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政治、意识型态和科学专业

人气 430

【大纪元2021年09月28日讯】媒体报导,前台湾中研院院长翁启惠于美国时间9月8日获颁“2021年威尔许化学奖(Welch Award in Chemistry)”,这是他继2014年夺得“沃尔夫化学奖”、2015年再获“英国皇家化学会罗宾逊奖”之后,又得到全球化学学术界的荣誉肯定。由于沃尔夫和威尔许奖被视为是诺贝尔奖的前哨,因而行家纷纷看好翁启惠将会获得诺贝尔奖。

其实,翁启惠在2016年就接获威尔许基金会来信告知其为当年度得奖者,但因当年“浩鼎案”的牵连被令返台,以致无法依规亲自领奖而丧失资格。2017年台湾士林地方法院宣判翁启惠无罪,但对其名誉、隐私、工作、身心却都已造成伤害。不过,在2016到2018年这段沈痛期间,翁启惠幸未被击倒,发表了39篇登上国际顶尖期刊研究。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肆虐世人这段期间,翁启惠的研究团队研发武肺广效单糖化疫苗,对抗变异株有卓越效果,透过该疫苗还会激发出广效的超级抗体m31A7,有望成为人类对抗此瘟疫的解方。

翁启惠迟到5年的威尔许化学奖,被认为涉及“政治不正确”发言踩到地雷。2016年时我已发表〈翁启惠vs.弗利曼〉一文,以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利曼(Milton Friedman)和1962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得主华生(James D. Watson)两位作为类比。

弗利曼有“20世纪最伟大的自由经济学家”之称,其学术成就众所周知,自196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设立以来,一直都是每年热门的候选者,为何迟至1976年才获奖?据知就是涉及意识型态和政治问题,而1976年当他被宣布获奖时,还抗议声连发,甚至出现示威!

1976年10月14日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公布,10月14日当天《纽约时报》就刊登两封批评的书信,各有两位诺贝尔奖得主署名。第一封是曾获医学奖的巴尔的摩(David Baltimore)和卢立亚(S.E. Luria),第二封则是曾获医学奖的华德(George Wald)和曾获化学奖及和平奖两项殊荣的鲍林(Linus Pauling)。这四位忙碌的科学家,都因获知弗利曼是当时智利独裁军政府的“智利经济团队的学术领袖与非正式顾问”,而发信谴责诺贝尔委员会颁奖给弗利曼。由于他们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公布当时就立即主动结合起来,投书给《纽约时报》,让弗利曼怀疑幕后一定有黑手。

同时,斯德歌尔摩大学经济学系和瑞典商业学院的教师及研究员也发出抗议信,说“尽管弗利曼在经济学理论方面有一些成就,但他完全不理会他所推荐的经济政策所带来的后果……。他和他的芝加哥学派做了巴西和阿根廷的军事独裁者之顾问,也替智利军人政府拟出一条经济政治路线。……这一切不但指出了皇家科学院的政治幼稚病,也完全抹煞了弗利曼的得奖资格。……”

除了有这种书信抗议外,颁奖那天,场内有一人示威,场外更有四、五千人示威,创下七十五年来诺贝尔奖颁奖典礼首次遭到骚扰。且因示威者的挡道,使诺奖颁奖结束后所举行的传统晚晏,首度延迟开席。这事件凸显出许多人将“意识型态”和“政治立场”引进学术领域内,他们不在弗利曼的经济理论是否真有大贡献上争论,将与该奖颁授无关的“政治”牵扯进来。

1976年12月10日,也就是弗利曼在斯德哥尔摩领取诺贝尔奖当天,《华尔街日报》社论〈诺贝尔及抹黑〉的结语是:“把保守派经济学的一位强而有力的代言人,当作秘密的法西斯党徒干掉,这种可能性固然微乎其微,但我们可以看到,即使是诺贝尔奖得主也可能躺在刺客枪下。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在运作,有关弗利曼先生的传闻,在许多人心目中一定难以抹除。但是任何稍花时间去了解真相的人应该认得出这种抹黑伎俩,与当年麦卡锡主义下抹黑左派的手法如出一辙。”

提到“麦卡锡主义”白色恐怖,指的是1950年代冷战方殷,美国社会出现集体性恐共情绪,“共产党的红色帽子”乱扣,电影圈也无法幸免。大导演伊力卡山在那时曾出面检举不少好莱坞电影人士,致使这些人遭受迫害、断送前程。在1999年奥斯卡颁奖典礼,颁“终身成就奖”给当时已退休的伊力卡山,引发一场抗议风波,就是因为伊力卡山该项检举行为的人格瑕疵,被认为不够资格得奖。这也显示出专业、政治、意识型态间纠葛不清的人间实景,与弗利曼获诺奖被抗议事件异曲同工!

至于1962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得主华生博士,他是最早发现DNA双螺旋结构的科学家,除在研究机构任职外,也担任药厂董事,其身价被估计高达150亿美元。却因为“政治不正确”发言踩到地雷:在一次与媒体的谈话中,华生提到对非洲发展的不乐观,因为外界的计划总是错误假设不同人种的智能是一样的,但研究上显示并非如此……。这个“黑人智力比较低”的说法,引起轩然大波,华生被研究机构及企业董事会开除,他还曾把诺贝尔奖章拿出来拍卖。

这些事件都凸显出将政治立场和意识型态扯进科学专业领域,无论何种领域,都逃不掉这样的纠葛。应不应该、对或错,恐怕永远得不到一致的答案。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一旦沾上“政治不正确”,后果是非常可怕的。可悲的是,当前世人都脱离不开政治,尽管你不想去招惹政治,但政治却会找上你,逃都逃不掉,毕竟“政治”是“众人之事”啊!任何人都有份。在“政治是高明的骗术”、“政治真可怕”普遍弥漫的当下,怎么办才好呢?学学翁启惠和弗利曼,“自身正念正行”,任它狂风暴雨还是能屹立不倒也,千万要相信“邪不胜正、道长魔消”啊!

作者为中华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翁启惠诺贝尔奖呼声高 身陷台浩鼎利益纠葛
翁启惠请辞获准  台院士:冷却争议助改革
翁启惠参加ASCO年会 台检暂解限制出境
翁启惠200万具保 赴美参加ASCO年会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世界工厂”迁移 台商投资领跑
【秦鹏直播】“流调最辛苦的中国人”全网刷屏
【拍案惊奇】封控不公 天津爆发抗议潮
吴明德:孙力军金融政变余震或波及前朝港官
【横河观点】欧洲疫情管制不同 群体免疫利弊?
【百年真相】江泽民与108名中共亿元贪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