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相漫談】結錯婚嫁錯郎 將錯就錯 還是錯

作者:泰源
雪中的一場邂逅,改變了兩個新娘的後半生。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7684
【字號】    
   標籤: tags: ,

買東西會買錯,結婚也會結錯嗎?歷史上還真是有這麼回事。那這是「真錯」還是「假錯」?將錯就錯結果又如何呢——騙不了天!

康熙四十八年冬天,崇仁這地方有兩家人同日娶親。就說這兩對新人,一個是富有的賈家,一個是書香士族謝家。新娘一個姓王,名翠芳,出身富家;另一個姓吳的新娘出身窮戶。人們選黃道吉日成婚,一日中多對新人成配偶很常見,不尋常的是這兩個新娘子的車隊在路途中相遇,發生了一段意外的插曲。

當天下午,彤雲密布,大雪紛飛,一時瑞雪覆滿郊野山谷間。兩輛新娘車不期而遇走在同一段路上,她們車上各自有彩繪裝飾,只是用油布覆蓋著,車頂被積雪封上一兩寸厚,看起來大致相似。

走了兩三里,來到了野外的一個亭子。這時車夫、僕人身體都要凍僵了,兩家人一起拾枯柴在亭裡燒火取暖。豈知,雪越下越大,他們擔心趕不上結婚時辰,各自簇擁著香車,分道而去。

婚禮過後

當天夜裡,王翠芳將要入寢時,環顧寢室,發現擺置的嫁妝都不是自己的東西,而且質地很差。她懷疑是夫家把自己的嫁妝抵押出去,換了一套來充數。心中怨恨之情油然而生按捺不住。

於是她質問丈夫:「我的紫檀木梳妝檯哪裡去了?請讓婢女拿來,為我卸妝。」

丈夫笑著答道:「夫人家中沒拿這件東西來,到哪裡去找?」

翠芳說:「賈郎何必騙我。」

新郎又笑著說:「我是謝郎,不是假郎。」

翠芳一聽大驚,哭喊道:「賊人把我出賣了!」

女婿也大吃一驚,不知所措,家裡人全都來到新房,詢問原因。翠芳只是一個勁兒哭喊。

謝母怒叱說:「我們謝家本是清白的書香門第,誰能作賊呢?誰也不會害怕你的!」

翠芳說:「我嫁的夫家人姓賈,現在姓謝,什麼原因呢?」

謝母說:「好丫頭,難道有臨結婚時改姓的嗎?既然如此,那麼你家也不姓吳了麼?」

這時翠芳恍然大悟了,她說:「我明白了,你家媳婦自姓吳,我自姓王,我來時,途中遇到一位新娘,一起在亭子下避雪,隱隱聽到別人說這位新娘姓吳,她女婿家姓什麼我沒記住,她大概就是你們家的媳婦了。而我卻是賈家的媳婦。雪太大,天太冷,兩家車走得又匆忙,一定是互相錯換了。快點到賈家去看看,應該能找到你們原來的媳婦。」這時謝家人也發覺娶錯人了。

賈謝兩家相距有三十里路,謝家派去的人第二天才到,而賈家一對新人已經行過周公之禮,生米煮成熟飯了。

真相

原來吳家女兒到了賈家,細看妝奩,想起途中相遇的另一新娘車,心中也已知道是錯嫁了,但她心裡羨慕賈家富有,姑且冒昧順從。至此,事情大白,她又假裝怨恨和憤怒。盆裡的水潑到地上已收不回去了,就是那位賈家的公子也不願意讓已有肌膚之親的女人落到別人手裡。

謝家的人回去報信後,翠芳想要自殺。有人勸她說:「王謝之間的婚姻,想必是由天定的,才會有這種顛倒交錯。現在賈家已經和吳家結親,那麼您自然應該歸屬於謝家。」

翠芳不同意,謝家便派人去拜訪翠芳的父親,告訴他整個事情發生的經過。王公非常詫異,但是他堅定地說:「這不是偶然的。」王公立即派了媒人告訴謝家,願意兩方結親。翠芳得到父母之命,才拜見公婆,與丈夫結髮飲交杯酒,總算完成了成婚大禮。

滄海桑田變

後來,富有的賈家衰落了,搶得「好婚姻」的媳婦鬱鬱而死。謝家夫婦白頭偕老,兒女成行,兒子讀書有成成了生員,而翠芳也以和順媳婦著稱。這件事,當時人都說是雪做媒人。

從這個故事可看出,結婚這麼大的一件事,也會出錯,如果不是天意,又如何解釋呢?所以上了年紀的、有閱歷的人都知道,就像翠芳父親那樣說:「這不是偶然的。」

自以為受到委屈的王家女兒,嫁給了清貧的讀書人,後來反而締結了美滿姻緣;而那位吳家女兒因貪圖錢財卻昧著良心將錯就錯,自以為得到一個有錢丈夫,誰又料到富有的夫家後來會衰落,而自己則鬱鬱而終。真的是上天顛倒有奇謀,姻緣、命運、婚姻等事,無不是上天註定的。

所以命書《滴天髓》中說:「夫妻因緣宿世來,喜神有意傍天財。」這就是說:夫妻之間的姻緣是與生俱來的、先天註定的。例如某人在前世中受到了一個人很大的恩惠,於是在內心發誓,下輩子我一定會報答他。那麼就真的促成了下輩子的姻緣,對配偶能有很大的助力。當然夫妻姻緣也有惡緣,比如某人在前世騙了一個人很多錢財,被騙錢財的這個人,在下一輩子就成了他的妻子,不務家業,天天出外賭錢,將他家產敗光,這就是來向他討還前世被騙的錢財的。

那麼,又怎能看到自己的妻子是來報恩的?還是自己要還債給她的呢?這就是看命中的財星,財星是自己出生日日干所剋之五行,如果財星在八個字辨證後,屬於喜用神,即對自己有幫助的五行,那麼,就是妻子有助力,就是「喜神有意傍天財」之意。男子除了看財星(妻星)之外,還要看命盤妻宮,妻宮是日主坐下之地支,如果妻宮為喜神,妻必賢美;為忌神,必乏內助之力。那麼,反過來看,就是自己對妻子有所虧欠,這一世的姻緣是要讓自己平衡彼此的債務,轉化恩怨關係的修行機會。

可見:婚姻配合豈徒然,結親結義量須添。赤繩繫足皆前定,紅葉題詩有夙緣。

有一說:「婚不求財,葬不求福」——結婚論財,究也夫婦之道喪;葬而求福,究也父子之恩絕。意思是:婚姻如果只看重金錢,那麼夫妻的道義就終會喪失;喪葬如果只追求自己的福分,那麼父子的恩德就終會斷絕。隋朝的王通說:「婚姻大事而單純看待財物,那是邊地少數民族的習俗方法。君子不應沾染上這種異鄉鄙俗。」

先輩曾有一首詩:「婚姻幾見鬥奢華,金屋銀屏眾口夸。轉眼十年人事變,妝奩賣與別人家。」正是故事中吳家女的遭遇寫照,也留給吾人作鑑戒。@*#

資料來源:《耳食錄》

─點閱【命相漫談】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