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六四 港人遭判刑 分析:中共最惧怕什么

人气 2018

【大纪元2021年09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清林采访报导)近日,参加去年香港悼念六四集会的26名民主派人士中的12人,遭香港法院判刑。外界分析认为,中共故意重判这些人士,以打压香港民主空间。而纪念六四已成为香港文化的组成部分。港人不会放弃为民主和自由的抗争,并为大陆人树立榜样,这正是中共最惧怕的。

12人遭判刑 仍有8名民主派人士不认罪

香港去年六四集会,26名民主派人士被控“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罪。其中12人于9月15日被区域法院判刑4至10个月,包括支联会副主席何俊仁、民阵前召集人陈皓桓等人。

其中何俊仁、陈皓桓、尹兆坚被判10个月;郭永健、赵恩来被判8个月;何秀兰、梁国雄、朱凯廸、杨森各判监6个月。张文光及麦海华各被判囚8个月,缓刑18个月;梁国华被判囚4个月,缓刑12个月。

另外,被控“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当日申请保释被拒,她保留8天复核的权利,将于9月24日再讯。

上述12人被控一项“明知而参与一个未经批准集结罪”。其中何俊仁、尹兆坚、张文光、陈皓桓、赵恩来、郭永健、麦海华共7人,另外被控一项“煽惑他人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控罪指,他们于2020年6月4日,在维多利亚公园喷水池外,非法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

上述12人已认罪。此外,该案中的黄之锋、岑敖晖、袁嘉蔚及梁凯晴此前承认参与未经批准集结,被判囚4至10个月;而张崑阳及罗冠聪已离港,法庭批出拘捕令。

26名民主派人士中其余8人,包括黎智英、梁耀忠、李卓人、蔡耀昌、梁锦威、邹幸彤、胡志伟及何桂蓝拟不认罪,案件将于11月1日开审,预计审讯10日。

被判囚8个月的赵恩来判刑前在庭外说,所有被告都有入狱的心理准备。他寄语港人,希望大家能在乱世平安,毋忘六四。

有港人声援,出庭旁听鼓励。社民连到场声援,社民连主席陈宝莹在庭外批评香港政治检控可耻,强调和平集会是人权。

主审法官胡雅文(Judge Amanda Woodcock)指责被告人集会构成所谓公共卫生风险。

香港维园六四烛光晚会是香港悼念六四天安门事件死难者的年度活动,1990年6月4日起每年由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举办,于维多利亚公园的硬地足球场举行。该晚会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六四事件悼念活动,每年参加人数为数万至十数万人不等。

香港支联会2020年申请在维园如期举办六四事件31周年烛光悼念晚会,但香港警方以中共病毒疫情和“限聚令”为由,向支联会发出反对通知书,为31年来首次。

支联会仍如期举办六四31周年烛光悼念晚会,成千上万的港民仍按时到维园集会。之后共有26名民主派人士分别遭指控“举行、明知而参与及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等。

分析:中共重判违反香港《基本法》

时事评论员蓝述9月16日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当局对参加集会悼念六四的民主活动人士判刑4至10个月,是故意重判,违反了香港《基本法》,是在打自己的脸。

“中共对外口口声声,在香港实施‘一国两制’。而香港秉承的是西方民主国家的法律体系,任何一个民主社会都把言论自由作为最基本的准则。所以,香港最重要的法律自然是言论自由。”他说,“一个民主制度下的法官,或者说是在‘一国两制’前提下具有民主意识的法官在判刑时,首先要考虑的就是言论自由这一最上限法律。因此,在因为违反具体的司法条文或治安条文而量刑的时候,西方民主国家的法官一般都是先考虑最基本的法律赋予人的权利,他不会违反言论自由这个最基本的民主法则。所以基本上都会从宽处理。这样看来,中共所声称的‘一国两制’不过是个空壳。”

他以美国为例表示,第一修正案是美国的最高法律,其主要内容就是言论自由。

他指出,在美国没申请或没拿到许可证,就游行集会,这不符合美国的法律程序。但是,集会游行是受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条款保护的。所以,法官在判刑的时候会优先考虑更高的法律——第一修正案,然后再考虑你的行为所违反的其它具体的法律程序。在这种情况下,法官就会判得很轻。判拘留一两天,大部分在24小时之内就放了,哪怕是游行示威或集会甚至阻断了交通也同样如此。

“香港当局对集会悼念六四的民主活动人士判刑4至10个月,其实触犯了民主国家的最基本的原则,触犯了香港的《基本法》。”蓝述指出,“中共故意重判,目的是为了打压香港人追求民主、追求自由的空间,因为它惧怕香港人继续追求民主自由,不放弃‘一国两制’。”

蓝述还强调:“当然以后可能判得会更重,因为以后中共会动用《港版国安法》判刑。”

中共惧怕港人继续抗争 以各种借口打压港人

该案的主审法官胡雅文,也是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根据《港版国安法》选任的“国安法指定法官”。此前多起有关2019年反《逃犯条例》(送中条例)示威的所谓“未经批准集结”与“非法集结”案件都是其审理的。

在提及胡雅文声称被告无视疫情集会,是不顾公共卫生危机等说词时,蓝述表示,中共实际上就是寻找包括疫情在内的各种理由,打击香港人对自由民主的追求。

“悼念六四本身就是香港(人)保护追求民主自由的一种手段,中共既不想有人去悼念六四,更不愿意香港人去追求自由和民主,所以,它需要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对香港的民主空间进行打压。”他说,“中共在去年通过了香港《国安法》,这个《国安法》实际上就是为了打压追求自由民主的香港人而设的。香港《国安法》是在去年的六四之后通过的,所以它(中共)没办法用《国安法》对这些人判刑,只好以疫情为由。以后中共可能就会直接用《国安法》判刑,连疫情等借口都不用找了。”

悼念六四已成为香港的传统和文化

在谈及遭不公平判刑的香港民主活动人士及前往法庭声援他们的港人的无畏表现话题时,香港异议人士领袖袁弓夷16日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的过程中感慨道:“港人就是有这样的爱心和原则和立场。悼念六四是香港的一个很好的传统,从1990年6月4日举行首次烛光悼念晚会以来,香港人每年都举行这种晚会,从未间断过。”

“香港人与参与追求民主自由的大陆学生观点一致。1989年天安门发生大屠杀,香港人知道中共动用动用机枪、坦克车镇压导致不少人死亡,香港人非常同情学生,也营救出不少人。”

袁弓夷还表示,每年的6月4日和7月1日(从1997年开始)香港人都要举行游行集会,他本人和家人也参加这种活动。

“香港人的可贵之处是,他追求让别人获得自由。平心而论,六四与香港人没什么关系。香港人举行悼念活动,是为他人失去自由,而提醒世界。”他指出,“香港人也懂得,北京能这样对待(屠杀)学生,也同样会以同样方式对待香港人。中共镇压2019年香港反‘送中条例’运动证实了香港人的预见。不少港人死于中共的镇压,只是中共毁灭了证据,具体数字现在还无法确切(统计)。”

蓝述也指出,香港人和中国大陆惨遭镇压的六四学生追求的目标完全一样。而纪念六四已成为香港的文化。

他说,“六四所追求的自由民主,就是港人心中所追求的民主和自由。”“当年北京发生六四大屠杀的时候,香港百万人上街游行。”“纪念六四实际上已经成为香港文化的一部分了。所以三十多年来,香港每年都举行纪念六四的活动。”

他指出,“中共背弃‘一国两制’承诺后,纪念六四的意义就更大了。这种活动支持中国大陆的民众追求自由民主的同时,也成为香港人捍卫‘一国两制’、自己追求自由民主的组成部分。”

“双刃剑”令中共最头痛

蓝述认为,港人以前有热情参政的人很少,因为那时他们有足够的自由。中共接管香港后,港人才开始积极参政。把香港变成了与大陆城市一样的地方,这是一把双刃剑,也令中共最头痛。

“香港人以前虽然没有投票选举的权利,但是他们拥有大英帝国民主制度保护下的高度的自由,因此香港没有多少人有参与政治的热情。”他表示,然而,中共接管香港之后,香港人参政的热情越来越高,因为民主的保护伞被取消了,香港人发现自己每一天都在失去自由,他们于是意识到民主的重要,因为只有民主有了保障,才能有一个保卫自由的最基本的政治制度。香港发生的“雨伞运动”、“占中运动”等,其出发点都是使用民主这个工具,保卫自己的自由。

“虽然中共把香港变成了与内陆其它省份同样的地方,可‘一国两制’还写在《基本法》里面。与生活在中国大陆其它省份的人相比,香港人至少在纸面上仍然还具有为自己的民主和自由去抗争的合法理由。”蓝述强调,香港人仍然是没有放弃为民主和自由而奋斗。中共惧怕的不仅是港人为自己的民主和自由而抗争,它更惧怕香港人的抗争会为大陆民众起到榜样的作用。“这也是中共最头痛的。”

蓝述指出:“虽然西方世界认为这个香港已经沦陷,变成了中共统治之下的与大陆省份一样的城市了。但是香港人不会轻易放弃,因为他们曾经拥有过自由。”

责任编辑:方晓#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何俊仁:中共祸害世界 人民要觉醒
【珍言真语】何俊仁:愿付代价换港人发声权
港十一游行案 黎智英何俊仁等10人遭重判
曾庆红江西帮4官落马 退休11年仍被查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欧金中挥刃舆论沸腾 胡锡进心惊?
【秦鹏直播】大陆房市雪上加霜 房地产税或出炉
【新闻看点】党报诡异捧习父子 反习势力蠢动?
【百年真相】“歌仙”之死 陈歌辛农场受难
【拍案惊奇】中共是台独鼻祖 升级三空军基地
【财商天下】第一网红papi酱关闭 传媒风声鹤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