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城市政厅:世界最高的纯石造建筑物

文/詹姆斯·史密斯(JAMES HOWARD SMITH) 翻译/陈遇
威廉·佩恩(William Penn)主持着费城。过去86年来,费城的市政厅都是当地最高的建筑物,也是为了向佩恩致意:所有人都不应该把建筑物盖超过佩恩的帽子。不过随着时代改变,现在已不再是城市中最高的建筑物。尽管如此,市政厅雕像下的观景台仍提供游客以接近佩恩的视角,享受这个由佩恩一手打造的广阔费城景致。(Photosounds/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1318
【字号】    
   标签: tags: , ,

美国费城的市政厅就像一位高贵的绅士,优雅地服务着这座城市。在建筑材料和结构元素上,这座市政厅都相当工整完备,散发出一股典雅的文化气息。

在通往市政厅的四条道路上,远远地就能清楚看到市政厅大楼位于道路远方的端景上,甚至还可以看到主入口后方更遥远的塔楼。这里曾是世界最高的大楼之一,也是最重的纯石造承重结构,没有使用任何钢铁构材。

通往市政厅的四条道路上,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市政厅位于道路的端景,以及主入口后方更远处的塔楼。这里曾是世界最高的大楼之一,也曾是最重的纯石造承重结构,没有使用任何钢铁构材。(Shutterstock)

市政厅建构的位置最早出现在宾夕凡尼亚州的创始人,威廉·佩恩(William Penn)于1682年制作的都市计划图中。

费城的都市计划可说是最早的理想城市规划,在四万五千平方英里的土地上,笔直的网格状路网切割出一块块工整的方形街廓。计划图将城市分为四个大街区,每个街区各有一座公园,而整座路网的正中心又有一座大广场。佩恩的这项都市计划非常成功,随后在华盛顿特区1791年的都市计划也采用了相似的网格状系统。

这座市政厅正好位于市中心两条主要道路的交汇处。建筑工程于1871年正式开始,直到1901年才完工,实现了最初计划的构想,成为城市的关键枢纽。

建筑本身是由砖块砌成,表面饰以大理石、石灰岩和花岗岩石板,以匀称的比例排列而成。(Shutterstock)

建筑师小约翰·麦克阿瑟(John McArthur Jr.)和汤玛斯·乌斯蒂克·沃尔特(Thomas Ustick Walter)以法国第二帝国风格来设计这座公共建筑。这种风格源自于19世纪中末期拿破仑三世掌权期间,在形式上借鉴了之前的风格,包含法国的文艺复兴和巴洛克风格,孕育出一个超越时代的优雅组合。该风格在两位建筑师的巧手下,一直能带给人们欣喜,也充分反映了宾州的人文荟萃。

在造型上,市政厅的建筑物呈四边形,中间是一座宽敞的大中庭,建筑物的四边分别有一座角楼。凸曲线型的马萨式屋顶(Mansard roof)由板岩制成,上面有着大型天窗,为整座建筑物带来独特的法式风格。

这座市政厅至今仍是一座功能齐全的市政大楼,总共有近700间房间,设有三个政府部门:行政部门、立法部门,和司法部门的民事法庭。

外观上,市政厅的立面装饰相当精美,包含近100座雕像,展示着历史英雄人物和代表美国立国精神的意象。建筑本身是由砖块砌成,表面饰以大理石、石灰岩和花岗岩石板,以匀称的比例排列而成。每个立面的中央都各有一座大拱门,邀请访客进入内部的露天中庭。这种半开放的立面设计具有连接建筑物内部和外部的效果,进而促进市政厅和街道人流之间的互动。

市政厅的立面装饰相当精美,将近100座雕像展示着历史英雄人物和代表美国的立国精神。(Lee Snider Photo Images/Shutterstock)

市政厅的中庭是对外开放的公共空间,为费城市民提供了举办活动和日常休闲的空间。这座中庭的设计也提供了市政厅内部房间接收自然光线和新鲜空气的功能。地面上一个巨大指南针的图样标记的是费城的中心点,以及城市的方位。

市政厅的中庭是对外开放的公共空间,为费城市民提供了举办活动和日常休闲的空间。这座中庭的设计也提供市政厅内部房间接收自然光线和新鲜空气的功能。地面上一个巨大指南针的图样标记的是费城的中心点,以及城市的方位。(Jon Bilous/Shutterstock)

楼梯是建筑物内部的重要空间。市政厅入口楼梯间的壁体是由石灰岩建成的,阶梯、柱子和底座是花岗岩制成的,而厚重的雕刻扶手则又是石灰岩。颜色鲜艳的花岗岩为雪白的内部空间提供了色彩变化,也更加凸显了特殊的结构元素。这座楼梯不仅是通往上面楼层的通道,也为建筑物内部深处提供采光。

在北侧和南侧入口的其中一座楼梯内部,从底层向上仰望七层楼高的方格天花板,就能感受到这座建筑物的宏伟规模。

市政厅最引人注目的特征就是这座穿过城市天际线、高耸入天的大高塔。高塔的主体和建筑物其它部分相比,显得较为单调。这样的作用是将视线焦点引向高塔较为精致的上半部,那里有许多柱子、大钟和拉长的圆屋顶,构成了威廉·佩恩雕像的基座。

市政厅最引人注目的特征就是这座穿过城市天际线,高耸入天的大高塔。高塔的主体和建筑物其他部分相比,显得较为单调。这样的作用是将视线焦点引向高塔较为精致的上半部,那里有许多柱子、大钟和拉长的圆屋顶,构成了威廉·佩恩雕像的基座。(Shutterstock)

威廉·佩恩的雕像巨大又不失精致,总共有37英尺高,在放上高塔顶端前,曾短暂放置在市政厅的中庭里。从雕像的大小可以想像这座建筑物有多么的宏伟壮观。位于高塔顶端的佩恩雕像的帽子高于地面高度547英尺11.25英寸。

市政厅屋顶上的佩恩雕像,俯瞰着这座伟大的城市。在过去长达86年的时间里,费城市政厅都是当地最高的建筑物。这也是为了向城市的创始人佩恩致意:所有人都不应该把建筑物盖超过佩恩的帽子。不过,随着时代的改变,这项规定也黯然销退。尽管现在不再是城市中最高的建筑物,市政厅雕像下的观景台仍提供游客以接近佩恩的视角,来享受这个由佩恩一手打造的广阔费城景致。

建筑物对外的每个立面中央都各有一座大拱门,邀请并引领着访客进入内部的露天中庭。(Songquan Deng/Shutterstock)
在北侧和南侧入口的其中一座楼梯。从底层向上仰望七层楼高的方格天花板,就能感受到这座建筑物的宏伟规模。(Shutterstock)
威廉·佩恩的雕像巨大又不失精致,总共有37英尺高,在放上高塔顶端前,曾短暂放置在市政厅的中庭里。从雕像的大小可以想像这座建筑物有多么的宏伟壮观。位于高塔顶端的佩恩雕像的帽子高于地面高度547英尺11.25英寸。(公有领域)

作者简介:

詹姆斯·史密斯是一名建筑摄影师、设计师,也是Cartio的创始人,致力于推广古典建筑。

原文Philadelphia City Hall Graces the City’s Cente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奥斯陆大教堂(Oslo Cathedral)原名“救世主教堂”(Our Savior’s Church),这座于市中心、弧形一层楼高的荷兰巴洛克风格建筑,以石材与红砖混合而成。大教堂东边是教堂前侧圣坛或称礼拜堂(chancel),钟楼有铜制的圆屋顶,搭配文艺复兴风格的尖塔。大教堂几世纪以来不断在整修与翻新。
  • 雕塑通常用来纪念重要人物或是故事。古往今来,雕塑流行的题材包括神话场景、政治领袖或宗教人物。然而,古典雕塑中有个最特别的主题并不在上述类别里。人物雕塑《斯皮纳里奥》(Spinario)或称《拔刺的少年》(Thorn-Puller)呈现的是一位坐着的裸体男孩,全神贯注地在拔他脚上的一根刺。几千年来,这座雕像给艺术家带来非常深刻的启发。
  • 英国威尔顿庄园(Wilton House)完美融合古典主义与英国美学,堪称独树一格。外墙采用当地石材建造,与英格兰威尔特郡(Wiltshire)乡村融为一体。古典比例、强调对称、矩形特征等设计,符合古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Vitruvius)和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建筑师安德里亚‧帕拉迪奥(Andrea Palladio)的美学原则。外墙没有石柱,最初的构想是为了让人们可以待在户外,同时还能屏蔽来自地中海炙热的阳光,这样的设计适合北方的地理与气候。
  • 大理石屋(Marble House)静谧地坐落在纳拉甘西特湾(Narraganset Bay)沿岸,它是美国罗德岛纽波特(Newport)第一座大理石豪宅,将原本幽静的木屋改建成富裕的堡垒。取名“小屋”(cottage)是为了对早期木瓦风格(shingle style)避暑别馆的尊重。但事实上,这是一栋“适合王后”居住的顶级豪宅。
  • 哥特式雕塑家在创作每一件作品时心怀上帝。他们精心雕塑的作品描绘了圣经与圣徒们的生活,成为教堂建筑中重要的一部分──将上帝的讯息铭刻在人们的心中。
  • 俄西俄斯罗卡斯修道院(Hosios Loukas Monastery)位在赫利孔山(Mount Helicon)西坡,靠近希腊中部古城斯泰里斯卫城(Acropolis of Steiris)。这座历史悠久的建筑群可说是十一世纪拜占庭建筑的瑰宝,公认是希腊拜占庭艺术第二个黄金时代(或称中世纪拜占庭建筑风格)最引人注目的典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