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事观察之七

王赫:中共三个极危险的核武政策

人气 3048

【大纪元2021年08月07日讯】6月30日,《华盛顿邮报》引述美国智库说法,指在甘肃省玉门发现数量众多并分布密集的基地,推测是核武发射设施。不到一个月,7月26日,美国科学家联合会(AFS)又发表报告称:卫星图像发现,中共正在新疆东部的哈密附近建造新的110个发射井,这比玉门的规模更大,是今年3月开始建造的;“玉门和哈密的发射井建设,是中国(中共)核武库有史以来最重大的扩张。”

虽然,中共官媒辩称这其实是风力发电厂。但论者指不能完全排除核武发射井的推论:其一,玉门从属于甘肃省酒泉市,附近几个小时车程便是中共主要的卫星发射场“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隶属于军方战略支援部队;于卫星基地附近广设发射导弹相关设施,言之成理。其二,武器设施的部属必然会有所隐藏,虽然照片上有写明“甘肃玉门风电厂”,但在内部或地下仍可有一些武器系统或是洲际导弹。其三,过度密集的发射井规划虽不合理(越密集越容易被第一击一网打尽),可就谋略而言,这是一种“欺敌”手法,其中一些发射井是伪装的,给对方造成一种已经具备数量众多核弹头的威慑。

事实上,美国官方对待这些资讯是非常认真的。7月30日,美军战略司令部(USSTRATCOM)转发相关报导并表示:“这是两个月内公众第二次发现,我们一直在说的世界所面临的日益增长的威胁,和围绕它的神秘面纱。”战略司令部司令理查德(Charles Richard)4月就在国会听证会上警告,中共核能力的扩充速度前所未见,包括不断扩大的洲际弹道导弹(ICBM)武器库和新的移动导弹发射器,它们可以很容易地瞒过卫星。

7月8日,美国驻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Conference on Disarmament)大使伍德(Robert Wood)表示,中共考虑开发先进的“海空自主核武系统”(像是水下无人机和靠核动力运行的导弹),这可能会破坏“全球战略稳定”。

这些都在印证蓬佩奥卸任国务卿前夕(1月14日)与军控问题特使比林斯利亚(Marshall Billingslea)合写的《中国发展核力量的疯狂》一文所说:北京不受约束的发展核武举动是中共威胁的核心部分。

中共第一个极危险的核武政策,就是以全球最快速度增长核武库

的确,以全球最快速度增长核武库(五角大楼去年首次公开宣布,估计中共已经拥有二百多枚核弹头,过去10年这个数字翻倍),这是中共第一个极危险的核武政策。并且,美方估计未来10年,中共的核武库至少翻番。

相对而言,冷战结束以来的几十年,全世界都在缩减核武库。美俄2010年签署了并于次年生效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今年两国已决定延长5年)。据美国国防部2018年2月版《核态势评估》,美国的核武库已经从冷战时期的最高峰减少了85%,而且二十多年来没有部署新的核军力。中共这是在搞不对称军备竞赛,并且已长达二十年。

中共第二个极危险的核武政策,就是不透明,且拒绝参加美俄核军控谈判

5个核大国(也是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中,美国公开发布《核态势评估》,并与俄罗斯就核问题每半年进行一次数据交换;法国和英国均定期发表声明,详细说明其武器库中核武器的数量和类型;只有中共拒绝采用这些程序,而把“不透明”作为其“首选策略”。

中共为什么把“不透明”作为其“首选策略”呢?其称这是弱国威慑强国的一种手段(中共故意“示弱”,使美国不能轻易判断中共的核武库情况及其走势,从而难以有效应对);但其实质则是“诈”,既剥夺了民众的知情权(这是民主政治的基础),又让美国受惑于其之“示弱”,从而暗地里大肆扩充核武库。

至于拒不参加美俄核军控谈判,中共的借口是其核实力与美俄不在同一个等级,相差甚远。固然,中共的核武器与美俄存在较大的数量差距;但是,中共在陆基中程和中远程导弹领域有其数量优势(这些导弹也可能装载核弹头),美俄对此也是忌讳的(这也是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原因);因此,从军控角度讲,完全可以将这两大类武器结合起来统一处理。换句话说,可以为洲际弹道导弹(ICBM)、潜射弹道导弹(SLBM)、战略轰炸机(Strategic Bomber)和陆基中程、中远程导弹这几种武器的发射装置(Launcher)设置一个总的限制。

从技术层面讲,作为世界第三大核力量,作为一个迅速扩充核武库的政权,中共完全可以参加美俄的核军控谈判。可中共死活不参加,其目的就是为了不受约束地发展核武。而不受约束地发展核武又为了什么呢?细思极恐。

中共第三个极危险的核武政策,就是“核常交缠”(Entanglement)。

国际军事界通识:常规武器是实战性武器,随时准备投入战场使用;而核武器是战略威慑性武器,目的是要慑止对方使用核武器,从而使自己也不必使用核武器。实战和威慑之间存在的根本性区别,意味着常规武器和核武器之间需要保持足够明确的界线。

美国一直重视维持这两种武器之间的相对界线。小布什政府时期,美国军方曾考虑把战略核潜艇上的部分弹道导弹的核弹头替换为常规弹头,这样一艘同时搭载有核和常规弹道导弹的战略核潜艇就可以执行更多、更灵活的军事任务。然而,这样做会引发对手的误判:如果美国向俄罗斯发射装载常规弹头的弹道导弹,俄罗斯的预警系统恐怕无法判断其携带的是不是核弹头;在此情况下,如果俄罗斯担心美国发动的是先发制人的核打击而立刻对美国进行核反击的话,美国就会因为俄罗斯的误判而平白无故地遭受核打击,乃至引发大规模核战争。为了避免这种误判导致意外战争升级的风险,美国最终决定放弃对其战略核潜艇的部分导弹安装常规弹头的想法。

但是,中共近年来发展和部署的部分新型导弹,例如东风-26,按照官媒的表述,具有“核常兼备”的特征,可以根据需要为同一弹体安装常规或者核弹头。这就犯了大忌。

同时,中共火箭军的火力、兵力编成也大有问题:在火力编成上是核打击、常规火力手段兼备,在兵力编成上是核导弹发射旅、常规导弹发射旅混合编成;通过同一类甚至同一条指挥链即同一个C4ISR(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侦察)系统,火箭军总部以及某一个基地司令部对各核导弹发射旅和常规导弹发射旅实施指挥。这有巨大隐患,引发误判和提升无意核升级的风险。

假设,当敌国向火箭军某基地发动打击时,基于火箭军基地核、常规发射旅混编的机制,敌国的打击必然会危及核导弹发射旅的生存以及基地司令部自动化指挥系统的运作,很有可能触发中共军方的核打击决策机制。一场核战争,可能就此爆发。

结语

中共核武政策是个庞大的体系,本文仅简要评述了其中极危险的三条。除了上述三条之外,外界还高度关注中共是否采取或将要采取“基于预警发射”(Launch on Warning)政策问题,因缺乏中共方面的资料,本文就存而不论了。

虽然《禁止核武器条约》(Treaty on the Prohibition of Nuclear Weapons, TPNW)已于今年1月22日生效,而且该条约第一个将核武器定性为非人道且违法的国际条约;但是,中共的核武政策,已然构成了对《禁止核武器条约》和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

事实上,中共的核武政策非常的不透明,就是中共军方的核部队官兵也不全然了解(仅局限于掌握其各自所部的操作规则),大概只存在于中共军方最高层那一小撮人中。显然,基于中共政权的性质,不解体中共,危险就无法消除。

责任编辑:高义 #

相关新闻
美俄举行核军控谈判 中共缺席
【名家专栏】中共令人不安的核武集结
美国发现中共在新疆第二处秘密核武库
谢田:中共正筹备亡命前最后的一击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恒大危机及金融体系运作内幕
【新闻大家谈】迄今最糟毒株来袭 你须知这些
【直播】拜登就Omicron最新情况发表讲话
【未解之谜】外星人访谈录(4)挑战进化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