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再沉默!《沉默呼声》全台口碑场 4/1正义启动

洪马克导演(左1)是福尔摩沙国际电影节创办人,他与前驻法大使吕庆龙(中)、退休老师朱安邦(右1)一起参与了4月1日在台中万代福戏院的映后座谈。(陈志达/大纪元)
人气: 13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4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陈志达台中报导)从六千多部影片中脱颖而出,荣获2021年奥斯汀电影节(美国最大影视编剧盛会)故事长片类“观众选择奖”的电影《沉默呼声》,2月底在台湾举办7场特映会时也同样赢得观众感动口碑,全台10个县市于4/1日起将持续再上映36场,观赏多次并参与映后座谈的导演洪马克表示,希望观众启动正义不再沉默。

多位扶轮社前社长,与现场观众观赏电影后留下与谈,并开心和与谈贵宾合影。
多位扶轮社前社长,与现场观众观赏电影后留下与谈,并开心和与谈贵宾合影。(陈志达/大纪元)

洪马克导演是福尔摩沙国际电影节创办人,他与前驻法大使吕庆龙、退休老师朱安邦一起参与了4/1在台中万代福戏院的映后座谈。洪马克提到,《沉默呼声》在台湾取景拍片时,电影剧组也遇到多次临时被取消场地取景或原本答应演出演员临时取消合作,他们受到中共因素影响而沉默或保持距离的原因显而易见。洪马克说:“我们感觉,好像这种东西距离我们很遥远,其实,它就在我们的身边。”

前外交官吕庆龙:珍惜台湾自由要有行动

吕庆龙分享了他看完电影后心情的沉重与期待。期待的是这部影片能够在自由的国度、各个地区公开地去播映,让更多人看到。让心情沉重的,是电影所呈现在中国的年轻人被限制、或是说整个社会的人被限制,因此不能够理性的尊重不同的思想。生活在中共那种制度之下,很多人都言不由衷,他必须去圆自己的谎话,要去执行他不开心的、违背传统优质中华文化的事,那是制度造成的,这也对比出在台湾所拥有自由的可贵。

从事外交工作42年,有26年在国外,吕庆龙表示从不同的角度看台湾,看我们的国家,会觉得在台湾要珍惜这些自由、基本人权。“你心中有公平、正义的想法,大家心有所思的同时,对于台湾的未来,大家有更多的期许,那不应只是嘴上讲一讲,我想这些都是你我可以参与贡献的地方。”吕庆龙说。

朱安邦特别赞赏李云翔导演,他说电影从头到尾就是在“破假”,破除各种中共媒体造假的宣传,他说对于法轮功的造假案例无计其数,伪造天安门自焚的新闻影片,更在中国大陆洗脑了几亿人。“我的感想是,一部好的电影胜过千言万语的新闻报导”,朱安邦说:“就像电影最后,被迫害8年逃到海外的故事主角现身所说的,探索真相、坚持真相、传播真相,我们希望这部好电影让千千万万的人看到,看到真相,不再沉默。因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在进行中。”

洪马克:国际导演专业负重若轻   对比叙事紧凑冲击人心

福尔摩沙国际电影节创办人洪马克导演
福尔摩沙国际电影节创办人洪马克导演(陈志达/大纪元)

洪马克特别从导演的角度,举例描述了整部影片制作团队的专业,以及将涉及控诉人权迫害的沉重议题,以符合国际商业大片格局来呈现的创意与巧思。

洪马克说,这类涉及到当权政府决策错误的内容,通常是以纪录片,或者是类似早期台湾拍的讲中共的电影,不容易拍得好。在华人世界里,很少能处理好这类题材。《沉默呼声》导演在预算有限、又无法到大陆实地取景的情况下,还能够以国际市场商业片的叙事方式,在前10分钟内很精准的把重要的主角、时间、当权者与民众思考的差异、冲突事件的背景讲完,然后从第11分钟开始,主角要开始解决问题,要救人要突破困难等等,带领观众开始进行电影的旅程。这么沉重的议题,要用符合一般人娱乐观赏的模式来安排叙事,吸引人看下去,要做到这件事情是很难的,但是李云翔导演做得很成功。

《沉默呼声》电影中运用了大量的即时对比,洪马克表示那是令人非常敬佩的专业制作。他举例,岁月静好的炼功画面,紧跟着就是风雨欲来的高干秘密会议;刚完成结婚的喜悦,下一个画面立刻迎来公告墙上取缔污蔑的忧伤;上一幕叙述了同伴被电击刑求致死而留下余烟的死亡,下一幕是制作讲真相电路板完成而冒的烟,代表真相能传递、开启希望的生机。洪马克称赞导演让观众很快就感受到:“真与假的对比,善与恶的对比,绝望与希望的对比。”

疫情让国际社会更认清中共   持续坚持做该做的事

前驻法大使吕庆龙
前驻法大使吕庆龙(陈志达/大纪元)

吕庆龙自2007年至2015年担任驻法国台北代表处的代表,他观察到过去这两年来发生在巴黎跟北京之间的一些状况,对台湾而言是相当重要的时刻。譬如,因为COVID-19疫情,法国的学者专家、媒体政界都察觉到中共在做大外宣、战狼外交、甚至是错误报导法国护理人员放任安养住民染疫不顾的假新闻。法国媒体采访中国大使时,提问被蛮横的回应,大使不肯面对事实仍高调声称“中国绝对不说假话”,致使后续采访也就草草结束,不了了之。

“我们在台湾,应该比国际社会更清楚中共。如果我还在法国,《沉默呼声》要放映的话,我也会去参加座谈会。”吕庆龙说:“就像之前在法国,由国会议员办的听证会,新唐人电视台、大纪元时报法文版、中文版找我去谈自由、谈网路的、卫星转播权的我都去。我对他们说,民主自由制度绝对可以在华人世界、华人社会里发展生根,在中华民国、在台湾就可以看到这个典范。”

“我们看到这部片子在某些地方播映,暂时遇到一些困扰,我并不觉得悲观,为什么?因为更多人了解、更多人在意的情形之下,大家都是有良心的人,大家都是有理性智慧的人,我们可以去省思,难道我们继续让它恶化吗?还是,我可以善尽一些社会责任。综观来讲,两年来,法国人也更进一步的认清,中国大陆的政权是怎么一回事。也许我是乐观主义者,但是我绝对有足够的理由告诉大家,我们在做我们该做的事情,因为自由、因为公平正义绝对是普世价值,是我们该去捍卫、追求的。”

看电影明真相   观众:“中共就是不真不善不忍,完全背道而驰”

有一位国中女老师先前曾分享看完电影后很想做的两件事,一个是把电影带到校园去,第二件事就是要把学生带到电影院来。因为她的课堂上有一位大陆转学过来的12岁的学生,上完课之后跟她说:“老师,你讲的历史跟我学过的不一样,大陆那边说学法轮功是会自杀、会杀人放火的,你们这边讲的不是这样。”

在中部地区某高中与国中教授公民与国文的两位老师,一起观赏电影之后表示,她们希望能够戴上印有《沉默呼声》字样的口罩,以行动支持与传播这部电影。国文老师K小姐表示:“我大概知道法轮功在中国遭受到的迫害,但是从来都没有像电影这样说故事的角度,可以让我充分了解,从法轮功的兴盛,到中共察觉法轮功对群众的凝聚力跟精神层面的提升,而把这个面向视为可能动摇政权正当性的威胁,电影在这个部分的呈现,我觉得是蛮关键的。”

“也就是说,我过去接触到法轮功被迫害的那些事件是比较悲情的角度,可是我觉得今天看电影之后会更深刻去理解,为什么法轮功会受到这样子的迫害,那个中共政权最深层的残酷、最本质的就是斗争的那个核心。我们要去抵抗这样的迫害,就是只有持续的发声,持续的去说,法轮功面临的是什么样的情况。”

公民科沈老师也回应说,她之前去逛故宫或各大景点都会遇到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只是经过也没注意。后来在大学的校园内,看到他们办的一个画展,才开始去注意到这件事情。她说:“目前生活在台湾这样的社会,民众应该很难有共同感受,能够连结到中共迫害法轮功是政权威胁这一个点吧。很多人不会想到说,我只是信仰一个什么理念,怎么会危害到你的政权?也就是因为这个基础吧,所以普遍都会认为,迫害这事我们看着觉得荒谬,可是为什么中共当局会这么的认真?”

“那就是因为中共它完全违背了,它是背道而驰,不是真,不是善,也不是所谓的忍,最根基点是,它其实就是一个价值观完全相反的,所以我们可能认为很荒谬,中共他们却看得很认真。”

国文老师K小姐表示:“透过这部电影让我们看见,表面上看见的,好像是法轮功受到的迫害,但其实更深层的是去看清中共这个政权的本质,就是刚刚说的,因为他们不真不善不忍,所以你即便跟中共再怎么保证,我不会挑战你,我们不碰政治,不谈政治,而且也不会去挑战这个政治正确,我们就只是要寻求一个精神上的提升。但是它终究会要摧毁你的,因为你们太真太善,太美好了嘛。我觉得,这也是凸显一个绝对去人性化的政府,他们会去做的事。所以中共他们是不可信任的,绝对的,如果他们仍然存在,应该要对他们保持戒心。”

前扶轮社长:共产党不可信,感谢导演拍这部好电影

台北原民扶轮社前社长孔淑缘
台北原民扶轮社前社长孔淑缘(新唐人亚太台提供)

两位台北原民扶轮社前社长孔淑缘、陈中平与友人一起观赏了电影,留下与谈后开心跟几位与谈贵宾留影。孔淑缘接受新唐人采访时表示,“感谢李导演拍了这么好的电影,我会再邀更多的扶轮人来看,还有我的亲朋好友来看这部电影。”

“真的,我都觉得我眼眶已经流泪到不行了。”孔淑缘谈到电影里让她最感动的就是主角的老教授说的一段话,因为他的儿子,在六四学运时上天安门,后来被杀牺牲了,他不想主角遭遇同样命运。老教授说:“我,如果知道他的结果是这样的话,哪怕是打断他一条腿,然后让我永远来照顾他,我都愿意。”孔淑缘说当她听到那句话,整个眼泪就流出来了,因为她可以感同身受,对孩子的那一种爱护跟期待。

“共产党在大陆那边,他们那种虚伪,还有一直在制造假象,我看了非常愤怒。还好之前朋友跟我讲她在大陆做生意的状况,我就觉得共产党的话真的真的不能相信啊。很高兴我生在台湾,我今天戴了支持乌克兰的口罩,就他们国旗的口罩,我以行动力来呼应这场电影。”

孔淑缘表示,在台湾看到很多法轮功活动时,会好奇去看一下,也拿到过大纪元报纸,需要签名时,她都很愿意支持。她说:“朋友在美国30几年了,他就跟我讲过大纪元这个媒体,都是比较正能量的内容。”

福尔摩沙国际电影节视觉总监:震惊中共干了多少不为人道的恶行

福尔摩沙国际电影节视觉总监零幼姗
福尔摩沙国际电影节视觉总监零幼姗(新唐人亚太台提供)

福尔摩沙国际电影节视觉总监零幼姗表示,看完《沉默呼声》之后其实是很震惊的,藉由真实事件改编的影像画面,才知道原来这么令人Shock的事情,是曾经真正的发生。很感谢李云翔导演愿意来拍摄这部影片,甚至受到人身安全威胁也努力完成影片。

零幼姗说,她印象最深刻的,是法轮功学员被抓进牢狱遭受一些身体上的折磨酷刑的时候,令人觉得很像真的身在那个情境之中。她说:“我就觉得,背后有更多是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我更想要了解其真相,过去50年、甚至100年,中共到底做了哪些不为人道的事情?如果公开之后,大家看到的,那一定是中共破坏整个全世界人权的真相。”

她觉得电影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希望透过这部电影,让更多年轻人认识到,可以更注重人权。而且中共透过娱乐或者是影视科技,譬如抖音,深入到全世界,侵犯了很多我们的隐私。我们可以跟身边的人去分享,中共到底是怎么样破坏,而我们可以怎么样去改变这个事。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