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詩典】憶上古神風 忠信誰昭明

作者:白語曦
李白《望廬山瀑布水》詩句:「飛珠散輕霞,流沫沸穹石。而我樂名山,對之心益閑。無論漱瓊液,還得洗塵顏。且諧宿所好,永願辭人間。」圖是 金廷標《廬山觀瀑》(台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 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391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一場奇異的颶風襲捲而來,所到之處一片飛沙走石。大風吹倒了禾苗,撼動了大樹,可謂颳得天昏地暗,令滿朝君臣震驚。這來自上天的怒吼,如此急切凌厲。

朝代更迭,時空亦變,轉眼即是千年。在一個特別的時間點,大唐詩仙李白回憶起了上古那場神風,將已湮沒的歷史濃縮為簡練的詩章。當帝心蒙塵,誰能喚回忠信?

《寓言三首》(其一)詩文曰:

周公負斧扆,成王何夔夔。武王昔不豫,剪爪投河湄。
賢聖遇讒慝,不免人君疑。天風拔大木,禾黍咸傷萎。
管蔡扇蒼蠅,公賦《鴟鴞》詩,金縢若不啟,忠信誰明之。」

【詩文通述】

周公背靠著繪有斧紋的屏風,站著接受諸侯朝拜,周成王露出敬畏恐懼的表情。周武王生病時,成王生病時,周公曾剪掉指甲投入河中,向神明表志,請以身代。

清 《歷代帝王聖賢名臣大儒遺像‧周公》局部(公有領域)

賢聖遭到了讒言詆毀,人君也不免有所猜疑。天風拔起了大木,禾苗也悉數遭到損毀。

周武王的弟弟管叔鮮、蔡叔度二人像是蒼蠅一樣,煽動了流言蜚語。周公寫下《鴟鴞》詩以明心志。

如果成王沒有看到周公的金縢藏書,他堅持的忠信,又有誰能明曉知道呢?

【詩典史話】

在這首詩文中,李白提到的周公是西周賢臣。據《逸周書》記載,周武王駕崩,周成王即位。由於成王年幼,無力威懾群臣和方國。周公旦擔心地方諸侯,尤其商朝殘餘勢力會趁機作亂,尋釁滋事,於是代理攝政。他君臨天下六年,消弭了禍亂,使天下得以大治。

「周公負斧扆」,扆,依,古時通用,所以也寫作「斧依」。《爾雅》云:「牖戶之間謂之扆。」古代帝王朝堂所陳設的屏風,以絳紅為質,通高八尺,位於東西戶牖之間。屏風上繪有斧紋紋飾,所以稱為「斧依」。周朝地方諸侯朝拜宗周,周公就背靠著斧紋屏風,面朝南站立。

「成王何夔夔」,夔夔,傳說中指一種龍形異獸,外形似龍,但有一足。後來以夔夔形容敬畏謹慎恐懼的樣子。

「武王昔不豫」,周武王伐紂功成後第三年,生了一場大病。當時太公、召公向周公提議,一起為武王占卜。周公認為,僅憑占卜,不足以打動周朝先王。於是周公在同一地上築了三座土壇,又在其南面夯築了一座土壇。他站在上面,手持玉璧,頭戴玉珪,祝告周朝的三位先王:太王、王季、周文王。他說,如果三位先王在天有靈,果真需要助祭之人,就讓我姬旦代替武王姬發吧,「我稟性寬厚,素有巧能,而且多材多藝,能事奉鬼神。你們的長孫(指姬發)不如我多材多藝,不能事奉鬼神。」

周公對天祝告,當場卜問三龜,結果都是吉兆。他打開藏書的鎖鑰查書,結果也都是為吉。從上天的垂兆中,周公得知武王已經度過了危險。他回去後,就把寫有祝辭的簡冊放進了金縢中,也就是用金屬作成的帶子,束著收藏書契的匣子。第二天,周武王的病就好了。

清 陳士倌《聖帝明王善端錄(唐虞夏商周)‧周成王一》。(公有領域)

「剪爪投河湄」,《史記‧蒙恬列傳》引述上古故事,昔日周成王剛剛即位,還沒有離開襁褓。周公就每天背著成王上朝,處理國事。有一年,成王得了重病,幾乎危在旦夕。周公憂心如焚,剪下自己的指甲投進了河裡,向神明祝禱請以身代。他祝告說:「王年少無知,是我姬旦執掌國事,違背了神命,遭罪的人應該是我啊。」事後他把禱書收藏在宮廷府庫中。

成王親政後,管、蔡二人進獻讒言,詆毀周公,在成王面前搬弄是非,說他的壞話。周公為避嫌,遠離京師,到東都住了三年。後來,周公送給成王一首詩,名為《鴟鴞》,但是成王仍對周公心存猜忌,無意接他回京。

然而,就在這一年穀物豐熟之際,忽然上天颳起了一陣大風,夾雜著雷電,致使穀物全被吹倒,大樹幾乎被連根拔起。天降異象,滿朝為之震動,人人驚恐難安。於是周成王和群臣穿著朝服,恭敬地開啟了金縢之櫃。

直到這時,成王才看到了周公昔日的祝辭,他甘願犧牲己身來代替武王。成王詢問眾史官,得知此事千真萬確,因為周公叮囑過,不准他們把這件事說出去。所以外界對此知之甚少。

成王拿著簡冊,往日記憶浮現眼前。他回想起叔父背著幼小的他穿梭在朝堂,躬身力行,處理國政,而他不懂叔父的苦心,也因相信讒言,誤解了叔父的一片忠貞。成王當下心中釋疑,禁不住地痛哭起來,責備自己年幼無知,導致皇天震怒,使他有機會認識周公的賢德,「我這個小子應當親自迎接周公,按照我們邦國的禮儀也應該如此啊。」

成王率領群臣走到郊外,迎接周公。就在當天晚上,再次起了一陣大風,只是這次是反向回吹,那些倒伏的穀物又全被吹起來了。就連那些被吹拔的大樹,國人也奉命全部扶植種回,並且擣實了樹根。天降大風,驚醒了成王的疑慮,喚回了忠信。君正臣賢,國泰民安。這一年收成也獲得了豐收。

【語心吟賞】

李白詩文既俊且逸,逸氣馳騁。無論詩文,亦或詞賦,其筆調高格,能清人心神,震人心魄。他入京後,於天寶元年(742年)被唐玄宗詔為翰林學士。在唐朝,翰林學士被時人稱為「內相」,是一個清貴而又權重的官職。「幸陪鸞輦出鴻都,身騎飛龍天馬駒。王公大人借顏色,金璋紫綬來相趨。……待吾盡節報明主,然後相攜臥白雲。」(《駕去溫泉宮後贈楊山人》)「激賞搖天筆,承恩賜御衣。逢君奏明主,他日共翻飛。」(《溫泉侍從歸逢故人》)李白以詩文表述此時此刻的心情。

唐玄宗器重李白,多有恩寵。君臣遇合,若能持續長久,人臣也可大展抱負,大濟蒼生。「申管、晏之談,謀帝王之術。奮其智能,願為輔弼,使寰區大定,海縣清一。事君之道成,榮親之義畢,然後與陶朱、留侯,浮五湖,戲滄洲」(《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李白希望能像歷史上的管仲、晏嬰、范蠡、張良一樣建不世之功,然後功成身退,泛遊江湖,縱覽滄洲。

但是這場君臣之遇,沒過多久就遭到了挑戰。李白素有大鵬之志,平交王侯,不肯屈身以事權貴,招致他人嫉恨。有人屢進讒言,詆毀李白。同一時期的任華於《寄李白》中說到:「權臣妒盛名,群犬多吠聲。」

這位權臣是誰,眾說紛紜。有一說是高力士。李濬(音郡)於《松窗雜錄》記載道,高力士對為李白脫靴一事,一直耿耿於懷,視為恥辱。楊貴妃本來對李白所寫的《清平調》非常喜歡,常常吟哦詠唱。高力士看見後,挑了其中一句「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說:「我還以為你會把李學士恨入骨髓呢?想不到你還唱這三首詞」。楊貴妃不解其意,高力士說:「難道你沒有看到,他在詞中將你比作趙飛燕嗎?」趙飛燕是漢成帝的皇后,身輕如燕。宮人托起水晶盤,趙飛燕能在盤上翩翩起舞,但是趙飛燕曾與赤鳳私通,宮闈頗不檢點。經高力士一說,楊貴妃以為李白是在譏諷,輕賤她呢。

李白入朝不到三年,就遭到了權貴的排擠。在朝中,李白也自感「青蠅易相點,《白雪》難同調」。(《翰林讀書言懷呈集賢學士》)加之權臣進讒言,玄宗下詔賜金放還。「讒惑英主心,恩疏佞臣計」,唐玄宗受到讒言迷惑,疏遠了李白。

流言蜚語猶如蒼蠅,嗡嗡嚶嚶,讒惑君心,害得賢臣周公不得不避嫌,離開了京師;害得李白無法施展高才,不得不離開了長安。

李白雖遭讒言中傷,但他的詩文並非獨為己傷嘆,而是為天下從古至今有多少賢臣遭讒蒙冤而傷嘆。

當渾噩的世間走向敗落,人力無法挽救時,或許只有來自上天的力量,才能歸正這一切,使蒙昧的世人看清真正的忠信和天良。

參閱資料:
《逸周書》
《禮記‧明堂位》
《尚書‧周書‧金縢》
《李太白全集》清註本
《史記‧蒙恬列傳》卷88@*#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他是人中翹楚,胸藏甲兵,腹有奇謀,一生秉持高節,始終不肯出仕為官。有一年,他遊歷趙國邯鄲,親眼目睹趙都面臨滅頂之災。他出面相助,猶如從海底升起的明珠,不僅照亮了天地,甚至穿越千載,照亮了後世千秋。當李白吟詠「吾亦澹盪人,拂衣可同調」,吾人是否見賢思齊,與之同步?
  • 在中華文化史上,蘇軾是無人不曉的一代文豪,他的詩詞在代代人的指尖、心上流傳,溫度不減。從小他就表現出不凡的器識和才華,留下的許多小故事足為見證,而他小時候的妙文佳句,竟然也串連著他的一生。
  • 一代文豪蘇軾的出生有如巨星橫空耀世,此後千百年的時空都被他照亮了;他從小就頭角崢嶸,展露非凡的器識,這些他小時候的小故事點點滴滴道出他的非凡。
  • 托爾斯泰
    在他看來,表達心底的真話,說出那些不能用平凡言語表明的那些秘密,是藝術的要務和唯一的目的。「藝術不是一種享受、慰藉或娛樂;藝術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唯有透過藝術的影響力,才能促使人們和諧互助,暴力才會終止。」
  • 最能反映柳宗元清峭風格的詩當然要首推他的代表作《江雪》:「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 劉禹錫是洛陽人,出身於一個世代以儒學相傳的書香門第。劉禹錫耳濡目染,加上天資聰穎,敏而好學,從小就才學過人,氣度非凡。是與白居易同時代的唐代著名大詩人和文學家。
  • 中國現代文學批評界的兩大巨擘 ── 夏濟安、夏志清 兄弟,18年的魚雁往返,是一代知識分子珍貴的時代縮影。
  • 王維(公元700─761),字摩詰,盛唐大詩人、大畫家兼音樂家。他的詩體物精微,狀寫傳神,清新脫俗,藝術上極見功力,風格上獨成一家。
  • 許多標誌著法國歷史的著名作家都在沒有獲得高中畢業文憑的情況下取得了輝煌的成就。(大紀元製圖)
評論