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欲加入CPTPP 美握重要筹码

人气 1667

【大纪元2021年08月26日讯】运作逾两年的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是当今最高标准的区域自贸协定,其全球影响力日益显现。普遍认为,CPTPP的扩容,将推动形成国际经贸新格局。

在CPTPP生效之前,其11个成员国于2018年7月19日就2019年协定生效后迅速启动扩容谈判已达成一致。今年1月31日,英国成为第一个正式申请加入CPTPP的“非发起国”国家,CPTPP扩容正式启动。而欲加入的国家和地区还有泰国、印度尼西亚、哥伦比亚、韩国、台湾、中共等等。

CPTPP扩容,就技术层面而言,存在一些难度,但并不算大,因为新加盟的国家和地区需要遵守11个创始成员国已达成的谈判内容和协议;但是,从政治和战略层面而言,则就问题重重了,而最大的问题莫过于受到中美之间战略博弈的影响。

目前,中美都还不是CPTPP成员国,但中共已经在开展加入的前期工作,拜登政府也被认为会在适当时间重返CPTPP,而CPTPP一开始就对美国回归预留了空间。当前,以日本为首的CPTPP 11国GDP总和全球占比仅为13%,而美中的占比则分别约24%和17%;一旦美中加入,CPTPP的重心自然就转移到美中身上了。

更重要的是,美中关系走向无论是“新冷战”或者是“战略竞争”,其对抗性是不言而喻的。这就使美中围绕CPTPP的走向、扩容、履约等等问题,较量必然激烈。不过,较量中,美国的强势和中共的弱点都是显而易见的。下面略谈两点。

第一、中美的战略对抗,使中共加入不易

2008年的金融风暴、2010年中国跃升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2012年习近平上台这三件事,持续刺激着中共的全球野心。对此,奥巴马政府对华战略虽以“接触”为基调,但逐步加大“遏制”力度。在提出“重返亚洲”后,2013年又主导CPTPP的前身TPP谈判(12个成员国,排除中共),并于2015年达成协议,当时奥巴马还发声明,称不能由中共来书写世界的贸易规则。

中共的应对之策是搞了两个大谋划,一个是“一带一路”(2013年9月和10月提出),一个是积极推动亚太自贸区建设进程(2014年的APEC会议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批准了《亚太经合组织推动实现亚太自由贸易区北京路线图》)。同时,还有两个具体动作,一是组建亚投行,一是主导RCEP(即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谈判,以与TPP分庭抗礼。

戏剧性的是,2017年川普就任总统后立即退出TPP,日本领头,将TPP改组为CPTPP,基本保留原协定,只是冻结了22条美国主张但他国多反对的条文。CPTPP于2018年年底正式运行。没有了美国的CPTPP,很快吸引了中共的注意力。2020年11月15日,RCEP达成协议,中共5天后就表态“积极考虑加入”CPTPP。美国没有参与RCEP,如果CPTPP再没有美国的身影,那中共不就一家独大了吗?这是中共孜孜以求的事情。

普遍认为,拜登政府会先专注于应对疫情和基础设施建设,可能中期选举之后才会考虑重大的贸易举措,比如重返CPTPP。但是,如果中美竞争加剧,中共对 CPTPP 的图谋也有可能改变美国考虑重返 CPTPP 的时间表。

美国自己重返CPTPP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美国仍能有效掣肘中共加入。因为CPTPP实行协调一致制,谁加入都需要现有的11个成员国一致同意。而11国中的墨西哥和加拿大,跟美国签有自由贸易协定,协定中的“毒丸条款”规定三方中如果有一方跟“非市场经济国家”签署贸易协定,那么这个国家就会被踢出“群”,这一条款被认为就是针对中共的,因为中共目前不被美国承认是“市场经济国家”。因此,如果中共一定要与美国扳手腕,美国可以利用“毒丸条款”通过墨西哥和加拿大,轻松地就能将中共挡在CPTPP门外。

第二、中共加入所可能带来的规则扭曲,导致中美势必激战

中共加入WTO后,其承诺的兑现情况和带给WTO的新问题,让国际社会不胜其烦。现在,如果中共一定要加入CPTPP,不可能指望其本性因此会有所改变。

虽然中国现状与CPTPP 这项有史以来最高质量的贸易协定中的各项条款尚存很大距离,但中共仍完全可能在“表面上”满足CPTPP的要求,又能同时颠覆协议的实际意图。

这是因为,如2021年5月底,辛里奇基金会(Hinrich Foundation)的斯蒂芬·奥尔森撰文所指出:第一, CPTPP的许多最终条款虽然具有开创性,但并没有达到最初的目标(尤其美国退出后,原TPP文本中的20项条款也暂停执行),大量的豁免情况和漏洞将使中共有机可乘;第二,即使没有足够的豁免可供利用,中共也有一种(如已经在其它贸易协定中展示了的)扭曲、规避和以其它方式取消贸易规则的巨大能力;第三,在解决中共由政权主导的经济带来的执法挑战方面,CPTPP并不会比WTO更有效;中共独特的制度恰恰有助于其规避为市场驱动经济而设计的规则。

举例而言, CPTPP中有关电子商务和跨境数据流的规则,成员国不能强迫企业提交他们的软件源代码,不能强制提出数据本地化要求,迫使公司建造或使用本地存储设施。但是,协议允许成员国为了实现“合法的公共政策目标”而对跨境数据实施限制措施(第14.11 条);此外,对源代码传输的禁止仅限于大众市场软件,不适用于“关键基础设施”;允许成员国以遵守当地法律为由,要求修改源代码(第14.17 条);为实现“合法公共政策目标”的情况下,不会禁止数据本地化要求(第14.13 条)。

一直以来,中共都以公共政策目标为由,对“合法行为”给予了宽泛的解释。可以预见,中共会采用同样宽泛的解释来规避CPTPP中存在问题的义务规定。此外,中共还擅长以潜规则、暗示、胁迫等等方式,即间接的“暗示”而不是明面上的官方政策,巧妙地“鼓励”外企顺从政府,比如交出源代码。

众所周知,当初美国主导TPP达成协议,使TPP引领了自由贸易的潮流,至少领先世界15-20年。虽然美国退出后,CPTPP冻结了20条“最TPP”的条文,但CPTPP仍被认为是自由贸易协定的“黄金标准”,能够在WTO无能为力的新贸易领域制定最佳规则,并在电子商务和国有企业等领域开辟了新的天地。

如果美国能够重返CPTPP,那么CPTPP的标准自然只会提升;即使美国一时难以重返,CPTPP的标准也难以下降。

而中共一旦加入,其对CPTPP规则的扭曲,可以说是难以避免的。这就迫使目前的CPTPP成员国与美国深入思考:中共加入该协议将对协议的结构完整性产生哪些影响(尤其是那些中共几乎肯定不会实施的前沿章节)?CPTPP的开创性愿景,能否适应中共的加入?因此,即使放中共加入,但在中共的加入条件方面,美国不可能不发话。

总之,中共想加入CPTPP,想抢在美国之前加入CPTPP,但能否加入或以什么条件加入,还得看看美国的意思,还得看看中美较量的具体结果。中共这是把自己送到美国枪口上了。下面的看点是美国玩“猫抓老鼠”游戏的技巧如何。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川普考虑重回TPP 意在抗衡中共扩张?
“毒丸条款”或影响欧亚 美加强围剿中共
王友群:中美天津会谈带来四大特别效果
王赫:欲加入CPTPP,北京打何算盘?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600台人送中?中共核潜渡台海
【远见快评】台海曝3大事件 安倍点名警告习
【新闻看点】中共恐内部瓦解?年轻党员不信党
【思想领袖】桑格:维基百科为何失败?
【财商天下】澳门博弈 抓洗米华追八万VIP名单
【秦鹏直播】加拿大鹅中国门店拒退货 惹争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