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从小到大学到的历史哪些是假的(17)

整理:袁斌

人气 634

【大纪元2022年04月06日讯】1971年,“文革”中红极一时的“林副统帅”及其追随者继刘少奇之后也被打成了“反党集团”,其“罪证”之一便是由林彪儿子林立果起草的《“571工程”纪要》(以下简称《纪要》)——这个《纪要》一直被中共定为林彪进行“反革命政变的纲领”。

林彪事件发生时,笔者才十岁出点头。别说这个年龄的孩子,就是绝大多数中共高干,当时也绝无可能看到《纪要》的全文。记得我只是从家人拿回来的中共档中见过《纪要》中的片言只语,受当时对毛泽东与中共的盲目崇拜所影响,我当然不容置疑地认定这是一个“反革命政变纲领”。此后几十年,虽然没再关心过这件事,但“反革命政变纲领”的印象还是一直留在了自己的记忆里。

最近,因为要写一篇文章,从网上搜到了《纪要》的全文。第一次读完后,吃惊不小,可以说完全颠覆了当年“反革命政变纲领”的印象。

那么,《纪要》到底是一篇什么性质的东西?在做结论之前,不妨让我们先来看看《纪要》中究竟说了些什么。

《纪要》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对当时社会现状的评价。

由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今天固然已经遭到了广大中国民众的否定,连中共自己也称之为“十年浩劫”。但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人们的看法却截然不同——不但官方日日高唱“文革”赞歌,就连广大民众也因为对毛的个人崇拜而真诚地相信“形势一片大好”。正是在那个万马齐喑、民智泯灭的年头,《纪要》却十分清醒地对“文革”做了直言不讳的抨击与否定。在谈及当时的社会现状时,《纪要》写道,“十多年来,国民经济停滞不前。群众和基层干部、部队中下干部实际生活水准下降,不满情绪日益增长。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不敢言。统治集团内部上层很腐败、昏庸无能,众叛亲离。”

“国内政治矛盾激化,危机四伏。

独裁者越来越不得人心,统治集团内部很不稳定,争权夺利、勾心斗角、几乎白热化。

——军队受压军心不稳 高级中上层干部不服、不满,——一小撮秀才仗势横行霸道,四面树头脑发胀,对自己估计过高。

——党内长期斗争和文化大革命中被排斥和打击的高级干部敢怒不敢言。农民生活缺吃少穿。青年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

——红卫兵初期受骗被利用,已经发现充当炮灰,后期被压制变成了替罪羔羊。机关干部被精简,上五七干校等于变相失业。

——工人(特别是青年工人)工资冻结,等于变相受剥削。

——国外矛盾激化,中苏对立。”

更令人称道的是,《纪要》不仅对“文革”的社会现状进行了大胆的揭露和批判,而且将矛头直指发动这场浩劫的罪魁祸首毛泽东及江青张春桥等。《纪要》说,“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正在受到严重威胁,笔杆子托派集团正在任意纂改、歪曲马列主义,为他们私利服务。他们用假革命的词藻代替马列主义,用来欺骗和蒙蔽中国人民的思想。当前他们的继续革命论实质是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他们的革命对象实际是中国人民,而首当其冲的是军队和与他们持不同意见的人。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义。他们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式的。把党内和国家政治生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家长制生活。”

“他们所谓打击一小撮保护一大批不过是每次集中火力打击一派,各个击破。他们今天利用这个打击那个;明天利用那个打击这个。今天一小撮,明天一小撮,加起来就是一大批。他利用封建帝王的统治权术,不仅挑动干部斗干部、群众斗群众,而且挑动军队斗军队、党员斗党员,是中国武斗的最大宣导者。他们制造矛盾,制造分裂,以达到他们分而治之、各个击破,巩固维持他们的统治地位的目的。他知道同时向所有人进攻,那就等于自取灭亡,所以他今天拉那个打这个,明天拉这个打那个;每个时期都拉一股力量,打另一股力量。今天甜言密语那些拉的人,明天就加以莫须有的罪名置于死地;今天是他的座上宾,明天就成了他阶下囚。从几十年的历史看,究竟有哪一个人开始被他捧起来的人,到后来不曾被判处政治上死刑?有哪一股政治力量能与他共事始终。他过去的秘书,自杀的自杀、关压的关压,他为数不多的亲密战友和身边亲信也被他送进大牢,甚至连他的亲身儿子也被他逼疯。”

“他是一个怀疑狂、疟待狂,他的整人哲学是一不做、二不休。他每整一个人都要把这个人置于死地而方休,一旦得罪就得罪到底、而且把全部坏事嫁祸于别人。戳穿了说,在他手下一个个像走马灯式垮台的人物,其实都是他的替罪羊。”

“文革”结束后,平反冤假错案,让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成为历史的大势所向。但早在七十年代初叶,《纪要》就明确地提出了这个目标,表示要“对过去B-52(指毛泽东——作者注)以莫须有罪名加以迫害的人,一律给于政治上的解放。”

用民富国强代替他“国富”民穷,使人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政治上、经济上组织上得到真正解放。”

从以上内容来看,《纪要》尽管仍然带有那个时代的鲜明烙印,但完全称得上是声讨毛泽东及“文革”的一篇重磅檄文,是“文革”后思想解放运动的先声,它宛如于无声处的一声惊雷,预告了长夜过后即将到来的黎明。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平源:中共在海外为“文革”招魂 结果注定失败
许成钢:文革——世界文明史独特的政治现象
金剑平:人世间最大的谎言——辩证法
金剑平:马克思谬论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