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诗典】忆上古神风 忠信谁昭明

作者:白语曦
李白《望庐山瀑布水》诗句:“飞珠散轻霞,流沫沸穹石。而我乐名山,对之心益闲。无论漱琼液,还得洗尘颜。且谐宿所好,永愿辞人间。”图是 金廷标《庐山观瀑》(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 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4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一场奇异的飓风袭卷而来,所到之处一片飞沙走石。大风吹倒了禾苗,撼动了大树,可谓刮得天昏地暗,令满朝君臣震惊。这来自上天的怒吼,如此急切凌厉。

朝代更迭,时空亦变,转眼即是千年。在一个特别的时间点,大唐诗仙李白回忆起了上古那场神风,将已湮没的历史浓缩为简练的诗章。当帝心蒙尘,谁能唤回忠信?

《寓言三首》(其一)诗文曰:

周公负斧扆,成王何夔夔。武王昔不豫,剪爪投河湄。
贤圣遇谗慝,不免人君疑。天风拔大木,禾黍咸伤萎。
管蔡扇苍蝇,公赋《鸱鸮》诗,金縢若不启,忠信谁明之。”

【诗文通述】

周公背靠着绘有斧纹的屏风,站着接受诸侯朝拜,周成王露出敬畏恐惧的表情。周武王生病时,成王生病时,周公曾剪掉指甲投入河中,向神明表志,请以身代。

清 《历代帝王圣贤名臣大儒遗像‧周公》局部(公有领域)

贤圣遭到了谗言诋毁,人君也不免有所猜疑。天风拔起了大木,禾苗也悉数遭到损毁。

周武王的弟弟管叔鲜、蔡叔度二人像是苍蝇一样,煽动了流言蜚语。周公写下《鸱鸮》诗以明心志。

如果成王没有看到周公的金縢藏书,他坚持的忠信,又有谁能明晓知道呢?

【诗典史话】

在这首诗文中,李白提到的周公是西周贤臣。据《逸周书》记载,周武王驾崩,周成王即位。由于成王年幼,无力威慑群臣和方国。周公旦担心地方诸侯,尤其商朝残余势力会趁机作乱,寻衅滋事,于是代理摄政。他君临天下六年,消弭了祸乱,使天下得以大治。

“周公负斧扆”,扆,依,古时通用,所以也写作“斧依”。《尔雅》云:“牖户之间谓之扆。”古代帝王朝堂所陈设的屏风,以绛红为质,通高八尺,位于东西户牖之间。屏风上绘有斧纹纹饰,所以称为“斧依”。周朝地方诸侯朝拜宗周,周公就背靠着斧纹屏风,面朝南站立。

“成王何夔夔”,夔夔,传说中指一种龙形异兽,外形似龙,但有一足。后来以夔夔形容敬畏谨慎恐惧的样子。

“武王昔不豫”,周武王伐纣功成后第三年,生了一场大病。当时太公、召公向周公提议,一起为武王占卜。周公认为,仅凭占卜,不足以打动周朝先王。于是周公在同一地上筑了三座土坛,又在其南面夯筑了一座土坛。他站在上面,手持玉璧,头戴玉珪,祝告周朝的三位先王:太王、王季、周文王。他说,如果三位先王在天有灵,果真需要助祭之人,就让我姬旦代替武王姬发吧,“我禀性宽厚,素有巧能,而且多材多艺,能事奉鬼神。你们的长孙(指姬发)不如我多材多艺,不能事奉鬼神。”

周公对天祝告,当场卜问三龟,结果都是吉兆。他打开藏书的锁钥查书,结果也都是为吉。从上天的垂兆中,周公得知武王已经度过了危险。他回去后,就把写有祝辞的简册放进了金縢中,也就是用金属作成的带子,束着收藏书契的匣子。第二天,周武王的病就好了。

清 陈士倌《圣帝明王善端录(唐虞夏商周)‧周成王一》。(公有领域)

“剪爪投河湄”,《史记‧蒙恬列传》引述上古故事,昔日周成王刚刚即位,还没有离开襁褓。周公就每天背着成王上朝,处理国事。有一年,成王得了重病,几乎危在旦夕。周公忧心如焚,剪下自己的指甲投进了河里,向神明祝祷请以身代。他祝告说:“王年少无知,是我姬旦执掌国事,违背了神命,遭罪的人应该是我啊。”事后他把祷书收藏在宫廷府库中。

成王亲政后,管、蔡二人进献谗言,诋毁周公,在成王面前搬弄是非,说他的坏话。周公为避嫌,远离京师,到东都住了三年。后来,周公送给成王一首诗,名为《鸱鸮》,但是成王仍对周公心存猜忌,无意接他回京。

然而,就在这一年谷物丰熟之际,忽然上天刮起了一阵大风,夹杂着雷电,致使谷物全被吹倒,大树几乎被连根拔起。天降异象,满朝为之震动,人人惊恐难安。于是周成王和群臣穿着朝服,恭敬地开启了金縢之柜。

直到这时,成王才看到了周公昔日的祝辞,他甘愿牺牲己身来代替武王。成王询问众史官,得知此事千真万确,因为周公叮嘱过,不准他们把这件事说出去。所以外界对此知之甚少。

成王拿着简册,往日记忆浮现眼前。他回想起叔父背着幼小的他穿梭在朝堂,躬身力行,处理国政,而他不懂叔父的苦心,也因相信谗言,误解了叔父的一片忠贞。成王当下心中释疑,禁不住地痛哭起来,责备自己年幼无知,导致皇天震怒,使他有机会认识周公的贤德,“我这个小子应当亲自迎接周公,按照我们邦国的礼仪也应该如此啊。”

成王率领群臣走到郊外,迎接周公。就在当天晚上,再次起了一阵大风,只是这次是反向回吹,那些倒伏的谷物又全被吹起来了。就连那些被吹拔的大树,国人也奉命全部扶植种回,并且𢭏实了树根。天降大风,惊醒了成王的疑虑,唤回了忠信。君正臣贤,国泰民安。这一年收成也获得了丰收。

【语心吟赏】

李白诗文既俊且逸,逸气驰骋。无论诗文,亦或词赋,其笔调高格,能清人心神,震人心魄。他入京后,于天宝元年(742年)被唐玄宗诏为翰林学士。在唐朝,翰林学士被时人称为“内相”,是一个清贵而又权重的官职。“幸陪鸾辇出鸿都,身骑飞龙天马驹。王公大人借颜色,金璋紫绶来相趋。……待吾尽节报明主,然后相携卧白云。”(《驾去温泉宫后赠杨山人》)“激赏摇天笔,承恩赐御衣。逢君奏明主,他日共翻飞。”(《温泉侍从归逢故人》)李白以诗文表述此时此刻的心情。

唐玄宗器重李白,多有恩宠。君臣遇合,若能持续长久,人臣也可大展抱负,大济苍生。“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事君之道成,荣亲之义毕,然后与陶朱、留侯,浮五湖,戏沧洲”(《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李白希望能像历史上的管仲、晏婴、范蠡、张良一样建不世之功,然后功成身退,泛游江湖,纵览沧洲。

但是这场君臣之遇,没过多久就遭到了挑战。李白素有大鹏之志,平交王侯,不肯屈身以事权贵,招致他人嫉恨。有人屡进谗言,诋毁李白。同一时期的任华于《寄李白》中说到:“权臣妒盛名,群犬多吠声。”

这位权臣是谁,众说纷纭。有一说是高力士。李濬(音郡)于《松窗杂录》记载道,高力士对为李白脱靴一事,一直耿耿于怀,视为耻辱。杨贵妃本来对李白所写的《清平调》非常喜欢,常常吟哦咏唱。高力士看见后,挑了其中一句“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说:“我还以为你会把李学士恨入骨髓呢?想不到你还唱这三首词”。杨贵妃不解其意,高力士说:“难道你没有看到,他在词中将你比作赵飞燕吗?”赵飞燕是汉成帝的皇后,身轻如燕。宫人托起水晶盘,赵飞燕能在盘上翩翩起舞,但是赵飞燕曾与赤凤私通,宫闱颇不检点。经高力士一说,杨贵妃以为李白是在讥讽,轻贱她呢。

李白入朝不到三年,就遭到了权贵的排挤。在朝中,李白也自感“青蝇易相点,《白雪》难同调”。(《翰林读书言怀呈集贤学士》)加之权臣进谗言,玄宗下诏赐金放还。“谗惑英主心,恩疏佞臣计”,唐玄宗受到谗言迷惑,疏远了李白。

流言蜚语犹如苍蝇,嗡嗡嘤嘤,谗惑君心,害得贤臣周公不得不避嫌,离开了京师;害得李白无法施展高才,不得不离开了长安。

李白虽遭谗言中伤,但他的诗文并非独为己伤叹,而是为天下从古至今有多少贤臣遭谗蒙冤而伤叹。

当浑噩的世间走向败落,人力无法挽救时,或许只有来自上天的力量,才能归正这一切,使蒙昧的世人看清真正的忠信和天良。

参阅资料:
《逸周书》
《礼记‧明堂位》
《尚书‧周书‧金縢》
《李太白全集》清注本
《史记‧蒙恬列传》卷88@*#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他是人中翘楚,胸藏甲兵,腹有奇谋,一生秉持高节,始终不肯出仕为官。有一年,他游历赵国邯郸,亲眼目睹赵都面临灭顶之灾。他出面相助,犹如从海底升起的明珠,不仅照亮了天地,甚至穿越千载,照亮了后世千秋。当李白吟咏“吾亦澹荡人,拂衣可同调”,吾人是否见贤思齐,与之同步?
  • 在中华文化史上,苏轼是无人不晓的一代文豪,他的诗词在代代人的指尖、心上流传,温度不减。从小他就表现出不凡的器识和才华,留下的许多小故事足为见证,而他小时候的妙文佳句,竟然也串连着他的一生。
  • 一代文豪苏轼的出生有如巨星横空耀世,此后千百年的时空都被他照亮了;他从小就头角峥嵘,展露非凡的器识,这些他小时候的小故事点点滴滴道出他的非凡。
  • 托尔斯泰
    在他看来,表达心底的真话,说出那些不能用平凡言语表明的那些秘密,是艺术的要务和唯一的目的。“艺术不是一种享受、慰藉或娱乐;艺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唯有透过艺术的影响力,才能促使人们和谐互助,暴力才会终止。”
  • 最能反映柳宗元清峭风格的诗当然要首推他的代表作《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 刘禹锡是洛阳人,出身于一个世代以儒学相传的书香门第。刘禹锡耳濡目染,加上天资聪颖,敏而好学,从小就才学过人,气度非凡。是与白居易同时代的唐代著名大诗人和文学家。
  • 中国现代文学批评界的两大巨擘 ── 夏济安、夏志清 兄弟,18年的鱼雁往返,是一代知识分子珍贵的时代缩影。
  • 王维(公元700─761),字摩诘,盛唐大诗人、大画家兼音乐家。他的诗体物精微,状写传神,清新脱俗,艺术上极见功力,风格上独成一家。
  • 许多标志着法国历史的著名作家都在没有获得高中毕业文凭的情况下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大纪元制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