塔利班而言,他自然愿意做出这种没有任何成本的表态,以换取他想要获得的支持和利益。”

此前,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Suhail Shaheen)藉中国陆媒之口,公开向中共表忠称,“有必要与阿富汗最大的投资者——中国(中共)进行会谈”,“我们去过中国很多次,与他们关系很好”,“如果他们来投资,我们当然会确保他们的安全。他们的安全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对此,官媒《环球时报》胡锡进欣喜若狂,在微博高调宣称,这是美国耗资万亿的阿富汗战争失败的失败,更是中共外交的胜利等等。

中共首鼠两端 或在阿富汗重蹈“帝国坟墓”结局

对于塔利班政权的可能迅速上位,中共的紧张超过了胡锡进式的自嗨,其外交部的反映就是例证。发言人汪文斌7月9日在记者会上称,下周中共和俄罗斯将牵头商讨美军撤离后阿富汗的安全问题。

与此同时,北京上个月一再呼吁在阿富汗的中国公民迅速离境,还派专机撤侨,表明对阿富汗安全形势一点不看好。中国公司过去20年曾经大量投资阿富汗的矿山和基础设施,很多中国公民进入阿富汗工作和生活。随着美军撤离和塔利班攻城略地,中国在阿富汗的投资和财产甚至生命安全都处于高度风险之中。

但北京仍然不忘指责美国,深深感到新的危机来临。7月9日,新华社发表《加速从阿富汗撤军 美国背后有何盘算》一文,援引分析人士的话称,美国及其盟国为尽快摆脱战争泥潭,以不负责任的方式从阿富汗撤军,给该国留下巨大的“安全黑洞”。美国撤军,不仅牺牲了阿富汗人民的利益,也令地区国家安全风险陡增。

这也说明,中共深知阿富汗这池浑水不好趟,塔利班的口炮不可信。没有了美国和北约力量支撑的战略平衡,面对中亚、西亚和南亚交汇要冲的阿富汗,中共却无法像美国那样逃离,而自己造下的镇压新疆人民的恶果,是否会因为阿富汗的易帜,迅速掀起维吾尔人反抗的浪潮,令阿富汗真的变成中共的“帝国坟墓”,尚待观察,但这也是有大英帝国、前苏联、俄罗斯为前车之鉴的。@

责任编辑:邵亦

相关新闻
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会见塔利班 促和谈
塔利班和平协议将到期 美防长敦促走和平之路
中共喉舌炫耀塔利班是中国朋友 网民骂翻
千百度:炫耀塔利班称中共是朋友  胡锡进被网友打脸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姚诚:中共军队打仗有致命弱点
【微视频】中共一周三败 受灾卫辉百姓对抗当局
【远见快评】中美再爆疫情信息战 中共死结难解
【未解之谜】濒死男孩发现真相
【时事纵横】多地疫情爆发 甘肃逼僧人还俗
【拍案惊奇】习再喊党指挥枪 北戴河布局20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