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美「獵狐」細節:在僑社布間諜網

人氣 2214

【大紀元2021年07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中共警察跨境「獵狐」,在美國領土上從事對美國居民的法外遣返;活動既隱密又公開,還在美進修刑事鑑識術,與李昌鈺合影;在僑社招募「契約間諜」建立網絡,關鍵時刻大陸公安突擊進入美國,19人圍獵1人。

大陸副檢察長親飛美國指揮,挾持家屬為人質赴美誘捕,上演「外國政府」對美國居民的犯罪行動;利用移民社區的恐懼和沉默,執行跨國鎮壓,蔑視法治,美司法部震驚:「這是對最高級別的司法的侮辱」。

美國司法部7月22日替代起訴九名中國「獵狐行動」參與者,其中的指揮者、現年50歲的武漢市漢陽區檢察院副檢察長凃嵐是新增被告之一,她為誘捕原武漢發改委主任徐進,親自帶徐年邁體弱的父親前往新澤西。

非盈利新聞編輯部ProPublica於同日發表調查性報導「獵狐行動:中國如何利用隱藏在暗處的間諜網絡進行鎮壓活動」,曝光中共特工在美「獵狐」的細節。

本文結合ProPublica的調查、紐約東區聯邦法院的起訴文件、中國大陸對獵狐行動的新聞檔案等,重新梳理這個事件的來龍去脈,揭露中共鎮壓延伸到海外的長臂運作。

01:以旅遊觀光簽證入美 跨國辦案

2016年10月20日,武漢公安胡驥從中國飛往新澤西州,再次執行祕密偵查任務。

現年46歲的胡驥在中國是「獵狐行動」的明星。據《湖北日報》的新聞檔案,武漢自2013年開展「獵狐行動」追捕境外的中國經濟犯罪嫌疑人以來,從武漢大學英語系畢業的胡驥短短三年內就去了四大洲29國,成為武漢警方「跨國辦案的獵狐高手」。

《楚天都市報》2016年3月16日吹捧他「光輝成績單」的一篇文章甚至提到他最新行動的目標——百名「紅通」第13號徐進。2016年6月《武漢晚報》也報導,胡驥團隊「正組建追逃專班」開展對徐進夫婦的緝捕。徐進住在新澤西,胡驥到美國的地盤上「獵狐」,在旅遊簽證上表明自己是公安,美國人也沒找他麻煩。

事實上,被蒙在鼓裡的美國,直到2020年10月才首次起訴中國的獵狐隊,胡驥作為獵狐者反被獵,首次以「逃犯」身分登上美國各大媒體的頭條。

02:你想幫家人嗎?中共將你打造成共犯

胡驥的司機從一個出口進入了一片林區,這裡是美國最富有的區域之一。司機是這個獵狐隊的新成員——34歲的朱峰(Zhu Feng音譯)住在皇后區,有綠卡。

2015年中國首次集中公布百名「紅通」人員時,朱峰在休斯頓的叔叔朱海平名列其中,曾是胡驥的祕密小組的目標:他們「勸說」這位前中國民航湖北省管理局財務處副處長回國自首。胡驥基本上向朱峰和他的親屬提出交易條件:要想幫你的家人,就要幫我們摧毀別人的家庭。

2016年7月13日,大陸報紙刊登慶祝「紅通歸案」的照片中,一個身材矮小、面容憔悴、神情呆滯的人站在武漢天河機場的跑道上,兩邊是穿制服的警察。

朱峰的親戚告訴他,抓你叔叔的警察叫胡驥。他會就另一個案件與你聯系,按他說的去做。

於是在2016年9月,朱峰暫停原來的導遊生活,飛到武漢,成了中共政府一名契約間諜。當胡驥再次出現在新澤西時,他已做了一些監視工作,為胡驥的到來做准備。停下車,朱峰指出了地點。胡驥打量著大草坪,磚路兩旁的樹木、灌木叢後的兩層樓房。

「不要告訴任何人你帶我到過這裡,」他說。

對每名境外獵捕目標,公安都會建立「一人一專案組」。針對徐進的團隊有19名美國和中國的特工:僱傭的助手、私人偵探,以及能輕松進出美國機場的臥底遣返專家。該團隊在毫無戒心的美國社區暗中盯梢。

03:再把一家人都拉下水

現年56歲的徐進在2010年通過EB5移民項目獲得了美國臨時綠卡,他和妻子前往美國之前,曾是武漢市發改委主任。中國的檢察官指控他受賄數百萬美元,這種罪行的最高懲罰是死刑。

2015年,中共政府將他們列入獵狐行動的百名紅通人員名單。與此同時,胡驥的團隊開始了一步步的脅迫和騷擾計畫。法庭文件說,他們把徐進在武漢的妹妹關起來,以促家人施壓讓他回國。他們還發現這對夫婦的其他親屬住在新澤西州郊區的高檔住宅區肖特山。要找到徐進,這所房子是他們最好的線索。

胡驥吩咐朱峰仔細查看房子並拍照。

這位武漢公安代表了獵狐行動的兩張面孔:在國內是被捧上天的犯罪鬥士,在美國是隱蔽的罪犯。

北京領導了這場獵狐行動,中共駐海外領事館暗中幫助。若行動成功,胡驥會獲得嘉獎,且有助於宣傳中共「布下天羅地網」的能力。假使失敗,中共也不會受到影響。

胡驥將朱峰的父親朱勇也拉了入夥。現年64歲的朱勇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壓,經常回中國。根據起訴書,他也成了一名祕密特工。

這種征用獵物家屬的做法是一種無情但有效的策略,確保了忠誠和服從。這也是一種技巧,利用當地的中間人來掩護武漢來的獵捕手。這些人單線聯繫,所以下面的人不清楚其他參與者的身分或所有細節。

04:在美國建立間諜網絡

在胡驥的指導下,新間諜們開始建立網絡。首先,他們需要一名當地的私家偵探,最好當過警察,會跟蹤術。

現年53歲的私家偵探麥克馬洪(Michael McMahon)曾在紐約警察局工作14年,他曾在一個精銳的街頭犯罪小組工作,並升至偵探警長,曾在一場槍戰中立功獲得警察戰鬥十字勳章。

據麥克馬洪的律師盧斯伯格(Lawrence Lustberg)說,為了接觸麥克馬洪,獵狐隊找一女子自稱翻譯公司的雇員,假稱通過谷歌搜到他,並向他介紹朱峰父子,說他們是一家中國私營建築公司的代表,想僱他向一名前員工追回被偷的錢。

2016年10月27日,胡驥與麥克馬洪在新澤西的一家連鎖餐廳會面。律師說,這位中國警察自稱姓嚴,是該建築公司的高管,麥克馬洪一直以為在和中國公司職員打交道,「會面似乎沒什麼可疑之處。他們從未提中國政府或誰在中國執法部門工作。他們談的是資產回收。他以為他們只是急於追回公司財產的員工。」

麥克馬洪收集了徐進親戚的信息,又找來兩名調查員監視新澤西的房子,甚至為了萬無一失,他還提醒當地警察注意監視。但他們仍找不到徐進住在哪裡。

11月12日,胡驥用嚴某的化名告訴他,已將情況報告中國上司。

12月,胡驥再次到紐約。這次他帶來了他的上司——武漢市漢陽區檢察院副檢察長凃嵐,也是武漢獵狐行動專案組的領導,他們輕松進入美國執行非法任務,而朱峰再次充當他們的司機。

幾天後,胡驥召見朱峰,要求他到武漢開會。胡驥說,下一次,他們不能再從美國空手而歸。

05:挾持老人赴美 引誘兒子現身

2017年春天,計畫就緒。胡驥留在武漢,凃嵐4月3日飛到美國,親自領導遣返小組。她是漢陽區檢察院的二把手、中國檢察系統的明星。在一篇大陸專訪文章中,她總結自己工作的法寶「拼的就是信息戰、心理戰」「把握其所思所想,就能從心理上『攻克』他們」。但她不會說英語,需要朱峰翻譯,才能與麥克溝通。

遣返小組第二名專家是65歲的醫生李敏君(音譯),她為公安工作,任務是護送徐進年邁的父親飛行15小時到美國,父親身體虛弱、不願來美,但凃嵐要用他做誘餌,引他的兒子現身。

胡驥給偵探麥克發去照片,建議他「跟蹤他,找到他兒子的住址。」

朱峰指示他從紐約華人社區僱來的監視小組「監視5天。第一天12小時,第二天10小時,最後三天8小時。……報酬是1800美元。」他吩咐皇后區的一名司機兼後勤,在來訪的大人物面前不要亂說話,「不要問他們來這裡做什麼,這件事是機密……為中國政府工作時,只需遵循指示。」

4月5日,關鍵時刻到來了。當晚,朱峰到機場接老人和隨行警醫,與此同時,麥克馬洪等在肖特山的房子外面。不到一個小時後,朱峰將人肉誘餌帶到了徐進親戚家的前門。

親戚們給徐進打了電話。第二天,徐進完全按凃嵐的預料行事。他接走了老父親。監視小組跟隨他們到了半小時車程外的家中,獲知了徐進的住址。

徐進父親奉命告訴他的兒子,如果他不聽話,他的家庭將遭受多大的損失。但徐進沒有順從,他聯系了美國執法部門,FBI也介入,獵狐小組很快就發現了這一舉動。

4月7日,朱峰發短信給凃嵐,胡驥希望她「和醫生趕快回來」,「以避美國執法部門行動」。凃嵐當日緊急逃離美國,醫生次日也搭上了返回中國的航班。

但是獵狐隊沒有因FBI盯上他們而放手。凃嵐回到武漢的指揮部後,命令胡驥時刻待命。4月9日她發短信給朱峰:「關鍵是(父親的)狀況,重點是讓他勸降。」

但她的心理戰輸了。於是,父親被允許回國。4月12日,朱峰與老人分開前往紐瓦克機場,上了同一航班飛往上海。

4月23日,胡驥給麥克馬洪發電子郵件,感謝他找到徐進女兒在加州北部的地址。之後,獵狐隊把徐的女兒當作新人質,在新的戰線上展開攻勢。

06:在美活動既隱蔽又公開

Propublica了解到,胡驥往來全美各地已有好幾年,他的活動既隱蔽又公開,在追捕至少另外兩名目標時沒有受到美國執法部門的干擾。

胡驥至少來過美國八次。除了法庭文件中描述的2016年的三次旅行外,他在2015年也來過,名義上是參加紐黑文大學的一個培訓項目。

在《武漢晨報》的一張照片中,胡驥站在李昌鈺身邊拿著一張證書。李昌鈺在紐黑文大學指導鑑識科學研究院,為來訪的中國執法官員和研究人員提供培訓。發言人懷特(Doug Whiting)在給Propublica的電子郵件中說,美中商業諮詢中心安排胡驥的訪問並頒發了證書。該中心總部在紐約市,在洛杉磯和北京設有分支機構和代表處,是中共國務院國家外國專家局認可的首批地方政府赴美培訓渠道。

懷特寫道:「來訪者大都已被美國海關批准了簽證,因此沒有必要進行額外的背景調查。…不可能具體知道胡驥先生參加了什麼項目,或什麼時候參加的。」

也就是在2015年,一名持美國綠卡的「紅通」人員在墨西哥被扣押後,胡驥趕在美國外交官干預前,「爭分奪秒」與墨西哥官員合演了一出詭計:被扣押者以為自己要被遣返美國,卻飛到了上海。一張公布的照片顯示,胡驥與兩名運送囚犯的墨西哥移民局女官員在上海虹橋機場合影。這一事件反映了中共在美國南邊國家的影響力不斷增強。

07:獵狐新招:利用美國法院

美國聯邦調查局關注私家偵探,特別是有大量亞裔社區的地區,因為他們在獵狐行動中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

中共政府支付這些開銷。私家偵探榮靜(Rong Jing音譯)專接武漢市的任務,每次遣返成功後都會收到一筆費用。他談到來訪的「勸返」團隊是中國政府的公務員,以多種身分持工作簽證旅行。

私家偵探由於在猎狐行动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受到联邦调查局关注,尤其是在華人社區會講中文的調查員。圖2020年6月12日一名負責調查涉嫌不忠行為的私家偵探在上海,與本案無關。
私家偵探由於在獵狐行動中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受到聯邦調查局關注,尤其是在華人社區會講中文的調查員。圖2020年6月12日一名負責調查涉嫌不忠行為的私家偵探在上海,與本案無關。(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祕密追捕行動遵循一個模式。大陸公安先在美建立網絡,並在關鍵時刻突擊進入美國,由強迫招募的人員、受僱的平民、私家偵探、甚至街頭犯罪分子分頭行動。追捕行動持續數年,有時甚至在美國執法部門干預後他們也不收手。

徐進一家人所面臨的壓力仍在繼續。2018年4月,總部位於武漢的新八建設集團在新澤西州法院起訴了這對夫婦。該訴訟指責他在武漢擔任要職時索賂,拖延項目,導致公司損失1千萬美元。

專家說,中國公安和公司經常聯手對獵狐目標採取刑事和民事行動。《華爾街日報》去年在「中國『獵狐』新招:美國法院也成追逃工具」一文中曾報導過這種做法,包括新八公司對徐進夫婦的訴訟。

夫婦兩人在法庭文件中反駁訴訟是假的,是為了脅迫他們返回中國,如果沒有得逞的話,則要對他們進行騷擾並試圖使其破產。

該訴訟仍處於取證階段。今年2月,對獵狐行動提起刑事訴訟的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提出動議,要求介入新八案,並要求暫停民事訴訟。

胡驥團隊的下一個行動更惡劣。2018年4月至7月期間,一名同謀在加州騷擾徐的女兒,向她的臉書朋友發送她家的負面信息。另兩名同謀在9月給徐家留下威脅性字條:「如果你願意回大陸坐十年牢,你的老婆子女沒事。這事到此為止!」

又過了7個月,徐家收到一張光盤。在視頻中,徐的妹妹懇求他回國投案,說父母生病了,孤立無援,心力交瘁,他應該「盡子女贍養父母的責任」。

一名FBI特工在起訴書中寫道:寄給徐進的一張照片似乎是中共故意安排的,桌上的習近平《治理中國》一書暗示了政府在這則視頻中的角色,桌旁坐著徐的老父親。他將這張照片描述為一種隱性脅迫的形式,表明「政府對其父母的控制」。
一名FBI特工在起訴書中寫道:寄給徐進的一張照片似乎是中共故意安排的,桌上的習近平《治理中國》一書暗示了政府在這則視頻中的角色,桌旁坐著徐的老父親。他將這張照片描述為一種隱性脅迫的形式,表明「政府對其父母的控制」。(起訴書截圖)

08:把僑胞當「朝陽群眾」

武漢公安胡驥只是中國各省市海外「獵狐行動」眾多「獵人」中的一個。中國2014年啟動的「獵狐」和「天網行動」,聲稱已抓獲八千多名國際逃犯。他們中的一些人在海外過著奢華的生活,擁有豪宅和數百萬元的海外帳戶。但也有一些是異見人士、檢舉人或被卷入省級沖突的相對較小的人物。

2019年,紐約一名移民法官向一名來自北京的社保中心職員提供政治庇護。這位辦事員被列入中共的「百名紅通」外逃名單中時才29歲,但他在美國法庭上辯稱,他在中國的前老板在他舉報他們虛報冒領養老保障金後,誣陷他貪污了70余萬人民幣(約10萬美元)。儘管他得到政治庇護,目前仍然受聯邦的額外保護,因為他一直受到中共政府行動的騷擾。美國的華文媒體還登了他的地址信息。

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2018年在「海外群眾也不放過他們」一文中,把某些海外華文媒體和僑胞比喻為北京朝陽區群眾,在配合中共「獵狐」方面有大貢獻:「海外華文媒體親自加入『追逃』大軍⋯⋯,在輿論上給『紅通』嫌犯施壓⋯⋯當起了『朝陽群眾』⋯⋯浙江省發揮海外華僑多的優勢,請華人華僑協助尋找外逃人員下落。山東省通過駐外企業、中資機構做工作,爭取海外華人華僑社團和僑領的支持,擠壓外逃人員境外生存空間,迫使他們回國投案。」

美國前助理司法部長約翰·德默斯(John Demers)在上個月前一直領導著司法部的國土安全司,他說,中國在這裡追捕外籍人士時樹立了一個危險的先例,違反了美國法律並侵犯了兩個國家的人權。

美國助理司法部長德默斯(中)2020年10月19日在華盛頓特區司法部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表講話。
美國助理司法部長德默斯(中)2020年10月19日在華盛頓特區司法部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表講話。(Andrew Harnik – Pool/Getty Images)

德默斯說:「如果腐敗所得在這裡被清洗,不管是來自中國或任何其他國家,我們都將進行調查,如果我們有能力,也將進行起訴。但他們中的一些人並沒有做他們被指控的事情。而且我們也知道,中國政府在國內更頻繁地利用反腐運動來達到政治目的。」

他說,中共的全球獵狐行動反映了「中共政府利用政府權力來強制服從和鎮壓異議的專制性質」。

09:4萬中國非法移民成中共談判籌碼

中美沒有引渡協議,部分原因是中國的法治不完善,或者沒有法治。但美國曾試圖與中國合作,奧巴馬政府曾花了幾年時間與中國就獵狐行動的逃犯進行談判。

對於中國政府的談判籌碼,雙方有爭執:由於中國不配合接收被遣返的非法移民,不簽發旅行文件,導致大約4萬名中國人在驅逐程序後仍在美國滯留多年,包括數百名曾因暴力行為被定罪者,滯留人數排名各國第一。中共長期對解決這個問題不積極,突然一下子,這些人成了談判籌碼,中共外交官提出,如果美國把中國「紅通」人員加入遣返名單,他們就會松口。美國認為,名單上的許多人在美國有合法身分,不可能簡單地被遣送回中國。

一位前美國高級官員說:「我們表示反對,我們說這是兩回事。不能這樣做。沒有正當的程序。」

到了2016年,聯邦特工發現中共利用談判作掩護,在美國本土進行更多的祕密行動,這讓他們感到憤怒。三名前美國官員告訴Propublica,來華盛頓討論獵狐行動的代表團中的中國警察祕密行動,向獵狐目標施壓。

美國官員承認,政府對這一威脅的反應很慢。德默斯說:「我們確實花了一些時間來趕上並意識到正在發生的事情。對於獵狐行動這樣的事情,我們意識到僅僅通過與中國人談判來改變是不夠的。我們不得不更加主動。」

10:利用移民社區的恐懼和沉默

隨著調查的進行,FBI中國反間諜處慢慢了解了一個祕密的世界。

在越南和澳大利亞等國家,中共特工直接綁架他們的目標獵物,不管這些人是持不同政見者還是被指控腐敗的人。但在美國,實施這種綁架非常困難,靠外交程序達成目的也難,於是獵狐小組主要依靠脅迫手段。美其名曰「獵狐行動」,其實就是黑社會那套。

《湖北日報》2014年「湖北省獵狐緝捕率排全國第一」文中說,中國的海外追逃一般有四種方式:引渡、遣返、異地追訴、勸返。但前三種「處理時間長、手續繁瑣,面臨諸多限制;相比之下,勸返則更加高效、成本也相對較小。」

聯邦調查局副助理局長、負責反間諜部門中國分部的貝納維德斯(Bradley Benavides)說:「他們采用施壓、槓桿、威脅家人,利用代理人等手段。顯然,他們善於獲取他們想要的東西。」

隨著中共建立起歷史上最大的警察國家,它正在出口鎮壓。人權組織「自由之家」的一份報告認為,中共開展了「世界上最復雜、最全面的跨國鎮壓活動」。趁著西方國家全力關注於恐怖主義等其它的威脅,中共已經在散居國外的社區中布滿了特工。

儘管也有其它國家的間諜到美國抓走自己國家的國民,但中共法律要求公民協助中共情報機構,而這種命令已經延伸到國外。對僑民的系統間諜活動可以追溯到多年前。2008年在舊金山舉行的奧運火炬傳遞期間,FBI特工觀察到中共間諜用對講機指揮一排排盡職盡責的學生,大約有7,000名學生從全國各地趕來,破壞支持西藏的抗議活動。最近,FBI調查了一些事件,在這些事件中,汽車被塗成中共警車的樣子,在加州的移民社區裡巡遊。德默斯說,這些流氓巡邏隊是中共政府發出的信息,即移民應服從北京的政權,注意他們的言行。

跨國鎮壓只是中共廣泛攻勢中的一條戰線。4月,聯邦調查局局長告訴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有超過2000項與中國有關的調查,僅經濟間諜案件就增加了1300%。每10小時就開啟一項針對中國的新調查。

德默斯說,我們已經看到中共政府的各種惡性行為一直在加速,而且他們越來越自信,越來越厚顏無恥。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駁斥了這起獵狐案件中的指控,認為這是一種「抹黑」。

但是,武漢獵狐案表明中共公安在美國執法部門不知情的情況下,幾年來充分利用了移民社區的恐懼和沉默,騷擾和威脅目標美國居民,以迫使他們返回中國。問題的關鍵不是那些獵狐行動的對象是不是經濟罪犯,而是有沒有通知美國執法部門、遵守美國法律和協議。

除了追蹤那些被指控犯有經濟罪行的人之外,中共還在世界各地騷擾該政權所關注的其他人,包括西藏人、香港人、法輪功學員,以及維吾爾人。

美國聯邦代理檢察官卡蘇里斯(Jacquelyn Kasulis)稱,「未經注冊的外國勢力的遊動代理人不允許在美國領土上從事對美國居民的祕密監視,他們的非法行為將受到美國法律的全面制裁。」美國司法部國家安全事務代理助理部長萊斯科(Mark Lesko)說,「檢察官和警官不僅指揮和參與了在美國領土上的犯罪計畫,然後還試圖掩蓋它,這是對最高級別的司法的侮辱。」

11:多名被告的狀態

中共公安部2013年開始部署「獵狐行動」,大張旗鼓進行了7年跨境追捕,現在,美國才開始制止這種「中國在美國執法」的非法行為,並試圖突破移民社區的沉默之牆。

今年4月,榮靜承認犯有共謀充當非法外國代理人和進行跨州跟蹤的罪行。他的律師說,他走上了一條危險的路,中共提出的要求越來越過分。律師說:「許多人在美國過上新生活,卻由於好心幫助老家的一個朋友而陷入這種情況。慢慢地,他們會越來越多地參與到非法遣返行動中去,最終越過法律的界線,而這並不是他們的初衷」。

去年10月28日早上6點,六名FBI特工和兩名警察到麥克馬洪的家逮捕了他。他的律師說,麥克在這個毀掉他的案件中總共才收益5,017.98美元,他並不知道打交道的是中共政府官員,獵狐小組騙了他,「他是本案的受害者」。

檢察官後來對麥克馬洪是一個無辜小卒的這一觀點提出異議。因為麥克馬洪在2017年4月6日(即凃嵐逃跑的前一天)給自己發了一封電郵,附件的報紙文章標題是「國際刑警組織全球通緝百名中國外逃人員」,上有徐進夫婦的照片和信息。

至於胡驥,這位獵手已經成為一名美國逃犯。不過,他在中國還是明星,2018年他到北京講授了一堂關於國際執法合作的課程。被列為美國逃犯的凃嵐今年7.1也當上中共的「英模代表」,到天安門參加中共建黨百年大規模集會。

責任編輯:葉梓明

相關新聞
汽車保險最便宜和最昂貴的10款車
新「空軍一號」發現酒瓶 波音公司展開調查
美國務院證實 又有三十多美國人撤離阿富汗
【名家專欄】疫苗通行證助長仇恨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世界為何對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時事軍事】日本三款導彈 對準中共海軍
【馬克時空】澳洲改買美核潛艇 維吉尼亞級核潛艇有多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