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投资中国的风险

人气 1816

【大纪元2021年09月04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曲志卓编译)8月15日,喀布尔被塔利班攻陷,消息震惊世界;多架美国货机顺着跑道蹒跚“败走”的画面也让世人心惊。然而,塔利班并没有真正打败美国,因为美国的核心是自由的理念。一种理念永不会被打败。

而且,无论在经济和军事上,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塔利班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努力养活自己,而美国可能最终会帮助他们。不管这是好是坏,我们就是这样的民族。

与其说美国在阿富汗遭遇失败,不如说美国正将重心转向最新、最大的威胁——中共。在美国打击塔利班、并在其他恐怖分子的地盘上遏制他们20年之后,现在是时候承认事实了,就是我们为阿富汗人寻求的民主并未实现。是继续前进、在别处展示民主的力量与机会的时候了。

听文章: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

然而,在整个战争期间一直支持巴基斯坦及其塔利班代理人的北京正试图更进一步,将喀布尔的倒台作为美国失败的证据,也是美国长期衰落的证据。这太离谱了,至少就目前而言是这样。

看看过去十年的股市表现,不仅美国全面击败中共,而且美国也击败欧洲。美国和欧洲一起将中共抛在了后面,因为中国共产党的共产主义、监管和税收以及不稳定的治理方式正在吓跑聪明的投资者。

是的,自8月15日喀布尔沦陷以来,上海证券指数的表现比标准普尔500指数高出约1%。而且,这场瘟疫大流行对美国股市的打击比中国股市更大。

2020年2月3日,中国上海证券交易所大楼正门外,医务人员喷洒消毒剂。(Yifan Ding/Getty Images)

但从长远来看。自2011年以来,标普指数上涨260%,超过上海交易所27%的涨幅,涨幅超过9倍。到2020年8月,标普指数已完全从大流行衰退中恢复过来,并恢复了美国规模的增长。

中国股市正在拉低新兴市场(emerging market,EM)指数,其中包括印度、巴西、土耳其和南非。这些市场落后于美国股市。美国股市的优势在于拥有一个成熟的、尊重资产的法治体系。人们希望把钱放在安全的地方,可以使用。有财富积累历史的资本主义国家,比那些曾将资本家扣为人质的共产主义国家更安全。

国际投资者只有在能够自由提取收益时才能受益,而中国和委内瑞拉等共产主义国家的情况并非如此。这些国家的资本管制使投资的收益遥遥无期,或者几乎如此。这使得投资更多像是捐赠或只是打个前站。利润通常不能轻易从共产主义国家汇回。

据《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报导,过去10年,美国股市回报率为356%,高于欧洲188%的回报率,而明晟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 Index)只有66%。这使得过去10年对新兴市场,尤其是中国投资者来说,是失败的十年。

《泰晤士报》(The Times)称:“在2021年开始后,投资者押注全球经济复兴,大宗商品价格急速走高,新兴市场股票因中共对金融技术、教育等行业的监管限制而逆转。因此,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新兴市场指数今年又下跌了 1.4%,尽管大多数其它市场都大幅上涨。”

《泰晤士报》指出,“北京的打击(例如对科技和教育公司),使香港股市自7月初以来下跌逾10%,在岸沪深300指数下跌6.4%。”

沪深300指数是上海交易所和深圳交易所前300只股票的资本加权表现。

相反,美国和欧洲的疫苗为经济开放和增长创造了条件,可能会缩小先前中国GDP增长超过西方的差距。由于中国相对缺乏会计准则,以及环境、社会和治理(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ESG)方面的失误,各国政府对允许投资中国、与之开展贸易越来越担心。中共在这些指标上的得分很低,而有良知的投资者越来越关注这些指标。

许多投资者还担心北京方面将出台更多反资本主义的打压行动,使中国股市无法投资,并令已经投资的国际“啦啦队员”们醒过来,为中共半心半意地欢呼几声了事。

高盛(Goldman Sachs)、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和贝莱德(Black Rock)内部的中共乐观主义者,与中共有大量业务,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可能有点偏颇,他们会继续推动这个极权主义国家的发展。

高盛的彼得·奥本海默(Peter Oppenheimer)对《泰晤士报》表示:“现在有很多机会。鉴于新兴市场的贬值程度,如果对病毒的Delta变种的担忧稍稍缓和,而我们在中国没有更显著的反市场干预,我认为将出现合理的反弹。”

根据2021年的一份政府文件,高盛是中国前20大投资者之一,投资额约为174亿美元,因此,高盛分析师吹捧自身投资价值也就不足为奇了。

渣打银行的埃里克‧罗伯逊(Eric Robertson)在一份报告中表示:“我们认为,这种增长悲观情绪过头了,新兴市场资产看起来很有吸引力。时机可能仍不成熟,但我们正在寻找这个切入点。”

然而就在8月24日,渣打银行的财富管理(Wealth Management)首席信息官表示,相较新兴市场,他们更喜欢美国和欧洲市场。在新兴市场中,他们更喜欢印度,而不是中共。

8月17日,贝莱德的李薇(Wei Li,音译)告诉《泰晤士报》:“中国在全球投资者投资组合中所占比例不足。但我们认为,在全球基准中,中国所占比例也不足。”她所在的贝莱德投资研究所建议,在全球多元化投资组合中,中国资产的配置将翻一番或三倍。在明晟全球指数(MSCI All-World index)中,这意味着权重将从目前的4.2%增加到10%左右。

考虑到美国在华投资总额,这是一大笔资金。

根据政府数据,美国最大的机构投资者,包括私募股权公司和国家养老金,已经在中国投资了2.3万亿美元。如果增加两倍,美国在中国的风险资本(Capital at Risk)将增加到近7万亿美元。

银行在中国投资的资金越多,它们就会给华盛顿施加越大的压力,迫使其放松对这个极权主义国家的压力。放松意味着中共不断侵犯我们盟国的领土边界,而我们却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中共每年盗窃高达6000亿美元的知识产权,而我们只是轻描淡写地处理。

根据此前引用的政府数据,贝莱德是美国在华最大投资者,在中国投资约1550亿美元。这些风险资本是否与贝莱德支持其他投资者增加在中国的投资有关?这肯定会使它对中共的立场放软。

2017年7月14日,纽约证交所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盘时,贝莱德的交易标志被展示出来。(Bryan. R. Smith/AFP/Getty Images)

2021年,投资者已经向新兴市场股票基金注入了810亿美元。这使2021年成为自2010年以来新兴市场股票规模最大的一年。

这些投资者和大银行没有考虑到的是最终的宏观政治风险。一旦中共通过美国的投资和技术在经济上得到提振,他们的军事力量将比美国军队更强大。届时,中共将有能力逐渐削弱美国在全球的影响力。

民主、自由和资本主义可能成为过去。那么,那些大银行认为他们从中国赚来的数十亿美元将全部属于中共。共产主义将会获胜,将不会再有美国银行家,也不会再有塞满他们中国收入的银行账户。

美国会把绞死我们的绳子卖给中共,这将是民主和自由的终结。但是,我不确定美国银行家能否看透未来几个金融季度的情况,或通过政府对中国投资的控制进行充分协调,以采取战略行动,避免这种令人遗憾的事件发生。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2008年)政府学博士学位。他是《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尔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负责人。他在北美、欧洲和亚洲进行过广泛的研究。他撰写了《权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并编辑了《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Stop Investing in China: America Is the Better Bet”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滴滴、中共和数据战争
【名家专栏】中共对企业的政治控制实为打压
【名家专栏】中共黑手全面伸进企业
【名家专栏】中共社会信用系统会进美国吗?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准驻华大使:中共有致命缺陷
【新闻大家谈】钢琴王子李云迪奏红歌 还是栽了
【拍案惊奇】从北京到沈阳 大爆炸逢中共敏感日
【未解之谜】托梦破奇案 震惊英国
【百年真相】刑场上的婚礼 是杜撰还是历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