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监管给中企投资者带来巨大风险

人气 878

【大纪元2021年08月04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Fan Yu撰文/云川编译)在看到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后所经历的动荡之后,许多美国投资者终于得出结论,不值得把中国公司纳入他们的投资组合中。

7月30日,美国证券交易监督委员会(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美国证监会)宣布,在投资者对产生的风险有清楚的了解和掌握之前,将全面暂停中国公司新股在美国上市。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这一进展确实令人震惊。就在几个月前,很难想像怎样才能阻止外国资本流入中国股市。

中共及其监管制度就是催化剂。这还得追溯到去年秋天,当时中共监管机构阻止了数字支付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的上市计划,并试图控制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蚂蚁金服最终未能上市,因此散户没有受到直接伤害。但早期的机构投资者包括美国的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和银湖合伙人(Silver Lake Partners),却因为蚂蚁金服的被迫重组和繁重的监管框架的束缚而困在其中无法脱身,所有这些都可能使蚂蚁公司大大地贬值。

今年夏初,中国叫车服务公司“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在纽约上市几天后被中共严厉打击。中国网络安全机构以“维护国家数据安全”的名义,进入滴滴公司内部调查,并将其应用程序从中国移动应用程序商店下架。数据安全已经成为中共打击中国科技巨头的一个新口号。

撇开政治和结构性问题不谈,拥有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一款领先拼车应用程序,这对许多美国投资者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不管怎么说,中共的重拳打击严重损害了投资者的回报,滴滴的股票自上市以来的30天内下跌了27%,这还是在7月30日单日上涨4.6%之后。

然后在7月份,北京的监管机构盯上了民办教育和培训行业。对外行人来说,许多著名的中国民办教育公司都在纽约上市,包括新东方教育(New Oriental Education)、好未来教育集团(TAL Education Group)和高途集团(Gaotu Techedu)。正如读者可以理解的那样,私人辅导和课外补习在中国是桩大生意,因为大学录取竞争往往很激烈。

中共从7月中旬开始颁布了一系列规定,要求从事教学或培训的教育公司不能是营利性质的,这意味着它们必须转变成非营利性机构。此外,中共禁止外国投资者或其它上市公司在此类教育公司中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和持股。中共一下子就彻底终结了整个行业的商业模式。

自7月22日以来,纽约上市的中国三大培训公司的投资者总共损失了180亿美元。换句话说,这三家公司今天的市值比一周前的总市值下降了68%。

摩根大通(JP Morgan)的分析师们的分析言简意赅,同时试图表达乐观的语气。据《金融时报》报导,分析师说,“目前尚不清楚这些公司在新制度下进行何种程度的重组,在我们看来,这些股票几乎不值得投资了”。

几天后的7月26日,中共监管机构以提高消费者和工人的权利为名颁布了一项政策,由于特别指出是食品配送司机的权利,这表明政府试图管控物流技术公司。消息一传出来,在香港上市的大陆食品递送公司美团集团的股票大跌。自7月23日以来,美团的股票在香港交易中已经下跌了21.3%。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在7月26日给客户的一份说明中写道,“(官方)宣布的指导方针给核心食品配送业务带来了风险,还可能会打压市场情绪。”

就在同一周,北京以腾讯(Tencent)的音乐版权结构存在反竞争(anti-competitiveness)行为为由对其罚款,并责令腾讯终止与艺术家和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交易。此举导致腾讯股价在一周内暴跌。

针对进一步受打压的猜测,使在美国上市的中国股票普遍下跌。追踪在美上市的中国ADR(American Depositary Receipt,美股存托凭证,由非美国公司在美国股票市场交易股票的方式)的标普/纽约梅隆中国精选ADR指数(S&P/BNY Mellon China Select ADR Index)从3月31日到7月底已经下跌了24%。(注:S&P 是指Standard & Poor’s,标准普尔公司,创建了被广泛用作投资基准的金融市场指数;BNY Mellon是指Bank of New York Mellon Corporation,美国投资银行。)

最近的事态发展终于唤醒了美国监管机构。

美国证监会主席加里‧詹斯勒(Gary Gensler)在7月30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已经要求工作人员在宣布与中国运营公司有关的离岸发行人的注册声明生效之前,要求他们提供某些信息。”证监会还认识到大多数中国科技公司上市所固有的结构性问题及其潜在风险。

证监会的这条规定来得太晚,力度也远远不够。美国的零售和机构投资者已经损失了数十亿美元。

多年来《大纪元时报》一直在提醒,投资中国股票存在巨大且无法量化的风险。除了宏观、商业和市场风险之外,还有一些已知和未知的管理和政治风险。投资中国的公司与投资其它任何市场都不同。

让我们研究一下人们选择公司进行投资的几个基本原则。需要考虑的基本因素包括,公司的商业模式、行业前景、进入壁垒(Barriers to entry,是指产业内既存企业对於潜在进入企业和刚刚进入这个产业的新企业所具有的某种优势的程度)、管理质量、财务状况,以及影响其业务、行业或所在国家的宏观经济趋势。此外,投资者必须考虑公司及其行业所面临的来自其运营辖区内政府的监管风险。

对于任何一家中国公司来说,后一种风险都是相当大的。当中共要求交出用户群的数据或私人信息,甚至监视用户时,公司必须服从命令。这当然不好,但至少可以理解和量化风险。

但是,中共最近对培训行业的严厉打击已经证明,它的一纸命令可以击垮整个行业和其中的所有公司。我们在此并不是说中共会无缘无故地故意扼杀成功的公司或行业,但北京政权肯定有动力对这些企业的方向和战略施加更大的控制。但从外国投资者的角度来看,中共的心血来潮是一种生存风险,随时可能毫无征兆地发作。

我不确定这种风险可以被充分披露、量化或衡量。至少不会满足美国证监会的要求,其职责是保护美国投资者的利益。除了赌博或毒品色情等明显不稳定的行业的公司外,投资者肯定不会以这种方式考虑公司的生存能力。

事后看来,也许我们都低估了中共所带来的生存风险。

原文:Chinese Companies Becoming Increasingly Uninvestabl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传中共令蚂蚁集团交出数据控制权
蚂蚁集团与习近平秘斗:监管与反监管
遭中共打压 滴滴出行市值蒸发超1400亿
中共打压 滴滴出行市值蒸发超219亿美元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孟晚舟真自由了?美加中谁赢了
【新闻看点】人质外交背后 中西两个不同教训
【马克时空】B-2隐身轰炸机造就美国梦 反成中共噩梦
【时事军事】核动力潜艇 将平息一切争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