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相漫谈】结错婚嫁错郎 将错就错 还是错

作者:泰源
雪中的一场邂逅,改变了两个新娘的后半生。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7700
【字号】    
   标签: tags: ,

买东西会买错,结婚也会结错吗?历史上还真是有这么回事。那这是“真错”还是“假错”?将错就错结果又如何呢——骗不了天!

康熙四十八年冬天,崇仁这地方有两家人同日娶亲。就说这两对新人,一个是富有的贾家,一个是书香士族谢家。新娘一个姓王,名翠芳,出身富家;另一个姓吴的新娘出身穷户。人们选黄道吉日成婚,一日中多对新人成配偶很常见,不寻常的是这两个新娘子的车队在路途中相遇,发生了一段意外的插曲。

当天下午,彤云密布,大雪纷飞,一时瑞雪覆满郊野山谷间。两辆新娘车不期而遇走在同一段路上,她们车上各自有彩绘装饰,只是用油布覆盖着,车顶被积雪封上一两寸厚,看起来大致相似。

走了两三里,来到了野外的一个亭子。这时车夫、仆人身体都要冻僵了,两家人一起拾枯柴在亭里烧火取暖。岂知,雪越下越大,他们担心赶不上结婚时辰,各自簇拥着香车,分道而去。

婚礼过后

当天夜里,王翠芳将要入寝时,环顾寝室,发现摆置的嫁妆都不是自己的东西,而且质地很差。她怀疑是夫家把自己的嫁妆抵押出去,换了一套来充数。心中怨恨之情油然而生按捺不住。

于是她质问丈夫:“我的紫檀木梳妆台哪里去了?请让婢女拿来,为我卸妆。”

丈夫笑着答道:“夫人家中没拿这件东西来,到哪里去找?”

翠芳说:“贾郎何必骗我。”

新郎又笑着说:“我是谢郎,不是假郎。”

翠芳一听大惊,哭喊道:“贼人把我出卖了!”

女婿也大吃一惊,不知所措,家里人全都来到新房,询问原因。翠芳只是一个劲儿哭喊。

谢母怒叱说:“我们谢家本是清白的书香门第,谁能作贼呢?谁也不会害怕你的!”

翠芳说:“我嫁的夫家人姓贾,现在姓谢,什么原因呢?”

谢母说:“好丫头,难道有临结婚时改姓的吗?既然如此,那么你家也不姓吴了么?”

这时翠芳恍然大悟了,她说:“我明白了,你家媳妇自姓吴,我自姓王,我来时,途中遇到一位新娘,一起在亭子下避雪,隐隐听到别人说这位新娘姓吴,她女婿家姓什么我没记住,她大概就是你们家的媳妇了。而我却是贾家的媳妇。雪太大,天太冷,两家车走得又匆忙,一定是互相错换了。快点到贾家去看看,应该能找到你们原来的媳妇。”这时谢家人也发觉娶错人了。

贾谢两家相距有三十里路,谢家派去的人第二天才到,而贾家一对新人已经行过周公之礼,生米煮成熟饭了。

真相

原来吴家女儿到了贾家,细看妆奁,想起途中相遇的另一新娘车,心中也已知道是错嫁了,但她心里羡慕贾家富有,姑且冒昧顺从。至此,事情大白,她又假装怨恨和愤怒。盆里的水泼到地上已收不回去了,就是那位贾家的公子也不愿意让已有肌肤之亲的女人落到别人手里。

谢家的人回去报信后,翠芳想要自杀。有人劝她说:“王谢之间的婚姻,想必是由天定的,才会有这种颠倒交错。现在贾家已经和吴家结亲,那么您自然应该归属于谢家。”

翠芳不同意,谢家便派人去拜访翠芳的父亲,告诉他整个事情发生的经过。王公非常诧异,但是他坚定地说:“这不是偶然的。”王公立即派了媒人告诉谢家,愿意两方结亲。翠芳得到父母之命,才拜见公婆,与丈夫结发饮交杯酒,总算完成了成婚大礼。

沧海桑田变

后来,富有的贾家衰落了,抢得“好婚姻”的媳妇郁郁而死。谢家夫妇白头偕老,儿女成行,儿子读书有成成了生员,而翠芳也以和顺媳妇著称。这件事,当时人都说是雪做媒人。

从这个故事可看出,结婚这么大的一件事,也会出错,如果不是天意,又如何解释呢?所以上了年纪的、有阅历的人都知道,就像翠芳父亲那样说:“这不是偶然的。”

自以为受到委屈的王家女儿,嫁给了清贫的读书人,后来反而缔结了美满姻缘;而那位吴家女儿因贪图钱财却昧着良心将错就错,自以为得到一个有钱丈夫,谁又料到富有的夫家后来会衰落,而自己则郁郁而终。真的是上天颠倒有奇谋,姻缘、命运、婚姻等事,无不是上天注定的。

所以命书《滴天髓》中说:“夫妻因缘宿世来,喜神有意傍天财。”这就是说:夫妻之间的姻缘是与生俱来的、先天注定的。例如某人在前世中受到了一个人很大的恩惠,于是在内心发誓,下辈子我一定会报答他。那么就真的促成了下辈子的姻缘,对配偶能有很大的助力。当然夫妻姻缘也有恶缘,比如某人在前世骗了一个人很多钱财,被骗钱财的这个人,在下一辈子就成了他的妻子,不务家业,天天出外赌钱,将他家产败光,这就是来向他讨还前世被骗的钱财的。

那么,又怎能看到自己的妻子是来报恩的?还是自己要还债给她的呢?这就是看命中的财星,财星是自己出生日日干所克之五行,如果财星在八个字辨证后,属于喜用神,即对自己有帮助的五行,那么,就是妻子有助力,就是“喜神有意傍天财”之意。男子除了看财星(妻星)之外,还要看命盘妻宫,妻宫是日主坐下之地支,如果妻宫为喜神,妻必贤美;为忌神,必乏内助之力。那么,反过来看,就是自己对妻子有所亏欠,这一世的姻缘是要让自己平衡彼此的债务,转化恩怨关系的修行机会。

可见:婚姻配合岂徒然,结亲结义量须添。赤绳系足皆前定,红叶题诗有夙缘。

有一说:“婚不求财,葬不求福”——结婚论财,究也夫妇之道丧;葬而求福,究也父子之恩绝。意思是:婚姻如果只看重金钱,那么夫妻的道义就终会丧失;丧葬如果只追求自己的福分,那么父子的恩德就终会断绝。隋朝的王通说:“婚姻大事而单纯看待财物,那是边地少数民族的习俗方法。君子不应沾染上这种异乡鄙俗。”

先辈曾有一首诗:“婚姻几见斗奢华,金屋银屏众口夸。转眼十年人事变,妆奁卖与别人家。”正是故事中吴家女的遭遇写照,也留给吾人作鉴戒。@*#

资料来源:《耳食录》

─点阅【命相漫谈】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