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蜘蛛百合(彩墨)

作者:徐明义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蜘蛛百合(彩墨)65×64cm。(局部)。(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75
【字号】    
   标签: tags: , , ,

蜘蛛百合彩墨

水沟边的竹荫下,有一大群落的蜘蛛百合正盛开着花。这些花平日乏人照顾,没人整理,因此就没秩没序的恣意乱长;加上叶片粗厚,且混有些许的腐叶味道,因此也没有人多加理会。就像现在,它们正忙着开花,有浓郁的香气袭来,只是它们又像是有毒的植物,就无法吸引路人的眼光。

图里,我们在花下安排两只环颈雉,它们一边聊天一边走入花丛里,惊鸿一瞥。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蜘蛛百合(彩墨)65×64cm。(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Spider lily/ink and color painting

Under the bamboo shade of a ditch, a large group of spider lilies are blooming. These flowers are usually less being taken care and sorted out, so they are arbitrary growing up, plus their thick leaves mixed with rotten leaves smell, no one would pay much attention on them. Like now, they are busy blooming with a strong aroma flowing, due to look alike the poisonous plants, they can’t attract passengers’ attention.

In this painting, we arranged two ring-necked pheasants under the flowers, glance at those two ring-necked pheasants they chatted and walked into the flowers.@

点阅【徐明义画集】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昌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喜爱美术的徐明义,师范学校毕业服务期满后,在报考大学时,因担心学美术无法过活而填中文系,毕业后教了一辈子国文。尔后,进修考取文大艺术研究所甲组硕士,因缘际会,在退休前转为美术老师。如今,出版个人画集7册、散文集1册;徐明义善彩墨画,用色浓烈瑰丽,允为个人特殊之画风,擅长山水、花鸟;偶亦展布流沙画,以黑沙流淌于纸上而成,为极特殊之画风画法。
  • 一群勤勉的家庭主妇和少数上班族,利用空余闲暇时抽空画画,浸润在彩墨的唯美境界中,乐此不疲,经过多年的辛勤耕耘,8月20日到9月10日将在桃园图书馆平镇分馆 1楼文化馆的“徐明义师生联展”中,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公诸于世,期盼得到各界人士的肯定与赞许。
  • 一九九八年冬天,邀同事经龙潭到杨梅,沿路边玩边写生。途经杨梅镇附近的某一个小村落,不期然看到对面那座小丘陵上有整齐排列的茶园以及山后的一批高楼大厦,栉比而立,恍如海市蜃楼,美得令人惊羡。(当时的写生稿放在《徐明义画集四》P.74页,可与此图相参。)
  • 在校园内的一个小角落里种有一大丛仙人掌,五六株杂乱的长在一起,长得很高很茂密。因为它有尖刺,少有人敢靠近它,学生们打扫校园时也都离它远远的。不过,在这些畏人的针刺丛生的隐处,竟然有小雀儿在那里筑巢,既隐密又安全。
  • 刘海粟先生曾经说过:“一部艺术史即是一部创造的历史。……坚持与别人不雷同,才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所谓创作,就是要有新意、要能“创造出新意念的作品”。否则凭什么叫“创作”呢。不过也有另外的说法是:创造不是凭空生出来的,仍然要有“底子”,要以传统做养分的。无所适从的我们,就只好在这两者之间徘徊了。
  • 五代‧荆浩尝语人曰:“吴道子画山水,有笔无墨,项容有墨无笔,吾当采二子之所长,成一家之体。”
  • 很简单的一张画。 这幅画其实谈不上构图,我只想表达一个意念——新意。
  • 长久以来,只要有空,我就提笔研墨,在纸上涂一涂、抹一抹,每天摸它一下。久而久之,画画就变成一种“癖好”,想改都改不掉了。
  • 王维诗:“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在隐微的月色里,月儿悄然挂上树梢,大地一片阒寂。诗人独坐在月下小亭内,亭外树影婆娑、藻荇交横,诗人被月光温馨地包裹着、关照着,他是多么的悠闲自得而快乐啊。
  • 贾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 David,1748─1825年)是新古典主义的奠基人与发扬者,也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画家。可以说贯穿他一生的作品就是整个法国大革命过程的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