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宽:上海防疫 当次生灾害成为主要灾害

人气 1740

【大纪元2022年04月06日讯】2022年3月份以来,面对中共病毒的奥密克戎变种,国际社会普遍采取了开放的措施,选择与病毒“共存”。这一方面是因为国际科研界和医学界普遍发现,奥密克戎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大号流感,绝大多数感染者都是无症状的,且致死率较低;另一方面是因为国际社会大多意识到,“封城”的做法不但影响经济,而且对于“防疫”收效甚微。

然而,与国际社会的主流防疫措施大相径庭的是,中共在“冬奥”和“两会”作完秀后,在大陆多地搞起了新一轮的“封城”。3月下旬,上海已经进入半封锁状态;4月1日,上海突然无预警进入全城封城,美其名曰“全域静态管理”。

封城后的上海疫情持续失控,医疗体系崩溃,全城一片混乱。中共卫健委4月4日表示,全国各地数万医务人员驰援上海。与此同时,全国多地大量武警、特警都赶往上海进行“维稳”。如今的上海正处于类似被军管的状态,仿佛当年的武汉再现。

中共看似已经不在意国际社会视其为反科学的异类,为保政权就是要“政治压倒一切”。当中共口口声声喊着“为了百姓”不惜一切代价的时候,百姓再一次成为了被牺牲的“代价”——疫情的次生灾害已经远远超过了疫情本身,成为了主要灾害。“次生灾害太严重了”,一位上海男子在3月29日致电上海疾控中心时如此抱怨道。

4月4日,香港媒体“端传媒”发表题为“上海一线抗疫医生:因封控去世的患者可能比病毒致死的更多,已是医生共识”的文章,揭示了上海防疫的次生灾害之严重。文中报导了一位接受采访的上海浦东一线抗疫医生透露:医疗全部停摆,生了病去找谁?因为疫情耽误的非病毒致死人数到底有多少,不好统计,也不好说。东方医院就有医疗系统的员工哮喘死在半道上,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啊。

这位一线医生提到的因哮喘而死的员工,就是东方医院的护士周盛妮女士。3月23日晚间,周女士突发哮喘,本能地就近前往自己单位东方医院南院急诊救助,她本“以为是本院职工可以进去”,但还是被中共的“政治防疫”挡在门外,最终因延误治疗而死亡,年仅49岁。

3月28日,从美国硅谷海归的清华才女李昶因“护理人员被隔离”而得不到照顾,没人帮她吸痰,在上海一家康复医院不幸去世,也是年仅49岁。在此前一天,李昶的丈夫要求和妻子一起隔离,但不被允许,还被中共警察以所谓“破坏抗疫”的理由抓走。

李昶被中共的“政治防疫”夺走生命后,她的家属连尸体都没见着,只接到了一个“死亡并已经火化”的通知。李昶不幸去世的消息传出后,她的不少同窗好友都感到惊愕、悲痛,纷纷在社媒中发声悼念。有的直呼“太可惜了”,有的说“但愿天堂没有疫情,不需要隔离”。

4月4日,毕业于人大新闻系的独立撰稿人徐荔媛发文表示:“过去两年,中国内地的新增新冠死亡,是一个巨大的零。然而,这个0的背后,湮灭了无数个1。曾经的清华学霸李昶就是这个1。而这个1,远不止她一个。”

3月30日,一位上海民众在微博上曝光了他的父亲死于中共“政治防疫”的经历。他的父亲名叫沈瑞根,是一位退伍军人,家住浦东新区北蔡镇。沈瑞根老人在隔离期间55个小时未做肾透析,导致心肌衰竭而死亡。他的儿子控诉说,想不到他的父亲没死于病毒,却死于“疫情封控管理处置不当”。

除了因得不到及时救治而死的悲惨案例外,还有大批的幼儿和老人也成为了中共“政治防疫”的受害者。

4月1日,有上海家长在网路上发布了视频和图片,曝光被集中隔离的二百多名幼儿得不到良好照顾,有些孩子屁股都烂了,许多幼儿的嗓子都哭哑了,一个出生不久的婴儿几乎被床单盖住了脸,一些儿童病床上挤了多个幼儿……

由于中共强行将病毒检测呈阳性的婴幼儿与父母分开隔离,这种灭绝人性的残暴做法激起了上海众多孩子家长的愤怒,同时也引发了多个驻上海的外国使领馆的担忧。

截止目前,包括欧盟、挪威、瑞士、澳洲、新西兰等在内的超过30个国家的外交官致函中共外交部和上海市外办,敦促中共勿采取这种非人性的隔离方式。

4月2日,大陆媒体财新网发表题为“新冠侵袭东海养老院”的报导,揭露出上海东海老年护理医院发生大规模感染,医护和护工被转移隔离。一些老人无人照顾,挨饿,屎尿都干身上,每天都有老人去世,死后黄袋子一套写上名字就拉走了。

此外,在长时间封锁下,上海菜价飙涨,被封控小区的居民纷纷抱怨没有菜吃,民不聊生。上海居民李静告诉大纪元,现在到处超市货架上都是空的,“菜价什么都疯涨,菜价真的是变成天价了。我们家庭真的是没办法承受的,根本是天价。”

近日,有多起穿着防护衣的“大白”对上海民众拳打脚踢的画面流出。一段视频显示,上海松江区联阳小区外,8个“大白”围着一名年轻人殴打。另外一段视频显示,松江区车墩镇,身着防护服的“大白”使劲地打人、踹人。种种暴力场面犹如文革再现。

上海的程先生向大纪元表示:不要认为文革已经远离,实际上它只是换个不同的话题,现在还在发生。他说中共“用的不是医学、科学的手段,用的都是行政防疫。就像是对待文革的四类分子一样。”

不难看出,在这次上海疫情当中,次生灾害已经成为主要灾害,中共文革式的“政治防疫”带给人们的伤害已经远远超过了病毒本身。这不能不说“苛政猛于毒病”。

可以想见,在不久的将来某一天,中共会自豪地宣布,在它的英明领导下,上海抗“疫”走向胜利,上海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了“社会面清零”,而身心被摧残的民众的苦难会在中共的喉舌媒体上被“清零”。

从两年前的武汉,到去年的西安,人们不难看到,再大的丧事都会被中共办成盛大的喜事,活着的人仍然会被要求给党歌功颂德。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中共暴政一天不亡,中国民众的苦难就一天不会结束。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上海防疫乱象 显中共高层内斗?
【新闻看点】染疫才可陪孩子 上海网络哀鸿遍野
孙春兰喊社会面清零 上海即传异地隔离3万人
周晓辉:中南海直接指挥上海清零 将付巨大代价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经济衰退将至?一战前乱局再现
【十字路口】美国向右走?最高院两大判决瞩目
【舞蹈三剑客】大惊喜!三剑客2022巡演最终场VLOG
【车评】2022 Kia K5 GT-Line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