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应对新型态假讯息 台学者:采去中心化查核平台

一名乌克兰军人从被摧毁的俄军坦克跳下。(Sergei SUPINSKY / AFP)
人气: 1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4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紫馨专题报导)随着俄乌战事开打,台湾也在被假讯息的认知作战攻击,学者指出,战事所出现的新型态的假讯息,是透过跨国、多元领域互相交错来呈现,消息甚至转了好几手,让民众在取证时变得较不容易。学者认为,台湾的事实查核机制有进步空间,应借鉴乌克兰,采去中心化、以民众沟通为基底的讯息管道,来建置民间版的消息查核平台。

立委陈素月14日质询时指出,俄乌战争开打已一个多月,这次战争带给台湾许多启示,网路的假讯息、认知作战真的会影响到心防,或者战争结果,也看到近期国际的学术调查,指出台湾是全世界受境外假讯息侵扰最严重的第一名,而台湾从2013年起就已位居第一,已连续蝉联9年冠军。

假讯息到底有多泛滥,台湾事实查核中心2月公布假讯息年度调查报告,结果指出高达93%的民众认为假讯息对社会影响“严重”以及“非常严重”,而有过半民众认为媒体、政治人物和境外势力经常制造假新闻。

有趣的是,当调查问到假讯息对个人层次造成的影响,有58%受访者认为自己不会受到假讯息影响,却有94%受访者认为他人容易受假讯息影响。此调查结果印证传播学的“第三人效应”,意即民众觉得自己不会受骗,却觉得别人会上假讯息的当。

随着俄乌战争爆发,错假讯息更有增加趋势,国立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时表示,假讯息增加高峰主要是出现在2月底、3月初,当时假讯息会比较多的原因是,台湾有许多亲中政党,他们本来就会复制中国的论述到台湾,另外,在俄乌战争刚爆发时,中国当时也帮俄罗斯散播了许多假新闻。

假讯息新型态 出现混合管道状态

台湾安保协会副秘书长何澄辉对《大纪元时报》表示,从俄乌战争中可以观察到,认知领域作战已经是一个新的、必然发生的战争型态,其中主要的媒介就是假讯息的散播;此外,也可以观察到假讯息比较新的型态,就是俄罗斯和中国在资讯战、假讯息的议题,尤其是在国际舆论媒体的认知上,出现互相合作,或是混合管道利用的状态出现。

何澄辉认为,过往假讯息较单向,但这次在俄乌战争中可以看到,俄罗斯会事先潜伏,透过一种跨国、多元领域互相交错的状况来呈现假讯息,甚至转了好几手,譬如说假消息透过中国传播时,还不是先翻成中文,可能俄文先翻译成英文,英文先传播到其他地方,再从英文的亲中媒体,再转译成中文、再被利用,这样会形成更复杂的互相交错,里面的利害关系也更复杂,以前假讯息可能只是对交战国之间,但现在会变成国家和国际体系之间,盟友之间也会互相对抗。

“所以民众在筛查假讯息,或者是要取证会变得比较不容易”,何澄辉说,或是时间上有延迟性,可能第一时间假消息传播出去,虽然后面被澄清了,可是澄清的速度不够快的话,会产生一种状况是,有些人没有被更新到的,假消息就会持续存留在他们的意识、认知中。

应对假讯息 应自公民由下而上

何澄辉谈到俄乌战争对台湾的启示,他说,俄罗斯对于打认知战比较专业,意味着他们属于中央集权,透过中央指挥室的操作模式,他们的渗透都是经过长期的布建、培养,甚至潜伏多年,到关键时间再爆发。

何澄辉进一步指出,从乌克兰可以看到,民众用公民自救的方式,也就是更分散式的、去中心化、公民由下而上的方式来应对假讯息,这种集中式的缺点就开始突出,他们的应对就相对来讲比较缓慢,就比较容易被反制。对比到台湾,何澄辉认为台湾要应该借鉴乌克兰,采取更去中心化、分散的,以讯息沟通为基底的管道,对于假讯息能有一定的反制。

沈伯洋则表示,台湾在应对假消息这块比较擅长,但是真正在作战的时候,很多讯息不一定是假的,有时候只是故意用不同的报导角度,这种状况台湾应对就相对弱。再加上台湾对于事实查核的信任度还不够高,当信任度不够高时,在真正战争爆发一定会出问题。

台湾今年底将迎来九合一选举,每次选前都可以发现,不论是PTT还是脸书等数位平台,都会流窜许多煽动社会分裂和政治混乱的假讯息,沈伯洋说,台湾还有时间可以建立事实查核的单位,但若建立一个中心化的平台,会有很多人不相信政府,所以交给民间做去中心化的事实查核平台还是比较好。

沈伯洋表示,“政府过度介入关于事实的查核,其实到最后都是被大内宣。”当然官方可以提供民众有哪些在做事实查核的单位,然后不同的单位可以针对不同的受众建立信任关系,这是比较重要的。◇

责任编辑:玉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