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美“猎狐”细节:在侨社布间谍网

人气 2214

【大纪元2021年07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中共警察跨境“猎狐”,在美国领土上从事对美国居民的法外遣返;活动既隐密又公开,还在美进修刑事鉴识术,与李昌钰合影;在侨社招募“契约间谍”建立网络,关键时刻大陆公安突击进入美国,19人围猎1人。

大陆副检察长亲飞美国指挥,挟持家属为人质赴美诱捕,上演“外国政府”对美国居民的犯罪行动;利用移民社区的恐惧和沉默,执行跨国镇压,蔑视法治,美司法部震惊:“这是对最高级别的司法的侮辱”。

美国司法部7月22日替代起诉九名中国“猎狐行动”参与者,其中的指挥者、现年50岁的武汉市汉阳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凃岚是新增被告之一,她为诱捕原武汉发改委主任徐进,亲自带徐年迈体弱的父亲前往新泽西。

非盈利新闻编辑部ProPublica于同日发表调查性报导“猎狐行动:中国如何利用隐藏在暗处的间谍网络进行镇压活动”,曝光中共特工在美“猎狐”的细节。

本文结合ProPublica的调查、纽约东区联邦法院的起诉文件、中国大陆对猎狐行动的新闻档案等,重新梳理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揭露中共镇压延伸到海外的长臂运作。

01:以旅游观光签证入美 跨国办案

2016年10月20日,武汉公安胡骥从中国飞往新泽西州,再次执行秘密侦查任务。

现年46岁的胡骥在中国是“猎狐行动”的明星。据《湖北日报》的新闻档案,武汉自2013年开展“猎狐行动”追捕境外的中国经济犯罪嫌疑人以来,从武汉大学英语系毕业的胡骥短短三年内就去了四大洲29国,成为武汉警方“跨国办案的猎狐高手”。

《楚天都市报》2016年3月16日吹捧他“光辉成绩单”的一篇文章甚至提到他最新行动的目标——百名“红通”第13号徐进。2016年6月《武汉晚报》也报导,胡骥团队“正组建追逃专班”开展对徐进夫妇的缉捕。徐进住在新泽西,胡骥到美国的地盘上“猎狐”,在旅游签证上表明自己是公安,美国人也没找他麻烦。

事实上,被蒙在鼓里的美国,直到2020年10月才首次起诉中国的猎狐队,胡骥作为猎狐者反被猎,首次以“逃犯”身份登上美国各大媒体的头条。

02:你想帮家人吗?中共将你打造成共犯

胡骥的司机从一个出口进入了一片林区,这里是美国最富有的区域之一。司机是这个猎狐队的新成员——34岁的朱峰(Zhu Feng音译)住在皇后区,有绿卡。

2015年中国首次集中公布百名“红通”人员时,朱峰在休斯顿的叔叔朱海平名列其中,曾是胡骥的秘密小组的目标:他们“劝说”这位前中国民航湖北省管理局财务处副处长回国自首。胡骥基本上向朱峰和他的亲属提出交易条件:要想帮你的家人,就要帮我们摧毁别人的家庭。

2016年7月13日,大陆报纸刊登庆祝“红通归案”的照片中,一个身材矮小、面容憔悴、神情呆滞的人站在武汉天河机场的跑道上,两边是穿制服的警察。

朱峰的亲戚告诉他,抓你叔叔的警察叫胡骥。他会就另一个案件与你联系,按他说的去做。

于是在2016年9月,朱峰暂停原来的导游生活,飞到武汉,成了中共政府一名契约间谍。当胡骥再次出现在新泽西时,他已做了一些监视工作,为胡骥的到来做准备。停下车,朱峰指出了地点。胡骥打量着大草坪,砖路两旁的树木、灌木丛后的两层楼房。

“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带我到过这里,”他说。

对每名境外猎捕目标,公安都会建立“一人一专案组”。针对徐进的团队有19名美国和中国的特工:雇佣的助手、私人侦探,以及能轻松进出美国机场的卧底遣返专家。该团队在毫无戒心的美国社区暗中盯梢。

03:再把一家人都拉下水

现年56岁的徐进在2010年通过EB5移民项目获得了美国临时绿卡,他和妻子前往美国之前,曾是武汉市发改委主任。中国的检察官指控他受贿数百万美元,这种罪行的最高惩罚是死刑。

2015年,中共政府将他们列入猎狐行动的百名红通人员名单。与此同时,胡骥的团队开始了一步步的胁迫和骚扰计划。法庭文件说,他们把徐进在武汉的妹妹关起来,以促家人施压让他回国。他们还发现这对夫妇的其他亲属住在新泽西州郊区的高档住宅区肖特山。要找到徐进,这所房子是他们最好的线索。

胡骥吩咐朱峰仔细查看房子并拍照。

这位武汉公安代表了猎狐行动的两张面孔:在国内是被捧上天的犯罪斗士,在美国是隐蔽的罪犯。

北京领导了这场猎狐行动,中共驻海外领事馆暗中帮助。若行动成功,胡骥会获得嘉奖,且有助于宣传中共“布下天罗地网”的能力。假使失败,中共也不会受到影响。

胡骥将朱峰的父亲朱勇也拉了入伙。现年64岁的朱勇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经常回中国。根据起诉书,他也成了一名秘密特工。

这种征用猎物家属的做法是一种无情但有效的策略,确保了忠诚和服从。这也是一种技巧,利用当地的中间人来掩护武汉来的猎捕手。这些人单线联系,所以下面的人不清楚其他参与者的身份或所有细节。

04:在美国建立间谍网络

在胡骥的指导下,新间谍们开始建立网络。首先,他们需要一名当地的私家侦探,最好当过警察,会跟踪术。

现年53岁的私家侦探麦克马洪(Michael McMahon)曾在纽约警察局工作14年,他曾在一个精锐的街头犯罪小组工作,并升至侦探警长,曾在一场枪战中立功获得警察战斗十字勋章。

据麦克马洪的律师卢斯伯格(Lawrence Lustberg)说,为了接触麦克马洪,猎狐队找一女子自称翻译公司的雇员,假称通过谷歌搜到他,并向他介绍朱峰父子,说他们是一家中国私营建筑公司的代表,想雇他向一名前员工追回被偷的钱。

2016年10月27日,胡骥与麦克马洪在新泽西的一家连锁餐厅会面。律师说,这位中国警察自称姓严,是该建筑公司的高管,麦克马洪一直以为在和中国公司职员打交道,“会面似乎没什么可疑之处。他们从未提中国政府或谁在中国执法部门工作。他们谈的是资产回收。他以为他们只是急于追回公司财产的员工。”

麦克马洪收集了徐进亲戚的信息,又找来两名调查员监视新泽西的房子,甚至为了万无一失,他还提醒当地警察注意监视。但他们仍找不到徐进住在哪里。

11月12日,胡骥用严某的化名告诉他,已将情况报告中国上司。

12月,胡骥再次到纽约。这次他带来了他的上司——武汉市汉阳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凃岚,也是武汉猎狐行动专案组的领导,他们轻松进入美国执行非法任务,而朱峰再次充当他们的司机。

几天后,胡骥召见朱峰,要求他到武汉开会。胡骥说,下一次,他们不能再从美国空手而归。

05:挟持老人赴美 引诱儿子现身

2017年春天,计划就绪。胡骥留在武汉,凃岚4月3日飞到美国,亲自领导遣返小组。她是汉阳区检察院的二把手、中国检察系统的明星。在一篇大陆专访文章中,她总结自己工作的法宝“拼的就是信息战、心理战”“把握其所思所想,就能从心理上‘攻克’他们”。但她不会说英语,需要朱峰翻译,才能与麦克沟通。

遣返小组第二名专家是65岁的医生李敏君(音译),她为公安工作,任务是护送徐进年迈的父亲飞行15小时到美国,父亲身体虚弱、不愿来美,但凃岚要用他做诱饵,引他的儿子现身。

胡骥给侦探麦克发去照片,建议他“跟踪他,找到他儿子的住址。”

朱峰指示他从纽约华人社区雇来的监视小组“监视5天。第一天12小时,第二天10小时,最后三天8小时。……报酬是1800美元。”他吩咐皇后区的一名司机兼后勤,在来访的大人物面前不要乱说话,“不要问他们来这里做什么,这件事是机密……为中国政府工作时,只需遵循指示。”

4月5日,关键时刻到来了。当晚,朱峰到机场接老人和随行警医,与此同时,麦克马洪等在肖特山的房子外面。不到一个小时后,朱峰将人肉诱饵带到了徐进亲戚家的前门。

亲戚们给徐进打了电话。第二天,徐进完全按凃岚的预料行事。他接走了老父亲。监视小组跟随他们到了半小时车程外的家中,获知了徐进的住址。

徐进父亲奉命告诉他的儿子,如果他不听话,他的家庭将遭受多大的损失。但徐进没有顺从,他联系了美国执法部门,FBI也介入,猎狐小组很快就发现了这一举动。

4月7日,朱峰发短信给凃岚,胡骥希望她“和医生赶快回来”,“以避美国执法部门行动”。凃岚当日紧急逃离美国,医生次日也搭上了返回中国的航班。

但是猎狐队没有因FBI盯上他们而放手。凃岚回到武汉的指挥部后,命令胡骥时刻待命。4月9日她发短信给朱峰:“关键是(父亲的)状况,重点是让他劝降。”

但她的心理战输了。于是,父亲被允许回国。4月12日,朱峰与老人分开前往纽瓦克机场,上了同一航班飞往上海。

4月23日,胡骥给麦克马洪发电子邮件,感谢他找到徐进女儿在加州北部的地址。之后,猎狐队把徐的女儿当作新人质,在新的战线上展开攻势。

06:在美活动既隐蔽又公开

Propublica了解到,胡骥往来全美各地已有好几年,他的活动既隐蔽又公开,在追捕至少另外两名目标时没有受到美国执法部门的干扰。

胡骥至少来过美国八次。除了法庭文件中描述的2016年的三次旅行外,他在2015年也来过,名义上是参加纽黑文大学的一个培训项目。

在《武汉晨报》的一张照片中,胡骥站在李昌钰身边拿着一张证书。李昌钰在纽黑文大学指导鉴识科学研究院,为来访的中国执法官员和研究人员提供培训。发言人怀特(Doug Whiting)在给Propublica的电子邮件中说,美中商业咨询中心安排胡骥的访问并颁发了证书。该中心总部在纽约市,在洛杉矶和北京设有分支机构和代表处,是中共国务院国家外国专家局认可的首批地方政府赴美培训渠道。

怀特写道:“来访者大都已被美国海关批准了签证,因此没有必要进行额外的背景调查。…不可能具体知道胡骥先生参加了什么项目,或什么时候参加的。”

也就是在2015年,一名持美国绿卡的“红通”人员在墨西哥被扣押后,胡骥赶在美国外交官干预前,“争分夺秒”与墨西哥官员合演了一出诡计:被扣押者以为自己要被遣返美国,却飞到了上海。一张公布的照片显示,胡骥与两名运送囚犯的墨西哥移民局女官员在上海虹桥机场合影。这一事件反映了中共在美国南边国家的影响力不断增强。

07:猎狐新招:利用美国法院

美国联邦调查局关注私家侦探,特别是有大量亚裔社区的地区,因为他们在猎狐行动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中共政府支付这些开销。私家侦探荣静(Rong Jing音译)专接武汉市的任务,每次遣返成功后都会收到一笔费用。他谈到来访的“劝返”团队是中国政府的公务员,以多种身份持工作签证旅行。

私家侦探由于在猎狐行动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受到联邦调查局关注,尤其是在华人社区会讲中文的调查员。图2020年6月12日一名负责调查涉嫌不忠行为的私家侦探在上海,与本案无关。
私家侦探由于在猎狐行动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受到联邦调查局关注,尤其是在华人社区会讲中文的调查员。图2020年6月12日一名负责调查涉嫌不忠行为的私家侦探在上海,与本案无关。(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秘密追捕行动遵循一个模式。大陆公安先在美建立网络,并在关键时刻突击进入美国,由强迫招募的人员、受雇的平民、私家侦探、甚至街头犯罪分子分头行动。追捕行动持续数年,有时甚至在美国执法部门干预后他们也不收手。

徐进一家人所面临的压力仍在继续。2018年4月,总部位于武汉的新八建设集团在新泽西州法院起诉了这对夫妇。该诉讼指责他在武汉担任要职时索赂,拖延项目,导致公司损失1千万美元。

专家说,中国公安和公司经常联手对猎狐目标采取刑事和民事行动。《华尔街日报》去年在“中国‘猎狐’新招:美国法院也成追逃工具”一文中曾报导过这种做法,包括新八公司对徐进夫妇的诉讼。

夫妇两人在法庭文件中反驳诉讼是假的,是为了胁迫他们返回中国,如果没有得逞的话,则要对他们进行骚扰并试图使其破产。

该诉讼仍处于取证阶段。今年2月,对猎狐行动提起刑事诉讼的纽约东区联邦检察官提出动议,要求介入新八案,并要求暂停民事诉讼。

胡骥团队的下一个行动更恶劣。2018年4月至7月期间,一名同谋在加州骚扰徐的女儿,向她的脸书朋友发送她家的负面信息。另两名同谋在9月给徐家留下威胁性字条:“如果你愿意回大陆坐十年牢,你的老婆子女没事。这事到此为止!”

又过了7个月,徐家收到一张光盘。在视频中,徐的妹妹恳求他回国投案,说父母生病了,孤立无援,心力交瘁,他应该“尽子女赡养父母的责任”。

一名FBI特工在起诉书中写道:寄给徐进的一张照片似乎是中共故意安排的,桌上的习近平《治理中国》一书暗示了政府在这则视频中的角色,桌旁坐着徐的老父亲。他将这张照片描述为一种隐性胁迫的形式,表明“政府对其父母的控制”。
一名FBI特工在起诉书中写道:寄给徐进的一张照片似乎是中共故意安排的,桌上的习近平《治理中国》一书暗示了政府在这则视频中的角色,桌旁坐着徐的老父亲。他将这张照片描述为一种隐性胁迫的形式,表明“政府对其父母的控制”。(起诉书截图)

08:把侨胞当“朝阳群众”

武汉公安胡骥只是中国各省市海外“猎狐行动”众多“猎人”中的一个。中国2014年启动的“猎狐”和“天网行动”,声称已抓获八千多名国际逃犯。他们中的一些人在海外过着奢华的生活,拥有豪宅和数百万元的海外账户。但也有一些是异见人士、检举人或被卷入省级冲突的相对较小的人物。

2019年,纽约一名移民法官向一名来自北京的社保中心职员提供政治庇护。这位办事员被列入中共的“百名红通”外逃名单中时才29岁,但他在美国法庭上辩称,他在中国的前老板在他举报他们虚报冒领养老保障金后,诬陷他贪污了70余万人民币(约10万美元)。尽管他得到政治庇护,目前仍然受联邦的额外保护,因为他一直受到中共政府行动的骚扰。美国的华文媒体还登了他的地址信息。

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018年在“海外群众也不放过他们”一文中,把某些海外华文媒体和侨胞比喻为北京朝阳区群众,在配合中共“猎狐”方面有大贡献:“海外华文媒体亲自加入‘追逃’大军⋯⋯,在舆论上给‘红通’嫌犯施压⋯⋯当起了‘朝阳群众’⋯⋯浙江省发挥海外华侨多的优势,请华人华侨协助寻找外逃人员下落。山东省通过驻外企业、中资机构做工作,争取海外华人华侨社团和侨领的支持,挤压外逃人员境外生存空间,迫使他们回国投案。”

美国前助理司法部长约翰·德默斯(John Demers)在上个月前一直领导着司法部的国土安全司,他说,中国在这里追捕外籍人士时树立了一个危险的先例,违反了美国法律并侵犯了两个国家的人权。

美国助理司法部长德默斯(中)2020年10月19日在华盛顿特区司法部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
美国助理司法部长德默斯(中)2020年10月19日在华盛顿特区司法部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Andrew Harnik – Pool/Getty Images)

德默斯说:“如果腐败所得在这里被清洗,不管是来自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我们都将进行调查,如果我们有能力,也将进行起诉。但他们中的一些人并没有做他们被指控的事情。而且我们也知道,中国政府在国内更频繁地利用反腐运动来达到政治目的。”

他说,中共的全球猎狐行动反映了“中共政府利用政府权力来强制服从和镇压异议的专制性质”。

09:4万中国非法移民成中共谈判筹码

中美没有引渡协议,部分原因是中国的法治不完善,或者没有法治。但美国曾试图与中国合作,奥巴马政府曾花了几年时间与中国就猎狐行动的逃犯进行谈判。

对于中国政府的谈判筹码,双方有争执:由于中国不配合接收被遣返的非法移民,不签发旅行文件,导致大约4万名中国人在驱逐程序后仍在美国滞留多年,包括数百名曾因暴力行为被定罪者,滞留人数排名各国第一。中共长期对解决这个问题不积极,突然一下子,这些人成了谈判筹码,中共外交官提出,如果美国把中国“红通”人员加入遣返名单,他们就会松口。美国认为,名单上的许多人在美国有合法身份,不可能简单地被遣送回中国。

一位前美国高级官员说:“我们表示反对,我们说这是两回事。不能这样做。没有正当的程序。”

到了2016年,联邦特工发现中共利用谈判作掩护,在美国本土进行更多的秘密行动,这让他们感到愤怒。三名前美国官员告诉Propublica,来华盛顿讨论猎狐行动的代表团中的中国警察秘密行动,向猎狐目标施压。

美国官员承认,政府对这一威胁的反应很慢。德默斯说:“我们确实花了一些时间来赶上并意识到正在发生的事情。对于猎狐行动这样的事情,我们意识到仅仅通过与中国人谈判来改变是不够的。我们不得不更加主动。”

10:利用移民社区的恐惧和沉默

随着调查的进行,FBI中国反间谍处慢慢了解了一个秘密的世界。

在越南和澳大利亚等国家,中共特工直接绑架他们的目标猎物,不管这些人是持不同政见者还是被指控腐败的人。但在美国,实施这种绑架非常困难,靠外交程序达成目的也难,于是猎狐小组主要依靠胁迫手段。美其名曰“猎狐行动”,其实就是黑社会那套。

《湖北日报》2014年“湖北省猎狐缉捕率排全国第一”文中说,中国的海外追逃一般有四种方式:引渡、遣返、异地追诉、劝返。但前三种“处理时间长、手续繁琐,面临诸多限制;相比之下,劝返则更加高效、成本也相对较小。”

联邦调查局副助理局长、负责反间谍部门中国分部的贝纳维德斯(Bradley Benavides)说:“他们采用施压、杠杆、威胁家人,利用代理人等手段。显然,他们善于获取他们想要的东西。”

随着中共建立起历史上最大的警察国家,它正在出口镇压。人权组织“自由之家”的一份报告认为,中共开展了“世界上最复杂、最全面的跨国镇压活动”。趁着西方国家全力关注于恐怖主义等其它的威胁,中共已经在散居国外的社区中布满了特工。

尽管也有其它国家的间谍到美国抓走自己国家的国民,但中共法律要求公民协助中共情报机构,而这种命令已经延伸到国外。对侨民的系统间谍活动可以追溯到多年前。2008年在旧金山举行的奥运火炬传递期间,FBI特工观察到中共间谍用对讲机指挥一排排尽职尽责的学生,大约有7,000名学生从全国各地赶来,破坏支持西藏的抗议活动。最近,FBI调查了一些事件,在这些事件中,汽车被涂成中共警车的样子,在加州的移民社区里巡游。德默斯说,这些流氓巡逻队是中共政府发出的信息,即移民应服从北京的政权,注意他们的言行。

跨国镇压只是中共广泛攻势中的一条战线。4月,联邦调查局局长告诉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有超过2000项与中国有关的调查,仅经济间谍案件就增加了1300%。每10小时就开启一项针对中国的新调查。

德默斯说,我们已经看到中共政府的各种恶性行为一直在加速,而且他们越来越自信,越来越厚颜无耻。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驳斥了这起猎狐案件中的指控,认为这是一种“抹黑”。

但是,武汉猎狐案表明中共公安在美国执法部门不知情的情况下,几年来充分利用了移民社区的恐惧和沉默,骚扰和威胁目标美国居民,以迫使他们返回中国。问题的关键不是那些猎狐行动的对象是不是经济罪犯,而是有没有通知美国执法部门、遵守美国法律和协议。

除了追踪那些被指控犯有经济罪行的人之外,中共还在世界各地骚扰该政权所关注的其他人,包括西藏人、香港人、法轮功学员,以及维吾尔人。

美国联邦代理检察官卡苏里斯(Jacquelyn Kasulis)称,“未经注册的外国势力的游动代理人不允许在美国领土上从事对美国居民的秘密监视,他们的非法行为将受到美国法律的全面制裁。”美国司法部国家安全事务代理助理部长莱斯科(Mark Lesko)说,“检察官和警官不仅指挥和参与了在美国领土上的犯罪计划,然后还试图掩盖它,这是对最高级别的司法的侮辱。”

11:多名被告的状态

中共公安部2013年开始部署“猎狐行动”,大张旗鼓进行了7年跨境追捕,现在,美国才开始制止这种“中国在美国执法”的非法行为,并试图突破移民社区的沉默之墙。

今年4月,荣静承认犯有共谋充当非法外国代理人和进行跨州跟踪的罪行。他的律师说,他走上了一条危险的路,中共提出的要求越来越过分。律师说:“许多人在美国过上新生活,却由于好心帮助老家的一个朋友而陷入这种情况。慢慢地,他们会越来越多地参与到非法遣返行动中去,最终越过法律的界线,而这并不是他们的初衷”。

去年10月28日早上6点,六名FBI特工和两名警察到麦克马洪的家逮捕了他。他的律师说,麦克在这个毁掉他的案件中总共才收益5,017.98美元,他并不知道打交道的是中共政府官员,猎狐小组骗了他,“他是本案的受害者”。

检察官后来对麦克马洪是一个无辜小卒的这一观点提出异议。因为麦克马洪在2017年4月6日(即凃岚逃跑的前一天)给自己发了一封电邮,附件的报纸文章标题是“国际刑警组织全球通缉百名中国外逃人员”,上有徐进夫妇的照片和信息。

至于胡骥,这位猎手已经成为一名美国逃犯。不过,他在中国还是明星,2018年他到北京讲授了一堂关于国际执法合作的课程。被列为美国逃犯的凃岚今年7.1也当上中共的“英模代表”,到天安门参加中共建党百年大规模集会。

责任编辑:叶梓明

相关新闻
加国政要:中共人质外交 世界大国应究其责
【横河观点】孟晚舟真自由了?美加中谁赢了
孟晚舟获释 美议员警告拜登勿对中共绥靖
加州警察进行心肺复苏 窒息婴儿捡回一命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孟晚舟获释 美放弃引渡藏战略目的
【新闻看点】美4动作踩红线 战狼叹“回不去了”
【拍案惊奇】法重磅报告揭中共老底 数十媒体转发
【军事热点】B-21隐身轰炸机 可望年底前出厂
车评:为越野而生 2021 RAM 1500 TRX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