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被整得最惨的中共元帅彭德怀

人气 5326

【大纪元2021年07月25日讯】彭德怀在中共十大元帅中排名第二,地位仅次于朱德。

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前,毛泽东需要彭德怀这样的人帮他带兵打仗,出生入死,对彭不吝赞美之词。1936年,毛曾写过一首诗:“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1949年毛泽东在“万岁”声中入主中南海后,特别是1956年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作了反对斯大林的秘密报告后,毛一直担心中共也出一个赫鲁晓夫,造他的反。

1957年6月,赫鲁晓夫在苏共元帅朱可夫支持下打败他的政敌。但不久,赫鲁晓夫担心朱可夫造他的反,找个借口解除了朱可夫的国防部长职务,强令朱可夫退休。赫鲁晓夫整肃朱可夫,很可能对毛泽东也产生重大影响。

中共当政后,彭德怀先后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等。彭战功赫赫,脾气火爆性子直,敢想敢干也敢说;别人高呼“毛主席万岁”,彭竟敢直呼“老毛”;别人在毛面前战战兢兢,彭竟敢顶撞毛。彭德怀会不会成为朱可夫?

想到这些,毛可能经常睡不安稳觉。

1958年,毛以“反教条主义”为名,整肃了中共元帅刘伯承,中共大将粟裕,中共上将萧克、李达等。

1959年,毛整肃的对象,便轮到中共元帅彭德怀了。

被打成“反党集团”头目

1959年7月14日,中共庐山会议上,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就毛1958年发动的大跃进运动中出现的问题讲了真话。

这封信却引起毛的雷霆大怒。毛批示将此信印发全体与会代表讨论,并发起一场对彭疾风暴雨似的大批判。

7月23日,毛在大会上发表长篇讲话,严厉指责彭的信是“右倾机会主义纲领”,是“向党进攻”,并情绪激动地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神州不会陆沉,天不会塌下来。”“大不了垮台,那我就走,到农村去,率领农民推翻政府。你解放军不跟我走,我就找红军去。我看解放军也会跟我走!”

彭在笔记中写道:“7月23日,毛主席给我一闷棒。这棒叫做‘打右倾机会主义路线’,而且将历史上所有旧账一齐搬出来,再打四十大板,加上右倾机会主义的四十大板,一共八十大板,打得遍体痕伤,两股无肉”。

7月27日,毛继续抨击道:“我晓得你彭德怀从延安整风以来就不服气,憋了那么久,这次就发到庐山上来了。好家伙,简直要把汉阳峰推下去!你我共事30年,你是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有意见为什么不在郑州会议上提出来?不在成都会议上提出来?庐山会议快结束了,怕是没有了机会,是不是?所以,就下了战书。你骂了20天,指名道姓,喋喋不休,还要怎么样了?”

最后,在毛的强势推动下,会议通过“关于以彭德怀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的决议”,决定撤销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分别担任的国防部长、总参谋长、外交部副部长和湖南省委第一书记职务。

此后,全国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反右倾机会主义运动,300多万中共官员被划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全国发生饿死几千万老百姓的大灾难

1996年,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幕僚、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陈一咨表示,该所根据中共党内文件写成的秘密报告,认定当时死亡人数达4300万至4600万!

这是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上乃至于人类文明史上最严重的杀人事件之一。

被红卫兵抓回北京

1962年6月16日,彭德怀给中共中央写了一封长达8万字的申诉信,称自己从未组织过什么“反党集团”,请求全面审查自己的历史。

1962年7月,毛泽东在北戴河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指责彭德怀翻案,提出要批判“翻案风”。9月,在北京召开八届十中全会上,毛明确表示:不能给彭德怀平反。全会决定成立“彭德怀专案审查委员会”,对彭进行审查。

毛心里非常清楚,1959年,错的是毛,对的是彭;对彭的所谓专案审查,无非是继续打压彭,迫使彭老老实实,不再乱说乱动。

从1962年起,毛就开始筹划打倒中国的赫鲁晓夫——毛曾指定的接班人、国家主席刘少奇。到1965年,毛一直暗中推动这个进程。在打倒刘少奇之前,尽管彭已被批倒批臭,毛对彭还是不放心,决定调“虎”离山,将彭“发配”西南。

1965年9月,毛请彭到中南海谈话、吃饭、喝酒,由毛准备打倒的两个人——刘少奇、邓小平作陪。毛讲了不少好听的话,诸如真理可能在你一边等,然后,请彭到四川去出任三线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彭不知毛的真实用意,还挺高兴,于1965年11月30日抵达成都。

1966年5月16日,毛正式发动文化大革命。同年10月,刘少奇、邓小平被定性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代表。12月,毛的妻子、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江青,公开宣称“刘少奇是党内的赫鲁晓夫”。

中共的赫鲁晓夫被被打倒后,轮到中共的朱可夫了。不久,江青指使“毛主席的红卫兵”,于1966年年12月27日,到成都把彭绑架回北京。

被打断肋骨

1967年7月19日,在江青授意下,彭德怀被红卫兵拉到北京航空学院开“批斗会”。刚开始是“文斗”,一番唇枪舌剑之后,变成了“武斗”。

多次受到毛接见的五大红卫兵领袖之一的韩爱晶,指着彭的鼻子怒吼道:“你反不反对毛主席!?”彭说:“我不反对毛主席,我只是对毛主席无话不谈。”韩爱晶一拳出去,打得彭倒退几步,跌坐在地上。呼啦围上去一堆人,拽的、打的、踢的,拳脚交加。有人几猛拳冲着彭的胸部打去,彭头撞在课桌上,跌倒时又撞在水泥地面上,发出重重的响声。

彭被拽起来,打倒;再拽起,再打倒;连续七次!一个穿皮靴的大个子飞起一脚,向躺在地上的彭右胸踢去,彭深哼了一声,昏迷过去。第二天,彭伤重不能起床,被押送到267医院检查。病志记载:“胸部正位像X线所见:(1)右第五肋骨中段骨折;(2)右第十肋骨末端可疑不全骨折。”

被批斗上百场

1967年7月26日,在北京航空学院南操场,召开了10万人参加的批斗彭德怀等人大会。彭等人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又大又重的牌子,上面用黑体字写的名字全被划上“×”,他们低头弯腰,任凭批斗者“深揭猛批”,却不能申辩一句。

批斗会结束后,彭等人被强制从人群中两人相对、平举双手筑成的狭巷中低头穿过。有人朝他们拳打脚踢,有人向他们吐痰,使他们满头满脸都是青包、紫块、口水,长时间地折磨使他们走不到一半就瘫倒了。

这还不算完,韩爱晶等仗着人多,硬从卫戍区战士手中抢走彭,拉胳膊拖腿地弄上卡车,开到天安门游斗,彭身上又多了许多烂纸片和西红柿汁。两个多小时后,彭已不能走路,不能进食,只能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从1967年7月26日开始,不到两个月,重伤中的彭德怀,被北京航空学院、清华大学、解放军各总部、国防科委、三军直属机关及其在京院校、人民日报社、北京师范大学、空军直属机关及其在京院校、各文体单位、北京邮电学院等数十个单位,连续“揪斗”100多场。其中,万人以上批斗大会12场。

彭被指控的罪行有: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篡军、篡党、篡国,里通外国等。

痛不欲生

经历上百场批斗后,彭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1973年4月12日,彭被押解到北京301医院。不久,被诊断出患了直肠癌。4月26日,医生为彭做手术时,发现癌症已经转移,随即切除肿瘤,并在左下腹造人工肛门。

手术之后,彭的病情进一步恶化,导致半身不遂,癌细胞扩散到肩部、肺部、脑部。他疼得实在没办法,或用牙紧咬被单,或大叫大骂;没有瘫痪的右手右脚,则乱撕、乱扯、乱踹。

1974年2月,剧烈的疼痛折磨得彭大汗淋漓,在床上翻腾。他拒绝输液,把针拔掉,狂喊着:“我不用毛泽东的药!”给他喂食物,他打落在地,喊着:“我不吃毛泽东的饭!”

从《彭德怀年谱》看,彭的最后岁月,手疼、刀口疼、背痛到整夜失眠,下肢浮肿、小便失禁,以至摸一下皮肤就会溃烂,甚至多次痛哭。如9月2日,专案组见彭时,彭竟失态痛哭四五次。9月15日,距离彭去世还有14天,“右肩疼,多次痛哭流涕。夜12点10分呼吸急促”。彭曾对警卫战士说:“疼得我没办法,我实在受不了了,你帮我打一枪吧。”

彭德怀之死

1974年11月29日下午3时35分,在凛冽寒风中,被批判15年、被关押8年、被批斗100多场、被提审200多次、76岁的彭德怀,停止了呼吸。当时,身边没有一个亲人。

彭的遗体被秘密火化后,骨灰被悄悄运到四川成都成都东郊殡葬管理所,上面写着“王川,男,32岁”。只有四川省委书记段君毅、李大章等极少人知道是彭的骨灰。

结语

曾经统领百万大军、为中共“打江山”立下汗马功劳的彭德怀,仅仅因为讲了几句利国利民的真话,竟然被毛泽东,被中共,一次又一次整肃,最后在万剑穿心般的痛苦中死去。1959年庐山会议之后,中共党内很少有人敢讲真话了。至今,中共仍在重蹈毛泽东整彭德怀的老路,谁讲真话打击谁。

唐代大文学家杜牧写道:“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百年中共,只好任由它“百年”了。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毛泽东的接班人刘少奇之死
王友群:毛泽东的接班人林彪之死
王友群:出席中共一大的15人的最后结局
王友群:第一个挨整的中共元帅刘伯承
最热视频
【微视频】滴滴退市 股民的机会来了?
【未解之谜】百慕大三角大揭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